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跟我道歉

    第一百三十章 跟我道歉    洗手间里传出的声音和动静让虞仙儿微微蹙眉,虽然听不真切,但应该是吵架没错。

    虞仙儿瞥眸,见李姐正双手互搓,一副忧心的模样,于是问道:“他们经常吵架吗?”

    李姐只是叹了口气,她并不是一个碎嘴的人。

    虞仙儿起身就要朝洗手间的方向走,却被李姐给叫住了:“小姐还是别多事的好。”先生和夫人生气的时候似乎不喜欢别人在场。

    虞仙儿疑惑地看着李姐,然后又瞄了一眼洗手间的门,最后还是没听李姐的劝告,朝洗手间的方向走去。

    洗手间内,被禁锢在墙上的女人此刻已经衣衫半褪,席靖尧正泄愤似的啃咬着……

    虞仙儿猛地推门而入,却不料撞见了这一幕,眸中的神色复杂难辨。

    虞姬迷离的眼神在看到仙儿的那一刻立刻变得惊慌失措起来。

    席靖尧猛地转头,那表情就如同一只正在进餐的雄狮被打扰了一般,凶狠且危险。

    “滚出去!”男人沉声低吼道。

    虞仙儿回过神后,眨了眨眼睛,立刻手忙脚乱地带上了门,魂不附体地飘回了餐桌前。

    “你看,告诉你不要去管你不听。”李姐叹了口气,仿佛早已预料到会是这个结果。

    “他们……他们明明不是在吵架吗?”虞仙儿喃喃自语着:“怎么会……”

    怎么会纠缠在了一起?

    一看虞仙儿的表情,李姐便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事儿。

    “你不了解先生,别看先生脾气坏,平时总和夫人吵架,可是吵过之后也会甜蜜一段时间。”李姐笑着说道:“夫妻嘛,吵吵很正常。”

    虞仙儿抿着唇,盯着碗中的饭,心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洗手间内,虞姬奋力抵抗着,如果有个地缝她真恨不得能钻进去。

    “席靖尧,你别这样。”

    席靖尧黑眸一敛,瞪向虞姬,冷声开口:“女人,你为什么就不能乖一点儿呢?”

    “那你为什么总是逼迫我呢?”虞姬羞愤地反唇相讥。

    “我……”席靖尧‘我’了半天,没好气地回道:“我逼迫你?难道你没有一点儿欲擒故纵的意思?先是假意反抗,实则是企图you惑勾引我?”

    虞姬简直有口难辩,忍不住骂道:“席靖尧,你怎么能这么无耻?”

    “怎么?难道我说错了?”席靖尧反问:“你明明知道你越反抗我越有感觉,这难道不是一种暗示?”

    “我没有那个意思!”虞姬感觉自己就快要疯了。

    “女人,你在生什么气?”席靖尧蹙眉质问道:“我陪你演了一出戏,你应该谢谢我才是。”

    “戏?”虞姬有些没反应过来:“什么戏?”

    “难道你不是故意引诱我,好让她撞见这一幕?”席靖尧挑眉问道。

    “我没有!”虞姬大声地否认道。

    “没有就没有,这么大声干嘛?”席靖尧贴着女人的耳朵,轻轻吐着气:“看在我这么配合的份上,你是不是应该奖励我一下?”

    “我都说了我没有了,你为什么就是不相信?”虞姬没好气地回道。

    “现在讨论这个已经不重要了。”席靖尧用食指堵住了女人的红唇,然后握着女人的小手放在唇边,低声问道:“难道你就不想在她面前表现的和我恩爱一点儿?”

    虞姬一愣,恩爱?她当然想,可是……

    “女人,你该不会以为你那个亲爱的妹妹来这里只是为了做客吧?”席靖尧突然眯眸问道。他现在有些疑惑,这个女人若说是有心机吧,可是有的时候分明蠢的要死!是敌是友,是善是恶都分不清!

    虞姬轻蹙秀眉,她都被说的有些糊涂了。

    “要不,我们打个赌?”席靖尧声音微挑。

    虞姬抿了抿唇,没吭声,等待着男人的下文。

    “其实,她有没有别有用心一试便知。”席靖尧站直身子,抬手将女人的衣服整好。

    虞姬很想问怎么试,可是又问不出口。

    “不过既然是打赌呢,就得有个赌注。”席靖尧直勾勾地瞅着女人。

    “什……什么赌注?”虞姬戒备地回视着男人,总感觉男人是在给她下套呢。

    “如果我赢了,你得答应我一件事。”席靖尧幽幽开口。

    虞姬看了男人一眼,小声嘟囔道,声音里带着一丝讥讽:“想要我答应一件事还不简单?直接威逼利诱带恐吓就好了啊。”

    “你说什么?”席靖尧黑眸一眯,冷声问道。

    虞姬抿唇,将小脸扭向了别处。

    “如果我赢了,你答应我以后不准再耍小性子!不管我们因为什么吵架你都不准夜宿外面!”席靖尧说出了自己的条件。

    “我什么时候耍小性子了?”虞姬不满地反驳道。

    “你还说你没有?”席靖尧冷哼一声,一件事一件事地指出:“你没有耍性子为什么离开席宅?你没有耍性子为什么昨晚不回来?你没有耍性子为什么不让我碰你?”

