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你就这么一点儿用途

    第一百二十一章 你就这么一点儿用途    李姐见到她很是开心,像是见到了久违的亲人一般。

    “夫人,你可算回来了。”李姐高兴的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虞姬给了李姐一个拥抱,笑道:“怎么?想我了啊?”

    “夫人,你是不知道,你不在的时候,家里冷冷清清的,我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李姐叹了口气,回道。

    虞姬皱眉:“不是还有……他吗?”

    “你说先生?你又不是不了解先生的性子,你在的时候,他还说几句话,你不在的时候,他蹦出两个字来那都算是恩赐我了。”李姐也不是抱怨,只是觉得这个家没了夫人,似乎就有点儿不像个家了。

    虞姬被李姐的语气给逗乐了。

    “他还没回来?”虞姬环顾了一下四周,最后将视线落在了二楼。

    “没有,最近先生回来的都挺晚。”李姐回道。

    虞姬将行李放下后,便来到了客厅,每走一处,指尖都会划过表面。之前,她竟然可笑的把这里当作是家,其实,说到底,对于她来说,这里跟酒店又有什么区别?

    “夫人,你想吃什么了?我给你做。”李姐笑着问道。

    虞姬回以一笑:“什么都可以,我不挑食。”是啊,比起那个男人,她算是不挑食的了。

    晚餐的时候,男人并没有回来。

    男人不在的时候,虞姬都会叫李姐坐下陪她一块吃。

    “夫人,你是不是跟先生吵架了?”李姐小心翼翼的问道。

    虞姬夹菜的手一顿,随即抬眸笑道:“你怎么会突然这么问?”

    “先生最近一段时间,晚上回来的时候都是酒气汹天的。”李姐转述道:“还有,那天,先生在家里还发脾气了,你瞧,电视屏也被他砸坏了,刚换了新的。”

    虞姬顺着视线看去,然后回头,筷子在饭碗里捅了捅,嘀咕道:“电视好好的,招他惹他了?”

    “可不是吗?先生的脾气还真是渐长。”李姐继续说道:“连我都吓得不敢吭声了。”

    “他为什么发脾气?”虞姬很是疑惑。

    “我也不太清楚,只知道那天先生回来后,心情好像本来就不好,然后在电视上看到夫人你了,脸色就更加难看了,我在厨房的时候隐隐约约听见先生在打电话,也不知道是在冲谁发脾气,再次出来的时候,电视屏就已经坏了。”李姐一五一十的告诉了虞姬。

    虞姬抿唇,甚至都能想象到男人当时的表情有多吓人了。

    刚吃完饭,就传来了开门声。

    李姐赶紧上前:“先生,吃饭了没?”

    “吃过了。”席靖尧扯了扯领带,换上拖鞋走了进去,在看到桌边站着的女人时一怔。

    虞姬打量着男人,微微蹙眉,虽然相隔四五米之远,可那股浓烈的酒味还是朝她扑鼻而来。他又喝酒了。

    “李姐,给我熬碗醒酒汤。”席靖尧将手中的外套递给李姐,然后迈着沉沉的步伐朝女人靠近。

    虞姬皱眉看着男人一步步的靠近自己,本想转身就走的,可是双脚就像生根了似的动也动不了。

    席靖尧在女人身前站定,抬手捏着女人的下巴微微向上一抬:“我喜欢听话的女人!今天表现不错。”说着就俯首,准备印上女人的小嘴。

    虞姬下意识的撇开了脸,躲过了男人的‘奖励’。

    “我刚刚才夸了你,你就又不乖了。”席靖尧黑眸一眯,略带醉意的说道。

    虞姬轻推开身前的男人,转身就要离开:“你喝多了。”竟然在这里就开始耍起流氓来了,也不怕李姐出来了看见。

    席靖尧长臂一勾,就将女人拽了回来,拥进了怀里:“你想去哪儿?”

    虞姬抿唇,这个男人真的是喝多了,因为她的冲撞他竟然踉跄了一下。

    “你这个女人怎么这么不听话?”席靖尧蹙着眉头,一脸的不爽:“你为什么总是忤逆我?啊?”

    “我又不是你的木偶,我有思想我也有情绪,你没权利随意的摆布我!”虞姬扬高下巴,回道。

    “木偶?”席靖尧突然扑哧笑出了声,伸手捏了捏女人的脸蛋,说道:“原来木偶也是有情绪的啊?”

    “我说了,我不是木偶!”虞姬喊道。

    “你当然不是木偶!木偶不会说话,不会笑,不会哭,可是这些你都会!”席靖尧的视线缓缓地落在了女人的红唇上,声音有些飘渺:“如果把这张小嘴堵上的话,或许就是了。”

    待虞姬反应过来的时候,男人的俊脸已经压了下来,将她的惊呼吞没在了口中。

    “先生,醒酒汤好了,可以喝了。”李姐端着醒酒汤出来的时候刚好看到这一幕,先是一怔,随即又原路返回,进了厨房。

    虞姬赶紧推开男人,羞愤的转身跑开了。

    席靖尧皱了皱眉头,没好气的朝厨房喊道:“把汤端出来吧!”

