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 心痛的滋味

    第一百四十章 心痛的滋味    “你们刚才说,是谁受伤了?”席靖尧浓眉一挑,沉声问道。刚刚是他听错了吗?

    一个小女警羞红了脸,低声回道:“那个歌星……虞美人。”

    席靖尧本来就暗沉的脸色瞬间更阴森了。

    几个人见状都吓得不敢吭声了。

    席靖尧快速地返回了办公室,拿起车钥匙,如一阵风般地离开了警局。

    在车上,他给格格打了个电话,格格已经知道了,在去医院的路上,顺便告诉了他哪家医院哪间病房。

    医院外依旧守着一大堆的记者,席靖尧也无暇去顾及,直接疾奔上八楼,只是熟悉的环境让他微微蹙起了眉头,他上午来过这里。

    病房外站着几个保镖,因为认识席靖尧便直接放他进去了。

    席靖尧轻轻推门而入,病床上的女人闭着眼,似乎正在酣睡。

    席靖尧悄悄靠近,在床前的凳子上坐下,一向冰冷的目光瞬间带着一抹柔情,从女人毫无血色的唇移向了被包扎着的胳膊。

    大掌慢慢地放在床上,握住了女人裸露在被子外面的小手,眼神中充满了自责。

    如果他答应陪她去医院,是不是也就不会发生这种事情了?

    虞姬察觉到了手上的温度,于是缓缓睁开眼睛,转过头,正好对上了男人漆黑的双眸。

    秀眉微微蹙起,小手下意识地从男人的大掌中抽出。

    席靖尧只觉得手一空,瞄了一眼女人的小手,再次看向女人,声音微挑:“你在怪我?”

    虞姬没有回答,或许是因为累了,不想开口。只是将脸扭向了另一侧,盯着窗台上的那束百合花发呆。

    席靖尧盯着女人的侧颜看了好久,最后微微启唇:“对不起。”他都不太记得自己有多久没说过这三个字了,感觉他三十多年来,这三个字说的次数一只手都能数的过来,上次说的时候好像还是在部队上,对着一个亡故的战友。

    虞姬闻声微微咬着下唇,合上了双眸,一滴眼泪从眼角滑落,滴落在了枕边。‘对不起’这三个字对她来说更像是一种讽刺!是再次揭开了她还没有愈合好的伤口。

    他竟然说了对不起!换做以前,或许她会激动的睡不着觉,可是现在她却一点儿也开心不起来。

    他对不起她什么?是因为欺骗了她所以才对不起,还是因为选择了温岚所以对不起?无论是哪种原因,她都不想听!

    “你走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虞姬强压下心头的伤痛,哽咽出声。

    “为什么哭?”席靖尧没有离开,弯腰扳过女人梨花带雨的小脸,揪心地问道。

    虞姬抬起左手推开了男人的大掌,尽量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低喊道:“你走!”

    “今天不说清楚,我是不会离开的。”席靖尧沉声回道:“你为什么哭?仅仅是因为我没有陪你去医院复查吗?”

    更何况,发生了这种事情谁都无法预料,他都已经道歉了,她还想他怎么样?

    “我现在不想看见你,我不想和你说话,你走你走!”虞姬翻身坐起,压根就忘了自己的胳膊还受着伤,不停地推着床前的男人。

    见女人情绪如此激动,再加上女人的伤口处突然有血迹渗出,席靖尧不再坚持了,沉声回道:“你别激动,我走还不行吗?”

    “我去给你叫医生。”席靖尧往后退了两步,转身朝外走去。

    虞姬忍着痛,额头上都渗着细汗。

    席靖尧将医生叫来,医生检查过后说要重新包扎伤口,可是虞姬倔强地不肯,盯着席靖尧下着逐客令:“你走!”

    “我离开,你就让包扎是吧?”席靖尧努力地克制着自己的脾气,问道。

    虞姬没回答,只是怒视着男人,胸口剧烈起伏着。

    席靖尧紧蹙着眉头,转身疾步离开。

    眼见男人的背影消失在门口,虞姬瘫软地靠在了床头,任由医生给她重新上药止血。

    格格和朵儿上来的时候正好碰上了一脸阴沉的席靖尧。

    “二哥?”席格格惊讶地问道:“你要走啊?”

    席靖尧冷声应道:“嗯……你们多陪陪她,她心情不好。”

    席格格张了张嘴,似乎很是吃惊,盯着男人离去的背影叫道:“我二哥真的变了哎。”

    朵儿没有理会格格夸张的表情,直接朝病房走去。

    席靖尧走出医院,上了车,却没有立刻开走,而是抽出一根烟,点燃,一根接一根,直到烟盒空了才作罢。

    他总觉得事情有一些太过巧合,是他多心了吗?心中陡然浮出的想法把他吓了一跳,他希望这只是一个巧合……

    格格她们进来的时候,医生刚刚嘱咐完虞姬,与她们点了点头,擦肩而过。

    虞姬的脸颊上还残留着泪痕,朵儿见状心疼地问道:“美人儿,你怎么哭啦?是不是很疼啊?麻药已经过了吗?”

