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九章 化解矛盾

    第一百五十九章 化解矛盾    “像唐书礼那样的男人,你喜欢吗?”席靖尧别扭地问道。

    “唐书礼?”下属立刻两眼冒红星,兴奋的回道:“当然喜欢了,他可是我的偶像呢!又多金人又帅。”

    “女人都喜欢有钱的男人?”席靖尧挑了挑眉。

    “也不能这么说啦!当然要是有钱的话自然是再好不过了。”下属羞涩地回道。

    “好了,你出去吧!”席靖尧问完了,心情反而更加浮躁纠结了。此时的他脑子里全是那个小妖精,早把温氏的事情给抛诸脑后了。

    晚上下班后,席靖尧又回了席宅。

    “我爸回来了吗?”席靖尧朝席母问道。

    “回来了,在书房呢。”席母指了指楼上。

    当席靖尧疾步上楼之后,席奶奶笑了:“看吧,我说什么来着,他迟早还得妥协。”

    席格格不可置信地盯着男人的背影消失于二楼拐角,立刻跟了上去。

    “你干什么去?”席母皱眉,朝格格问道。

    “给你们探听消息去啊。”席格格一边回头笑着一边上了楼。

    席靖尧敲了敲书房的门,心情突然变得很沉重。

    “进。”里面传来了席父浑厚的嗓音。

    席靖尧推门而入,在桌前站定。

    “想通了?”席父放下手边的工作,抬眸看向席靖尧。

    “我可以答应接管集团,但是我有一个条件。”席靖尧低沉的嗓音略带疲惫。

    “你说。”席父似乎早有预料。

    “市里的那起连环杀人案你也知道,至今仍未破案,我想等彻底破案后再来接管集团。”席靖尧提出条件。

    其实这个条件很合情合理,席靖尧以为席父会答应,却不料对方竟然一口否决了。

    “如果这个案子永远破不了呢?亦或者,还得等个几年呢?”席父有他自己的考量,坚决不同意:“别的条件或许我还可以考虑,但是这个条件,恕我不能答应你。”

    这个工作本来就很危险,而这个案子他也曾仔细想过,凶手并非普通之人啊,万一以后硬碰硬,靖尧甚至还会有生命危险。

    “这个案子现在已经有眉目了,我相信很快就能破案了,为什么连这个时间你都不能给我?”席靖尧质问道,声音里透着一抹着急。

    “时间?多长?”席父点了点头,妥协道:“好,我只给你一个月的时间,如果这个案子仍未破获,请你遵守你的诺言。”

    席靖尧薄唇紧抿,似乎对这个时间颇有微词。

    “怎么?一个月时间不够?”席父挑眉问道:“别再跟我讨价还价,我已经做出让步了,再有意见,这一个月的时间我收回。”

    席靖尧虽然心生不满,可最终还是无奈地妥协了,一个月?就算破不了,他也要让这个案子有个大的突破。

    这次,格格学聪明了,在席靖尧出来之前赶紧下了楼。

    “奶奶,你还真是神机妙算啊!二哥竟然真的答应了呢!”格格夸张地说道,其实她也想过二哥接管集团后的样子,那肯定是霸气十足,威风凛凛的。

    席奶奶微微一笑,转头看向了从楼上下来的席靖尧:“尧尧,来奶奶这里。”

    席靖尧皱眉,心情有点儿不爽,本来想打个招呼直接走人的,最后还是乖乖走了过去。

    “尧尧。”席奶奶瞅了席靖尧一眼,笑问道:“不高兴?”

    席靖尧否认道:“没有奶奶,别瞎想。”

    “其实,奶奶知道你喜欢现在这个职业,奶奶也不想委屈你们任何一个人来做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情。”席奶奶语重心长地说道:“可是集团是你爸一辈子的心血,你爸也老了,你们若是不接手,难道要让他关门大吉吗?”

