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八章 想离婚,下辈子都不可能

    第一百四十八章 想离婚,下辈子都不可能    席母尴尬地回以一笑。她虽然是不喜欢温岚,可是她更不喜欢这个心肠歹毒的狐狸精,看把她三个儿子迷成什么样了。

    “凡事不能只看表面,美人儿这孩子我从一开始就打从心眼里喜欢,她平时也温温顺顺的,我实在很难想象她会是那种表里不一的坏女人!”席奶奶突然叹道,说出了心中的想法。

    席母闻言微微蹙眉:“妈,你的意思是说……岚岚在说谎?”

    席奶奶瞥了席母一眼,哼道:“我可没那么说!那毕竟是她的孩子,她也差点儿丢了命!”她的心里也很矛盾,如果是她失足掉下去的话,第一反应应该不是指证美人儿,而是担心肚子里的孩子,可是美人儿的反应似乎也不像是说谎,这真真是令她头疼不已。

    “妈,别再想了!我给你换你最爱看的电视剧啊!”席母拿起遥控立刻换台。

    席奶奶叹了口气,感慨道:“你说,如果当初让美人儿嫁给君凡会不会好点儿?”

    “妈,你就别胡思乱想了。”席母劝道。让她嫁给谁结果都一个样,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当初别让她进门!

    “哎,看来,这都是命啊。”席奶奶摇了摇头,瞬间有些对命运的无力感。

    “妈,你说上次君凡的那次相亲没成功,这回他回来了,是不是趁机再给他安排几次?美人儿虽然已经成了他二嫂了,不过你看他哪一点儿有当小叔子的自觉?”席母突然朝席奶奶商量道。

    席奶奶垂眸想了想,回道:“还是过些日子再说吧。”这个节骨眼上让他去相亲?他肯去才见鬼呢!今天他看尧尧的眼神,那是巴不得让他们早点儿离婚呢!看来这小子是还没对美人儿死心呢!

    哎,真是乱七八糟的!这三兄弟怎么就会同时喜欢上一个女人呢?而她也在想,能被三兄弟同时看中的女人,那想必应该也不会是什么坏女人。

    ……

    席靖尧离开席宅便去了局里,下属们看他的表情都有些怪怪的,他自然知道是所谓何事。

    “副局,怎么回事儿啊?满足一下我们的好奇心吧?”刑警大队长靠近席靖尧,一副八卦相。

    席靖尧横眉冷对:“你没事儿做了?”

    “不是,你说好得我也是嫂子的铁杆粉丝你说是吧?这事儿吧在我心里一直吊着,也没法专心工作呀!”大队长嬉皮笑脸地回道。

    “赶紧滚!”席靖尧在皮椅上坐下,冷瞥了下属一眼,骂道。

    “说说呗,你真的喜欢你大嫂啊?”

    席靖尧怒视着某人,指了指门口:“给我出去!”

    “副局,男人嘛,有个初恋啊,暗恋啊什么的很正常,不过,我劝你最好还是不要对不起我的偶像,霸王们的势力可是不容小觑啊!”

    席靖尧眸中冒着寒光,冷声开口:“三……二……”

    还没等席靖尧说出一,某人就赶紧开溜了。

    席靖尧顺手拿过桌上放的文件,翻看了两眼突然发现神经有些跳痛,烦躁地合上文件起身,走至窗前,透过百叶窗,望着外面来回油走的人群。

    拿出手机,翻出了某人的电话号码,最后又作罢了。

    盯着手机屏保,席靖尧突然蹙眉,拨拉了两下,删了,换了一张图片,随即便盯着照片陷入沉思……

    “副局,不好了。”突然有人冲了进来,气喘吁吁地报告道:“临街北边那个死胡同里,发现了一具男尸,死法跟之前那几起无厘头案子的死者一样。”

    “走,去现场。”席靖尧立刻起身,瞬间恢复了精神,从抽屉里拿出枪,然后疾步离去。

    死者是一位知名的医学教授,看样子是被人先杀后转移到这里的,死者已经死了六个时辰,也就是说是昨晚将近十二点的时候去世的,手段又跟之前的如出一辙,只不过这次想必是遇到了麻烦,所以才会转移尸体。

    女人哪有这么大的力气,这让他不得不推翻了之前的判断,凶手有可能是个男人。

    “副局,在死者身上发现了一根女人的头发。”法医突然朝席靖尧说道。

    席靖尧走近,垂眸看了一眼,头发很细很长,发丝微卷带着点红色。

    “拿回去赶紧化验一下。”

    “去,查一下附近的监控,还有他昨晚是几点离开学校的,后来又去了哪里!”席靖尧回头朝大队长吩咐道:“最关键的是,他的通话记录,看最后一个联系的是谁。他所去的地方的监控全部给我拷贝一份资料,要快。”