    “美人儿,来,我来给你吹吹,不疼啊。”格格搞笑地上前,俯首在女人的伤口处吹了吹,说道。

    “你知不知道,看到新闻的时候我差点儿吓死!”朵儿坐在床边,开始滔滔不绝了:“美人儿,你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谁会想要对你不利啊?”

    “刚才上来的时候我碰到我二哥了,你都受伤了,他竟然还忙着工作,太过分了。”席格格忍不住嘟囔道:“不过,他有说让我们好好陪你哦,我就说嘛,我二哥绝对是变了,美人儿,你简直太有魅力了,竟然连我二哥这个石头心也能捂热。”

    格格不提席靖尧还好,这无意的一提,让虞姬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侧转身子,将脑袋埋在枕头里,哽咽啜泣出声。

    格格和朵儿吓坏了,瞬间手足无措起来:“美人儿,你怎么了?”

    虞姬难受极了,压抑了一天的情绪彻底爆发,或许哭出来就能好受些。

    “美人儿,哎呀,你别吓我们呀!”格格也不知道该从何劝起了,因为她压根就不知道美人儿到底为何哭。

    朵儿比格格心细,以她对美人儿的了解,绝对不会是因为受伤这件事。

    “席靖尧又欺负你了?”朵儿猜测着。除了这个男人,她想不出还有谁会让美人儿如此难过。

    格格一愣,压根就没往这方面想:“不会吧,美人儿都受伤了,二哥怎么可能欺负她啊!”

    虞姬越哭越痛,心里憋闷的好想尖叫。

    “我去找他算账!”朵儿愤怒地呼吸着,说着就准备离开。

    虞姬抬手拉住了朵儿的手腕,哽咽道:“别去。”

    “还真是我二哥啊?”格格简直有些不可置信。

    “你们让我安静一会儿好吗?”虞姬的声音带着一抹哭音:“我头疼。”

    “哦哦,你休息会儿吧,我们就在这儿安静的呆着,绝对不说话吵你。”格格点头回道。

    席家一大家子也来了,在医院门口,席奶奶眼尖地发现了席靖尧的车,于是靠近,敲了敲玻璃。

    席靖尧正靠在车座上闭眸沉思,听到声响朝外看去,当看到车外的席奶奶时微微蹙眉,然后开门下车。

    “奶奶?”

    “你怎么在车上呆着啊?为什么不上去?”席奶奶皱眉质问道。美人儿不是受伤了吗?尧尧这是想干什么?

    席靖尧垂眸没吭声。

    席奶奶朝席靖尧微微靠近,嗅了嗅,然后用手掌在鼻子前扇了扇:“吸了多少烟啊这是?”

    “妈,我们上去吧!”席母叫道。

    “走,跟我们上去!”席奶奶朝席靖尧命令道:“你自个媳妇受伤了,你躲在下面干什么?”

    席靖尧锁上车门,跟着他们进了医院,眼神在扫到温岚的时候多停留了几秒。

    温岚见席靖尧瞅着她直看,回以一笑,其实手心里早已冒了汗。

    一家人浩浩荡荡地进了病房。

    “奶奶,妈。”席格格起身叫道。

    虞姬闻言,停止了哭泣,胡乱地擦了擦眼泪,坐起身。

    朵儿见状赶紧上前扶着对方。

    见虞姬的小脸上还残留着泪痕,席奶奶眉头一皱,其他人也是一怔,席靖尧尤为明显,她……她竟然还在哭?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心里竟然隐隐揪疼着……

    “吓着了吧?”席奶奶走近,席格格立刻将凳子往前一挪,让席奶奶坐了下来。

    虞姬抿了抿唇,发现自己根本就笑不出来。

    “到底怎么回事儿啊?”席奶奶轻声问道:“你的性子向来温顺,应该不至于招惹祸端。”

    虞姬下意识地看向温岚,嘴唇动了动:“奶奶……”

    温岚见虞姬看向自己,瞬间有些心虚,恶人先告状道:“奶奶,今天美人儿约我出去,我们因为一点儿小事情闹的不太愉快,所以没注意到身边有危险,那个歹徒其实是冲着我来的,我躲开了,他却误伤了美人儿。”

    席奶奶惊讶地看向温岚:“你怎么一开始没说?”

    温岚支支吾吾道:“我是不想让你们担心。”

    席靖尧微微蹙眉,瞥向了温岚,她……她竟然知道美人儿受伤,那他来的时候,她为什么没告诉他?

