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四章 中秋佳节人团圆

    第一百四十四章  中秋佳节人团圆    还没等席靖尧挂上电话,车主已经开始不淡定了,快速地打开车门,钻了进去,发动引擎,车子飞速地开了出去。

    正当朵儿和虞姬惊讶的时候,席靖尧丢下一句话便赶紧上了车:“在这里等我。”

    “怎么回事?”朵儿傻愣地问道。

    “看来,你不止没身材,你还没脑子!”江远轻启薄唇,损道。

    朵儿气呼呼地回嘴道:“你才没脑子呢!你一个靠下半身思考的人有什么资格挖苦我?”

    “哦?你怎么知道我只靠下半身思考?”江远笑着逗弄道:“就算是,你也不再我考虑的范围内,想想,你该有多失败!”

    “老娘才不稀罕!”朵儿越说越气,最后转身就准备走人。

    “朵儿,你去哪儿啊?”虞姬喊道。

    “去哪儿都行,就是不想和这头种猪站在一起。”朵儿头也不回地喊道。

    虞姬疾步追上:“我送你去医院。”

    “不用,这点儿小伤,我回去自己涂点儿药就行。”朵儿回道。

    “上次采访还是不顺利?”虞姬小心翼翼地试探道,瞧两人剑拔弩张的样子,想必又没有成功。

    朵儿没好气地回道:“不要跟我提他!”

    江远开着车缓缓驶来,摁了两下喇叭:“上车。”

    朵儿的脚步越来越快了,虞姬瞬间有些头疼,无奈也只能跟了上去。

    “朵儿,江总其实就是嘴毒了一点儿,其实心眼没多坏。”虞姬试着替江远说着话,其实她也不太了解江远,但是能和席靖尧走在一起的想必也不是那种大恶之人。

    “美人儿,你到底是站在哪一边的啊?你干嘛替他说话!”朵儿皱眉质问道。

    虞姬举手认错:“对不起,我错了。”

    江远停车,直接将朵儿给拽进了车里,虞姬见状也赶紧上了车。

    车门一锁,朵儿气愤地朝江远喊道:“放我下车,你想要干什么?”

    “我最不能忍受女人身上有疤痕,所以当然是去医院了。”江远痞痞的坏笑。

    “即使有疤,那也是长在我的身上,干你屁事啊?”朵儿丝毫不领情,骂道:“多管闲事。”

    “好了,这里离医院近,就去检查一下吧!否则我也不放心啊。”虞姬轻拍了拍朵儿的肩膀,安抚道。

    朵儿最后还是去了医院,检查过后只是轻微的擦伤,虞姬也算放了心。

    从医院出来后,正好跟席靖尧会和。

    “怎么样了?”虞姬上前,关心道。

    “抓捕归案了。”席靖尧简而言之。

    “抓捕?”朵儿还是有些不知所云。

    “猪脑子!”江远伸手推了一下朵儿的脑袋,讥讽道。

    朵儿立刻回头瞪向江远:“别碰我。”

    “她的车是盗窃的?”虞姬好奇地问道。

    “嗯。”席靖尧点头应声,没有过多解释。

    几人又返回了俱乐部,朵儿本来是不想来的,奈何虞姬硬把她给拖来了。

    没有两分钟,格格也来了。

    格格一进来就一惊一乍地说道:“告诉你们一个天大的好消息。”

    众人抬眸朝格格看去。

    “君凡的娱乐公司被lom集团收购了。”格格宣布道:“据传,唐书礼被任命为新的执行总裁了。”

    虞姬摇头失笑:“这个天大的好消息……是对你而言吧!”

    格格吐了吐舌头,开心得不了。

    “唐书礼?唐家的那个小少爷?”江远挑眉。

    “你认识啊?”格格惊讶地问道。

    “见过几面,我爸和他爸好像是同学。”江远回道。

    “也就是说,他爸也是我爸爸的同学喽?”格格此刻的逻辑分外清晰:“我怎么没听我爸说过呢?”

    吃饭过程中,江远朝三个女人问道:“我很好奇,你们关系这么好,将来有没有可能会为了一个男人而闹掰?”

    三人面面相觑,同时笑了。

    “怎么可能?这种事情绝对不会发生。”格格笑着回道:“且不说我们的眼光不一样,就算是一样,也不可能为了一个男人而伤了和气。”

    “是啊。”朵儿话中满是对男人的不屑:“男人如衣服,姐妹如手足,谁会傻到为了一件破衣服而伤害手足呢?”