    席靖尧没吭声,奶奶说的他自然理解,可是他就是说服不了自己放弃自己的理想。

    “奶奶也知道你做这个选择很不情愿,其实你接管集团后也可以把现在这个职业当作一个业余爱好,辅助办案也不是行不通啊!”席奶奶劝道。

    “奶奶,我知道了。”席靖尧低声回道。

    “还有,这件事你最好先跟美人儿说一下,女人的心眼都小,你好好跟她解释。”席奶奶提醒道。

    “嗯。”席靖尧应声。

    第二天,格格在报纸上看到了有关拍卖会的新闻,当即便不淡定了。

    拿起手机立刻给虞姬打了个电话。

    “怎么?想我了?”虞姬刚好在片场休息,见是格格打来的,忙接起。

    “美人儿,拍卖会是怎么回事儿啊?唐总为什么要送你那对玉镯?他是不是在追你啊?”格格满腹疑问,一口气说完了。

    虞姬一听头大了,其实她也感觉唐总好像对她有意思,最让她头疼的是,格格却喜欢唐总。

    “没有的事儿,别乱想。”虞姬赶紧解释道:“他知道我结婚了,怎么可能还会对我有想法,还有,那对镯子我已经还给他了!我猜,我们的戏不是马上就要杀青了吗?他或许是想借这件事来宣传新剧呢。”

    “他一个大老板,就算是宣传新戏也轮不到他亲自动手啊。”格格不甚理解。

    “格格,我都和你二哥结婚了,这部戏拍完也备孕准备要孩子了,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虞姬安抚道:“唐总条件那么好,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啊,不可能看上我的。”

    “可是,他看你的眼神透着一股宠溺。”格格越想越不舒服,那张照片她翻来覆去的看了好几遍,或许是女人的直觉吧,她就是觉得唐总喜欢美人儿。

    “格格,我向你发誓还不行吗?”虞姬无奈的说道:“再说了,你二哥你又不是不了解,他能允许我和别的男人暧昧吗?”

    “我不是担心你,我是担心唐书礼!”格格长呼一口气,说道:“你是不喜欢他,可是万一他喜欢你怎么办?”

    虞姬被问的没话了,她确实不了解唐书礼这个人,他对她的殷勤让她总有种头皮发麻的感觉。

    “算了算了,不管他对你有没有想法,你可一定要坚守你的阵地啊?他可是我的。”格格叹了口气,继续说道:“改天有时间了,你给我们介绍一下吧?”

    虞姬爽快答应:“好啊。”

    ……

    “对了格格,你上次来的时候我就觉得有些不对劲儿了,那个越峰,他是不是喜欢你啊?”虞姬笑着问道。越峰心中的那个女孩儿估计就是格格了。

    “越峰?就是那个闷葫芦?”格格皱眉,仔细地回想着对方的样子。

    “人家只是沉默少言好不?”虞姬无语地摇头:“跟他相处下来,我觉得他人真的不错哎,你干嘛不考虑一下?”

    她总觉得像唐书礼这样的男人,格格根本就驾驭不了。而且她还听说,唐总好像有未婚妻。

    “哎呀,他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啦!半天吐不出一个字来,也不怕憋出内伤来。”格格终于对那个越峰有点儿印象了,好像他之前是来追过她,不过也有些想不起来了。

    虞姬笑了笑,其实,她觉得两个人其实很配,性格互补。再加上这个越峰虽然很闷,可是人却很好,格格若是和他在一起肯定会是被照顾的一方。

    哎,感情这种事儿也不是别人说了算的,一切还得看当事人的看法。即使是她想撮合,格格不愿意她也没法啊。

    “对了美人儿,我二哥答应爸爸接管集团了。”格格还是忍不住说了,她觉得美人儿应该有知情权,但是她却不知道这种事情若是从席靖尧口中说出来或许虞姬不会有太多想法,可是从格格口中说出来就不得不让她胡思乱想了。

    “接管集团?这么突然?”虞姬一肚子疑惑。

    “美人儿,我跟你说了,你可不准生气哦。”格格也在犹豫。

    虞姬眯眸,突然有些不想听那个答案了。

    “温叔叔的公司出了事儿,爸爸答应帮忙的唯一条件就是让二哥接管集团。”格格一口气说完了。

    虞姬一愣:“温叔叔?”

    “就是大嫂的爸爸。”格格解释。

    虞姬握着手机的手微微攥紧,他竟然能为了温岚做出这么大的牺牲!真的只是因为责任吗?她说过以后要相信他的,可是为什么现在却又怀疑了呢?

