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 受伤了(求订阅)

    第一百三十九章 受伤了(求订阅)    “你是在害怕吗?”温岚盯着虞姬,嘲笑道:“如果你不敢面对现实,那现在还来得及,赶紧回去吧!好好当你的鸵鸟,自欺欺人吧!”

    虞姬抿唇,从包里掏出手机,翻出了男人的手机号码。

    温岚盯着虞姬犹豫的动作,唇角扬起了一抹讥讽,看来她猜的没错,这个女人喜欢靖尧!或许比她对璟岩的感情还要深吧!

    虞姬假装淡定,其实心跳早如擂鼓般震耳。

    颤着手指摁了拨通键,紧张地等待着,似乎此刻的一秒钟就好比一年那么漫长。

    电话终于通了,里面传来了男人低沉的嗓音:“喂。”

    虞姬心跳加速,抿了抿唇,问道:“你现在忙吗?”

    男人皱眉,反问:“什么事儿?”

    “我……上次你陪我去看的那个医生,我感觉吃过她给开的那个药,现在已经好的差不多了,我想再去复查看看。”虞姬小声地说道。

    “地点你也知道,你直接找她去就行。”席靖尧拧眉回道。

    “可是……你现在没有时间吗?我想让你陪我去。”虞姬长吸了一口气,紧张地等待着男人的回答。

    “一定得今天吗?”席靖尧沉默了片刻,问道。

    “嗯。”虞姬小声应了声。

    “那下午吧!”席靖尧答应了,只不过时间定在了下午。

    虞姬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继续试探道:“现在不行吗?”

    那边沉默了……

    “很忙吗?”虞姬的心有些往下掉了。

    “……嗯。”席靖尧沉默了几秒应声。

    “那算了,我自己去也一样。”虞姬没等男人回话便直接挂了电话。

    温岚讥笑出声:“怎么样?好得他对我也有十年的感情,你和他才认识多久?妄图取代我的位置,那简直是痴人说梦。”

    “说够了没有?”虞姬烦躁地低吼出声。

    “怎么?恼羞成怒了?”温岚继续拿话来刺激对方:“他待会儿可是会过来的,你若是受不了这个刺激现在离开还来得及。”

    “我既然来了就没有离开的道理。”虞姬想要平定自己的情绪,可是突然发现很困难:“如果真如你所说,那么我……”

    “你怎么样?”温岚追问。

    “我是爱他,可是我也有自尊!如果你说的一切都属实的话,我绝不会委曲求全地继续待在他的身边。”虞姬给自己下了死令。

    “好一个不折不挠的烈性女子!”温岚哼笑出声:“我是不是应该夸奖一下你?至少,我若是你的话,我可做不到将自己的东西拱手让人!”

    虞姬看着温岚善变的嘴脸,突然有些可悲:“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你了解我吗?你知道我以前是什么样子吗?”温岚翻了个白眼,觉得可笑至极:“人都是会变的,当一个人被逼向绝路的时候,她得为自己寻求出路啊!我并不是一个坐以待毙的人,我的命运为什么要掌握在别人手中呢?”

    虞姬僵硬地扯了扯唇角,眼前的这个女人突然变得好陌生,好可怕。

    “不知道老师和靖尧若是看到你这副模样会是什么反应?一定会吓一大跳吧?”虞姬轻摇着头,简直不敢想象:“你每天都这么伪装着,不累吗?我都替你觉得辛苦。”

    “你以为我愿意吗?”温岚突然变了脸色,近乎咬牙切齿地喊道:“如果没有你的出现,我会过的很幸福,可是你的出现将我的美好规划全盘打乱了。璟岩开始冷落我了,他甚至都不愿意碰我!你说,我的丈夫心灵出轨了,难道我就只能忍气吞声吗?”

    “可是……我不喜欢他!”虞姬解释道。

    “可是,他喜欢你,这就是你的错!”温岚微微眯眸,冷声说道:“你活该被报复!”

    “你简直不可理喻!”虞姬简直快要气疯了。

    温岚突然耸肩一笑,侧眸朝旁边看了一眼,紧接着就看见一个武装严实的成年男子疾步朝这里走近。

    当那个男人靠近她们的时候,虞姬才发觉了不对劲儿,可是已经晚了。

    男人从袖口里滑出一把匕首,动作快速地朝温岚的肚子刺去。

    虞姬见状,出于本能地上前将温岚推开,结果胳膊被划了一刀。

    “救命啊!”温岚突然喊叫了一声。

    持刀男人立刻隐没在了人群,跑开了。

    胳膊上传来的剧痛让虞姬紧蹙着眉头,她似乎都能感觉到血流的速度,垂眸瞄了一眼,刺目的鲜红已经晕染了一片。

    “我送你去医院。”温岚上前一步,说道。

    虞姬皱眉,伸手捂着伤口,没空去想温岚到底是出自好心还是假意,径自朝医院的方向而去。

    医生给她处理伤口的时候,打了局部麻醉,伤口很深,缝了整整七针。

    她拿出手机,点开席靖尧的手机号可是没有摁下去,直接改拨了110,报了案。

    温岚走了进来,朝她露出了讥讽的笑容:“你是傻子吗?你为什么要替我去挡?”