    李姐分外尴尬,放下汤赶紧开溜。

    席靖尧喝完汤后,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头似乎不像之前那么疼了。

    起身,直接朝虞姬的卧室而去。

    只是当男人几次转动门把都打不开门的时候,怒了,朝里面喊道:“给我开门!”这个女人,竟然敢给他锁门。

    虞姬躺在床上,朝外喊道:“有什么事儿明天再说吧,我困了。”

    席靖尧紧蹙着眉头,抬脚就朝结实的门上用力一踹,连踹了好几脚,李姐实在是看不下去了,直接将备用钥匙拿给了男人:“先生,这是钥匙。”

    席靖尧一把夺过,将门打开,然后怒气冲冲的走了进去。

    “先生,你好好和夫人说话。”李姐不忘提醒道。

    虞姬靠在床头,有些紧张的看着男人。

    席靖尧慢步走近,伟岸的身躯在床前停了下来,冷哼道:“长本事了啊?”

    虞姬手指微微一颤,最后缓缓曲起,握成拳。

    男人突然回头朝门口看去,果然李姐还站在那里,似乎有些担心。

    “带上门,你去休息吧!”席靖尧冷声下令。

    李姐看了一眼虞姬,最终还是莫可奈何的听从了命令,心里祷告着,希望先生别欺负夫人。

    只是李姐眼中的欺负和席靖尧所认为的欺负完全是两个概念。

    “过来!”席靖尧冷眸一抬,声音有种不容反抗的魔力。

    席靖尧抿了抿唇,没有动作。

    “我叫你过来!”男人再次命令道。

    虞姬深呼吸一口气,壮着胆子回道:“我不!”

    席靖尧漆黑的双眸折射出一道寒光,几乎都能把人给冻死。

    长臂一挥,男人直接攥住了女人的胳膊然后将她往自己的怀里一带。

    女人想要挣扎,可是最后也只能在男人怀里扑腾,星眸泛着泪意,倔强的不肯任由男人摆布。

    “女人,我可以允许你偶尔任性一下,但你任性也要有个限度!”席靖尧沉声提醒道:“你说,你在跟我置什么气?是因为我给不了你爱情?”

    虞姬抿了抿唇,哽咽道:“我有自知之明,那些虚无缥缈的东西我不会去奢求!我只是不想你碰我而已!”在她心结还没有解开的时候。

    席靖尧怒目圆睁,似乎听到了什么不可置信的事情一般。

    “不碰你?”男人嗤笑一声:“告诉你,就三个字,不可能!”

    虞姬又开始挣扎起来:“我什么都不需要,我只是不想你碰我,就这么简单,难道也不行吗?”

    席靖尧眸中喷着怒火,看样子是彻底生气了,用力地将女人往前一推,直接欺身而上,此时的男人就如同来自地狱的修罗,让虞姬有些害怕。

    “在我眼里,你就这么一个用处,现在你却来告诉我不让我碰你,你觉得可能吗?”席靖尧声音随轻,可无形中却带着一股狠劲儿。

    虞姬咬着下唇,笑了,笑中带泪,心里犹如蚂蚁在啃噬,疼痛不已:“如果你要的只是一只木偶,我如你所愿。”

    女人缓缓的合上了双眸,两行清泪从眼角滑落,滴入了耳朵里。

    席靖尧薄唇紧抿,脸色越来越沉,大掌慢慢的攥成了拳头,用力地朝女人脸侧的床面捶去,愤怒的低吼:“该死的!”

    残酷的惩罚没有如期而至,虞姬只觉得身上一轻,弥漫在鼻端的酒香味也跟着散去。

    缓缓的睁开双眸,周围已经没有了男人的影子,伴随着一声沉闷的甩门声,虞姬的心也跟着跌入了万丈深渊。

    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她不是真正的讨厌他,她只是一想到他曾用那双有力的臂膀也抱过大嫂的时候,她就觉得不能忍受。

    更令她心痛的是,他刚刚竟然说,她之于他来说仅仅只有这么一个用途,她原来只不过是他用来泄yu的一个工具而已。

    到底怎么样才可以不心痛不难过,谁来告诉她!

    虞姬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只知道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头也有些疼。或许是没睡好的缘故吧!

