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 都是相片惹的祸

    第一百一十六章 都是相片惹的祸    虞姬朝男人讪讪地笑着,双脚悄无声息地往下挪动着,却因为眼睛是向上瞟着的,所以有一脚给踩空了。

    “啊!”女人惊恐地张大嘴巴,身子已经失去了平衡,后仰下去。

    楼上的男人瞬间脸色巨变,手一松,酒杯应声落地。

    “夫人!”李姐也着实吓的不轻,立刻跑上前去。

    席靖尧三步并作两步地跳下台阶,单腿跪地,将女人给抱了起来,脸色却阴沉的可怕。

    虞姬皱着眉头轻喊道:“哎呀,好疼。”她的屁股一定摔开花了。不过好在她摔倒的前一刻,胳膊划着墙壁,所以倒下去的力道不是太重。

    “活该!简直作死!”席靖尧沉声哼道。

    虞姬抿唇,改为搂紧男人的脖子,舒服地靠在男人肩头,虽然屁股疼,可是心里却乐开了花。

    席靖尧将女人抱回了卧室,轻轻地放在了床上,作势就要去脱女人的……

    虞姬赶紧阻止:“你干嘛?”

    “检查伤势。”席靖尧冷声回道,拍开女人的手,不由分说地就要去……

    虞姬赶紧翻过身,结果却碰到了伤处,哎吆了一声,然后摆手道:“不用了不用了,就轻轻摔了一下,一点儿也不严重。”

    “翻过身去,趴在床上!”席靖尧命令道。

    虞姬害羞地咕哝道:“真的不用了。”再说了,你又不是医生,你能检查出什么来?

    “数到三,再不趴过身,我直接用强的了。”席靖尧威胁道。

    “你又不是医生。”虞姬嘀咕道,就是不想当着男人的面……,虽然说,两人已经坦诚相见过很多回了。

    “如果信不过我,现在就去医院。”席靖尧站直了身子,声音又冷了几分。

    “我不想去医院。”虞姬露出了可怜兮兮的眼神。让医生给她检查这个部位,那她宁愿还是让他给自己检查。

    “那就脱。”

    虞姬羞答答地照做了,小手捂着羞红的脸,感受着男人的触碰。

    “疼!”

    席靖尧在部队上还是学过一些基本的医理,所以这点儿小伤他还是会看的。

    检查过后,男人沉重的表情终于舒缓了些许,站直身子,朝虞姬命令道:“以后不准再上楼梯!”

    虞姬怯怯地整理好自己,偷瞄了一眼男人的表情,小声嘀咕道:“有什么秘密呀捂着不让人看?”

    席靖尧压根就不理会女人的抱怨,直接转身朝外走去。

    “你要去哪儿?”虞姬喊道。她都受伤了,他都不留下来陪她吗?

    “拿药箱。”男人冷声回道。

    虞姬的唇角瞬间上翘,甜出了蜜。

    席靖尧给女人上过药后,嘱咐女人早点儿休息。

    虞姬下意识地拽住了男人的衣袖,可怜兮兮地问道:“你要离开吗?”

    “你觉得我现在适合留在这里吗?”席靖尧双手撑在床边,一字一句地问道。

    虞姬有些不明所以:“为什么不适合?”

    男人静静地盯着女人不说话。

    “难道你还在生气?”虞姬秀眉微蹙,凤眸瞄了一眼自己的患处,说道:“我都受到惩罚了,你的气也该消了吧!”

    女人的表情很逗,着实把席靖尧给逗笑了,叹了口气:“本来是很高兴,以为今晚上终于有福利了,不过现在看来,我怕是白高兴了一场。”

    虞姬就算再迟钝也听出了男人话中的含义,嘟囔道:“我……我又不是故意的。”

    席靖尧叹息着直摇头。

    不忍心见男人失望,虞姬不经大脑地说了句:“其实……其实我只是这里痛而已。”伸手摸了摸患处。

    席靖尧好笑地瞅着床上的女人:“你是说……你可以在上面是吗?”

    “我没有那么说。”虞姬将脸埋进枕头里,羞赧地回道。

    “行了,对一个患者,我可提不起半点儿兴致来。”席靖尧调侃道。

    虞姬终于反应过来了,抬头朝男人问道:“你……你不生气啦?”