    虞姬怔愣了一下,突然笑了:“我为什么离开席宅你不知道吗?我为什么不回来你不清楚吗?我为什么不让你碰我难道你不明白吗?”

    “昨晚的事情,我……”席靖尧抿了抿薄唇,说道。

    男人的表情让虞姬突然有了一丝期待,他是要向自己道歉吗?

    席靖尧说了一半还是没说出口,略显烦躁地扒了扒头发,没好气地说道:“就这么决定了。”说完直接转身朝外走去。

    虞姬见状追了上去,在门口将男人拦了下来:“万一你输了呢?”这个男人总是这么霸道。

    “我不可能输,也不会输。”席靖尧就是这么的笃定和自信。

    虞姬不让步,扬起下巴重复道:“万一呢?”

    “没有万一!你这女人怎么回事?”席靖尧皱着眉头低喊道。

    “如果这个赌注对我一点儿好处都没有,我干嘛要答应和你赌?”虞姬反问道。

    席靖尧长呼一口气,哼道:“让你看清她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就是给你最大的好处了。”

    “你!”虞姬气呼呼地鼓起了腮帮子。

    席靖尧冷睇了女人一眼直接伸手去开门。

    虞姬仍旧拦着男人不让他出去:“这个赌注对我来说不公平。”

    席靖尧拧眉:“那你想要什么?”

    “如果你输了,你必须得向我道歉!”虞姬一字一句地说道。

    “道歉?道什么歉?”席靖尧眼神闪烁了下。

    “就昨晚上你冤枉我的事情,你得向我道歉。”虞姬回道。

    “冤枉你什么了?”席靖尧反问。

    “你!……我在重申一遍,我没有推她,是她自己故意摔倒的。”虞姬抿了抿唇,捍卫着自己的人格:“如果我真的是个不折不扣的坏女人,那她肚子里的孩子还能保得住吗?”

    席靖尧薄唇紧抿,黑眸迷成了一条缝,盯着女人看了好久,最后回了句:“这件事儿已经翻篇了,我不想再追究,也不想再听到!”

    虞姬被轻轻推了一下,让开了路。

    看着男人颀长的背影,虞姬瞬间有些欲哭无泪。这个男人……讨厌死了!

    席靖尧走向餐桌,脸色比之前缓和了不少。虞姬跟上去,瞄了一眼仙儿瞬间有些不太自在。

    桌上的菜已经重新热过了一遍,席靖尧拿起筷子继续吃着饭。

    虞姬端起小碗,心里还在想着,男人是打算如何试仙儿啊,毫无头绪。

    “夫人,别尽吃白饭啊,今晚的菜不合胃口吗?”李姐问道。

    虞姬被叫回了神,‘啊’了声,胡乱应承:“哦,不是。”拿着筷子去夹菜却不小心碰上了男人的筷子。

    席靖尧抬眸看向虞姬,虞姬瘪了瘪嘴,乖乖地缩了回去。

    席靖尧哼了声将菜夹起,慢慢地放进了嘴里,细嚼慢咽。

    虞姬咽了口口水,仿佛男人嚼的不是菜而是她一般,瞬间头皮有些发麻。

    桌边的手机突然在此时响了起来。

    李姐拿过来递给了席靖尧。

    席靖尧接了起来,不知道对方说了什么,他只是挑了挑眉,最后一句话都没说直接挂了电话。

    吃完饭后,虞姬就听见男人发话了:“走,带你们出去玩会儿。”

    虞姬瞅着席靖尧像是瞅怪物一般,这个男人突然转性了?

    虞仙儿闻言兴奋的不得了:“姐夫,你要带我们去哪儿啊?”

    “ks.”席靖尧拿起车钥匙就朝门口走去。

    两个女人面面相觑了一眼,紧接着跟了上去。

    ks就是虞姬上一次来的那家俱乐部,后来她也是听格格说,她家二哥是这里的股东。

    “嫂子,好久不见。”蓝佑奇见到虞姬本能地想要来个拥抱,却在席靖尧的瞪视下收了动作。

    “这位美女是?”江远挑了挑眉,似乎很感兴趣。

    “我叫仙儿,是美人儿的妹妹。”虞仙儿笑着伸出了手。

    江远伸手握住,邪笑着自我介绍:“我叫江远,以后也可以叫我远哥哥。”

    虞仙儿甜甜一笑,抽回了自己的手。

    “江远可是苦练了好几个月了,终于有点儿成效了,今晚来比两场?”蓝佑奇一副公子哥的调调。

    席靖尧挑了挑眉:“确定?”

