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章 真凶是谁?

    第一百五十四章 真凶是谁?    席母看看这个再看看那个,气不打一处来:“合着我把你们生出来是来给我气受了是不是?”

    “妈,别生气了。”温岚安抚道。

    “怎么能不气?我上辈子到底是造了什么孽了?生出他们四个来气我,一个都不让我省心!”席母没好气地回道。

    “好了,少说两句吧!”席奶奶也放下了筷子:“美人儿再怎么说也是你的儿媳妇,你的态度一开始就没有摆正过,受气也是活该。”

    席母不吭声了,可是堵在心口的那股气还是没顺下去。

    “人啊,别总是死脑筋!转个弯想想,你若是对美人儿的态度好一点儿的话,他们四个能把你当仇人一样吗?”席奶奶提醒道。

    席母即使心里有愤懑也不敢作声了。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她可不会装。

    对于上次那件事,家里人只字不提了,温岚也不会傻到再去提及,省得惹来疑心。

    现在看到奶奶这么维护那个小践人,她就知道自己隐忍对了。

    ……

    席靖尧将虞姬送回公寓后便又去了局里。

    李姐这也不让她动那也不让她走的,让虞姬很无奈。

    下午的时候,朵儿来公寓找她了,竟然说了和席靖尧一样的话,可把她给逗乐了。

    “你们什么时候思想竟然一致了?”虞姬笑着调侃道。

    “思想一致就说明,他有进步了。”朵儿哼了声。

    虞姬点了点头:“还别说,他真的变了呢。”以前总是对她冷漠加嘲讽,现在也会偶尔的着急和在乎,她其实已经很满足了,但偶尔也会有些小贪心。

    “看到你幸福,我也就安心了。”朵儿叹了口气,声音稍显落寞。

    虞姬瞥了朵儿一眼,笑着说道:“朵儿,要不我给你介绍一个人男朋友吧!有时候一个人真的很辛苦,若是有个人能帮你分担,能好好地照顾你,那多好啊?”

    “就此打住。”朵儿赶紧抬手阻止虞姬继续说下去:“我觉得单身挺好的,无拘无束,情啊爱啊什么的,对我来说皆是幻影,太假也太累了。”

    “朵儿,你这样让我怎么放心啊?”虞姬握着朵儿的手,愁眉苦脸道。

    “有什么不放心的?”朵儿反问:“我这样多好啊,既不担心被欺骗,又不担心受伤害,一个人过日子也很惬意的。”

    虞姬叹了口气,总觉得朵儿有心事。

    两人正聊天呢,格格也来凑热闹了,一进来就告诉了她们一个天大的新闻:“听说了没,江远哥要和梁氏集团的千金订婚了。”

    虞姬震惊地瞪大双眸:“不是,江叔叔不是刚入土没多久呢吗?”怎么这么快就要订婚了?

    “听说是江氏本来就已经有了危机,再加上江叔叔这次的事情,好像差点儿破产了,关键时刻梁氏帮了一把手,但条件是让江远哥和他女儿结婚。”格格将自己偷听来的小道消息全都奉献给了好友。

    虞姬叹了口气,为了挽救江氏于水火,而牺牲自己的婚姻,值得吗?

    其实虞姬的心中也没有定论。有的时候家庭突发变故,你不扛着就只能倒下,二者只能选择一条路走,即使那条路并不是自己愿意走的。

    “今天好不容易聚在一块,晚上让李姐做火锅吧?”格格提议道。

    “火锅?我ok啦,朵儿,你呢?”虞姬点了点头,然后看向了朵儿。

    朵儿正盯着脚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也没听清虞姬的话:“美人儿,你刚刚说什么?”

