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五章 既成事实

    第一百六十五章 既成事实    “温岚,你到底想要干什么?”席璟岩一向头脑冷静,此刻也有些着急了。

    温岚端起酒杯,身子朝后一靠,回道:“就是想让你陪我喝会儿酒聊会儿天,我好怀念以前啊,难道这个要求对你来说都很难吗?”

    “她在哪儿?把她放了。”席璟岩冷声开口。

    温岚挑眉,反问:“你这是在命令我吗?我为什么要听你的?”

    “你就不怕我报警?”席璟岩沉声威胁道。

    温岚突然笑出了声,一点儿也不慌张:“报警?报啊?既然敢走这一步我也就做好了鱼死网破的准备,我死还能拉个垫背的,这笔账很划算。”

    “温岚,你疯了。”席璟岩不可置信地瞪大双眸。

    温岚也不否认,笑的分外狰狞:“我是疯了,在你抛弃我的那一刻,有没有想过我会不会受刺激?我能不能接受?我恨,我恨那个女人!看来老天还是长眼的,她现在已经落在了我的手里,只要我一个电话,她就会在这个世界上彻底消失掉,想想都让人兴奋。”

    “温岚,你不要胡来!”席璟岩见温岚情绪开始不稳,于是压低嗓音,试图安抚。

    “想要让她活命就乖乖听我的话,过来。”温岚的情绪把控的很好,立刻又平静了下来,朝男人吩咐道。

    席璟岩这个时候只能妥协了,慢慢地走近,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温岚给席璟岩倒了一杯酒,往男人旁边一推,唇角一勾:“我都记不清,你有多久没有陪我一块喝酒了。”

    席璟岩瞄了一眼桌上的酒杯,并没有打算喝,他现在脑海里不停地浮现着虞姬的处境,是不是很危险。

    温岚端着酒杯朝男人一举,示意对方端起酒杯:“怎么?现在连陪我喝酒都觉得不耐烦了?”

    席璟岩沉着一张脸端起酒杯,还是忍不住问了:“什么时候放了她?”

    “这么着急做什么?屁股还没坐热呢!”温岚笑着回道。

    席璟岩皱眉,看向女人,说道:“我知道你恨我,可是这件事跟虞姬没有关系,你为什么把所有的责任都往她身上推?”

    “璟岩,你到现在了,还是只维护她!”温岚听后更为气愤了:“我约你你不出来,她给你发条短信,不到半个小时你就出现了,你现在竟然告诉我,这件事跟她没有关系,如果没有她,你不会移情别恋,如果没有她,你也不会选择抛弃我!”

    温岚说到最后都是在咆哮的,着实是因为心中有太多的怨恨和不满了。

    “温岚,你冷静一点儿。”席璟岩皱眉,提醒道。

    温岚长呼一口气,眼中闪着泪光,仰头,又逼了回去。

    “来,陪我喝酒,我就是心里堵得慌,我需要发泄。”温岚又朝男人举了举杯:“第一杯,谢谢你抛弃我。”

    席璟岩久久未有动作,皱眉说道:“温岚,你别这样。”

    “温岚?从什么时候开始,你我已经变得如此生熟了?甚至还不如路边的陌生人。”温岚冷笑道,仰头将杯中酒灌进了肚子。

    “喝啊!”见男人还是不肯喝酒,温岚朝男人威胁道:“她的安危你不管了?”

    席璟岩慢慢地端起酒杯,仰头灌了下去。

    温岚露出了一抹诡异的笑,拿过酒瓶给男人再次倒满:“我也不逼你,只要你把这瓶酒喝完,我们就算是两情,我也会立刻放了那个践人!”

    席璟岩冷冷地瞥了温岚一眼,沉默了一会儿,紧接着一杯接一杯的下肚。

    最后一杯,席璟岩没有喝,因为他感觉浑身燥热不已,视线也开始有些模糊不清了,摇了摇头,举着酒杯的手重重地放在了桌子上。

    “你在酒里放东西了?”席璟岩眉头蹙的死紧,瞪向女人,咬牙切齿地问道。

    温岚温柔地放下酒杯,慢悠悠地起身:“你不是一直都喜欢虞姬那践人吗?一定做梦都想上她吧?今天我给你制造了这个机会,不要浪费了,你以后会谢我的!”