    “是。”

    看似微小的线索很有可能是破案的关键,这几起杀人案一直都没有头绪,希望这次能够顺利点儿,将罪犯抓捕归案,也避免日后的惨案发生。

    人一旦忙起来,似乎能够暂时地将烦恼抛诸脑后,但也仅仅是暂时。

    虞姬空闲下来的时候就朝王姐说道:“我想明天去i市。”

    王姐惊讶地说道:“明天?不是还有几天才开拍吗?听说这次去的地方条件很是艰苦,席总已经给你配备了一个加长房车,里面的设施很全。”

    虞姬闻言皱眉:“我不用!你替我谢谢席总。”其实也不是怕别人说自己有多大腕,只是,老师对她越好,她会越觉得过意不去,昨天晚上,她一宿没睡,还在想着怎么跟老师开口谈解约的事情。

    她总觉得,只要她还留在老师的公司,温岚就绝对不会善罢甘休,她连死都不怕了,到时候万一搅得谁都不得安宁,这并不是她所希望看到的。

    可是让她开这个口真的很难。

    因为这次的事件,虞姬连续好几天上了热搜榜,因而来找她拍广告和杂志的络绎不绝,只是都被她给推掉了。

    她现在只想快点儿离开b市,不想再在这里多留一天。

    不过在临走之前,她还是决定去一趟医院。

    她去的时候温岚正在睡觉,张嫂也在,看到她很是诧异:“二少奶奶。”

    温岚微微睁开双眸,转头朝虞姬看来,惺忪的眸子里酝着怒火。

    “你来干什么?我不想看到你,赶紧给我走。”温岚做作的喊道。

    虞姬冷冷地看着女人做作的模样,突然感到很可笑:“为了陷害我,差点儿丢了命,我实在是想不通你这么做的意义何在?是想破坏我和席靖尧的感情?破坏了又与你有什么好处?”

    “你胡说什么呢?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温岚冷声回道。

    “别激动啊,你现在的身体状况,生气可是会落病根的。”虞姬笑着提醒道:“你变成现在这样,我是很想可怜你,可是……你值得我可怜吗?”

    “你给我滚,滚啊!”温岚气愤地指着门口,喊道:“张嫂,还不把她给我轰出去!”

    张嫂看看这个看看那个很是为难。

    “不用张嫂轰,我自己会走。”虞姬说道:“为了让我和老师的公司解约,你这回付出的代价也未免太大了!你放心,看在你这么可怜的份上,我会和公司解约的,就当是给你一份安慰,我已经对你是仁至义尽了,以后若是你再在我背后捅刀,就别怪我不给你留面子了。”

    “虞姬,少在我面前假慈悲了,要不是你,我也不可能变成现在这副模样!这一切都是拜你所赐,都是你害的!”温岚失控地喊道:“你给我滚,滚出去。”

    “我劝你还是好自为之吧,珍惜现在拥有的,别再作了!”虞姬叹了口气,回道:“这个世界上是没有卖后悔药的,等到你最后一无所有,后悔的时候,就已经晚了。”

    “我还用不着你来教!”温岚怒不可遏地瞪着虞姬,然后转头朝张嫂吩咐道:“赶紧请她出去。”

    张嫂为难地看向虞姬。

    虞姬冷笑一声,转身朝外走去。她突然发现,温岚也是一个可怜的女人,为了老师已经变得面目全非了。她以后一定会后悔的,只是现在太执迷了!虽然老师是个好人,可是她仍然觉得,为了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她付出这么多,太傻了。

    她虽然也很爱席靖尧,可是她就算再爱,也绝对不会为了他做这种让自己后悔一辈子的事情。

    是不是她爱的比温岚冷静?爱的比她理智?

    晚上下班的时候,席靖尧接到了格格的电话。

    电话中,格格说美人儿明天就要离开b市去拍戏了。格格的声音很急,好像美人儿这一走,他和那个女人便再无可能了一样。

    笑话!他们又没离婚,她就算跑到天涯海角也照样是他的妻子!

    说归这么说,从席靖尧接连抽了几根烟的姿态上可以看出,他很是烦躁不安。

    最后还是忍不住给女人打了个电话。

    虞姬洗了澡,正在吹头发,拿起手机一看,见是席靖尧打来的,立刻挂断了,可是手机铃声依旧锲而不舍的响起,让她烦躁地接通,喊道:“你烦不烦啊?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我想见你。”席靖尧低沉的嗓音响起。

    虞姬皱眉,冷声回道:“我看,没必要了吧!”

