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章 举旗投降

    第一百四十一章  举旗投降    席靖尧不情愿地松开了女人,转头朝护士看去,眼神中透着一股被人打扰的不爽。

    虞姬则羞愤地将小脸转到了另一边。

    护士就当没看见,一边换着药一边笑着说道:“原来你有男朋友了啊?看来要有不少粉丝伤心了。”

    虞姬异常尴尬,怒视着男人回了句:“他不是我的男朋友。”

    虞姬的回答倒是让护士有些惊讶,瞅了瞅两人,忽然笑了:“不是男女朋友能亲密成那样?”

    “我是她老公。”席靖尧冷声纠正道。

    护士闻言一怔,朝两人暧昧的笑笑:“我懂,放心吧,病人的隐私,我是不会说出去的。你们继续!”

    瞥了一眼护士离开的背影,见对方顺便把门也给带上了,虞姬真恨不得凿个地洞钻进去。

    “我们继续?”席靖尧唇角微微扬起,作势就要去捕捉女人的小嘴,却被女人敏捷地躲开了。

    虞姬怒气冲冲地瞪着男人,口气不善地说道:“我还没有原谅你呢!”

    “来吧,亲完了就原谅了。”席靖尧大掌快速地勾过女人的脑袋,锁定目标,精准无误地覆了上去。

    虞姬一生气,朝男人咬了一口。

    “啊!”男人闷哼一声,退了出来,捂着嘴看向女人。

    虞姬余怒未消,可是看见男人吃痛的模样却又让她有种报复的块感。

    “开心了?”席靖尧‘嘶’了一声,挑眉问道。

    虞姬板着一张脸,哼道:“你每次都这样,我要的不是你的道歉!”

    “女人,别得寸进尺!我不轻易对人说这三个字的。既然不要,那我收回。”席靖尧张了张嘴,发现舌头疼,于是慢慢地说道。

    虞姬瘪了瘪小嘴,将小脸一撇。

    “那你要什么?”席靖尧盯着女人看了好一会儿,最后挫败地问道。

    虞姬缓缓转头,看向男人,红唇动了动:“你自己想。”

    男人烦躁地扒了扒头发,沉思了片刻,回道:“承诺?”

    虞姬不吭声。

    “你直接告诉我不就得了。”席靖尧皱眉说道。

    虞姬还是不吭声。

    手机铃声突然煞风景地响起,席靖尧接通,不知道听到了什么脸色一变,挂上电话后从床上起身:“局里有急事,我得赶紧去一趟,我给李姐打电话让她过来陪你,处理完事情后我再来看你。”

    虞姬垂眸,没有说话,直到男人离开,她才将视线缓缓移向门口。

    女人微微叹了口气,她真的很矛盾。宽容她做不到,离开她又舍不得!她是真的很爱很爱他,所以心才会如此的痛。

    李姐很速度,不到半个小时就过来了,看到她这样也是担忧地问长问短。

    晚上九点多的时候,男人又来了,只不过跟白天不同,因为俊脸上挂了彩。

    “先生,你这是怎么了?”李姐关心地问道。

    “没事儿,执行任务的时候不小心蹭的。”席靖尧淡漠地回了句,径自在床边坐下。

    “那我去问医生要点儿药,拿来给你擦一下。”李姐说着就离开了。

    虞姬瞄了一眼男人脸颊上的擦伤,小手揪着被单搓啊搓的。

    “看到我伤成这样,是不是心里舒服一点儿了?”席靖尧笑着打趣道。

    虞姬扭过脸,紧抿着红唇,就是不搭理对方。

    席靖尧拉起女人的手放在了自己的手心,拍了拍,女人本能地想要抽回,可是男人却握得更紧了。

    “你知道吗?刚才在执行任务的时候,我趴在歹徒的车顶被甩飞了出去,幸亏后面的那辆车踩了刹车,否则我就真的兑现不了承诺,回来看你了。”席靖尧虽然说话的时候是带着笑容的,可是虞姬闻言却哭了。

    “你干嘛要跟我说这些?我不想听,我不要听!”虞姬举起拳头朝男人的胸口捶去,眼泪忍不住啪嗒啪嗒的往下掉。

    “好好,你不想听我就不说了还不行吗?”席靖尧难得的脾气好,握着女人的小手放在唇边亲了亲。

    虞姬的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珍珠,再也控制不住了。她虽然很气他,可是她并不希望他出事!一想到他永远都不会出现在她面前,单是想想就让她很难接受。她要他好好的,好好的陪在她身边,她可以什么都不奢求了。

    席靖尧是拿女人的眼泪一点儿辙都没有,随手一变,也不知道从哪里拿出来一只白色的小旗,递到女人面前,说道:“我投降了。”

    虞姬先是一愣,紧接着破涕为笑了。

    席靖尧将小白旗放在了女人的手中,笑着说道:“你可要优待俘虏啊!”