    席璟岩猛地起身,却因为意识模糊而差点儿跌倒。

    “我给你下的是进口的药,药劲儿可大了。”温岚拍拍手,从门外立刻冲进来几个人。

    “把他带上去。”温岚吩咐道。

    几个五大三粗的男人快速地靠近席璟岩,将男人拖了出去。

    药劲儿已经上来了,席璟岩已经开始出现幻觉了,所以对男人的牵制,只是本能地挣扎了两下。

    温岚的唇角露出了一抹邪笑,她的目的不止一个,她不仅要拆散虞姬和靖尧,她还要席家三兄弟彻底反目成仇!只要跟那个女人有关的,她通通要报复。

    席璟岩被带到了虞姬的那个房间。

    当席璟岩被推向床的时候,虞姬本能地叫了声:“老师。”

    席璟岩只觉得体内好似被烈火灼烧,他急需要一个冰凉的东西来给他降温,当听到虞姬的声音时,快速地转头,眼前的女人让他摇了摇头,呢喃了句:“美人儿。”

    男人眸中充斥的浴火让虞姬害怕了,张大嘴巴,愣是说不出一句话来。

    席璟岩想都没想便直接朝女人扑了上去。

    “老师!不要!”虞姬惊恐地瞪大眼睛,喊道,想要挣扎却根本使不上力气。

    虞姬的喊声说出来就如同是一声娇嗔,让男人下腹一紧,彻底失控了,俯首朝女人吻去……

    虞姬眼睛瞪的如铜铃般大小,无奈浑身上下却没有一点儿力气。两行泪水从眼角滑落,滴进了耳朵了。

    “老师,不要……”

    “席靖尧,你在哪儿?”

    虞姬心想,如果……如果……她还有什么脸活下去……

    席慕集团,席靖尧刚开完一个会,突然眼睛跳的厉害,不知道是不是心有灵犀,他竟然给虞姬打了过去。心想这个女人是不是还没消气呢!

    虞姬侧头,盯着一闪一闪的手机,突然手指动了一下,可是还是没有力气去勾过手机。

    见女人没有接听,席靖尧皱了皱眉头,再次打了过去,可还是没人接听,最后打到了公寓。

    李姐却说那个女人出去了。

    席靖尧给格格打了电话,格格却跟他开玩笑道:“你又惹美人儿生气了?”

    “她在你那吗?你让她接电话。”席靖尧揉了揉眉心,眼跳的更厉害了。

    “二哥,美人说今天不回去了,干嘛要被你拴的死死的?你该干嘛干嘛去!”格格说完后就挂了电话,然后给虞姬打了过去,想问问情况,结果却没人接听,格格只是皱了皱眉头,没多想便将手机扔到了一边。

    席靖尧盯着手机,眉头蹙的死紧,不过知道女人和格格在一起,也就放心了。

    ……

    当自己的衣服被撕扯的那一刻,虞姬心想,她若是现在就死去该有多好!眼泪也从开始的几滴变成了汹涌的往外流。

    就在关键时刻,虞姬突然感觉老师的身子突然一沉,趴在了自己的身上,她竟然看见了……

    次日清晨,当虞姬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身上是光着的,当看到身旁的男人时吓得立刻坐了起来,下意识地用被子裹住了自己。

    席璟岩翻了个身,或许是因为头疼,抬手下意识地揉了揉额头,缓缓地睁开眼睛,当看到坐在身边的女人时倏地睁大了双眸。

    席璟岩猛地起身,身上的被子滑落了下来,露出了结实的胸肌:“虞姬?”看了看对方再看了看自己,脸色唰的一变。

    虞姬羞愤死了,紧紧地裹着自己,感觉想死的心都有了。

    “虞姬……我……我昨晚……我真不知道……对不起……”席璟岩脑子一下子乱了,开始语无伦次起来。

    “你赶紧穿衣服走!”虞姬闭着眼睛低声说道。

    席璟岩还想解释,却不知从何解释。

    “老师,我求求你了,你赶紧离开吧!”虞姬屈膝,双手抱头。昨晚的一幕幕开始在脑海里不断的浮现。

    席璟岩瞥了虞姬一眼,特别懊恼,竟然中了温岚的计,该死的!

    虞姬小手握拳捶了捶脑袋,她记得,老师后来晕过去了的,然后她看到了温岚,温岚手中拿着……然后,她拿着一瓶东西在她鼻端嗅了嗅,后来就断片了。

    那就是,昨晚他们没有进展到最后一步,虞姬竟然喜极而泣,她还以为……紧绷的情绪瞬间奔溃,哭出了声。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