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 他的女神(多一千)

    第一百二十二章 他的女神(多一千)    对于突然蹿出来的人影,席靖尧下意识的踩了刹车,浓眉狠狠地蹙起,原本不悦的心情更是雪上加霜。

    席靖尧打开车门,跳下车。

    女孩儿扎着一根马尾,模样清纯极了。靠近席靖尧,笑的时候露出了两个小小的梨涡:“先生,你还记得我吗?”

    席靖尧皱眉,并未吭声。这个女人,他有点儿印象。

    “席先生,我叫杨佳佳,上次在俱乐部,蓝总带我去见的您,您不记得了吗?”女孩儿问道。

    席靖尧冷声问道:“找我什么事儿?”

    女孩儿将手中的袋子递给了席靖尧,笑着道谢:“我从蓝总那里打听到,你住在这里,所以我就在这里等着了。这是我家乡的一点儿土特产,虽然不值钱但是是我的一份心意,谢谢你的那十万块钱,我爸现在已经得到了治疗,等康复后一块来谢你。”

    席靖尧黑眸微敛,回道:“你谢错人了,那十万块钱是谁给你的你就去谢谁!”

    “不是,江总说,那十万块钱会从你的分红里扣。”女孩儿急忙解释道。

    席靖尧拧眉,瞄了一眼女孩儿手中的袋子,然后转身打开车门,准备上车:“东西你拿回去吧,我不要。至于那十万块钱……就当是我做慈善了。”

    “哎,先生!”女孩儿着急的叫道。

    席靖尧上了车,启动发动机的时候,眼角余光瞥见了一旁的红色轿车,随即收回视线,一踩油门,车子飞快地开了出去。

    “你认识?”王姐问道。

    虞姬摇了摇头,然后下车,朝那个女孩儿走去。

    女孩儿正垂首沮丧着,当看到虞姬走向自己的时候,微微一愣,随即欣喜若狂。

    “你……你不是那个虞美人吗?我听过你的歌,好好听哦。你能帮我签个名吗?”女孩儿开心地从背包里拿出笔和本递给了虞姬。

    虞姬回以一笑,在上面龙飞凤舞的签了自己的名字。

    “你还是学生?”虞姬一边问道。

    女孩儿点点头:“嗯,开学就大三了。”

    “你跟刚刚那个男人认识?”虞姬笑着试探道。

    女孩儿愣了一下,回道:“啊,他算是我的一个恩人。”

    “恩人?”虞姬声音微挑。

    女孩儿点点头,但也没有过多解释。

    “老实说,跟他认识这么久以来,我现在才知道,他竟然也是个热心肠的人。”虞姬笑着说道。

    “你和他认识?”女孩儿闻言很惊讶。

    虞姬点头:“是啊,关系还……不错。”

    女孩儿一脸的羡慕,露出了期待的小眼神:“那你知不知道……他,现在有女朋友吗?”

    虞姬一怔,抿唇,反问:“你喜欢他?”

    女孩儿慌乱的否认道:“不是,你别误会,我就是随口问问。我条件这么差,也根本就配不上他。”

    虞姬蹙眉,突然从女孩儿的身上看到了当初的自己。

    “你有梦想吗?”虞姬问道。

    女孩儿点头:“我喜欢文字,我想当个作家。”

    虞姬轻轻的拍了拍女孩儿的肩膀,鼓励道:“那祝你早日达成所愿,记住,在追梦的道路上,失败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你不再坚持。”

    “谢谢,我会努力的。”女孩儿洋溢着清纯的气息。

    虞姬跟女孩儿道别,上了车,王姐疑惑的问道:“你很反常哦。”

    虞姬抿唇一笑:“从她的身上,我看到了我自己。如果追梦的路上,一开始没有一个给你加油、鼓励你前进的人,我想坚持下去会很难吧!”

    虞姬和席君凡参加了两个访谈类节目,结束通告的时候已经晚上九点了。

    “请你吃小龙虾?”席君凡提议道。

    虞姬其实已经很累了,就算不累她也是会拒绝的。

    “不了,我现在肯定一沾床就睡,再见。”虞姬和席君凡道别后并没有回到公寓,而是直接去了公司。

    席靖尧回家后,并没有见到女人,脸色又开始晴转多云了。

    “她没回来?”席靖尧朝李姐问道。

    李姐应声:“夫人昨天说过了,今天晚上有事就不回来了。”

    席靖尧没好气的哼道:“也不知道成天瞎忙什么呢!”