    虞姬吸了吸鼻子,哼道:“别以为这样我就会原谅你。”这个男人,什么时候也学会逗女人开心了,还是他一直都会,只是她不知道罢了。

    席靖尧抬手擦了擦女人的眼泪,叹了口气:“以后别哭了,眼睛肿的跟核桃似的,我若是现在给你拍张照片传在网上,铁定没有导演再找你拍戏了。”

    “你又挖苦我!”虞姬气愤地指控道。

    席靖尧举手投降:“天地良心啊,我只不过是想要提醒你,以后尽量少哭,不仅浪费眼泪,还浪费体力,最关键的还是……影响美感。”

    “你怎么这么讨厌?”虞姬嗔怒地看向男人。

    席靖尧捏了捏女人的脸蛋,宠溺的一笑。

    “先生。”李姐突然拿着药走了进来,见到两人亲密的模样,立刻调转头就走。

    “回来!”席靖尧朝李姐喊道。

    李姐立刻笑嘻嘻地走了进来,拿药给男人的伤口轻轻地涂着,一边涂着一边叹气:“你说你们两个今天是怎么了?难夫难妻?”

    虞姬看了一眼男人,两人突然相视一笑。

    “我今天算是有眼福了,这大概是我第一次见先生这么开心的笑呢。”李姐笑呵呵地指出。

    李姐给席靖尧上完药后,识趣的离开了病房。

    席靖尧看向女人,轻声问道:“还生气吗?”

    虞姬叹了口气,沉默了良久才鼓足勇气问道:“你……你现在还爱她吗?”

    席靖尧微微蹙眉,似乎从来都没想过这个问题一般。

    男人的表情让虞姬有些后悔,她干嘛多嘴地去问他这个问题,明明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见女人低下了头,席靖尧抬起了女人的下巴,迫使她看向自己:“她现在……只是我的一份责任。”虽然他现在也有些不太了解自己,可是他却清楚的知道,如果让他现在娶温岚,他绝对不同意,因为眼前的这个女人已经让他不想放手了。

    虞姬晶眸闪了闪,不确信地问道:“只是责任吗?”虽然她也不知道男人所谓的责任为何,但是只要没有爱,她想她是会接受的。

    “在知道了她今天的所作所为之后,你觉得我还会对她有什么感情?”席靖尧笑着反问:“我不喜欢有心机的女人。”

    虞姬惊讶地抬眸:“你都已经知道了?”

    “不都是你告诉我的吗?”席靖尧反问。

    “那……你相信我了?”虞姬也不知道为什么,他的信任似乎比一切都来得重要。

    “不相信也没办法了。”席靖尧突然回了句。

    虞姬疑惑地挑眉:“什么意思?”

    “就像我最初不相信你接近我的动机一样,可那又怎样?我还不是被你迷得神魂颠倒的?”席靖尧一本正经地回道。

    “你被我迷得……”虞姬羞红了脸,小声嘟囔道:“你什么时候也学会这些个花言巧语了?”

    “你不喜欢吗?”席靖尧反问。

    虞姬抿唇偷笑:“就是不太习惯。”

    “其实虞仙儿说的没错,你就是个小妖精,尤其是在床上。”席靖尧故意贴在女人耳边说道。

    “我不是。”虞姬否认。

    “都让我这个自认为柳下惠的人不知道自控为何物了,还不是妖精?”席靖尧反问。

    “那……你该不会是只喜欢我的身体吧?”虞姬小声地试探道:“那你有没有那么一丁点儿喜欢我这个人?”

    “你说什么?”席靖尧故意装作没听见。

    “讨厌!”

    “喜欢你的身体还不够?”席靖尧浓眉挑了挑,回道:“女人,别太贪心,喜欢你的身体何尝不是一种喜欢?至少,我不喜欢碰别人。这难道不是对你的一种偏爱?”

    “那你告诉我……我是不是你的第一个女人?”虞姬手指搓啊搓的,瞄了男人一眼,小声地试探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