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 情敌见面分外眼红

    第一百二十七章 情敌见面分外眼红    “别动别动,想要什么让张嫂去给你拿。”温岚还没动呢,席奶奶的声音就开始了。这种被当作保护动物一般的感觉,让温岚一吐往日的霉气。

    “奶奶,我没那么娇气。”温岚笑着回道。

    “现在才一个多月,医生不是说了吗?前三个月是危险期,凡事还是小心点儿为好。”席奶奶下了命令。

    “你就听你奶奶的话吧!”席母附和道:“你这是头一胎,注意着点儿准没错。”

    温岚回以一笑:“嗯,知道了。”

    “你也一样,别只顾着忙事业,赶紧努力也要一个。”席奶奶将视线转向了虞姬,嘱咐道。

    虞姬没想到话锋突然转向自己,微微一愣,随即抿唇一笑:“知道了奶奶。”

    “奶奶,大嫂都怀孕了,干嘛还非得逼着美人儿也怀孕?”席格格开始为虞姬鸣不平了:“美人儿的事业现在正如日中天呢,若是现在退隐生小孩多可惜啊!”

    “你懂什么?女人年轻的时候生孩子容易恢复,我也是为了她好。”席奶奶哼道。

    “我看奶奶你分明就是贪心。”席格格瘪了瘪嘴,有话直说。

    “这孩子,越来越没大没小了。”席母朝席格格呵斥道。

    “你们啊,只想着自己,有没有问过美人儿的意思,看她到底愿不愿意生,我可是告诉你们哦,若是孕妇情绪没调整好,可是很容易得产后抑郁症的,严重的话是会精神分裂的。”席格格夸张地说道。

    “你这孩子,瞎说什么呀!”席母朝格格一瞪,真拿她口无遮拦的性子没有一点儿办法。

    席奶奶看向虞姬,蹙眉问道:“你现在不想要孩子?”

    虞姬为难着,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我知道了,你说吧,你打算什么时候要?”席奶奶看出来了,叹了口气,问道。

    “过两年吧!”虞姬小声地回道。

    席母冷冷地瞥了虞姬一眼,然后朝席奶奶说道:“妈,岚岚现在已经有了,至于靖尧这边就先别管那么紧了。”

    “说什么呢?这么严肃?”席君凡的声音自身后响起。

    席璟岩和席靖尧紧随而至。

    “尧尧啊,你过来!”席奶奶朝席靖尧招了招手。

    席靖尧皱了皱眉头,虽然不喜欢这个称呼,可是奶奶非得这么叫,他也只能忍受了。

    席靖尧挨着席奶奶坐了下来。

    “尧尧啊,奶奶知道你不喜欢小孩儿,不过为了奶奶,你还是答应结婚了。以前奶奶逼你呢是因为岚岚这边一直没信儿,现在岚岚已经有了,所以奶奶放你们两年假,好好再玩两年,等什么时候做好当父母的准备了,再要也可以。”席奶奶像是突然间想通了一般,特别的和蔼可亲。

    席靖尧蹙眉,下意识地转头看向虞姬。

    席奶奶的话让虞姬紧提在嗓子眼的心瞬间落地了,唇角微微上翘,却在见到男人凛冽的黑眸时僵了一下。

    “你这是什么表情?奶奶都不逼你了,你不是应该高兴才是?”席奶奶疑惑地问道。

    席靖尧薄唇紧抿,淡淡地回道:“没什么。”

    “二哥一直都是这副死样子,奶奶你还没习惯啊?”席格格插话道。

    “你们是没见过尧尧笑,尧尧笑起来的样子可好看了。”席奶奶一想起席靖尧小时候,就笑得合不拢嘴了。

    “笑?”席格格张大嘴巴,不可置信地看向席靖尧:“我二哥也会笑?”

    她是看过二哥笑,不过是嘲笑、讥笑、冷笑、不屑的笑,真正开怀大笑,她是真的没见过。

    席母也跟着笑了:“你奶奶说的是靖尧小时候。”

    席格格扑哧笑出了声,虞姬闻言也有些忍俊不禁。说起笑来,她还当真见过他笑,邪笑、坏笑,只是发自内心爽朗的笑,她也没见过。

    或许像他这种人,也只有在孩提时候才会像个孩子。

    他好像把自己的那份快乐给藏起来了,不让别人看见,也不允许自己看见。

    见男人一脸阴沉地盯着自己,虞姬下意识地收回了笑。

    一天了,男人似乎都是板着一张脸,虞姬心想,是因为大嫂怀孕的事情吗?是觉得大嫂有孩子了,他就彻底没机会了是吗?

