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得奖

    第一百三十一章 得奖    江远瞪向席靖尧,仿佛在说,你他妈的想要坐享齐人之福啊?都不能让给老子一个?

    三人回到公寓,席靖尧朝虞姬说道:“你先回卧室吧!我还有些事儿需要‘处理’。”

    虞姬看了看席靖尧,下意识地瞥了仙儿一眼,然后落寞地回了屋。他是要试探仙儿了吗?她的心开始打起鼓来,希望仙儿别……

    “李姐,带仙儿去客房吧!”席靖尧吩咐道。

    李姐应声:“好的。”

    李姐刚走到客房门口,就听见席靖尧又说了:“待会儿把酒柜里的那瓶82年的拉菲拿出来,我要喝。”

    “是,先生。”

    虞仙儿回头瞄了一眼席靖尧,见他径自朝沙发走去,于是微微蹙眉。

    “小姐,今晚你就住这间吧!”李姐打开门,笑着说道:“这房间啊我每天都打扫,直接睡就可以。浴室里都有干净的睡袍和毛巾,你可以用。”

    虞仙儿点点头,然后突然叫住了李姐,问道:“这个点儿了,姐夫以前也经常这个时候喝酒?”

    李姐一愣,随即回道:“哦,不,先生只有在心情烦躁的时候才会偶尔喝点儿。”

    烦躁?虞仙儿蹙起眉头。

    “姐夫和美人儿分房睡?”虞仙儿试探道。

    李姐也没多想,回了句:“是啊,先生的卧室在楼上。”

    虞仙儿哦了声,见李姐走了出去,沉默了片刻然后进了浴室。

    二十分钟后,虞仙儿穿着睡袍走出了卧室,见男人仍旧在沙发上喝着酒,唇角微微一扬。

    虞仙儿拿了一个空酒杯朝沙发走去,挨着席靖尧坐了下来:“一个人喝闷酒多无聊,姐夫,我陪你喝。”

    席靖尧淡淡地瞥了虞仙儿一眼,不做声地继续喝着。

    虞仙儿给自己倒了一杯,朝席靖尧一举:“姐夫有什么烦心事?”

    席靖尧没吭声,视线无意中落在了女人略微敞开的领口处,里面的风景若影若现。

    虞仙儿顺着男人的视线垂眸,紧接着晶眸一转,朝男人笑道:“姐夫看什么呢?”

    席靖尧浓眉一挑,唇角向上一勾:“身材不错。”

    虞仙儿故意拢了拢睡袍,巧笑倩兮:“哪能跟美人儿的比啊。”

    席靖尧举起酒杯,晃动着杯中的红色液体,轻声说道:“这红酒再香醇也始终是一个味儿……”

    男人的话外之意让虞仙儿心中窃喜,故意往男人身旁靠了靠,声音放柔:“那不知道姐夫想不想换个口味尝尝?”

    席靖尧侧眸盯着虞仙儿,问道:“你有‘好酒’?”

    虞仙儿毛遂自荐:“姐夫看我行吗?纯五粮液,绵而润口,虽烧心却也刺激不是?”

    席靖尧拧眉:“你不怕美人儿知道了会不高兴?”

    “你原本就是属于我的,她有什么资格不高兴?”虞仙儿人没醉,心早醉了。

    席靖尧点头:“是啊,她有什么资格不高兴?就算不高兴也是她‘咎由自取’。”

    虞仙儿闻言心中雀跃不已,嫩白的胳膊已经搭上了男人的肩膀,身子斜倾。

    席靖尧在女人靠向自己的那一刻敏捷地起身。

    虞仙儿没料到男人会突然起身,身子闪了一下,抬头看向男人,眸中露出疑惑。

    席靖尧转身看向卧室门口的女人,心情似乎很好:“我赢了。”

    虞仙儿转头看去,脸色瞬间煞白。

    虞姬其实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当她亲眼目睹了这个事实的时候还是有些不能接受。

    仙儿之前一直都是装的?

    席靖尧朝虞姬走去,在女人身前站定,说道:“给你十分钟的时间,彻底解决了,我在里面等你。”

    虞姬看向仙儿,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开口质问。

    虞仙儿站直身子,朝虞姬冷笑着:“原来是你们给我下的一个套,虞姬,我还当真是小瞧你了。”

    “你一开始接近我,说原谅我都是假的?”事实已经摆在了眼前,可虞姬还是不愿意相信,或许是因为真相太过伤人了。

    “是,说你蠢还当真是蠢,你我二十多年的恩怨,我怎么可能说放下就放下?你未免也太天真了,你抢了我的爸爸,抢了我的未婚夫,你竟然还想让我原谅你?你做梦呢吧?”虞仙儿突然讥笑两声:“我告诉你,你我这辈子都不可能化敌为友!”

