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 吃醋的男人

    第一百三十三章 吃醋的男人    席格格甚为赞同:“美人儿啊天生就是一个发光体,上学那会儿就是万众瞩目的焦点,走到哪儿哪儿都有爱慕的目光,奶奶你是不知道,那个时候追求美人儿的男人有多少!要不是美人儿坚持上学的时候不谈恋爱,现在哪能便宜二哥啊?”不对,美人儿好像和‘陈世美’谈过恋爱,不过美人儿一直都没承认,那就不算啦。

    “那么抢手?”席奶奶笑道。

    “那是!”谈起美人儿的辉煌历史,席格格似乎比当事人还要兴奋。

    ……

    “啊!”格格突然尖叫了一声,本来闲聊的几人下意识地看向了电视。

    “怎么了?”席君凡问道:“一惊一乍的。”

    席格格站起身,指着电视上的那个颁奖嘉宾,支支吾吾道:“他……他,竟然是他!啊我太高兴了。”

    席靖尧皱眉,没吭声。倒是席奶奶好奇地问道:“他是谁啊?你认识?”

    “他是唐蜜姐的弟弟唐书礼。”席格格开心地回道。

    席君凡紧接着解释道:“唐书礼,法国著名的珠宝设计师,有自己的工作室和公司,他妈妈是法国贵族,爸爸是lom集团的董事长,姐姐是当红模特,你应该见过。”

    “简直就是我心中的白马王子啊!”席格格立刻作捧心状。

    男人身着一套灰色的意大利纯手工西装,褐色的短发微微有些卷,皮肤不至于太白,但也不属于那种小麦色,眼睛大且深邃,瞳孔泛着幽幽湖色,鼻翼高蜓,薄唇轻扬的时候略带性感,长的一副典型的妖孽脸。

    只听此时,电视上响起了男人磁性的嗓音:“下面我宣布,荣获本年度最受欢迎人气奖的是……虞姬小姐。”

    男人操着一口流利的法文,虞姬的法文虽然不是太好,但也能听个大概,最起码自己的名字还是能听懂的。

    虞姬起身,款步从容地上台,从嘉宾手中接过奖杯,握手道谢。

    只是在虞姬想要抽回手的时候却发现男人竟然俯首在她的手背上印下一吻,还没反应过来呢,人已经被拥入了对方的怀中。

    男人贴在女人耳边用中文轻声说道:“祝英台小姐,好久不见。”

    待男人放开她的时候,虞姬还有些发懵,祝英台?他认识她吗?

    “他怎么可以亲美人儿呢!讨厌!”席格格不乐意了。

    席靖尧沉着一张脸,都快结成冰了。放在腿上的手指微微曲起,紧握成拳。这个女人,又给他勾引男人!

    “他跟美人儿说了什么啊?美人儿为什么是这反应?”席格格实在太好奇了,恨不得现在就飞去现场。

    虞姬反应过来之后礼貌地朝唐书礼颔首一笑。不笑还不要紧,这一笑当真是把席靖尧给惹怒了。

    虞姬握着奖杯,心情有些激动,往麦克风前走了走,抿唇一笑,说着领奖感言:“今天能够荣获这个奖项对我来说是一个莫大的鼓励,我很开心也很幸运。在这里,我要特别感谢一个人,那就是我的老师,他是我的伯乐,没有他也就没有我的今天。老师,谢谢你,你永远都是我的老师。”

    电视机前的几个人简直各怀鬼胎,就属格格的表情最夸张,温岚的表情最狰狞,璟岩的表情最淡然,靖尧的表情最深沉,席母抿唇皱眉,席奶奶倒是有些释怀,这个孩子不管怎么说还是懂得感恩的,一句话既表达了谢意,也撇清了某种关系。

    典礼还没结束,席靖尧便直接起身走人了。

    盯着席靖尧的背影,席奶奶突然笑了,那种笑意很是意味深长。

    “二哥脸色都那么吓人了,奶奶,你在笑什么?”席格格不解的问道。

    席奶奶笑着说道:“你二哥……这是对美人儿动心了!”

    席格格惊讶地张大嘴巴:“动心?我怎么没看出来?二哥一直都是这副死样子好吗?”

    “二哥的占有欲很强,以前他的玩具还不允许我碰呢!这种反应再正常不过了,我看不出有什么喜欢不喜欢的。”席君凡插嘴道。

    席格格表示认同:“是啊,二哥若是喜欢上美人儿,那为什么还总是欺负美人儿,跟美人儿吵架,上一次吵架还是因为大嫂呢!”

    所有的视线都移向了温岚,温岚本来正沉思着虞姬那句话的意思,那是要和她斗争到底的意思吗?