    “现实生活中,姐妹为了一个男人大打出手的事情还少吗?”江远哼道,不甚认同。

    “美人儿已经是我二哥的人了,我呢喜欢唐书礼。”当格格将视线转向朵儿的时候,微微一怔:“朵儿嘛……她比较仇富,尤其是那些个公子哥,能不看就绝对不多看一眼的,所以,唐书礼绝对不是她的菜。”

    江远将视线落在了朵儿身上:“怪不得你看我不顺眼了,原来是仇富啊?本少爷还真是最不缺的就是钱了。”

    朵儿鼓着腮帮子,懒得看对方,省得让自己生气。

    “你为什么仇富?”江远追问道:“因为小时候穷?今天本少爷生日,可以给你发个大红包,就当做慈善了。”

    “你能不能别说话?”朵儿没好气地说道。

    “本少爷今天可是寿星,你就不能假装温顺一点儿?”江远皱眉:“本少爷看着也舒心。”

    “江远哥,朵儿的字典里压根就没有温柔两个字,这辈子啊,怕是除了……”格格的嘴在关键的时候竟然把住了门。

    “除了什么?”江远好奇地追问。

    “没什么。”格格笑着打哈哈。

    江远脑袋一转,看向了朵儿,试探道:“难不成你也有喜欢的人?”

    朵儿明显有丝紧张,结巴道:“胡说什么呢?就算是有,也绝对不是你这种人。”

    江远挑了挑眉头,嘴损道:“不过,我劝你最好还是把你的脾气好好改一改,男人可都喜欢温顺的女人,就你这样,怕是还没表白呢就已经把人给吓跑了。”

    “关你什么事儿!我就算是一辈子当备胎也跟你没有半点儿关系。”朵儿气呼呼地回道,若不是因为有美人儿在,她早掀桌子走人了。

    “备胎?”江远挑眉:“看来还当真被我给猜中了。”

    朵儿实在是没办法跟这个男人交流了,嗖地从椅子上起身:“美人儿,我下午还有个采访,就先走了。”

    江远见状蹙眉,朝朵儿的背影喊道:“喂,飞机场,你还有没有良心啊?医药费可是我给你垫付的,连个生日快乐都不说就要走啊?”

    朵儿的回答是一道强有力的关门声。

    “江远哥,你干嘛老欺负我家朵儿啊?”格格嘟着嘴,不开心地问道。

    “我欺负了吗?”江远耸耸肩。

    吃完饭后,虞姬又陪他们玩了一会儿,便回了公寓,趁第二天男人上班的时候,她便将楼上那间本属于温岚的房间给清空了。

    那张床直接送给了李姐,让她家人来搬走了,至于那架钢琴,她则捐给了孤儿院。

    看着空荡荡的屋子,虞姬的心瞬间舒畅了不少,虽然还没想好要将这间屋子布置成什么样子,但她还是有种说不出的开心。

    在路过男人卧室的时候,她下意识地驻足,眼睛朝那扇门瞟了瞟,想起男人对她的保证,她最终还是压制住了自己的好奇心,下了楼。

    晚上,当男人发现隔壁卧室的东西已经被清空的时候还是有些惊讶。

    “你的速度倒是挺快!”夜深人静的时候,男人将女人压在了身下,说道。

    “什么?”

    “你就那么讨厌温岚?”席靖尧疑惑地问道。

    虞姬一愣,垂眸回道:“谈不上讨厌,但不喜欢倒是真的。”

    “就因为我喜欢她?”席靖尧笑着问道。

    “你还笑!”虞姬噘着小嘴,将俏脸一扭。

    男人将女人的小脸扳正,唇角缓缓向上一勾,邪笑道:“叔叔现在只喜欢你这个‘小侄女’,只想天天把你喂的饱饱的,别人饿不饿关我什么事儿?”

    虞姬将藕臂环上了男人的脖子,妩媚一笑:“叔叔,我今晚不饿,可不可以不喂我?”

    “你个小妖精!”席靖尧喉结滚动了下,就连嗓音都变的有些沙哑了。

    长夜漫漫,室内旖旎无限……

    中秋节那天,席靖尧领着虞姬早早便回了席宅。

    席奶奶正在客厅里和温岚聊着天,似乎也是跟孩子有关的话题。见到席靖尧他们,笑着朝他们招手。

    “二哥和美人儿越来越有夫妻相了。”格格笑着说道。

    看到席靖尧牵着虞姬的手,席奶奶也笑的合不拢嘴了。

    “奶奶。”虞姬打了声招呼,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过来,我们正在讲怀孕应该注意些什么,你正好也听听。”席奶奶朝虞姬说道。

    虞姬看了一眼温岚,见对方眸色一冷,于是微笑着靠近。

    “岚岚生完就该轮到你了,你也听听,对你没坏处。”席奶奶拍了拍虞姬的小手,嘱咐道。

    虞姬轻应了声:“嗯。”

    “我前些天啊还专门找大师算了算,说我明年就能抱上孙子,这不,还挺准的,岚岚明年就能给我生个白白胖胖的重孙喽!”席奶奶看上去很是开心,握着虞姬的手不松:“你呀,也赶紧给我抓紧了,知道吗?”