    “哎呀,玩两局而已,不提赌注。”江远的话中明显是信心不足。

    “是啊,谁敢跟你这个神枪手提赌注?”蓝佑奇笑着附和道。

    几人移驾到了一间射击室。

    虞姬站在一旁静静地看着他们比赛。

    说实话,这还是她第一次见他拿枪,那帅气的姿势,流畅的动作,怪不得让那么多女人着迷呢!这个男人身上有一种王者的霸气,不刻意展现就已经外泄太多。

    两人比了三局,毋庸置疑,席靖尧以三比零的压倒性成绩稳胜。

    蓝佑奇拍了拍江远的肩膀,调侃道:“输给一个特种部队的神枪手,一点儿都不丢人。”

    “嫂子,你们也过来玩玩?”江远回头朝虞姬看去,开口邀请道。

    虞仙儿早已按捺不住了,小跑着上前。

    虞姬摆摆手:“我不玩,你们玩吧。”

    席靖尧朝女人看去,眉峰一挑。

    虞姬咬了咬牙,认命地走了过去。

    “嫂子,我教你?”蓝佑奇靠近,不怕死地说道。

    虞姬下意识地看向席靖尧。

    席靖尧没有吭声,直接拿过耳塞给虞姬带上,站在女人身后,双臂从女人腋下穿过,把枪放在了女人的手中,介绍着枪的配置和射击的基本要领。

    男人的脸就贴在女人的耳侧,灼热的呼吸喷洒在女人的脖颈处,痒痒的。

    虞姬微微侧脸,想要看看男人此时的模样,却被呵斥了声:“专心一点儿。”

    虞姬深呼吸一口气,将视线转了回来。试着打了两枪还是有些不得要领。

    “真笨。”席靖尧虽然这么说可还是不厌其烦地给她讲解着,帮她矫正着拿枪的姿势。

    试着打了几枪,果真上靶了。虞姬顿时像落入凡间的精灵,笑得如昙花盛开。

    女人的笑容让席靖尧有些着迷,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她,心中突然滑过一道暖流。

    “姐夫,你也教教我呗。”虞仙儿突然要求道。

    虞姬闻言一怔,不知道为什么竟然不想让男人答应。

    席靖尧只是微微蹙了蹙眉头,然后回了一个字:“好。”

    瞬间,虞姬的心开始不舒服了。

    席靖尧倒没有像教虞姬那样亲密的环着仙儿的腰,不过在教她的过程中难免会有碰触。

    虞姬索性移开视线不给自己添堵。女人的嫉妒心真可怕,但她想就算她再想得到一个男人,也不会像大嫂那么不择手段的。

    席靖尧教仙儿期间,仙儿刻意地与他贴的很近,见他也没反抗,心中不由窃喜。

    玩了一会儿,江远便提议去唱会儿歌。

    虞姬其实不太喜欢热闹,尤其是这种热闹。但碍于席靖尧没有吭声,她也只能跟着去了。

    “嫂子,还没有现场听你唱过歌呢,今天让我们过过瘾呗?”蓝佑奇的表情带着一股嬉皮劲儿。

    虞姬不是没有在练歌房唱过,只是今天席靖尧也在场,她总觉得有些别扭。

    蓝佑奇没等虞姬拒绝,直接点了歌,将话筒递给了虞姬:“来吧嫂子,可别扫兴哦。”

    虞姬下意识地瞥了席靖尧一眼,见他正仰靠在沙发上,举着酒杯浅啜着,眸中暗沉,看不出什么意思。

    无奈之下,虞姬只好接过麦克风,随着熟悉的音律响起,空灵的嗓音震撼着在座的每一个人,就连虞仙儿都有丝嫉妒。

    江远和蓝佑奇着迷地晃着脑袋,席靖尧漆黑的潭眸微微一眯,女人的歌声就好比此刻口中的红酒,香醇浓郁,带着一丝醉意回味无穷。

    他从未真正听过她唱歌,现在一听突然觉得她的身上仿佛让人着迷的地方又多了一个。

    一曲结束,掌声连带叫好声响了起来。

    “嫂子,你说我怎么就没有早点儿出现在你的生命里呢?”蓝佑奇开玩笑地说道:“那样的话,也就没席二什么事儿了。”

    席二比他们大,叫虞小姐显得太生熟了,叫美人儿又显得太过亲密了,所以只有叫嫂子了。

    虞姬尴尬地回以一笑,挨着席靖尧入座。

    席靖尧将杯中酒一饮而尽,这回倒没有太吝啬:“唱得不错。”

    虞姬抿唇,笑意蔓延至唇角,心里突然有些甜。

    “席二,你他妈哪来的狗屎运,好女人都让你碰上了。”江远的话中泛着丝丝酸意。

    席靖尧放下酒杯起身:“时间不早了,走了先。”

    “仙儿妹妹住哪儿?我送你。”江远露出了一副把妞专业笑容。

    “不用了,她跟我们一块回公寓。”席靖尧直接回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