    “朵儿,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啊?如果遇到困难了记得一定要告诉我,不要自己扛着听见了吗?”虞姬皱了皱眉头,担忧的问道。

    “朵儿,谁惹你不高兴了?”格格后知后觉的问道。

    朵儿摇摇头,抿唇一笑:“没有啊,我刚刚在想今天采访的稿子该怎么写。”

    “哎呀,朵儿,现在又不是上班时间,就不要总想着工作的事情了。”格格挽着朵儿起身:“走,去列一下单子,待会儿让李姐去一趟超市。”

    虞姬盯着朵儿的背影若有所思,朵儿一定是有事儿,可是朵儿的性子也是个报喜不报忧的主,真愁死人了。

    晚上,席靖尧回来的时候,刚好听到格格和朵儿的大嗓门,浓眉不由自主的蹙起。

    “二哥,你回来了啊!”格格兴奋的打着招呼。

    席靖尧没理会,只是当看到桌上热气腾腾的冒着雾气的时候,眉头蹙的更紧了,不用问也知道,一定是格格的主意。

    “那个,二哥,美人儿突然想吃火锅了,可是她身上有伤,所以就在家里做了。”格格见席靖尧脸色难看,忙推卸责任。

    虞姬不可置信的看向格格,这个格格,她又将她往火坑里推!

    “先生,我给您添副碗筷。”李姐见席靖尧回来了立刻朝厨房走去。

    “不用了,我不吃!”席靖尧冷声回了句直接上了楼。

    虞姬诧异极了,盯着男人的背影,不解的看向格格。

    “美人儿,你难道不知道我二哥讨厌火锅吗?”格格的眼神无辜极了。

    “他不喜欢吃火锅啊?”虞姬确实不知道,这个男人还真是挑食。

    “我也不知道呢!”李姐附和道,她也从来没有给先生做过火锅主要是。

    “格格,你又害我!”虞姬叹了口气。

    “我冤枉啊!我二哥不是很忙吗?我还以为他晚上回来定会很晚了呢!”格格立刻解释道:“再说了,你现在都受伤了,我二哥能拿你怎么样?”

    虞姬无语的摇摇头,然后朝李姐吩咐道:“李姐,麻烦你再给他单独做点儿吧!”

    “嗯,我这就去。”

    “美人儿,托你的福,要不然我肯定得被轰出去。”格格笑着说道。

    “老实说,你今天是来看美人儿了,还是来吃火锅了?”朵儿突然朝格格问道。

    格格嘿嘿一笑:“当然是来看美人儿了,不过顺便吃顿火锅,哈哈。我就是觉得在家里吃火锅才有气氛。”

    李姐做好饭后,虞姬将饭菜端了上去。

    席靖尧正在阳台上抽烟,听到脚步声后缓缓回头。

    “过来吃饭吧!”虞姬将饭菜放在了桌子上,朝男人喊道。

    席靖尧掐灭了手中的烟,朝女人走来。

    “你为什么不喜欢火锅啊?”虞姬好奇地问道,因为她很喜欢,所以有些不理解这么好吃的东西怎么会有人不喜欢呢?

    席靖尧挑眉:“不喜欢就是不喜欢,没有为什么。”

    男人一靠近,香烟的味道扑鼻而来。

    “我对你提个要求。”虞姬站直身子,笑着说道。

    男人再次皱眉,盯着女人,等待着下文。

    “把烟戒了吧!”虞姬说道:“对身体不好。”

    席靖尧盯着女人沉默了几秒,然后轻轻地回了一个字:“好。”

    虞姬也着实没想到男人会答应的如此痛快。

    “不是都说戒烟如戒命吗?你怎么这么快就答应了?”虞姬还是忍不住好奇地问道。

    “烟这个东西对我来说只是一个缓解情绪的东西,如果你不喜欢我就不抽了。”席靖尧抿唇,低声回道。

    虞姬惊讶地盯着男人,这个男人还是她认识的那个席靖尧吗?原来他也可以为了她而放弃一些东西。想到这里,虞姬的心瞬间趟过一道暖流。

    三天后,唐书礼给她打电话,说是那个剧组临时请来的威亚师傅已经被抓住了,而且也供出了幕后主使。

    虞姬的第六感告诉她,那个人很有可能是她认识的人。

    “哦。”虞姬轻声应了声,突然有些不想问下去。

    “难道你就不好奇那个幕后主使是谁?”唐书礼追问道。

    虞姬沉默了,心里略微忐忑。

    “那个人其实你也认识的。”唐书礼继续说道。

    虞姬突然很想挂电话,可是手却不由自己。

    “你当真能撑得住气,如果你实在没兴趣的话,那么这个人我就替你解决了。”唐书礼笑出了声。

    见男人正欲挂电话,虞姬还是忍不住了:“是谁?”