    “美人儿,你是不是生气了?”格格试探道:“其实这也没什么啦,奶奶说了,就算二哥这次不答应,以后也会想别的办法让他乖乖就范的。

    刚和格格通完电话,席靖尧便打来了。

    席靖尧忍了一个晚上,最终还是忍不住打了这通电话,他发现不知从何时开始,他也变得没有安全感了,他一向很自信的,所以这种改变让他有些懊恼。

    虞姬盯着屏幕上闪烁的名字,犹豫过后还是接了起来:“喂。”她现在心里不是很舒服,她跟自己说了,如果他跟自己坦白,她也不是那种小肚鸡肠的人。

    “忙吗?”席靖尧开口问道。

    虞姬轻轻应了声:“中场休息呢。”

    “马上就要杀青了是吗?”席靖尧轻咳了声,不知道该如何切口问。

    虞姬嗯了声:“还有几天。”

    “那个……在没嫁给我之前,你喜欢什么样的男人?”席靖尧别扭地开口问道。

    虞姬被问的一愣,不知道男人为何突然想起问她这个了。

    “这个……白马王子吧。”虞姬想了想回道。能做王子的公主是每个女孩儿都曾有过的梦吧?

    席靖尧闻言浓眉紧紧一蹙,声音微微上挑:“像唐书礼那样的?”

    虞姬先是一怔,随即忍不住扑哧笑出了声。这个男人是在变着法的问她昨天那件事呢吧!

    “你到底想要问什么?”虞姬清了清嗓子,好笑地问道。

    “我就是随便问问。”席靖尧烦躁地扒了扒头发,他说过会相信她的,只是那个姓唐的就是让他很不爽。

    “那没什么事儿的话我就挂了啊,我要拍戏了。”虞姬笑着说道。

    “等等。”男人的声音略显着急。

    “还有什么事儿?”虞姬问道。

    “唐书礼算不算白马王子的类型?”席靖尧还是比较较真,死脑筋转不过弯来。

    虞姬唇角扬起一抹笑容,故意回道:“当然算,唐总又帅又多金,人又绅士不乱发脾气。”

    席靖尧一听心里更不爽了:“你是说,你对他有好感?”

    “席靖尧,你在吃醋啊?”虞姬笑了。

    “我吃什么醋?你已经是我的人了,若是你敢给我戴绿帽子,信不信我……”席靖尧恐吓道。

    “信不信你什么?难不成你还杀了我不成?”虞姬故意逗弄道:“席靖尧,我可告诉你了,你若是敢惹我不高兴了,我就给你戴绿帽子。”

    “女人,你是在找死吗?”席靖尧急喘了两口气,没好气地吼道。

    “对了,你就没有什么事情想要告诉我吗?”虞姬突然问道。差点儿忘了还有这件事。

    席靖尧浓眉一挑,温氏的事情首先浮现在了脑海。

    “算了,我要去拍戏了,这两天你不要给我打电话了,我很忙,估计也没时间接听。”虞姬叹了口气,说着就要挂电话。

    “我答应爸爸要接管集团了。”在女人挂电话之前,席靖尧说了句。

    虞姬深吸一口气,故意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地问道:“接管集团?你不是一直都很排斥吗?怎么突然就答应了呢?”

    席靖尧突然沉默了,他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难道说是因为害怕吗?害怕她被别的男人抢走?但其中也确实有温氏的原因。

    “席靖尧,你是不是对温岚还余情未了?现在她和大哥也离婚了,她是自由之身了,如果你也想要自由,我会抽空陪你去一趟民政局的。”虞姬的话中充满了酸意。

    “女人,能不能别总是揪着以前的事儿不放?我已经说了,我对她仅仅只剩下责任了!”席靖尧冷声回道。

    虞姬心中还是觉得有些不舒服,话中也带着一抹讥讽:“真的只是因为责任吗?那你为了这个责任还当真是牺牲的够彻底。”

    “女人,你又在闹什么别扭?我不是已经向你保证过,这辈子都不离婚了吗?”席靖尧挫败地低喊。

    “不离婚也可以搞外遇啊。”虞姬小声地咕哝道:“男人的话有几个是能信的。”

    “女人,你把当成什么了?我是那种人吗?”席靖尧没好气地喊道。

    “不是就不是,干嘛那么大声。”虞姬哼了声,继续说道:“我现在心里不舒服,想要让我解气,那你就得回答我一个问题。”

    席靖尧突然有种上了贼船的感觉。

    “如果我跟温岚同时掉入水里,你先救谁?”虞姬轻声问道。

    “这个问题很无聊。”席靖尧不打算回答。

    “无聊吗?还是你根本就不敢回答?”虞姬哼了声。

    “换个问题,太幼稚了。”席靖尧低沉的嗓音响起。

    虞姬想了想,笑了:“如果我和温岚同时被绑架了,绑匪说只能救一个,你会选择救谁?”