    “夫人现在也算小有名气了,自然越来越忙碌,这也在情理之中啊。”李姐笑着回道。

    席靖尧拿出手机,作势就要给女人打电话,可是拨了一半又挂断了。他为什么要给她打电话?打也应该是她给他打!

    可是等了一个小时,电话始终没有响起,又等了一个小时还是没有响起。

    席靖尧坐不住了,再次拿过手机,给女人拨了过去。

    “嘟……嘟……”手机通了,可是却没有人接听。

    男人又打了一次,还是没人接听,

    拿起车钥匙,席靖尧直接出门了。

    路上,席靖尧给席璟岩打了个电话:“把虞姬经纪人的号码给我。”

    席璟岩一愣,问道:“你找不到她了?”

    席靖尧很不想承认,但也只能沉默着。

    “她可能在公司,靖尧,你太不了解她了。”席璟岩意味深长的说了句。

    “公司?”席靖尧着实不明白,她有家为什么不回?公司住着很舒服吗?

    “最近要开演唱会,但她最近忙着赶通告给新片做宣传,也只有晚上有时间练歌了。你去录音棚找她吧!我会给保安打电话,让他给你放行。”席璟岩淡漠的回道。

    虞姬回到公司,直接去了录音棚,将老师给她的曲谱好好的熟悉了几遍,看一看时间,已经接近凌晨了,困意早已席卷了全身,慵懒的一步都不想挪动了,连衣服都没脱,直接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席靖尧去到录音棚的时候,女人已经睡熟了。

    娇小的身子蜷缩成一团,紧贴着沙发。都说这种姿势睡觉的人特别没有安全感,她,没有安全感吗?

    席靖尧靠近沙发,将女人轻轻抱起。

    虞姬虽然睡的很熟,可是被人抱起的那一刻她还是惊醒了。

    “你……你……怎么来了?”虞姬结巴道,揉了揉眼睛,以为是自己眼花了。

    席靖尧没有吭声,直接抱着女人走了出去。

    虞姬挣扎着,说道:“你要抱我去哪儿?你快放我下来!我自己可以走。”

    席靖尧抱着女人穿过层层走廊,下了电梯直接朝公司门口走去。

    “你要抱我去哪儿?”虞姬知道挣脱不开,索性搂着男人的脖子,将脑袋靠在了男人的肩膀上。

    “回去。”席靖尧冷声回道:“家里的床总比这里的沙发舒服吧?”

    “可是我明天一早还得起来练歌呢!”虞姬小声抱怨着。

    “回家不能练?”席靖尧皱眉,反问。

    “家里又没有这些设备。”虞姬嘟囔道。

    席靖尧冷哼了声,回了句:“一楼的最里间是一间空屋子,你可以随意布置。”

    虞姬从男人的肩膀上抬头,盯着男人微微颤动的睫毛,唇角带笑:“你是说,我可以把里面布置成一间录音室?”

    席靖尧的声音依旧冷冷的,可是却带给了女人温暖:“随你的便。”

    “可是,上次我搬进去一架钢琴你都不让,现在会好心的让我随意布置?”虞姬有些不相信,这简直是见了鬼了嘛。

    “女人,能不能别总是旧事重提?”席靖尧不耐烦了。

    虞姬一瘪嘴:“我明明就提过一次。”哪里来的总是。

    席靖尧朝女人一瞪,继续朝前走去。

    “那……钢琴也让我搬回去?”虞姬试探道。

    “我不是已经说了随便了吗?”席靖尧没好气的冷哼一声。

    虞姬脑袋一转,故意说道:“听李姐说,楼上有个钢琴室,其实我可以不搬钢琴回去的。”

    席靖尧漆眸一沉:“女人,别得寸进尺。”

    虞姬见已经出了门口,忙摇着男人的脖子说道:“快放我下来,万一被偷拍就完了。”

    “被偷拍不正好给你的新片做宣传了?”席靖尧调侃道,丝毫没有放女人下来的打算。

    “这算什么宣传?”虞姬嗔责道。

    “你一传绯闻,一上报,不也是变相的为新片做宣传了吗?”席靖尧挑眉,低沉的嗓音带着一丝笑意。

    “……”虞姬气呼呼的嘟着小嘴,瞪着男人,心想,他才不会这么好心的帮她。风口浪尖上说不定还会翻船呢。

    回到公寓,席靖尧逗留在虞姬的卧室不肯离开。

    虞姬当然知道他想做什么。她也试着不去想太多,可是当男人的手钻进……的时候她还是推开了。

    “女人,你还要跟我闹别扭闹到什么时候?”席靖尧脸色一沉,质问道。他都拉低架子去公司找她去了,她还有什么不高兴的?

