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二章 有眉目了

    第一百五十二章 有眉目了    “你误会我了!我不是看你累了嘛!”虞姬笑米米地解释道。

    席靖尧盯着女人蠕动的红唇,喉结滚动了下,集聚在体内的渴望终于忍不住要喷薄而出了。

    见男人的眸色转赤,虞姬赶紧将双手抵在了男人的胸前,结巴道:“能不能盖棉被纯聊天?”

    席靖尧黑眸危险的一眯,反问道:“你说呢?”

    “可是……”虞姬大脑快速运转,眼睛也开始滴溜溜的乱转了:“你是不是很累啊?我给你按摩一下吧!”

    席靖尧唇角邪恶地勾起:“看到你……我的乏意顿消。”

    “不……不是!”虞姬结巴地更厉害了。

    “不是什么?你放心,我体力好着呢!”席靖尧将女人散乱在额前的发丝拢在了耳后,声音略带玩味:“你好不容易回来一趟,怎么着,我也得把你满足了不是?”

    “席靖尧,你又误解我的意思!”虞姬嘟着嘴,低喊道。

    “你敢说你不想我?”席靖尧的俊脸又离女人近了一分。

    “我……”虞姬口吃道:“这是两件事情!”

    “在我眼里就是一件事。”席靖尧邪笑道。

    女人还想说些什么,却被男人直接堵上了唇。

    月影妖娆人缱绻,正当男人奋力作战的时候,手机铃声响了。

    虞姬灵眸闪动着,推了推男人,示意他去接手机:“万一局里有急事呢?”

    席靖尧倾身勾过手机,一手抵着女人不让她乱动,一手接通,将手机放在耳边。

    不知对方说了些什么,只见男人眉头一蹙,回道:“嗯,你先审着,我两个小时后过去。”

    “抓到凶手了?”虞姬一下子清醒了。

    席靖尧将手机一扔,然后再次压了下去,伏地挺身:“我们继续。”

    “席靖尧!都给你打电话了,公事要紧真的,我会体谅的!”虞姬轻推着男人的肩膀,说道。

    “闭嘴!”席靖尧低喊了句。

    ……

    一个小时后,虞姬气喘吁吁地趴在男人胸膛上,娇嗔道:“你又没带……”

    席靖尧皱眉,警告道:“不准吃药!”

    “可是万一有孩子了怎么办?”虞姬哼道。

    “有就生下来。”席靖尧闭着眸,模样分外享受。

    虞姬噘了嚼小嘴,这个男人,当真是说话不腰疼。

    “戏还得拍三四个月呢!”

    “有就要,就算是毁约也不能给我打掉孩子!”席靖尧倏的睁开双眸,出声警告道。

    虞姬哼了声:“违约费你给我出啊?”若真到那时候,怕是违约金得高额了。

    “你当我出不起?”席靖尧刮了一下女人的鼻尖,挑眉道。

    虞姬突然靠近男人,声音极小:“你受……贿了啊?”

    席靖尧脸色一沉。

    “我可告诉你,这种行为可是犯法的。”虞姬忍不住劝道:“如果你真的……你就赶紧收手,把那些钱全都还回去,若是你钱不够用,我可以帮你垫补点儿。”

    席靖尧浓眉一拧,盯着女人夸张的表情,瞬间有些哭笑不得。

    “你还笑,我是说认真的!你这种行为若是被查到了,可是要蹲牢房的,虽然我一向秉持着恶人就应该接受恶惩的原则,但是我还是不希望你入狱。”虞姬的心都跳的没拍了,这个男人竟然还一副嘲笑她的模样。

    席靖尧突然很想逗逗眼前这个女人,于是问道:“那你有多少钱啊?我看看够不够。”

    虞姬以为席靖尧是认真的,立刻掰着手指头数钱了。

    “我卡上现在有将近八百万的存款,我明天就给你取出来。”虞姬极其认真地回道。

    女人可爱的模样当真是把席靖尧给逗笑了。

    “你还笑?”虞姬生气了。

    席靖尧伸手捏了捏女人的脸蛋:“你怎么这么傻?万一你把钱全给我,我抛弃你怎么办?”

    虞姬压根就没想那么多,盯着男人的眸子,轻声问道:“你会抛弃我吗?”

    席靖尧的眸中瞬间漾着一丝柔情,将女人的脑袋摁在胸口处,柔声回道:“不会。永远都不会有那么一天!”