    温岚的晶眸一暗,瞅了虞姬一眼若有所思着。

    虞姬闻言则笑着回道:“奶奶,等我拍完这一部戏,我就要一个。”

    “真的?”席奶奶惊讶地看向了席靖尧。

    席靖尧蹙了蹙眉头,这个该死的女人,有这种想法居然第一个告诉的人不是他。

    “奶奶,这回你该放心了吧?”格格插嘴道。

    “放心了放心了。”席奶奶笑的那叫一个开心。

    “岚岚,你也该回屋躺会了。”席奶奶朝温岚说道。

    温岚起身:“那我就先回屋了。”离开的时候下意识瞅了席靖尧一眼。

    温岚刚走,虞姬也打了个哈欠,席奶奶见状蹙眉:“昨晚没睡好?”

    虞姬尴尬地笑了笑,还没有回话呢就被格格抢了先:“有我二哥在,美人儿能睡好才见鬼呢。”

    席奶奶一愣,顿时领悟了,转头看向席靖尧,责备道:“你呀,上一天班不累吗?”

    席靖尧则瞪向席格格。

    格格口无遮拦道:“你瞪我干嘛?我又没说错!美人儿不敢指控你可是我又没什么好怕的,奶奶,你都不知道,上次我去我二哥那里住了两天,半夜醒来想喝口水的时候,听到二哥还在折腾美人儿呢!”

    席奶奶看向格格,嗔怒道:“你又偷听墙根,以后不准再去打扰你二哥她们了。”

    “奶奶,你又偏心!”格格不满地嘟囔道。

    虞姬低着个头,小脸涨得通红,心想,她怎么会有格格这么个坑友呢?

    “你也上去休息会儿吧!”席奶奶朝虞姬说道。

    “是,奶奶。”虞姬领命上了楼。

    虞姬刚躺在床上,男人也跟了进来。

    “拍完这部戏就要孩子?”席靖尧将女人揽进怀里,问道。

    虞姬别扭地嗯了声:“目前是这么考虑的。”

    “怎么不事先告诉我?没有我你怎么生?”席靖尧责备道。

    “没有你,我也能生。”虞姬开玩笑道。

    席靖尧闻言先是一愣,紧接着捏了捏女人的脸蛋,骂道:“敢给我红杏出墙,看我不活剥了你!”

    “我好害怕呀!”虞姬娇笑着,笑声悦耳。

    男人坐在床上,将女人抱坐在了他的腿上:“睡会儿?”

    虞姬斜着眼睛,哼道:“不正经。”

    “你想歪了,大白天的,我能对你做什么?”席靖尧好笑地看着女人。

    虞姬瘪了瘪小嘴,嘟囔道:“你大白天对我做的次数还少吗?”

    “你想什么呢?我待会有点儿事儿,还得出去一趟,你往这眯一会,昨晚你辛苦了。”席靖尧笑着逗弄着女人。

    “席靖尧,你好讨厌!”虞姬娇嗔道。

    男人捏了捏女人的小手,然后准备起身:“我该走了。”

    虞姬搂着男人的脖子有些依依不舍。

    见女人不松手,席靖尧微微皱眉:“怎么了?”

    “你喜欢男孩儿还是女孩儿啊?”虞姬笑着问道。

    席靖尧的眉头拧的更厉害了,想了想然后回道:“男孩儿吧!”一想到会生个像格格那般的女儿,他就有些头疼。

    “那万一生了女儿怎么办?”虞姬不高兴了,她可是很喜欢女儿呢。

    席靖尧有些为难,声音微挑,故意逗弄着女人:“送人?”

    “席靖尧!”虞姬喊道。

    “好了好了,逗你的。”席靖尧扬唇一笑,回道。女儿若是像格格,会气死他,若是像这个女人,他故意又要很操心。

    当然,席靖尧绝对想不到,后来的他竟然把女儿当成了手心里的宝,宠的那叫一个无法无天。

    席靖尧离开后,虞姬躺在床上睡了会儿。

    快到中午的时候,虞姬起床正准备下楼,却在楼梯口碰上了温岚。

    温岚正在修剪楼梯口的盆栽,见到虞姬出来后,慢慢地放下了剪刀,回头朝虞姬看去。

    虞姬本来不想和她打招呼的,想无视对方直接下楼,只是温岚却率先迈下台阶挡住了她的去路。

    “你想干什么?”虞姬蹙眉质问道。这个女人又要干什么!

    “我只是想和你谈谈罢了。”温岚笑着回道。

    “可是,我不想和你谈。”虞姬想要绕过温岚,可是温岚哪能如她意,再一次地堵住了她的去路。

    “让开!”虞姬压低声音说道。

    “你已经有了靖尧了,为什么还要霸占着璟岩?”温岚直接开门见山道:“你究竟是不愿意放弃你现在的名利呢还是压根就想脚踏两条船?”

    “我跟你说过了,我跟老师没什么。”虞姬再一次地解释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