    “给我一段时间可以吗?”虞姬拧眉,央求道。

    “时间?多长?一天还是两天?还是一个礼拜?”席靖尧追问,他就纳了闷了:“你之前不是挺喜欢我碰你的吗?”

    虞姬小脸一红,羞愤地回道:“我哪有?”

    “说——你是不是喜欢上别人了?”席靖尧脸色阴沉的可怕,这个问题是他以前不屑去问,更不感兴趣的,可是如今却有些困扰他。他记得,她有问过他,她可不可以喜欢别人,难道?

    虞姬娇嗔道:“你胡说什么呢?”

    席靖尧不明白自己为何在听到这个答案时,竟然松了一口气。

    “那你为什么不让我碰你?”席靖尧追问道。以前,她也不是不知道他心中有别人,也没见她反应这么大过。

    “我就是想不明白。”虞姬抿唇,小声的回道。

    席靖尧皱了皱眉头:“你又想不明白什么了?”

    “你既然喜欢大嫂,为什么还要碰我?”虞姬嗫喏的问道。

    席靖尧被问的一怔,头一次有种想逃避的感觉。

    “我……喜欢是喜欢,可是你才是我老婆!我睡你是合法的!”席靖尧回答的底气有些不足。

    “那你也睡她了,你有没有想过大哥?你们那么做是不道德的!”虞姬回嘴道,句句指控都像根针似的扎进了自己的心脏。

    席靖尧脸都绿了,低吼道:“我什么时候睡她了?你别血口喷人!”

    “你那天明明都承认了,现在怎么又不认了?”虞姬指控道。

    “我什么时候承认过了?”席靖尧嗖的起身,脸色大变。

    “就是在酒店的那天!”虞姬愤愤的提醒道:“你现在矢口否认还有什么意义吗?”

    席靖尧仔细回想着,突然黑眸一眯:“你是说温岚接你电话这件事?”

    因为此事,虞姬到现在还觉得胸口有块石头堵着呢。

    “女人,你未免有些小题大作了吧?单凭一通电话,你就污蔑我们之间的清白?”席靖尧的声音瞬间犹如冰窖里的寒气,冻的刺骨:“你觉得,如果我和她已经有了夫妻之实,我还会放她回到大哥身边吗?你觉得现在还能有你什么事儿吗?”

    虞姬被吼得一愣,他竟然否认了。

    “可是……我明明听的真真切切的……”虞姬都有些懵了,难道真的是她误会了?

    “你都听到了什么?”席靖尧黑眸一眯,追问道:“是听到我欺负她的声音了,还是听到更不雅的声音了?”

    虞姬脑子突然有些乱糟糟的了,仔细地回想着当晚的片段,她没听错啊。

    “可是我确实听到了……大嫂说,说你在浴室洗澡,说她很难受要你快点儿出来,然后……然后我就听到了你的声音……”虞姬解释道。

    席靖尧沉默了,脸色却很难看。

    “女人,你这么诋毁她究竟想要干什么?是想破坏她在我心中的形象?还是想告诉我我爱错了人?”席靖尧压根就不相信女人的话,反而觉得这是女人的嫉妒心在作祟。

    “不是……我没有说谎……”虞姬拼命地为自己解释。

    “我警告你,以后少在我面前说她的坏话!她是什么样的人我比你清楚!用不着你来告诉我!”席靖尧快速翻身下床,直接夺门而去。

    男人离开后,虞姬瘫软地趴在了床上,空气中似乎还弥留着一丝微微的火药味儿,他竟然不相信自己。

    虞姬躺在床上,又是一夜无眠。以至于第二天的通告,她整个人都不是很精神。

    早晨起床的时候,男人已经离开了,听李姐说,连早餐都没有吃。他一定很生气吧,因为她‘诋毁’了他的女神。

    有时候,她觉得大嫂其实并不可怜,至少还有这么一个男人深爱着她,相信着她。

    赶了一天的通告真的很累了,虞姬回到公司却还要继续练歌,凌晨的时候,她下意识的拿起电话看了看,可是却失望了,没人给她打电话。

    这个臭男人,他凭什么生气?她又没有说谎,真正说谎的是大嫂好不好?