    虞姬的心中瞬间五味杂陈,旁观者都能看得很透彻,只有她自己还傻傻地相信她,是她傻吗?其实不然,她只不过是装糊涂而已,她以为只要一直这么装下去,亲情不会跑,可是现实太残酷太伤人了。

    “不过我还是得谢谢你,谢谢你那么相信我,否则我也不会有今天的成就。”虞仙儿一步步地朝虞姬走近:“作为谢礼,我赠送你一句话,千万不要相信任何人,哪怕那个人是你最爱的人,这个世界上能相信的只有自己。”

    虞姬皱眉,突然感觉仙儿像是变了一个人般,以前她是刁蛮任性了点儿,那也只是表面,可是现在的她竟然给人一种捉摸不透的感觉,仿佛是一个浑身长满刺且有毒的玫瑰花。

    虞姬的心很烦乱,靠在墙上,怎么想也想不明白。她就这么看着仙儿进入客房,然后穿好衣服出来。

    “虞姬,你我的斗争才刚刚开始,我现在唯一的兴趣就是——夺你所爱,抢走你如今的位置,总有一天,我会让你跪在地上仰望我!”虞仙儿给虞姬下了战贴,那眼神中的势在必得和自信正是虞姬所欠缺的。

    虞仙儿离开后,虞姬踱步至沙发前,瘫软地坐了进去。

    当视线落在茶几上的酒杯时,想都没想直接拿了过来,仰头灌下肚,接连喝了好几杯,女人的头开始晕了,索性往旁边一躺,难受地打了个酒嗝。

    席靖尧抬腕瞄了一眼时间,见女人还没进来,微微蹙眉走了出去。

    当看到窝在沙发上的人影时,席靖尧的眉头蹙的更紧了,视线下意识地移向了酒瓶,果真,瓶中的酒已经下了一多半。

    席靖尧微微叹了口气,慢步靠近,弯腰想将女人抱起身。

    虞姬的视线已经开始有些模糊了,但是男人的俊脸她还是认得的,大手一挥,挡开了男人,似乎不愿意被碰。

    “走开!”虞姬咕哝道:“你们这些坏人!”

    “女人,看清楚我是谁!”席靖尧皱眉,问道。

    虞姬眨了眨眼,再眨了眨眼,最后小声咕哝了两句。

    席靖尧伸手去抱女人,可是女人就像是条虫子般扭啊扭的就是不让他抱。

    “走开!别碰我!”虞姬胡乱地拍打着。

    ‘啪’的一声,席靖尧的动作僵住,慢动作地瞪向女人,眼神里露着一丝不可置信和恼火。这个女人竟然打在了他的脸上!

    愤怒之余,席靖尧直接粗鲁地将女人拽起身,扛上了肩。

    “放开我!为什么你们都来欺负我?”虞姬挣扎着,心里难受至极:“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席靖尧将女人扛进了卧室,直接丢在了床上。

    虞姬本来就晕晕乎乎的,被摔了一下更有些分不清东南西北了。

    男人欺身上前,没好气地说道:“女人,你竟然敢打我?”

    虞姬的大脑根本和男人不在一个频率上,泪眼模糊着,难受地扭来扭去:“你放开我,我不舒服。”

    “不舒服还喝酒?”席靖尧哼道,大手开始脱女人的衣服。

    虞姬拍打着男人的手想要翻身。

    “给我老实点儿!”席靖尧没好气地吼道。

    “欺负我欺负我,就知道欺负我!我讨厌你!”虞姬哭喊着。

    “欺负你?我欺负你的时候你不是也挺享受的吗?”男人邪恶一笑,冷哼了声。

    “你告诉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你们都要这么对我?”虞姬压根就没有听到男人说了什么,耳边嗡嗡嗡的,一个劲儿的响着仙儿的恶言相向和男人的冷酷无情。

    “现在难受了吧?这都是你自己给作的!是你自己蠢的跟猪一样,能怨别人?”男人声音微挑,骂道。

    虞姬只听到了蠢猪两个字,瞬间脑海里再次浮现出昨晚两人吵架的片段。

    “你还说我是个有心机的女人,我是吗?……我说了我没有推她,你为什么就是不肯相信我?”虞姬思绪有些混乱,想起一句喊一句。

    “女人,那件事已经翻篇了,能不能不要总是提起?”席靖尧皱眉,捏了捏女人的脸蛋。

    “好疼!”虞姬呜呜了两声,嘟囔道:“你还bt地虐待我……”

    bt两个字让席靖尧的脸唰的一下黑了。

    盯着女人那张喋喋不休的嘴,席靖尧索性撕扯下领带攥成团塞进了女人的嘴里。

    女人唔唔唔的,可劲儿地挣扎着。

    席靖尧三下两下就把女人剥个精光,然后将她揽进怀里,沉声命令道:“安分点儿,睡觉。”

    女人喝酒了哪会那么老实,来回的蹭来蹭去将席靖尧的浴火给撩拨起来了。

    “女人,你怎么这么烦人?”席靖尧翻了个身,将女人压在了身下。

    “……”

    “我本来是想放过你的,这可是你自找的!”男人从彬彬绅士瞬间变成了一头狼,眼神中折射出一种野兽的光芒。

    ……

    次日,当虞姬醒来的时候已经日晒三竿了,瞄了一眼被蹂躏的身体,抬手揉了揉太阳穴,头还有点儿疼。对于昨晚喝酒后的片段她已经记不起来了。

    那个男人,又趁她喝醉了欺负她!