    站在盥洗台前,望着镜中的女人,虞姬抚上了自己的脸,她得好好地画一下妆了,今天还有两个通告要赶。

    将自己收拾妥当后,虞姬从卧室走了出去,今天还有好多的事情需要做,她也希望自己可以忙碌一点儿,好让自己不再胡思乱想,徒增伤感。

    男人正在吃着早餐。

    虞姬没想到,这个点儿了,他竟然还在。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打招呼,准备直接走人。

    “夫人,你不吃早餐啊?”李姐疑惑的问道。

    虞姬小声回道:“我赶时间,不吃了。”

    李姐一惊一乍的说道:“那你等等,我给你打包一点儿路上吃。怎么能不吃早餐呢?对身体很不好呢?”

    “别管她,李姐你去忙你的。”一直未吭声的席靖尧突然冷声开口道。

    李姐愣了一下,最后也只能识趣的回了厨房。

    虞姬轻抿红唇,强迫自己不要在意。

    “你,过来,吃饭!”席靖尧抬眸,朝女人的背影沉声命令道。

    虞姬身子一顿,仅仅犹豫了两秒,然后转身,乖乖的坐在餐桌前,她真的不想和他吵架。

    席靖尧盯着女人的穿着皱起了眉头。

    虞姬今天身着一件灰色的单肩镂空鱼尾连衣裙,里面的内衬只盖过臀部,浑yuan的香肩裸露在空气中。

    “你没有其他衣服可穿吗?”席靖尧冷声质问道。

    虞姬闻言蹙眉,低头瞅了瞅自己的裙子,没觉得哪里不妥。

    “蕾丝?镂空?露那么多,你确定你穿的不是情趣睡衣?”席靖尧没好气的问道。

    虞姬震惊的差点儿脱掉下巴,垂眸再次瞄了一眼自己的裙子,瞬间有些哭笑不得:“我这是件连衣裙,最新款限量版的。”王姐陪她去买的,说是现在跟以前不一样了,穿着方面一定得讲究,说实话,这件裙子是有那么一点儿露,但也还是她可以接受的程度。

    “你现在已经是有夫之妇了,穿着方面是不是应该注意一下?布料这么少,你是穿着准备出去勾引谁啊?”席靖尧越看越不顺眼,声音透着浓浓的醋意而不自知。

    虞姬张了张嘴,又重新合上,简直没法跟他交流。

    “回去换一件出来。”席靖尧沉声命令道。

    虞姬微微叹气,无奈的站起身。

    这时,李姐从厨房里走了出来,将热好的牛奶递给了虞姬。

    虞姬侧眸朝李姐问道:“李姐,我这件衣服不好看吗?”

    李姐仔细打量了一眼,笑米米地回道:“好看,简直是为夫人你量身定做的一般。”

    席靖尧握拳放在唇边,轻咳一声。

    李姐不解地看向席靖尧,之后又看了看虞姬,立刻了然于胸,话锋也突转:“好看是好看,不过,穿这么好看出门不安全,还是换件吧!”

    席靖尧刚喝了一口粥,在听到李姐的话后,差点儿没喷出来。

    虞姬先是一愣,随即笑道:“李姐,你可别吓我,我胆子可是很小的。”

    “那还不赶紧去换?”席靖尧冷眸瞥向女人,哼道。

    虞姬无奈之下只能回卧室又换了一件。

    一件墨绿色的堆领无袖裹囤裙,裙摆前短后长,呈不规则形状。

    虞姬心想,这次应该没意见了吧!

    只是当她看到男人微微挑起的眉头,就知道他这是又不满意,不过却没再说什么。

    吃过饭后,虞姬赶时间的出门,席靖尧紧随而出。

    “我送你?”男人别扭的问道。

    “不用了,王姐的车已经在下面了。”虞姬婉拒。

    “女人,爱情对于你真的有那么重要吗?”席靖尧突然开口问道。

    虞姬诧异的抬眸,没想到男人会突然问她这个问题。

    沉默了片刻,女人垂眸回道:“如果爱情对女人而言不重要的话,我想你现在的老婆应该不会是我。”

    席靖尧眸色渐沉,薄唇抿成了一条缝。

    “如果爱情真的可有可无的话,你又为何痴恋大嫂那么多年而不肯放弃?”虞姬继续说道。

    席靖尧冷声回道:“这是你我之间的问题,为何总是扯到温岚身上?”

    这时,电梯门开了。

    虞姬在走出去的前一刻回道:“你放心,你说过的话我会记得的,我其实并不是一个贪心的人,我要求的也并不多,只是,不止你有洁癖,我——也有。”

    盯着女人的背影,席靖尧沉思着女人最后的一句话。洁癖?什么意思?这又跟洁癖有什么关系?

    虞姬走出公寓的时候,刚好席靖尧的车也出来了。

    虞姬淡淡地瞥了一眼,而后钻进了王姐的车。车子正要开走之际,虞姬突然喊道:“等一下。”

    王姐疑惑的看向女人:“怎么了?”

    王姐顺着虞姬的视线看去,只见公寓门口突然蹿出来一个小姑娘,挡住了一辆军绿色的越野车。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