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七章 天生不会笑(求月票)

    第一百七十七章 天生不会笑(求月票)    席靖尧怕温岚回来报复,便又多派了几个人保护虞姬。

    虞姬一直都想顺产,可是奈何宝宝偏偏和她对着干,横着躺就是不归位,最后无奈之下,只能剖腹产了。

    虞姬被推进手术室的前一刻,席靖尧握着他的手,看起来比她还要紧张,她分明都能感觉到他在颤抖了,还一个劲儿地安抚她。

    席靖尧想要跟着进去,可是虞姬坚决不准,一来呢是生孩子的模样肯定很丑,她不想让他看见,二呢是怕他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吓着医生怎么办。

    但最终她的拒绝不管用,男人还是跟着进去了。

    手术前,她被打了麻药,其实她是感觉不到疼痛的,可是当看到席靖尧惨白的脸色时,她突然觉得又有点儿疼了。

    手术进行的并不是很顺利,孩子是平安取出来了,可是虞姬却突然大出血,怎么也止不住。

    席靖尧彻底吓傻了,竟然忘了咆哮。他以前在警局工作的时候,什么样的血腥场面没见过,他自认为是一个很理智很冷静的人,可是当这种事情发生在虞姬身上的时候他压根就接受不了。

    虞姬已经昏过去了,席靖尧回过神来的时候,朝医生恐吓道:“若是她有个三长两短,我要你们通通给她陪葬!”

    医生本来就够紧张的了,被席靖尧这么一恐吓,额头上的冷汗更多了。

    席靖尧收回视线,蹲下身子,握着女人的手,轻声说道:“女人,你一定要给我醒过来,你给我生了一对龙凤胎呢!你不是说过,孩子们在你心中的地位远超于我吗?难道你真的忍心丢下他们不管吗?”

    “只要你好好的,我什么都答应你,以后什么都听你的好不好?”席靖尧握着女人的手不停地颤抖着,声音说到后面略带哽咽。

    虞姬似乎听到了男人的乞求,在即将跨出死亡界限的时候突然回了头。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医生的功劳。

    虞姬在生死边缘捡回了一条命。

    这场惊心动魄的生死拉锯战,让席靖尧下定了一个决心,那就是——结扎。他不要她再为了他而受这种罪了,最关键的是,这样的惊险有一次就够了,他不要再经历第二次。

    他突然发现,他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坚强,他原来也是害怕死亡的。

    孩子因为生下来很小,一共才八斤重,所以必须得在保温箱待几天。

    就在席家人正处于兴奋状态的时候,医生的几句话就如同当头棒喝,让彼此雀跃的小心脏瞬间跌入谷底。

    “检查结果出来了,男孩儿目前一切正常,女孩儿……的视力可能有点儿问题,看不到东西,不排除有先天性视网膜萎缩的可能性。”医生一脸严肃地说道。

    虞姬其实早已做好了心理准备,可是当真正听到的时候,她发现她根本就接受不了。

    席奶奶捂着心口瘫坐在了床上,席靖尧微微蹙眉。

    “先天性视网膜萎缩?能治吗?”格格急忙问道。

    “如果是视网膜萎缩坏死的话,治愈的几率几乎等于零了。但是也有可能是别的原因造成的啊,还得做进一步的检查。”医生回道。

    虞姬靠在男人怀里,哭出了声:“怎么会这样?”如果伤害可以转嫁的话,她宁愿替孩子承受这份罪。孩子还那么小,一辈子太长,她若是看不见该怎么办啊!

    席靖尧轻拍着女人的背,安抚道:“没事儿的,别担心。”

    “美人儿,月子的时候不让哭的,对眼睛不好。”朵儿插话道。

    朵儿不提眼睛还好,这一提,虞姬的心更加难过了。

    ……

    虞姬提心吊胆了几天,当医生告诉她检查结果并非是视网膜萎缩的时候,她竟然喜极而泣了。

    医生说,孩子之所以失明是因为眼角膜坏了,等孩子大一点儿,手术是可以恢复孩子视力的。

    这个消息真可谓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虞姬从医院出来后,在席奶奶的强烈命令下,直接被接回了席宅。

    席靖尧还专门请了两个月嫂,分别来照看一双儿女。

    孩子的名字,席奶奶本来已经取好了,哥哥叫席子禹,取虞姬姓的谐音,妹妹叫席婉婷,就是温婉绰约,婷婷玉立的意思。可是因为婉婷出生就有病,所以就给她改名为席安贝,就是宝贝的意思,也愿她能平安的长大。