    席靖尧脸都黑了,这不是换汤不换药嘛!

    “说啊,至于考虑这么久吗?”虞姬催促道。

    “我还是回答你上一个问题吧!”席靖尧揉了揉太阳穴,轻叹一口气。

    虞姬点点头:“可以。”

    “我肯定是先救……”席靖尧皱了皱眉头,回道。

    虞姬开始紧张了,心想,若是他敢说先救那个女人,她肯定和他没完。

    “先救谁?席靖尧,你可要想清楚了在回答。”

    席靖尧叹了口气,回道:“先救你。”

    虞姬闻声瞬间乐开了花:“没骗我?”其实,就算这个答案男人不走心,就算他只是哄哄她而已,她也很开心。

    席靖尧嗯了声,他没说的是,这种假设根本就不可能发生,就算发生了,温岚会游泳,他也一定是先救她的。

    “我要去拍戏了,你要是背着我经常和温岚见面,到时候就别怪我不理你了。”虞姬警告道。

    “我看,你还是离那个姓唐的远一点儿才是真的!”席靖尧没好气地反驳道。

    虞姬眉头一拧,叹了口气:“不是说过彼此要信任的吗?这样好了,你可以跟温岚见面,唐书礼呢,他是我的老板,以后见面在一起的机会很多,我既然选择相信你,你也相信我好吗?”

    席靖尧沉默了片刻,只回了一句:“以后我尽量和温岚不见面,你也给我躲着他点儿。”

    虞姬反应过来后笑了,这个男人,真是别扭的可爱。

    “好吧!挂了啊!”虞姬突然发现,心中的郁气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亲我一下。”席靖尧要求道。

    虞姬看了看周围,虽然都在各自忙碌着,可是她还是有些不好意思:“我现在在片场,不行。”

    “你都是有夫之妇了,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席靖尧催促道:“快点儿,我马上要出去了。”

    虞姬瞅了瞅周围的眼睛,捂着嘴,轻轻地啵了一下。

    席靖尧喉结滚动了一下,笑道:“女人,小席想你了咋办?”

    “我要挂了啊。”虞姬闻言脸蛋一红,赶紧挂了电话。

    席靖尧盯着手机,唇角缓缓一勾,看来他得尽快地在她肚子里播种了,把她困在家里,看她还怎么和那个姓唐的接触。

    唐书礼?两年的时间,我会让你从哪儿来,再回到哪儿去!

    想到这里,席靖尧突然觉得,踏入商业圈也不是一件特别让人反感的事情。

    而一直未破的案子也是一大头疼问题。

    席靖尧发现,房明辉这个人可不是一个简单人物,他训练的手下嘴都密不透风,压根让他无从切入。

    而他也试着去调查了房明辉的几个前任,但都一无所获。看来,房明辉将那个女人保护的很好。

    虞姬这边也顺利的杀青了。

    为了宣传这部新片,虞姬和越峰接演了一部话剧,只有半个月的排练,其实,演话剧可比演电影之类的难多了,如果神韵和说话的语气掌握不好,如果和对手的台词衔接不好,那么这个话剧就是失败的。

    一开始她有拒绝的,不过后来一想,这也是一个机会,她应该尝试一下,尽她所能。

    结果,排练了半个月,虞姬还是忐忑不已,生怕这场话剧被她给演砸了。

    他们演的这场话剧名叫暗恋桃花源,是讲述一对战乱时期生出爱情,无奈一别杳无音信大半生的恋人,男主几十年来从不放弃找寻女主,最后身患重病,虽然此时的他家庭事业双丰收,可是他却只觉得空落。。。

    下午六点左右还有一小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