    看到所有人都看向她,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席奶奶叹了口气。

    颁奖典礼结束后便是庆功宴了。

    虞姬其实早有些乏了,可还是硬撑着。

    庆功宴上,衣香鬓影,觥筹交错,全是帅哥美女,可是虞姬却无心欣赏,只是躲在角落里,淡看繁华。

    中间也会有帅哥来向她搭讪请她跳舞,只是她都婉拒了。一来是因为累,二呢也是因为不喜欢。

    虞姬有些困了,趁人不注意脑袋抵着殿内的圆柱子微微合眸,远处一看,那简直就是一个睡美人,近处一瞅,魂都会被勾走。

    “祝英台小姐?”一道声音自前方传来。

    虞姬立刻睁开了眼睛,看到来人,微微眯眸,她当真不认得他。

    “你睡觉的模样真美。”唐书礼走近,手中举着红酒杯,姿态一派闲散。

    虞姬别扭地回道:“这种话,在我们国家是一种不礼貌的行为。”她着实没想到他的中文竟然说的如此好。

    唐书礼皱眉,然后道歉:“哦,对不起,刚才我冒昧了。”

    虞姬拧眉问道:“你为什么叫我祝英台?”他明明知道她的名字叫虞姬。

    唐书礼耸肩一笑,叫过侍者,示意他将酒杯送到虞姬的面前。

    虞姬没有接,礼貌地回道:“我不会喝酒。”

    唐书礼显然有些惊讶,觉得女人这种行业,不会喝酒不正常啊。

    “其实我们之前见过的。”唐书礼突然说道。

    虞姬一愣,声音微挑:“见过?”什么时候?她怎么一点儿印象都没有,她虽然没有多花痴,可是眼前的这个男人有种让人过目不忘的魔力,不应该啊。

    “巴黎街头,你曾用小提琴拉了一首梁祝,还记得吗?”唐书礼蓝眸中漾着一丝笑意。

    虞姬回想着,突然想了起来,红唇微微张开,难道……

    “看来是记起来了,没错,我那天刚好路过。”唐书礼笑着回道:“被你的琴声所吸引驻足。”

    虞姬回以一笑,原来世界上真有这种巧合。

    “虞小姐在音乐上很有天赋,要不要考虑来法国?我给你引荐一些音乐大师,你会有更好的前途。”唐书礼试着问道。

    虞姬闻言脸上的笑意尽消:“谢谢你的好意,不过,目前我不打算出国。”

    对于女人的拒绝,唐书礼显然一怔,要知道他还从来没有被女人拒绝过。这种落差竟让他有些不太舒服,但同时对虞姬更加好奇了。

    “那不知道我可否有幸能请你跳支舞呢?”唐书礼将酒杯放下,朝女人绅士地弯腰,邀请道。

    虞姬当然知道这种场合若是拒绝很不礼貌,但是她确实不想跳,正犹豫之际,突然一双纤细的手搭在了男人的手上:“我陪你跳。”

    虞姬诧异地抬眸看去,当看清楚女人的容貌时微微一怔,是她!

    唐书礼微微蹙眉:“你怎么来了?”

    “怎么?我不能来?”来人正是唐蜜。

    “虞小姐,我们又见面了。”唐蜜转身朝虞姬笑道:“欢迎来法国,明天让我尽尽地主之谊,带你去转转?”

    虞姬回以一笑:“下次吧,庆功宴一结束我就要飞回去了。”

    “这么着急?”唐蜜挑眉,开玩笑地说道:“该不会是不放心席一个人在国内吧!”

    虞姬也只是抿唇一笑。

    唐书礼好奇了,问道:“席?你的那个初恋?”

    唐蜜笑了笑,看着虞姬突然说道:“我想起来,我在哪儿见过你了。”是在弟弟的一张素描纸上。

    虞姬怔愣地看着唐蜜。

    唐蜜随即看向唐书礼,说道:“给你介绍一下,这位美人儿已经名花有主了,所以你还是别抱有任何企图了。”当然,弟弟若是有那个本事能将她追到手,她自然是乐见其成。

    唐书礼微微蹙眉:“名花有主?”

    唐蜜突然俯首在弟弟耳边说了一句:“不过,爱情是不会被任何条件束缚的,加油啊。”她这算不算是变相地破坏别人的婚姻?

    “美人儿,你的电话。”王姐这时候过来,悄声说了一句。

    虞姬朝两人礼貌地颔首,然后拿着电话走了出去。电话是朵儿打来的,无非就是把她捧上了天,说的她都有些飘飘然了。

    宴会一结束,虞姬便换下了礼服,赶往了机场。

    在去候机室的途中,虞姬跟一位妇人不小心撞了一下。

    “抱歉。”那位妇人说了句便匆匆离开了。

    虞姬却微微蹙眉,总感觉这个人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坐到候机室,虞姬突然很想给席靖尧打个电话,可是对方却没有接听。

    飞回去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虞姬回到公寓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先补个眠。

    当黑暗逐渐笼罩大地,待她悠悠转醒的时候,被头顶的人影吓了一大跳:“啊。”

    席靖尧回来后,便直接来了虞姬的卧室,本来想收拾她的,可是却在见到她脸上的倦容时不忍心了。

    虞姬揉了揉困顿的睡眼,结巴道:“你……你吓我一跳。”

    “做了什么亏心事了,这么心虚?”席靖尧的话中带着一抹讥讽。

    “你别总是话中带刺好吗?我心虚什么?”虞姬慢慢地爬起身,靠在床头,打了个哈欠,回道:“是你突然出现吓人的好不好?”