    有时候她也想不明白,他大男子主义,感情有洁癖,即使大嫂愿意投怀送抱,他当真会……,还是说,他的洁癖争对所有人,却唯独大嫂除外。

    每次回到席宅,虞姬总会感到很压抑,这个大家庭她还是融入不进去,除了爷爷和妈妈,现在似乎奶奶对她都颇有微词,当然了,还有大嫂,她总觉得大嫂看她的眼神有种敌视和怨毒。

    吃过晚饭后,虞姬趁没人注意,悄悄来到了院内,后院有座漂亮的假山,假山旁边有喷泉池。

    虞姬抬头仰望着夜空,零星屈指可数,月光也有些朦胧。她记得她有一次去乡下拍外景,那里的夜空真的好美,满天繁星,月光皎洁,凭添了几分诗意和浪漫。

    “里面热闹非凡,你却落寞地站在外面。”身后突然响起了一道女音。

    虞姬身子一怔,回头看去,朦胧的月光中,大嫂朝自己走来。

    “怎么?是终于发现,你是一个外人了吧?即使你嫁了进来,你也还是个外人。”温岚在虞姬身侧站定,冷笑中带着自嘲:“这种感觉我已经体会十多年了,你现在才只是刚开始而已。”

    虞姬蹙眉,侧眸看向温岚,若有所思着。

    “哦,不,亦或许,你用不了多久也许就不是席家的人了。”夜色下,温岚的笑有些诡异。

    “什么意思?”虞姬拧眉,感觉大嫂话中有话。

    “没什么,别多想。”温岚话锋收的快,淡淡地回道。

    “大嫂,你是不是对我……”虞姬试探道:“对我……”

    “对你什么?”温岚故意装不懂,反问。

    “因为我,害的你们吵架,虽然我觉得我并没有错,可是你们的感情出现了裂痕也确实因我而起。”虞姬长呼一口气,话中带有自责的成分:“你怨我恨我是应该的。”

    “怨你?恨你?”温岚突然浅笑两声:“我谢谢你还来不及了,要不是你,我也不可能会有这个孩子。”

    虞姬当然能听得出温岚语气中的讥讽。

    “要不是因为你,我不会自毁形象地去给他下药,可是也正是因为你,他才愿意碰我,你说这可不可笑?”温岚侧身,盯着虞姬,黑眸中折射出一丝幽怨:“他压着我却喊着你的名字,你知道我当时的心境吗?我恨不得想要杀了你,可是事后想想,杀人还得伏法,我犯得着吗?”

    虞姬着实没想到会是这么个状况,震惊地无法回神。

    “其实我也挺好奇的,靖尧每天晚上碰你的时候,是不是也叫着我的名字?”温岚唇角斜勾,恶毒地问道。

    虞姬脸色一变,她倒是没听过他叫温岚的名字,不过也不排除他把自己当作是她的可能性。一想到这里,胃都有些不舒服了。

    “看你的表情,我心里瞬间舒服多了。”温岚冷笑道:“也平衡多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应该喜欢他吧?”

    虞姬红唇紧抿,大脑有些乱糟糟的。

    “女人的第六感都是很准的。”温岚继续说道:“不过一开始我确实看走了眼,早知道你是个祸害……”

    接下来的话温岚没有说,不过虞姬大概也猜得出来。

    “那天晚上,你故意接听他的电话,你是故意那么说的对吗?”虞姬虽然心中已经有了数,可还是想听温岚亲口解释。

    “什么故意?那天晚上,我确实跟他在一起啊。不过,后来我肚子疼,你是没瞧见他当时的表情,担心极了,抱着我就要去医院呢!”温岚笑得甚为得意。

    虞姬的小手微微攥紧:“可是,他不是这么解释的,你用不着撒谎。”

    “我撒什么谎?男人的话你也信?男人在外偷吃了,难道还会故意让你发现不成?”温岚哼道。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你不是爱着大哥呢吗?你为何还要纠缠着他不放?”虞姬有些生气了,她一直以为大嫂是个稳重且痴情的女人,却不想她竟然这般下作。

    “怎么?这样就生气了?你终于体会到我现在的心情了吧!”温岚话中满是讥讽:“你成天和璟岩腻在一起,你的存在就像跟刺深深地扎在了我的心里,一日不除,我一日难安。”

    “你在担心什么?你现在已经有身孕了,大哥是个负责任的人,他懂得分寸的。”虞姬忍不住说道:“更何况,我跟大哥之间本就没有什么,就算没有席靖尧,我也不会选择他,我不可能去做第三者,破坏别人的婚姻。”

    “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不用你来告诉我!”温岚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殆尽,声音也变得有些狠戾:“你若是想要让我安心,就和公司解约,以后也不要再和他有任何的牵扯。”

    虞姬红唇动了动,眉头紧蹙:“你让我和公司解约?这不是过河拆桥吗?别人又会怎么看我?”

