第一百七十九章 生死离别(求月票)

    第一百七十九章 生死离别(求月票)    “老公……”虞姬突然勾着男人的脖子,柔声叫道。

    席靖尧的脑袋下意识地往后靠了靠,戒备地盯着女人。她一叫老公总没好事儿。

    “你那是什么反应啊。”虞姬瘪了瘪小嘴,抱怨道。

    “你说。”席靖尧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

    “下个月,b市会开一场演唱会,为先天性的残疾儿童募捐善款,我想去义演。”虞姬小声地询问道。

    席靖尧蹙眉,盯着女人,没有同意也没有反对。

    “我主要是想为贝贝祈福,多做点儿善事,也希望老天能够多眷顾贝贝一点儿。”虞姬继续说道。

    席靖尧点头:“这是好事儿,我同意你去。”

    虞姬抱着男人的俊脸,盖了一个戳。席靖尧有跟她说过,在身体没有彻底恢复之前,不准她出去工作。

    “义演可以,但是量力而行,你的伤口还没恢复呢。”席靖尧嘱咐道。

    虞姬点点头,表现的出奇乖:“知道了。”

    “那你是不是应该给我个奖励?”席靖尧不忘为自己谋取福利。

    虞姬甜蜜允诺:“当然。”

    席靖尧说着就将女人拦腰抱起,朝办公室后面的休息室走去。

    “席靖尧,你干嘛?你该不会现在就想要了吧?”虞姬喊道。

    男人没说话,直接用脚踢上了门。

    “席靖尧,这可是大白天。”虞姬一边踢着腿一边提醒道。

    “白天怎么了?我们又不是没做过,大惊小怪什么?”席靖尧直接将女人抛向了大床,随即欺身压上去。

    “没套。”虞姬双手抵在男人胸前,提醒道。

    “以后都用不着带了。”席靖尧邪魅一笑。

    虞姬疑惑地盯着某人,抱怨道:“你是想让我吃药吗?”

    席靖尧抬手刮了女人的俏鼻一下,轻声说道:“我已经做了结扎手术。”

    虞姬闻言整个脑子都处于懵懵的状态。

    “你……结扎?”虞姬仿佛还有些反应不过来:“为什么啊?”

    “让你受一次罪已经够了。”席靖尧在女人的额头上落下一吻,他不想,也不愿意再冒一次可能永远失去她的危险了。

    虞姬突然感动地想哭,双臂勾着男人的脖子,往下一拉,轻声呢喃了句:“老公,我有没有说过……我好爱你。”

    席靖尧挑眉,唇角带笑:“比起嘴上说的,我其实更愿意……你用实际行动来向我证明。”

    “实际行动?”虞姬朝男人暧昧的眨眨眼,随即翻身骑在了男人的身上。

    当女人真正用实际行动证明了的时候,席靖尧额头上布满了蜜汗,沉声骂道:“你这个妖精!看我不弄死你。”

    休息室内激情四溢,办公桌上的手机响了一遍又一遍,在寂静的室内显得格外的突兀……

    冉冉满月的前几天,天空飘起了雪花,虞姬喜欢下雪,所以走出了屋子,准备去后院转转。却无意中看见保姆正在假山后面打电话,声音很小,她也没清楚在讲些什么。

    保姆姓高,是为了照顾小子禹专门请的。

    见到虞姬朝这边走来,保姆立刻挂了电话,迅速地转身,面朝虞姬微笑颔首:“少奶奶。”

    “外面怪冷的,你怎么在外面打电话?”虞姬关心地问道。心想,莫非也是一个喜欢下雪天气的?

    “哦,回少奶奶,子禹刚睡下,我怕吵醒他。”保姆立刻笑着解释道。

    “高姐,听你口音好像不是本地人吧。”虞姬走近,和保姆闲聊着,平时她也很少和她们说话。

    保姆闻言一愣,随即回道:“哦,不是,不过家乡倒是离这里不远,坐车也就两个小时的路程。”

    “平时一年回去几次啊?”虞姬又问道。

    “最多的时候也就两三次,有时候忙起来,两年回去一次也是有的。”保姆笑着回道。

    “这眼看年关也近了,到时候我给你放一个礼拜的假。”虞姬突然说道。

    保姆闻声一愣。

    “你放心,带薪休假。”虞姬抿唇一笑。

    “谢谢少奶奶。”保姆恭敬地弯腰。

    这时,保姆的手机又响了,只是瞄了一眼便又挂了。

    “怎么不接啊?”虞姬好奇地问道,心想是不是因为自己站在这里,高姐会觉得不自在?