    “……”唐书礼挑眉,回了句:“我觉得,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

    “唐总,你在逗我玩吗?”虞姬没好气地反问道。

    “是你那个所谓的妹妹,好像叫什么虞仙儿的。”唐书礼叹了口气。

    从唐书礼刚才的话中,虞姬已经多多少少猜出是谁了,只是她却仍旧抱着一丝期望,认为仙儿还没有坏到那种程度。

    原来,她是真的想要置她于死地。

    这件事情突然让她想起了一句诗,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她现在在哪儿?”虞姬询问道。

    “已经被关了进去。”唐书礼回道:“不要告诉我,你想放她一马。”

    虞姬的脑子很乱,理智告诉她不要管,仙儿这是咎由自取,怨不得别人,可是心底的另一个声音却叫嚣着,仙儿再怎么说也是和她留着同样的血液,就算是看在爸爸的面上,她也不能将她给毁了。

    “要不要我给你提点儿建议?”唐书礼说道。

    虞姬不吭声,着实是她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件事情。

    “要我说,你最好不要管,让你那个妹妹进去吃几天苦头她自然会收敛的,如果你这次轻易地放过她,她非但不收敛,反而还会更加的变本加厉的。”唐书礼劝道。

    “你让我再好好想想。”虞姬的脑袋就如同炸了锅,瞬间没了主意。

    只是,还没等虞姬想清楚呢,虞父便来找她了,声泪俱下的乞求她放仙儿一马。

    虞姬的心也不是铁打的,眼前的这个男人是她的爸爸啊!她能怎么着?最后也只能妥协了。

    唐书礼应了她的请求,把虞仙儿从里面弄了出来,但是,lom却不打算再用仙儿了,至于仙儿正在拍的那部电视剧也被迫停拍,直接换了主角。

    后来,她也是在报纸上看到的,仙儿因为接受不了从高空坠谷的落差,险些患上抑郁症。

    后来,爸爸又来找过她一次,虽然没点明,但是虞姬知道,爸爸是想让她帮帮仙儿。

    而对于工作上的事情,虞姬也只是回了句:“对不起,这件事我实在无能为力。”

    转眼,一个月又过去了。

    席宅内,趁着大家都在,温岚突然开口:“妈,我都在家里歇了好长一段时间了,现在美人儿也离开了璟岩的公司,我想……我还是进公司帮帮璟岩吧!”

    席璟岩抬眸看向温岚,眸中闪过一丝厉色。

    席母看了一眼大儿子,然后将视线移向温岚,回道:“这种事,只要你们商量好了,以后不用问我。不过,我还是建议你们去领养一个孩子,当一辈子的丁克家族也不是个事儿!”

    “妈,这件事我有和璟岩商量过,可是璟岩不同意。”温岚声音放低,仿佛自己多委屈似的。

    席母看向席璟岩,叹了口气:“我知道,孩子当然还是亲生的好,可是你们现在这种状况,除了领养还能怎么办?”

    “妈,当丁克家族有什么不好的?你不是还每天唠叨着,后悔生了我们吗?要我看,过一辈子二人世界没什么不好!”格格突然插话道:“大哥大嫂我支持你们啊!”

    “要我说啊,让尧尧和美人儿多努力一点儿,多生一个过继给老大他们不是挺好?”席奶奶语不惊人死不休。

    众人闻言全都是一副震惊的表情。

    席靖尧的反应尤为大,想都没想就直接拒绝道:“我不同意。”

    “你急什么呀?我也只是提个建议而已,又不是逼你。”席奶奶笑着回道。

    席靖尧终于松了口气。

    “奶奶,你真是一语惊人啊!差点儿没吓死我。”席格格拍拍胸口回道。

    温岚的红唇抿了抿,垂下的眸子闪过一丝狠戾。要她去养那个践人的孩子?亏奶奶能想的出来!养她的孩子?好让璟岩看着孩子睹‘物’思人吗?

    晚饭过后,温岚便上了楼,女人前脚刚上去,席璟岩也跟了上去。

    “你想要进公司,为什么不提前跟我打声招呼?”席璟岩一进卧室,脸色立刻沉了下来。

    “我以前本来就是公司的,我现在突然又想回去了,我觉得没必要跟你汇报吧!”温岚回道。

    席璟岩冷睇着眼前的女人,黑眸微微眯起。

    温岚见状冷笑了声,说道:“席璟岩,请你搞清楚一点儿!我当初是为了你才甘愿放弃一切的,怎么?你现在什么意思?是觉得用不着我了是吧?”