    “那些都跟我没有关系!”温岚挑了挑眉,警告道:“你只要记住我的话,我给你一个月的时间。”

    “你威胁我?”虞姬拧眉:“我和大哥不再有联系,你就真的可以安心了吗?不,你不会安心,你依旧会疑神疑鬼,你的那颗心永远都不可能落地。说白了,你是对大哥没有信心!”

    “我用不着你来给我说教!”温岚气愤地低吼:“我只给你一个月的时间,你自己好好考虑一下。”

    “如果我不答应呢?”虞姬反问。如果她突然和公司解约,于理根本就说不通,一来,她现在没有足够的资金和人脉,注册工作室不现实,二来,她的离开可能会给老师的公司带来负面影响和利益的损失,另外,若是她跳槽到别的公司,有没有发展机会,这都是个未知数,所以,她不能冒险。

    “你若是不答应,我会想办法让你答应的。”温岚意味深长地回了一句。

    “大嫂,你我都是女人,在感情方面,我不比你强多少!席靖尧喜欢你可是众所周知的事情,难道为此我还要报复你不成?你为什么就不能放下对我的偏见?”虞姬着实想不明白,为了一个男人,当真要撕破脸皮吗?

    “我是一个没有安全感的女人,只有你彻底的和他断绝所有联系,我才会安心。”温岚丝毫不让步。

    “可我毕竟是席家的媳妇,来席宅还是会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吧?”虞姬好笑地反问。

    “席家这么多双眼睛,就算我不盯着,别人也会替我盯着的。”温岚的笑让虞姬很不舒服。

    “我不用考虑那么长时间,让我和公司解约,不太可能。”虞姬直接回绝道。

    温岚的笑瞬间消失在唇角,声音微微一挑:“如果让你在婚姻和事业中做选择,你会选择什么?”

    虞姬蹙眉:“你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温岚的笑突然让虞姬有种后背发凉的感觉,紧接着就听见‘啊’的一声。

    见温岚突然跌倒在地,虞姬有一瞬间的怔愣,当她反应过来的时候,身后已然多了一个人。

    “怎么回事儿?”席靖尧俯身,将温岚扶稳站好。

    “不是美人儿推我的,是我不小心跌倒的。”温岚故意摸着自己的肚子,仿佛受到了惊吓般:“宝宝,没事儿啊,吓着你了吧?”

    席靖尧的脸色沉的吓人,瞪着对面的女人,眸中怒火翻腾。

    “我……不是我,我没有……”虞姬摊了摊手,红唇动了动,突然发现自己的解释怎么这么苍白无力?

    刚才怎么回事儿?她都还没有反应过来呢!

    “靖尧,美人儿她不是故意的。”温岚故作娇弱地解释道。

    “你先回去吧,我想和她单独谈谈。”席靖尧垂眸朝温岚说道。

    温岚临走时,不忘朝虞姬露出一抹邪恶的笑,可是声音却弱弱的:“靖尧,你不要和美人儿生气,我又没受伤。”

    席靖尧面色冷凝,蹙着眉头直勾勾地盯着虞姬。

    虞姬张了张嘴又闭上了。她知道,她现在无论怎么解释,他都不会相信,他只相信他看到的,和温岚相比,他会毫不犹豫地选择相信那个女人。

    温岚离开后,气氛开始变得有些压抑。

    男人没有开口,只是冷冷的看着自己,这让虞姬很是不自在。死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凌迟前的那种煎熬和折磨。

    虞姬实在受不了了,索性直接转身,打算离开。

    “站住!”男人冷声开口。

    虞姬迈出去的脚又慢慢地收了回来。

    “不解释?”席靖尧逐渐靠近女人,声音低沉。

    虞姬抿唇一笑,心里却分外苦涩:“我解释了你就会相信吗?”

    席靖尧只是冷睇着女人,没有回答。

    “如果我说我没有推她,你会相信吗?如果我说是她故意跌倒,想要嫁祸于我,你会相信吗?”虞姬继续问道:“如果我说,她是个坏女人,你又会相信吗?”

    席靖尧漆黑的眸子缓缓眯起,沉默了片刻,回道:“这就是你的解释?”

    “我知道你不会相信,因为在你眼中,她依旧还是那个纯洁的小学妹!”虞姬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生气,突然就有些控制不住了:“我告诉你,她已经不是了,她现在已经嫁人了,她是别人的女人了,你就算再不甘再不愿意承认,她都跟你没有半点儿关系了!”

    “闭嘴!”男人的黑眸暗藏着波涛。

    “你再怎么掩饰也掩饰不掉,你一直在自欺欺人的事实。”虞姬此时就像是吃了熊心豹子胆,格外的不怕死:“你清醒一点儿吧!她根本就不爱你!”

    “我叫你闭嘴!”席靖尧上前一步,怒吼出声。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