    虞姬没吭声,也不想回答。那个时候,情况那么危急,她根本没有考虑太多,只知道她肚子里的孩子不能有事儿!后来仔细一想,她不后悔她刚才的举动,若是她的孩子真的没了,那么她自己也逃脱不了干系,温岚肚子里的孩子可是席家的命根啊!

    “如果你的孩子没了,你是不是就可以借机推脱在我身上?”虞姬反问。

    温岚垂眸一笑:“原来你也有聪明的时候啊。是,如果我的孩子掉了的话,我肯定会拖你下水的,谁让你在我旁边呢?”

    虞姬看了看时间,笑了:“不是说十几分钟就到的吗?原来你也不过是故弄玄虚罢了。”男人没来,她很开心,虽然受了伤,但她觉得也值了。

    “谁说他不会来?”温岚笑着回道:“他只不过是路上遇上了点儿麻烦罢了,马上就到了。”

    虞姬的笑僵在了唇角,小手紧握,指甲嵌入肉里却感觉不到疼痛。

    她在心里不停地告诉自己,不可能的,温岚是骗她的,可是慌乱的心却骗不过自己,她有些怀疑了,那原本坚定不移的心也开始动摇了。

    温岚的手机响了,低头瞄了一眼,而后朝虞姬浅笑着:“这不,来了。”

    虞姬不自觉地咬了咬下唇,顿时心乱如麻。

    “别再自欺欺人了,还是早些认清楚自己的位置比较好!”温岚讥讽的一笑,丢下一句话便转身朝外走去,门被她留了手掌般宽的一条缝。

    席靖尧接到温岚的电话便赶来了,当看到温岚完好无损地站在十米开外的地方时微微蹙了蹙眉头。

    “靖尧!”温岚朝席靖尧挥了挥手。

    席靖尧黑眸微微眯起,大步走近。

    在席靖尧距离自己一米左右的时候,温岚突然抬手扶额,状似要晕倒。

    席靖尧本能地上前一步,将站不稳的女人给接住了:“岚岚——”

    温岚闭着眼假装人事不知。

    席靖尧见状立刻将温岚拦腰抱起,朝急诊室而去,碰上一个小护士,便沉声命令道:“有孕妇晕倒了,赶紧叫你们医生过来。”

    在温岚离开病房的时候,虞姬本能地想要下床跟上,却因为手上还扎着针就此作罢了。不过微微抬眸,刚好能从门缝中看到温岚所站的位置,当男人出现在她的视线内时,她整个人都懵了,当男人抱着温岚离开的时候,她还在发愣,似乎回不过神来。

    虞姬深呼吸了好几口气,她明显地感觉到,自心口处传来的疼痛远远掩盖了胳膊上伤口的痛。

    温岚没有骗她,他真的来了。可他为什么告诉自己他很忙呢?

    鲜明对比之下,虞姬突然笑了。温岚说的没错,她在自欺欺人,自以为是的觉得男人已经放下了过去,只是十年啊,他对她的感情十年,怎么可能会说忘就忘呢?

    在她和温岚之间,他毅然决然地选择了温岚,她还能奢求什么!

    席靖尧将温岚送往急诊室,在门口的时候温岚突然睁开了眼睛,要求席靖尧放她下来。

    “怎么回事?”席靖尧打量了一眼温岚,皱眉问道:“不是说受伤了吗?”

    “你没听清楚,是别人受了伤,我只是受了惊吓而已。”温岚小声地解释道。

    席靖尧皱了皱眉,声音有些低:“还是检查一下为好,看孩子有没有影响。”

    温岚回以一笑:“我刚才已经检查过了,医生说没多大问题。靖尧,不好意思啊,害你白跑了一趟。”

    “没关系。”席靖尧黑眸微微一眯,问道:“不过你说,有人想要杀你?”

    温岚点了点头,欲言又止地模样:“可能是个疯子吧。”

    “不是让你以后出来的时候带个人吗?”席靖尧蹙眉质问道:“你就一个人出来,奶奶她们放心?”

    温岚嘻哈地避开了男人的追问,她其实是半路上把人给支走了。

    “你送我回去吧!”温岚要求道。

    席靖尧率先转身:“走吧!”