    想到这里,虞姬便转身准备离开。

    “少奶奶,老夫人叫你进去呢。”刚好,张嫂出来朝虞姬叫道。

    “哦。”虞姬应了声,跟着张嫂回到了屋内。

    “过些天,冉冉就满月了,你说是往家里宴请客人啊,还是直接去酒店好呢?”席奶奶征求着虞姬的意见。

    “奶奶,都可以的。”虞姬笑着回道:“要不,我还是去问问大嫂好了。”

    “也好,是应该问问幽然。”席奶奶点点头,同意了。

    虞姬上了楼,敲门进了莫幽然的房间。

    莫幽然正在喂奶,见到虞姬似乎有些惊讶,拉下衣服,将孩子抱起来,拍着嗝:“美人儿啊,坐。”

    虞姬靠近大床,弯腰逗了逗小冉冉,然后朝莫幽然询问道:“大嫂,过些天冉冉就满月了,奶奶让我上来问一下你,满月宴是在家里办呢还是去酒店?”

    莫幽然回以一笑:“都可以啊。在家里是热闹,但是却有点儿麻烦,要不还是去酒店吧!”

    “那好,我这就下去告诉奶奶。”虞姬正准备起身离开,莫幽然突然叫住了对方:“美人儿,你先别走。”

    莫幽然的声音中略微带着一抹紧张和着急。

    虞姬回头,诧异地看向莫幽然:“大嫂还有什么事儿吗?”

    莫幽然眼神闪烁了下,回道:“哦,也没什么,你去吧。”

    虞姬刚转过身,突然又回过了头,看向莫幽然,问了句:“大嫂,你是爱大哥的对吗?”

    莫幽然被问的一愣,一时间似乎有些尴尬和不知所措,她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

    “大嫂,大哥人很好,希望你好好对他,他值得你爱,真的。”虞姬突然略有感慨地嘱咐道。

    莫幽然抿唇一笑,轻声回了句:“我知道。”

    冉冉满月那天,家里人除了张嫂和几个佣人外,都去酒店了。当然,虞姬因为要照顾两个小祖宗也留在了家里。

    虞姬抱着女儿正坐在钢琴前,陪她玩耍着,突然高姐抱着哇哇大哭的小子禹着急地走了进来。

    “少奶奶,小少爷哭的特别厉害,怎么哄也哄不住,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高姐急匆匆地朝虞姬走来,汇报着情况。

    虞姬立刻将女儿递给了另一个保姆,然后快速地抱过小子禹,一边轻摇一边细声哄道:“小子禹,怎么了这是?别哭别哭,妈妈在这儿呢!”儿子一向很少哭,这一哭倒是把她给急坏了。

    “少奶奶,我看还是先去一趟医院吧!检查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儿?”高姐状似着急地提议道:“孩子现在还小,即使知道哪里难受也不会表达。”

    眼瞅着小子禹的哭声不止,虞姬只好抱着儿子出门了。

    只是司机都送家里人去酒店了,平时跟着她的那两个保镖今天也不知道是去哪儿了,不见踪影。

    情急之下,虞姬首先想到的就是给席靖尧打电话,可是高姐却自告奋勇地去拦车了:“少奶奶,我去打车。”

    虞姬心想,叫席靖尧过来,来回又要耽误时间,所以也没阻止。

    一分钟不到,一辆出租车便停到了虞姬的跟前。

    上了车后,虞姬便给席靖尧打了电话:“子禹生病了,我现在正带着他在去医院的路上呢。”

    席靖尧一听立刻起身:“别着急,我马上去医院找你。”

    席靖尧跟亲朋好友打了声招呼便直接离开了。只是当他赶去医院的时候,发现老婆和孩子并没有到的时候,他拿出手机给虞姬打了过去,响了半天没人接,最后再拨,直接成了关机状态。

    席靖尧顿时心生不妙,立刻拨了一通电话,让他们追踪虞姬的手机位置。

    追踪到最后,手机竟然被丢在了马路上,被一个路人捡回家了。

    席靖尧抬脚用力地踹了一下车轱辘,低咒出声:“shit!”