    “……”

    “据我所知,自从虞姬和公司解约后,你的公司一直都处于入不敷出的状态!”温岚继续说道,句句戳着对方的心窝子:“那个你一直心心念念的女人,最后还不是忘恩负义地背叛了你?投奔别的公司了!人往高处走,谁都不例外!可笑的是,她在颁奖典礼上说的是多么的冠冕堂皇!怎么?最后还是自己打自己脸了吧?”

    “温岚,你应该比谁都清楚,她之所以和公司解约最大的原因是因为谁!”不提虞姬还好,温岚话音一落,席璟岩的面色便更加的难看了。

    “该不会是因为我吧?看来,我在她的心目中甚至比你还重要呢?我是不是还要谢谢她?”温岚哼了声,讥讽道:“席璟岩,别再自欺欺人了,不管是因为什么,她最后背叛你是事实!”

    “你说够了没?”席璟岩浓眉紧蹙,冷声质问道。

    “没!这些话我憋在心里好久了,今天我是不吐不快!”温岚哼了声,继续说道:“虞姬是很美,那张脸蛋就跟个狐狸精似的,我不得不承认,我也甘拜下风!可是,她再美又能怎么样?她是靖尧的老婆,你就算再觊觎,她也不是你的!”

    席璟岩狠狠地皱了皱眉头,懒得理会这个女人,直接转身准备离开。

    温岚见状快速地挡住了男人的去路:“又要走?打算去哪儿?是睡书房呢还是去公司啊?”

    “让开,我不想和你吵架!”席璟岩冷声警告道。

    “今晚,你哪儿都不许去!就算是睡沙发,你也得给我待在这个屋里!”温岚失控地喊道。

    “简直不可理喻!”席璟岩的声音微微高了些许。

    见男人推开自己,温岚立刻变了态度,拽住男人的胳膊,苦苦哀求道:“璟岩,别走,求你了!你我十多年的感情当真加起来还敌不过她与你认识的短短数载吗?”

    席璟岩停下了脚步,微微闭了闭眼睛。

    “璟岩,你说我变了,难道你就没有变吗?女人都有嫉妒心,我也不例外!难道看着你的心被其他女人勾去,我还要笑意盈盈地当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吗?我做不到,做不到!”

    “……”

    “璟岩,你还记不记得,你陪我去各地巡回演唱?对了,还有还有,你送我的那朵玫瑰花,虽然枯萎了,可是我已经将它做成了标本,我知道你不浪漫,所以我从来都没有要求你带我去旅游。”温岚略带哽咽地说道:“璟岩,我的要求真的不高,只希望你能待我如初就好!难道,这对我来说,也已经变成奢望了吗?”

    席璟岩抽回自己的手,回身,朝温岚说道:“只要你能变回原来的温柔善良,我答应你,我尽量满足你的要求。”

    温岚唇角带笑,扑进了男人的怀里:“璟岩,不要抛弃我,永远都不要抛弃我。”

    席璟岩叹了口气,拍了拍女人的背然后推开了怀中的女人:“我去书房,待会儿回来。”

    温岚点点头,也不再无理取闹了。

    席璟岩刚离开,温岚的手机就响了。

    当温岚看到手机屏幕上的那一串熟悉的数字时,脸色唰的一变。

    拿着手机,温岚去到了阳台。

    “你怎么又打来了?”温岚一接通便忍不住质问道。

    “席太太,我也不想给你打啊!”手机那头是一个男音,声音带着笑意。

    温岚的一颗心紧提在了嗓子眼:“我记得我们已经两清了,你一而再再而三的出尔反尔,到底想要干什么?”

    “席太太不要慌张嘛!放心,我这次啊,不问你要钱。”男人依旧是一副笑脸。

    “有话直说!”温岚尽量压低声音,没好气地喊道。

    “我儿子这不也快毕业了嘛!你也知道,现在找个好一点儿的工作有多难……”男人故意拉长语调,回道。

    温岚挑眉,低声问道:“你是想让我给他找个工作?我答应你,但这是最后一次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