    虞姬的唇角缓缓扬起。

    “不过,你的钱太少了,还不够我塞牙缝的,所以还是你自己留着吧!”席靖尧笑着说道。

    虞姬傻傻地抬眸,脸上尽是惊惧之色:“你收了别人那么多钱啊?”

    虞姬在心中暗叫完了,这指不定要坐牢了。

    席靖尧扬唇一笑,看来再不解释清楚,这个女人要被吓死了。

    “我的职业虽然是人民警察,工资是没有几个,但是理财对于我来说是一件业余爱好,除了集团每年都有高额的分红外,我的手中也有不少公司的股票,你觉得我会在乎他们送的那些个小钱吗?”席靖尧的眸中闪过一丝不屑。正所谓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他坐在这个位置上,自然也不会傻到以身试法,助长那些个腐败之风。

    虞姬微微有些愣神,缓了缓才明白过来:“你是说……你没有?”

    “我看起来有那么腐败?”席靖尧反问。

    虞姬下意识地点了点头,随后又摇了摇头。

    “那你刚才逗我?”虞姬手握成拳,轻轻捶打着男人的肩膀,害她刚才好丢脸。

    “是你自己想歪了,能怪我?”席靖尧突然发现自己很想逗弄怀中这个女人,她的每个表情都能让他心情舒畅,当然除了……哭,那会让他抓狂。

    虞姬哼了声,想要背转身,却被男人固定在怀中动也动不了。

    “今天怎么突然回来了?”席靖尧好奇地问道:“不忙了?”

    虞姬瞪了男人一眼,不吭声。

    “留几天?”席靖尧继续问道。

    虞姬沉默了会儿,小声地回道:“明天上午。”

    席靖尧闻声挑了挑眉,状似有些不开心。

    虞姬见男人沉了脸,于是转移话题道:“案子进展的顺利吗?刚才那通电话……抓到凶手了?”

    席靖尧也不避讳,纠正道:“是嫌疑犯。”

    虞姬也不懂,继续说道:“这个凶手这么残忍,若是抓到了一定会处以极刑吧?”

    席靖尧深邃的眸子微微一眯:“极刑……都太便宜他了。”

    “那……江远……”虞姬试问道。

    席靖尧瞥了女人一眼,叹了口气:“恨不得将凶手碎尸万段。”江远到现在都没缓过劲来,江叔叔葬礼那天,他见了他一面,几天不见,像是完全变了一个人般。

    虞姬抿唇,心里也有些难过,她想无论是谁,碰上这种事都会受刺激吧!

    世界上为什么要有坏人呢?

    “对了,听格格说,江叔叔死后手中握着一个线索,是什么呀?”虞姬很是好奇,当时就想问来着,却打住了。

    “一只耳钉,梅花形状的银质耳钉。”席靖尧回道。

    虞姬秀眉微微蹙起:“梅花形状?耳钉?”

    席靖尧应了声,伸手勾过手机,打开。

    虞姬惊喜地发现,男人的手机屏保竟然换了,只是上面那张新换上去的照片……

    “你什么时候给我偷拍的?好丑啊!”虞姬叫道。照片上的女人正是自己,自己的一张睡颜照。

    不过声音虽然在抱怨,可是心里却美滋滋的。

    席靖尧只是淡淡地瞥了女人一眼,没有回答,翻开了相册,从里面打开了一张照片,递在了女人面前。

    虞姬侧眸一看,当看到那只耳钉的模样时微微皱了皱眉,呢喃了句:“这只耳钉,我好像在哪儿见过。”

    席靖尧眼睛一亮,追问道:“你见过?你确定?”

    虞姬摇摇头:“好像见过,但是突然有些想不起来是在哪儿见过了。”

    席靖尧安抚道:“不着急,你慢慢想,什么时候想起来记得第一时间告诉我。”

    虞姬嗯了声,问道:“凶手确定是个女人?”那这个女人未免也太可怕了。

    “嗯,百分之九十的把握,她应该还有帮凶。”

    “这种耳钉虽然是银质的,但做工很细,而且设计很别致,难道不能查一下它的出处?”虞姬疑惑地问道。

    “已经查过了,它是法国一名设计师设计的,只出了三副,我查过记录,其中两副的主人分别是一个英国女士和一个俄罗斯夫人。”席靖尧回道。

    “那另一副呢?”虞姬追问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