    就在警方全力侦查的时候,席靖尧突然收到了一条短信:虞姬和孩子在我手里,想要救她们就来海边,千万记住,只有你一个人来,否则……

    席靖尧直接从刘队身上抢过一把枪,便上了车。临走时吩咐让他们潜伏在海边一公里外的位置。

    这个劫匪若不是为了钱,那么就一定是因为私人恩怨。

    从他脑海中首先闪过的一抹影子便是温岚,只是能将此局计划的如此周密,并且能将他精挑细选的保镖轻而易举地解决掉,这并非是一件易事,他相信,今天,或许他就能看到藏匿于温岚背后的那个人了。

    当席靖尧来到海边的时候,刚好也有两辆车开了过来。

    当看到从车上下来的两个男人时,席靖尧微微一怔。

    一个是席璟岩,另一个则是唐书礼。

    原来,他们两个也收到了一模一样的短信。

    “是温岚吗?”席璟岩猜测道。

    席靖尧黑眸危险地眯起,盯着海边的那个游轮,咬牙切齿地回道:“不管是谁,今天都是她的死期。”

    唐书礼将手伸进兜里,帅气地掏出枪,上档:“走吧,我倒要看看,是谁这么大胃口,想将我们一块除掉。”

    三人快速地靠近游轮,这时,突然十来个黑衣人走了出来,举枪对着他们,声音犹如来自地狱的使者般:“把枪扔掉!”

    唐书礼手一松,枪掉在了地上,似乎早已预料到一般。

    “人呢?我要先看她是否平安!”席靖尧冷声说道。

    这时,一个黑衣人突然将虞姬拎到了游轮边。此时的虞姬双手被绑着,嘴上也绑着布条。

    当她看到船下的三个男人时,立刻拼命地摇着头,唔唔唔的就是说不出声来。

    “叫指使你们的人出来。”席靖尧喊道。当看见女人平安无事的那一刻,他明显松了口气。

    “放下枪,我让你们上来。”一道女声突然自游轮上传下来,紧接着,席靖尧就看见温岚走了出来,在虞姬的旁边站定。

    “温岚,果然你是。”席靖尧皱眉,似乎有些不敢相信。

    “没错,是我,除了我,还有谁跟她有这么大的仇恨呢?”温岚唇角一勾,露出了一抹阴狠的笑容。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席璟岩沉声质问道。他以前怎么就瞎了眼,娶了她呢!

    “我想干什么?难道你们不清楚吗?”温岚冷笑了一声,反问道。

    “温岚,别再执迷不悟了好吗?你这是走上了一条不归路,你有想过后果吗?”席璟岩劝道。

    “后果?不就是一个死字吗?”温岚哼了声,一字一句地回道:“老实告诉你们,我现在已经是生不如死了,让我待在监狱里十几年,我宁愿早死早投胎!凭什么,你们过的如鱼得水,我却要受尽别人的冷嘲热讽,在里面度日如年呢?”

    “温岚,你真的是疯了。”席靖尧怒不可遏地吼道。

    “早在你抛弃我的那一刻,我就疯了!”温岚闻言,歇斯底里地吼道:“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你要那么对我!我为你付出了我整个青春,你竟然弃若蔽履,席璟岩,我在你眼中真的就一文不值吗?”

    “你当初为了嫁给我使了什么下作的手段,我想你应该比我清楚!一个从开始就不愿意真心相待的人,我为什么要珍惜你!”席璟岩冷声回道:“你蒙蔽了我十多年,我没有找你算账已经是对你格外开恩了。”

    温岚闻言突然哈哈大笑了两声。

    “既然我们已经撕破脸了,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温岚冷笑着,从腰侧掏出一把匕首,拔出鞘。

    温岚举着匕首在眼前晃了晃,说道:“我其实挺好奇的,你们究竟喜欢她哪里?”

    “是这张跟狐狸精一样的脸蛋?”温岚将匕首在虞姬的脸前比划了两下,威胁道:“你说,我若是将你的脸毁了,他们还会不会一如既往的爱你?”

    “温岚,你若是敢动她一下,信不信我叫你死无全尸!”席靖尧心脏猛地一跳,他发现他牙齿都在打颤。

    “你们有没有搞错?”温岚突然笑了:“现在她可是在我的手里,要想让我放了她,可以啊,把身上的枪全部扔掉,上来!”