    “夫人,你醒了啊?”见虞姬一边捶着脑袋一边朝餐桌走来,李姐笑着问道:“怎么?头疼吗?我给你拿药去。”

    “不用了,可能是喝酒的关系。”虞姬回道,在餐桌前坐了下来。

    “先生临走之前让我不要去叫你,让你睡到自然醒,饭也凉了,我去给你热一下。”李姐说道。

    虞姬微微皱眉,点了点头。

    吃饭的时候,李姐忍不住多了句嘴:“夫人,你啊就是太善良太单纯了,以后可得多长个心眼。”昨晚发生的事情她也看见了,她着实没想到那么活泼外向的一个女孩儿怎么心肠就那么坏呢?

    虞姬一愣,在反应过来李姐指的是谁的时候,几不可察地抿了抿唇。

    手机里有多通未接来电,都是来自王姐的。

    虞姬吃过饭后回拨了过去,王姐告诉她她的那首小提琴演奏曲已经进了世界音乐排行榜前三了,看这趋势再过一个礼拜没准都能位居第一了。

    之前她有在音乐大剧院演奏过,反响不错。后来老师可能以她的名义拿这首曲子去参赛了。

    这首小提琴曲是她专辑里最喜欢的一首,闲暇时间她总会不厌其烦地练习和自我陶醉。

    这首曲子能够荣登排行榜,也是对她的一种肯定,她当然很高兴。这件喜事的降临也让她低落的情绪稍微缓转了不少。

    借王姐吉言,甚至还没到一个礼拜呢,她的那首曲子已经上了榜首。

    半个月后,是正值世界一年一度的音乐节颁奖典礼,她当然也被邀请了。

    席璟岩以公司的名义送给了她一件礼服,是出自法国名设计师之手。可是虞姬不打算穿,她不想再因为一件礼服而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但是这个颁奖典礼可谓世界瞩目,她也不能穿的太过随意,选礼服这件事又开始让她头疼了。

    格格知道这件事后自告奋勇地答应给她设计一件礼服,她不是不相信格格,只是唯一让她有一点儿担心的就是……

    “别太露啊!”虞姬朝席格格嘱咐着。

    “放心吧!”席格格保证道。

    晚上,虞姬心情分外好,所以动手做了一桌子菜。

    席靖尧回来的时候见女人穿着围裙,唇角缓缓一勾。

    “你今天看起来心情不错!”席靖尧洗手后坐在了餐桌前。

    虞姬唇角的笑意确实掩盖不住她此时的心情。

    “因为得奖的事儿?”席靖尧挑眉问道。

    虞姬惊讶地看向男人,似乎在问你怎么知道的?

    “格格那张嘴,你觉得她能为你保守秘密?再说了,这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有什么可遮掩的。”席靖尧回道,其实早在格格告诉他的时候他就已经知道了,因为警局已经传开了,他的属下也有她的粉丝。

    虞姬小声地回道:“我没有遮掩。”

    “以后记住了,无论什么事儿,第一时间告诉我,我可不想通过别人的嘴来得知。”席靖尧声音突然一冷。

    虞姬小声嘀咕了句:“我以为你不会在乎。”

    席靖尧瞥了女人一眼,然后拿出一个红色的小礼盒,推到了女人的面前。

    虞姬惊讶地盯着那个小盒子,然后抬眸看向男人:“什么啊?”

    “戒指。”席靖尧淡漠地回道。

    虞姬一怔,似乎有些懵,随即将戒指盒往前一推,故意说道:“我手上又不能戴戒指,买来也是浪费。你还是拿去退了吧!”

    席靖尧脸色一变,沉声问道:“不要?”

    虞姬不怕死地摇了摇头。

    席靖尧伸手,作势就要拿走……

    虞姬见状赶紧又从男人手中抢了回来:“那个……这是你第一次送我礼物,拒绝好像有些不太礼貌哦。”

    席靖尧朝女人冷冷的一瞥,哼了声。

    虞姬在心中窃喜,拿过戒指盒慢慢地打开,当看到里面的东西时微微一怔。

    也仅仅是一怔,随即唇角便泛起一丝甜蜜的笑意。

    只见戒指盒里不仅只躺着一枚戒指,还有一条白金项链,而戒指被串了进去,成了坠饰。是啊,不能戴在手上,可以戴在脖子上啊!

    “谢谢。”虞姬发自内心地说了句。

    “我说过,口头上的谢不说也罢。”席靖尧冷冷回了句。

    “可是,这本来就是你欠我的,我干嘛跟你道谢啊?”虞姬突然转过弯来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