    “什么叫没必要?别忘了,你现在还是我老婆!”席靖尧闻言忍不住低声喊道。

    “以后迟早会不是。”虞姬声音淡淡的,可是心却微微刺痛着。

    “虞姬,你这辈子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死人,想离婚,下辈子都不可能!”席靖尧是真的生气了,离婚两个字现在是他的禁忌,他不想听,更不想听她说!

    “席靖尧,你简直不可理喻!”虞姬气愤地回喊道。说完便挂了电话!其实放在以前,温岚还是那般贤惠善良,或许她的反应也就不是这么激烈了。或许她还会给他时间,或许她还会慢慢的等,等他彻底忘记她的那天。

    可是如今不一样了,她明明知道温岚是在利用他来报复自己,而他还傻傻地相信对方,她看不下去,她的婚姻里,有她没有温岚,有温岚就不可能再有她!

    见女人挂了自己电话,席靖尧将手机往车前一摔。他已经放低姿态了,她为什么就不能乖乖的回来呢?

    让他在她和温岚之间选一个,让他怎么选择?选温岚,不,他对她放不了手,可是如果选她的话,那他就得失诺,他不想做个无信无义的人。

    他到底该怎么办?

    回去的路上路过医院,席靖尧停车上去了。

    温岚似乎心情不太好,正在摔东西,将张嫂给她倒的水推在了地上:“我不喝,我要吃饭。”

    “二少爷。”张嫂见席靖尧走了进来,忙躬身。

    席靖尧瞄了一眼地上的东西,然后蹙眉看向温岚。

    温岚立刻换了一副表情,笑意盈盈地看向席靖尧:“靖尧,你来了啊。”

    “张嫂,你先出去。”席靖尧朝张嫂命令道。

    “是,二少爷。”

    “你吃饭了吗?”温岚柔声问道。

    席靖尧没有回答,只是一瞬不瞬地瞅着温岚,让对方有些别扭和心虚。

    “靖尧,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温岚眼神闪烁,低声问道。

    “昨晚真的是虞姬把你推下楼的?”席靖尧直接开门见山地问道。

    温岚一怔,似乎没想到对方会突然这么问,于是尴尬的回以一笑:“靖尧,你为什么这么问?难道连你也不相信我吗?”

    “我着实想不明白,她为什么要推你下楼?”席靖尧皱眉反问。

    “这还不简单,她知道你喜欢的是我,一直记恨在心,所以才会对我痛下杀手。”温岚故意笑着回道。

    “是吗?”席靖尧的黑眸微微眯起。

    “靖尧,你大哥不相信我也就算了,那是因为他被那个女人迷去了心智,现在连你也不相信我了吗?”温岚装可怜地问道。

    “那你告诉我,上次你明明知道她受伤了,为什么不告诉我她也在那家医院?”席靖尧冷声质问道。

    “我……我那天是被吓坏了……我……”温岚言辞闪烁,瞬间有些心慌。

    “岚岚,你变了你知道吗?”席靖尧突然冷声开口。

    温岚小手揪着被子,抿唇不语。

    “不管这件事是不是你事先预谋好的,我都不想再继续追究下去!收手吧,别再错下去了!现在回头还不算晚。”席靖尧低声劝道。

    温岚冷哼了声,回道:“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我只知道我现在特别恨虞姬!是她害的我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你现在竟然让我忍气吞声当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吗?我告诉你,不可能!”

    “你因为大哥喜欢她,所以想要报复她,可是你最终得到了什么?”席靖尧质问道:“你让我和她之间出现隔阂就能让你心里舒服一点儿吗?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我和她离婚了,她成了单身,你觉得大哥还会控制得住吗?”

    温岚突然沉默了,似乎在消化着席靖尧的话。

    “岚岚,我既然答应过志清,就一定会好好照顾你的,如果你过得不幸福,我也不会安心的。”席靖尧接着说道:“你和大哥毕竟也有十来年的感情了,大哥的为人我还是了解的,他不会不对你负责的,可是你最近做的一桩桩事情,分明是在逼他离你更远。”

    温岚突然歇斯底里的喊道:“可是,我能怎么办?他几天都不回一次家,即使回来了也是在书房,我问他一句他答一句,不问的话一个月也说不上一句话。这样的日子你让我怎么忍受?”

    席靖尧蹙了蹙眉头,突然感觉有些头疼。

    “可是离婚,我不甘心!”温岚继续喊道:“我在他身上付出了我整个青春,现在若是被扫地出门,我还有什么脸面呆在这个世界上?”

    “你别激动。”席靖尧劝道。

    “所以,靖尧,就算我求求你,你就当什么也不知道好不好?如果这件事情被奶奶知道了,我一定会被逼着和璟岩离婚的!”温岚探出身子,伸手拽住了席靖尧的胳膊,摇着,哀求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