    子禹特别听话,除了吃就是睡,醒着的时候也从来都不哭闹,但是在孩子满月的那天,月嫂突然说了一句:“小子禹好像从来都没有笑过,无论怎么逗他他都不笑。”

    席奶奶便说了:“和尧尧小时候一个模样,尧尧小时候也不喜欢笑。”

    但是虞姬心想,再怎么说,他也只是一个婴儿啊,他懂什么酷不酷的?难道真如奶奶所说,天性如此?

    安贝或许是因为眼睛不舒服的原因,总是会哭闹不止。但是奇怪的是,只要虞姬一抱她,她就不哭了,或许是妈妈身上的那股味道给了她安全感。

    席靖尧从来都没有抱过小孩,五大三粗的一个男人,每当抱子禹和安贝的时候总是僵直着身子,好像身上绑着一圈炸弹似的。

    虞姬也教过他,可他就是学不会。

    在虞姬的印象中,认为席靖尧是不太喜欢孩子的。可是当她看到男人抱着安贝傻笑的时候,她突然觉得好幸福。

    “你不是不喜欢女儿吗?”虞姬朝男人调侃道。

    席靖尧挑挑眉,打死都不承认:“我有说过这种话吗?”或许是觉得对安贝有所亏欠,所以平时席靖尧抱安贝的时间比较多一些。

    孩子两个多月的时候,虞姬正抱着子禹喂奶,突然席靖尧走了进来,看到眼前的一副景象,老大不爽的靠近。

    “谁又惹你了?”虞姬瞄了一眼男人的脸色,问道。

    席靖尧挨着女人坐下,突然朝子禹的屁股上轻轻地拍了一巴掌:“臭小子,敢抢你爹的福利!”

    小子禹正在吃奶,屁股上被拍了一巴掌,也不哭不闹,只是两眼无辜地瞅着虞姬。

    虞姬闻言简直有些哭笑不得:“没个正经!他是你儿子,又不是别的男人。”

    “要是换作别的男人,还能好好地躺在你怀里吗?早挖了他的双眼,割了他的舌头了。”席靖尧冷哼一声,咬牙切齿地回道。

    “席靖尧,我总觉得子禹有些不对劲儿啊。”虞姬突然瞅着儿子的小脸说道。

    席靖尧瞥了儿子一眼,挑眉:“怎么不对劲儿了?”

    “他现在都两个多月了,还是不会笑,你说……”虞姬现在突然有些后怕了。

    席靖尧微微蹙眉,提议道:“明天带他去医院检查一下。”

    虞姬看向席靖尧,苦着一张脸,回道:“我怕。”

    “怕什么?有我呢!”席靖尧皱眉,揉了揉女人的脑袋:“与其你成天自己吓自己,还不如去医院检查一下放心。”

    “可是,万一……”虞姬盯着儿子的小脸,心里头有些不安。

    “没有万一,即使有问题,那就治。”席靖尧安慰道。看着儿子,心想,小祖宗,你若是敢惹你妈伤心,看我以后怎么收拾你。

    第二天,当检查结果出来后,虞姬终于松了口气。

    医生说,有些新生儿不会笑就是天生的,好像面瘫一样,但面部神经又没事。

    孩子百天宴刚过第二天,莫幽然便生了,生了个女儿,刚好凑成了一个好字。

    三个多月前,席靖尧暗中调查了莫幽然,当然也将莫黎的头发私自拿去做了化验,经过dna配对,证明了莫黎确实是老师的亲身儿子。

    席璟岩在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似乎是震惊的。他跟莫幽然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我没有碰过你。”

    莫幽然只是低着头没说话,至于之后是怎么跟老师解释的,她们就不得而知了。

    虞姬只知道,全家老小都特别高兴,尤其是莫黎。

    莫黎虽然脸上不笑,可是他的话中却透着无比的兴奋:“原来我是叔叔的儿子。”

    “什么叔叔?以后要改口叫爸爸了。”席奶奶笑着提醒道,原来席家早就后继有人了。

    莫黎朝席璟岩叫了声爸爸,席璟岩状似很尴尬,对于突然冒出这么大的一个儿子,他有些不太适应。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