    “有了上次的事情,我以为你应该已经记住了,一个人的时候最好不要乱跑。”席靖尧沉声嘱咐道。

    “知道了。”温岚宛然一笑。

    席靖尧在走出医院大门的时候刚好碰上两个警察,于是停下了脚步。

    “席局。”两个警察朝席靖尧颔首。

    “怎么了?”席靖尧拧眉问道。

    “刚才这里有个女人报警说,有人持刀砍伤了她。”警察如实汇报,我们来问问情况。

    席靖尧微微敛眸。

    “靖尧,我有些不舒服,你送我回去吧!”温岚闻言急忙朝席靖尧说道。

    两个警察的眼神时不时地朝温岚飘去,笑了笑,朝席靖尧问道:“嫂子?”

    “不是,别瞎猜!”席靖尧沉声呵斥。

    “那我们两个就先上去了。”两个警察跟席靖尧打了声招呼便进了电梯。

    席靖尧盯着电梯门口愣了两秒,直到温岚叫他他才回过神来。

    “走吧!”

    席靖尧送温岚回到席宅后便给虞姬打了个电话,至于为什么打,他也说不上来,就是自从女人挂了他电话后,他总觉得有些不安。

    虞姬做完笔录,那两个小警察就离开了。

    桌上的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虞姬拿过来一看,见到上面显示的名字,突然心口刺痛了一下,只是看着却没打算接听,直到手机铃声断了,她的眼角才有了一些湿意。

    见没人接听,席靖尧微微皱眉,然后给公寓打了个电话。

    “喂。”李姐接起了电话。

    “她呢?”席靖尧直接问道。

    李姐愣了一下才听出是席靖尧的声音,然后回道:“你说夫人啊?她上午就出门去了,现在还没回来呢。”

    “她没带手机吗?”席靖尧问道。

    李姐想了想,回道:“带了吧好像。”

    “那等她回家后给我打个电话。”席靖尧嘱咐了一句便挂了电话。

    席靖尧手指轻叩着方向盘,敛眸沉思着,最后突然将车调转头,朝另一家医院开去。

    他问了江阿姨,可是对方却说那个女人没有来找过她。

    席靖尧上车后,烦躁地揉了揉眉心,抽出一根烟,点燃。

    最后忍不住给格格打了个电话……

    “二哥,你竟然给我打电话哎!这简直是百年难遇的事情啊!”席格格异常激动。

    “她跟你在一起吗?”席靖尧冷声问道。

    席格格先是一愣,随即故意反问:“谁啊?”

    “虞姬!”席靖尧没好气地回道。

    “啊,我二嫂啊!”席格格故意拉长语调,最后回道:“没有啊。怎么?你找不到她人了啊?”

    席靖尧不吭声,脸色很是难看。

    “二哥,你们该不会又吵架了吧?”席格格惊讶地问道:“这才好了没一天呢吧!”

    席格格还想继续调侃却发现对方已经把电话给挂了。这个二哥,真没礼貌!有事找她的时候才给她打电话。

    仔细回味了一下二哥刚才的话,席格格一拍额头,赶紧给虞姬打了过去,只是也没人接听。

    完了完了,美人儿该不会是出什么事儿了吧!

    席靖尧给席璟岩打了个电话,得知,这几天女人都没去过公司。

    正烦躁不安呢,局里来电话了,说是刚发生了一起绑架案,地点在城外的一座废弃工厂内,人质是个二十多岁的女人。

    席靖尧一听立刻紧张起来,直接飙车去了现场。

    只是当他看清楚人质的容貌时微微松了口气。

    绑匪是一个月前刚越狱的杀人犯,估计是没地方躲藏了,只能借助人质来给自己争取最后一个机会。

    和歹徒周旋了将近三个小时,最后终于成功救出了人质。

    而医院内的虞姬却也没有得到安宁。

    不知道是谁竟然拍了她受伤的照片传上了网,瞬间各大媒体全都聚集在了医院门口。正在她头疼不已的时候,王姐和老师来了,带了几个保镖,将她的病房死死的围住了。

    “怎么回事儿?你怎么会受伤呢?”王姐有些理不清头绪:“你以前得罪过什么人吗?”

    虞姬瞅了一眼席璟岩,感触良多,却一个字都不想说。

    席璟岩看出了虞姬的烦躁,于是轻声说道:“你好好养伤吧!我们明天再来看你。”

    席璟岩将王姐给拽走了。

    虞姬受伤这件事,席靖尧还是回到警局,从属下的口中无意中得知的。

    “看新闻了没?虞美人受伤了,哎,这人怕出名猪怕壮,人红是非多。”

    “说不定是得罪谁了呢!”

    “没准是对手公司的手段!”

    “还有可能是故意的,给自己做宣传的,谁知道呢!”

    席靖尧闻言驻足,几个小警察见状赶紧闭了嘴,各忙各的。

    还有一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