    “那件礼服呢?”席靖尧突然冷声质问道。

    虞姬一愣,没有反应过来:“什么礼服?”

    “你昨天穿的那件。”席靖尧声音都快结冰了。

    虞姬的心开始怦怦怦怦的乱跳了,这个男人是要找她算账吗?莫非是嫌她穿的太露?

    “那个……我扔了。”虞姬结巴道。

    “扔了?”席靖尧挑眉:“扔哪儿了?”

    “扔……送给王姐了。”虞姬下意识地撒谎。

    “王姐?那你现在给她打电话。”席靖尧命令道。

    虞姬噘着小嘴,彻底投降了:“好吧,我承认我说谎了。”

    “礼服呢?”席靖尧锲而不舍地追问。

    虞姬指了指还未来得及收拾的行李箱,小女人似的缩着脖子。

    “去,拿出来。”席靖尧指挥道。

    虞姬瞅了瞅男人的脸色,小心翼翼地问道:“拿出来干嘛?”

    “让你拿你就去拿。”席靖尧没好气地回道。

    虞姬翻身下床,从行李箱里拿出了那件礼服,抱着来到男人面前,一想到之前男人有说她穿的露,于是立刻谄媚一笑:“那个,没有下次了。”

    席靖尧从女人手中拿过礼服往床上一扔,冷声说道:“挺好看的啊,以后继续接着穿。”

    虞姬一愣,笑了笑:“真的?”

    席靖尧点点头。

    虞姬终于松了口气,看来格格还真能把握住男人的心理。

    “那我把它挂起来。”虞姬将礼服拿起,笑的很甜。

    “别,你现在把它穿上身,我要看。”席靖尧命令道。

    “现在吗?”虞姬挑眉,为什么她会有种不祥的预感呢?

    席靖尧点点头。

    虞姬抱着礼服进了更衣室,一边走一边心内忐忑。

    当女人换好礼服从里面走出来的时候,席靖尧的黑眸微微一眯。

    虞姬在距离男人两米处的地方停了下来,不敢靠近了。

    “过来。”席靖尧站起身,朝女人勾了勾手指。

    虞姬款步走近,小声地问道:“好看吗?”

    席靖尧点了点头,抬起女人的下巴,迫使她仰视着自己,然后命令道:“吻我。”

    “啊?”虞姬的大脑瞬间有些短路。

    “吻我。”席靖尧又重复了一遍。

    虞姬羞赧地垂眸,让她主动,有些不太好意思。

    “嗯?”席靖尧催促道。

    虞姬瞄了男人一眼,然后怯怯地踮起脚后跟,搂上了男人的脖子,闭着眼睛将红唇送上。

    这一接触便一发不可收拾。

    虞姬能感觉得到男人的粗鲁,只听见刺啦一声,礼服被男人给撕裂了。

    虞姬惊讶地看向男人,眼神中有丝慌张。

    当男人再次压下的时候,虞姬开始推拒着:“你现在心情不好,我不要……”

    “我心情不好?”席靖尧反问:“哪里心情不好了?我现在很高兴。”

    “你……你都把礼服撕毁了。”虞姬小声地指出。

    “你穿成这样,本来就是让人撕的,觉得委屈了?”席靖尧哼道。

    “我错了。”虞姬顿时觉得五雷轰顶,她还以为这个男人是真的喜欢呢。

    “哪错了?”席靖尧冷哼一声。

    “我不该穿这件礼服去参加颁奖典礼。”虞姬噘着小嘴,委屈地回道。

    “还有呢?”席靖尧声音一沉。

    “还有吗?”虞姬皱着眉头,冥思苦想之后依旧没有想出还做了什么让他不开心的事情。

    “继续想!”

    虞姬嘟着小嘴回道:“没有了。”

    “没有?你竟然敢说没有?”席靖尧的声音高了一个分贝。

    “……”虞姬闭着眼睛准备好挨惩罚了。

    “你知不知道你现在什么身份?”席靖尧没好气地问道。

    虞姬睁开一只眼睛,偷瞄了男人一眼,试探道:“歌手??”

    男人脸色一沉。

    “演员?”

    男人的薄唇一抿。

    “有夫之妇。”虞姬弱弱地回了一句。

    “知道了你竟然还敢给我勾引别的男人?”席靖尧沉声质问,眸中喷着熊熊怒火。

    以后更新时间改了,早上六点,下午四点。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