    上午发生的一幕幕突然回到了脑海,让席靖尧震惊地看向了床上的女人,她……她的那通电话是……是在试探他吗?

    听了温岚的话,虞姬有些想笑,可是当她真正笑出来的时候却比哭还难看。

    她现在不想去指控她,没有证据的指控只会让他们觉得是自己心思不正。

    席奶奶她们只坐了一会儿就走了。

    席靖尧的脚却像生了根似的动也不动。

    “格格,你们先出去。”席靖尧朝格格她们吩咐道。

    格格看了美人儿一眼,拽着朵儿走出了病房,给两人留了单独相处的空间。

    “你也走吧,我说了我不想看见你。”虞姬看向窗外,轻声说道。

    “你上午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是跟温岚在一块?”席靖尧眯眸问道。

    虞姬没吭声,突然感觉好累。

    席靖尧盯着女人看了好久,最后转身走出了病房。

    虞姬缓缓地转过头,眼神有些迷茫,心里涩涩的,难受极了。

    席靖尧离开病房没走几步便又折身返了回去,疾步上前,将女人一把拥入了怀里,埋在女人肩窝低声说了句:“对不起。”

    虞姬挣扎着:“你放开我!”

    “我都认错了你到底还要怎么样?”席靖尧将女人抱得紧紧的,就是不松手。他这辈子还是第一次对女人说对不起。

    “席靖尧,你为什么要骗我?”虞姬终于忍不住哭喊道:“你明明有空来见她却告诉我你很忙!”

    席靖尧黑眸暗沉,仍凭女人再挣扎就是不松手。

    “你知不知道当我坐在这里,看到你着急地抱着她找医生的时候我有多心痛!你是我的老公!”眼中的泪水就像是决了堤般肆意涌出,虞姬小手揪着男人的衣服,哭的泣不成声。

    女人的声嘶力竭让席靖尧很难受。

    “你说过你不会骗我的,你答应过我的!”虞姬喊道,小拳头用力的捶打着男人的背:“你既然做不到为什么要答应我,为什么?”

    席靖尧突然松开女人,与她四目相对,一字一句地回道:“对她,我有责任!”

    虞姬哭声一顿,愣愣地看向男人,仿佛声音都不是自己的了:“她肚子里的孩子……真的是你的?”

    席靖尧微微蹙眉,沉声回道:“什么是我的?我他妈的根本就没有碰过她,孩子怎么可能会是我的?”

    虞姬摇头哽咽道:“那她是你的责任,我又是你的什么?”现在已经不是孩子是谁的问题了,她只想要他一个明确的态度。

    “你说你是我的什么?”席靖尧皱眉反问:“你是我的老婆,这辈子都是,这个位置别人取代不了。”

    虞姬摇头,再摇头:“不,你不爱我,我只不过是你在闲余时间里的一个玩偶罢了,你想摆弄一下就摆弄一下,你没空的时候压根就不会记得有我的存在!”

    “我承认,我一开始是只把你当一个玩具,甚至也没想过这段婚姻能维持多久,可是我最近在改变你没发现吗?我已经在顺着你了,我也期待和你一起生个孩子,好像一家三口就这么过一辈子也不错!”席靖尧垂首承认,心里顿时五味杂陈,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可是,你也放不下她对吗?”虞姬是相信男人的话的,他的改变她怎么可能没看见,只是,他放不下温岚也是真的。

    “我说了,她是我的一个责任,抛开感情之外,我也必须得对她负责。”席靖尧很努力地解释道。

    “可是你知不知道爱情这块地方很小,根本就挤不进去三个人!”虞姬皱了皱眉头,问道:“我原本也以为我可以容忍的,可是我发现爱一个人真的太累了,我不想责备你什么,因为在我嫁给你之前我就知道,你爱的人是她!可是人都是自私的,我不想和别人一块分享你的关心和宠爱,如果你觉得我的要求让你很为难,那我退出,我退出总可以吧?”

    “退出?你想退到哪儿?”席靖尧的眉头狠狠一蹙,逼问道:“是想要和我离婚吗?”

    “席靖尧,我真的很累,就算我求求你,你放过……”虞姬低声乞求道。

    还没等女人说完,席靖尧直接扣住女人的后脑勺,侧首堵住了女人的嘴……

    “唔唔……”女人本能地想要躲开,可是男人掌上的力道很大,将她的脑袋固定的死死地,只能被迫地张开了嘴。

    “咳咳……”门口突然传来了敲门声,护士握拳放在唇边轻咳了声。

    虞姬羞愤地捶打着男人的背,示意让他赶紧起身。

    席靖尧却充耳不闻,继续和女人的丁香@纠缠着……

    “咳咳,该换液体了。”见两人依旧旁若无人的亲密着,护士的咳嗽声不免提了几个分贝。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