    席靖尧的手一松,枪也掉在了地上。

    温岚指挥了一个人下去,搜他们的身,最后放他们上了游轮。

    “温岚,我儿子呢?”席靖尧发现儿子并不在船上,于是拧眉问道。

    “终于发现了是吧?”温岚冷笑出声,伸手指了指游轮里面,说道:“他在里面呢,外面风大,孩子若是抱出来不死也得丢半条命,我虽然对你们恨之入骨,可是孩子毕竟是无辜的对吧?只要你们乖乖听话,我会安全地将他送回席宅的。”

    虞姬一个劲儿的摇着头,想要冲上去,却被温岚转身挥了一巴掌:“给我老实点儿。”

    席靖尧见状怒不可遏地就要上前,温岚立刻将匕首放在了虞姬的脖子上,威胁道:“退后!要不然我现在就解决了她!”

    席靖尧只能被动地退后两步。

    这时,三个男人发现,游轮竟然开了。

    温岚突然大笑出声:“你们三个现在若是想逃……还来得及,我给你们最后一次机会。”

    “你说,他们三个愿不愿意为了你而心甘情愿地下地狱?我告诉你,男人根本靠不住的。”温岚突然侧眸朝虞姬说道:“什么情啊爱的,在死亡面前,都不值一提。”

    “既然上来了,我就没奢望还能活着回去。”席靖尧盯着虞姬,一字一句地回道。

    虞姬不停地摇着头,海风轻扬,她的长发也随风凌乱着,有几绺还盖到了脸上。

    “就算是死,总得让我死个明白吧!”唐书礼说道:“你背后是谁?他为什么要置我于死地?”

    “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这件事只不过是我自己谋划的,为了报复这个女人而已。”温岚冷声回道。

    “青龙帮里,你的主人是谁?”唐书礼压根就不相信女人的话。

    温岚依旧不承认:“越说越离谱了,我不明白。”

    “如果你背后没有人,你能轻易的逃出精神病院?就算你有这个本事,而且也有这个头脑,但是这些人呢?都断了一指,真有这么巧合的事情?”席靖尧早在上来的那一刻就已经发现了,他们都是青龙帮的手下。

    “是,他们是青龙帮的人!那你就应该知道,青龙帮有交易一说,他们之所以会帮我那是因为我付出了应有的代价,我拿东西换的。”温岚也不否认了。

    “温岚,你被仇恨蒙蔽了双眼,你清醒一点儿吧!”席璟岩皱眉,喊道。

    “对了,还有你呢,你愿意为了她去死吗?”温岚突然看向了席璟岩,笑着问道:“先别急着回答我,你可要好好考虑清楚了,你现在已经是有家有室的人了,老婆和孩子可还等着你回去呢!”

    “大哥,这里没你什么事儿,你别掺和了。”席靖尧低声劝道。

    “如果你们死了,我却活着回去,你觉得我会安心吗?与其一辈子活在阴影中,我宁愿陪你们一块死。”席璟岩沉声回道。

    “好一出兄弟情深的戏码!”温岚嗤笑出声:“快要把我感动哭了呢。”

    “温岚,像你这种蛇蝎心肠的女人怎么还配活在世上?”席靖尧冷声说道:“别说大哥不要你,就算是扔给一个乞丐,怕也觉得你恶心吧!”

    “席靖尧,你闭嘴!”温岚脸色骤变,从腰间掏出手枪,对准席靖尧,吼道:“信不信我一枪打死你。”

    虞姬惊恐地瞪大双眸,心想着,再这么下去,大家都得一块死,不行!她得想办法。

    “温岚,杀了我们,你心里就舒坦了吗?”席璟岩质问道:“你的心里已经扭曲到何种程度了?”

    温岚端着手枪,不停地在三人之间游移,最后做了个开枪的动作。

    虞姬的心差点儿被吓出来。

    “我今天叫你们来,就是想当着这个践人的面,一个个的解决了你们,我要让她知道,她就是个祸害,是个扫把星,喜欢她的下场是什么!”温岚失控地喊道。

    “你们放心,我不会杀她!”温岚突然露出了邪恶的笑容:“什么清纯玉女?什么梦中情人?信不信我待会儿就把这个女人赏赐给他们?要不,现在当着你们的面?这倒是个好主意。”

    “温岚!”三个男人几乎异口同声地吼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