    只是大嫂为什么要骗她?想来想去也只有一个可能了。

    老师喜欢自己这件事害的他和大嫂吵架,大嫂肯定很恨她,所以才故意捉弄她,是这样,一定是这样没错。

    想到这里,她也就释怀了。说到底,大嫂跟她一样,也是个可怜的女人,喜欢的男人都不喜欢自己,如果老师能喜欢大嫂,他能喜欢自己该有多好?为什么关系非得搞的这么复杂不可?

    突然间,她很想拉小提琴了。

    或许是悲伤的情绪所致,让她拉出来的声音都带着一抹感伤。

    搞音乐的,灵感最重要了,虞姬的一时兴起,竟然谱出了一首新曲子,但是中间有几个音很难调配,总觉得缺了点儿什么。

    接下来的几天,虞姬依旧忙碌,而那个男人也没有再给她打过电话了。她想,这是又进入冷战了吗?

    他,是等着自己先低头吗?

    没等来席靖尧的电话,倒是等来了格格的来电。

    虞姬喝了口水,润了润嗓子,问道:“怎么了?”

    “美人儿,你能不能抽出一天时间给我呀?”席格格软软糯糯的声音响起,带着抹撒娇的味道。

    虞姬柳眉微微挑起:“什么事儿?”最近确实很忙,忙得她每天只能睡三四个小时。

    “我们公司要举办一个服装设计大赛的活动,我想让你当我的模特。”席格格用她那甜死人不偿命的嗓音请求道:“有你在,就算是我设计的再糟糕,你也能穿出一种范儿来,好不好嘛,你就答应我吧!你要是实在忙的不行,可以只给我走台的时间就行。”

    “可是……我并不是专业的模特,走台方面我不会啊。”虞姬有些为难,格格都开口了,她当然会答应她,只不过,她没这方面的经验,怕到时候会出丑。

    “哎呀,你就放心吧!很好学的,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啊!美人儿,么么么么。”席格格也没给虞姬思考的时间,直接挂了电话。

    虞姬低叹一声,这个格格啊,火急火燎的性子怕是永远都改不了了。

    最近,席靖尧似乎经常出入俱乐部,这不仅让江远和蓝佑奇有些懵了,这个男人有点儿不正常。

    而男人来俱乐部也不干别的,就是喝酒。

    “喂,以前让你喝你都不喝,现在怎么,泡酒缸里了?”江远嘴里叼着烟,斜视了好友一眼,打趣道。

    “不就是一个女人嘛!你瞧瞧你那副死样子,传出去多丢人啊!”蓝佑奇着实不明白了,以席二这么好的身价,要什么女人没有,怕是光倒贴的都能排成一条龙了。

    “不是,我现在有些被你搞蒙了,你到底是因为谁啊?温岚?还是那个小明星?”江远也有些糊涂了。要说是那个小明星,应该不至于这样,想睡就直接睡呗,用得着前思后顾忌的吗?

    “你们说爱情到底是个什么鬼东西?”席靖尧沉默了一晚上了,突然开口问了这么一句。

    这一句话可把江远他们给逗乐了。

    “席二,你没发烧吧?你暗恋……不,明恋了温岚十来年,你现在问我爱情是个什么东西?你逗我们玩儿呢啊?”蓝佑奇简直是又好气又好笑。

    席靖尧冷冷地瞥了好友一眼,继续喝他的酒。

    “你可别告诉我们说,你这十来年都是装的啊!”江远挑了挑眉头,唇角一抽:“我可一直以为你是个痴情种,你可别让我们失望啊。”

    蓝佑奇突然恍然大悟道:“席二,你该不会是移情别恋了吧?”

    “什么移情别恋?这词用的不对,温岚本来就不是他的情人,何来移情之说?”江远跟正道:“要我说,席二,你是不是喜欢上那小明星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