    “你都受到惩罚了,我再不消气,是不是显得我太没风度了?”席靖尧反问。

    虞姬猛地点点头,随即又摇了摇头:“不是,你怎么会没有风度呢?是我惹你生气了,我摔倒是我活该。”

    席靖尧闻言脸色一沉:“以后走路可以继续不看路。”

    虞姬立刻摇头如拨浪鼓:“我以后一定好好看路。”

    席靖尧哼了声,转身。

    “你还要走?”虞姬苦着一张脸。

    席靖尧头也不回地进了浴室:“我去洗澡。”

    接下来,席靖尧真能当柳下惠?在女人投怀送抱的时候,他真能坐怀不乱?当女人无意识地勾引他时,他真能把持得住?

    答案是,不能!

    事后,女人气喘吁吁地朝男人问道:“你不是对我这个患者提不起半点儿兴致吗?”

    “看在你老远跑回来的份上,不满足你,岂不是让你白跑一趟了?”席靖尧靠在床头,一手拿着书,一手在女人的发丝上留恋往返着。

    “我回来不是为了这事儿!”女人爬起身,嘟着小嘴娇嗔道。

    “不是吗?我以为你是缺乏滋润了,你看……你脸色都有些泛黄了。”席靖尧瞄了女人的俏脸一眼,打趣道。

    “我那是因为拍戏拍的。”虞姬低喊道:“不是,我的脸真的有那么蜡黄吗?我每天都有做面膜的。”

    “我要是每天滋润滋润你,你其实可以不用做面膜的。”席靖尧抿唇浅笑。

    “你怎么这么讨厌?”虞姬嗔怒道。

    “女人都是口是心非的动物,嘴上说着讨厌,其实心里不知道有多喜欢呢。”席靖尧挑眉回道:“我说的对吗?”

    “不对!”虞姬否认道。

    “你脸皮薄不好意思承认,我理解!”席靖尧伸手捏了捏女人的脸蛋,轻声说道:“乖,早点儿睡吧!明天清早我送你过去。”

    虞姬立刻双眼冒红星,不可置信地问道:“真的啊?你真的要送我?”

    “我送你,让你这么开心?”席靖尧眸中泛着笑意。

    虞姬口是心非地回道:“其实,你工作那么忙,可以不用送我的,我自己打车回去就行。”为了不让经纪人知道自己的行踪,她自己偷偷跑回来了,要不然肯定要被抓去公司了。

    “那我就不去送了?”席靖尧试探道。

    虞姬闻言,小脸立刻耷拉了下来。

    “驾照我已经给你办下来了,你抽时间学一下开车。”席靖尧突然说道:“以后自己开车终归还是方便一些。”

    “可是我哪里有时间啊?”虞姬回道。

    “以后会有的。”席靖尧意味深长的说道。

    两人甜蜜了一晚上,第二天分别的时候,虞姬有些依依不舍,她多想天天跟他在一起啊,可是这也只能想一想。

    她记得一个爱情导师曾经说过,无论你多爱一个男人,也不要为了爱他而丢掉事业抛下自尊,否则当他抛弃你的时候你将会变得一无所有。

    音乐是她的梦想,而演艺圈却是她与他齐肩的一个途径。

    她不想卑微的去爱,她要变得更加强大,强大到足以配得上他。

    一晃眼,三个月过去了,人们也都褪去了厚厚的衣裳,改为了体恤和短裤。

    天气开始变得炎热起来,就连迎面扑来的风都是热的。

    拍摄也已经接近尾声了,只是困扰虞姬的一件事情让她又开始辗转难眠了。

    故事的结尾她是看过的,可是导演硬要临时加进去一场戏,就是婚礼。

    导演说了,一场让人羡慕的婚礼算是给这部剧画上了一个完美的句号。

    可是虞姬却不太赞同,她认为这部剧的结局并不是真正的结局,只是告一段落而已,剧中的男女主人公以后的日子还长着,还会发生好多的事情,应该留给观众一个瞎想的空间。

    只是她的话分量不是太重,加上编剧和副导演也赞同导演的意见,她也只能无可奈何了。

    晚上,她想给席靖尧打个电话请示一下,先斩后奏的结果她已经尝试过一回了,所以这回一定要痛定思痛,吸取教训。

    正欲拨号,却突然接到了格格的电话。

    “美人儿,我告诉你一件事。”席格格神秘兮兮的说道。

    虞姬皱眉,等待着下文。

    “我刚才路过大哥房间的时候,门没锁,我听到他和大嫂在里面吵架了。”席格格小声地说道。

    “吵架?为什么?”虞姬突然有种很不祥的预感。

    “好像是大嫂昨晚给大哥下药了,大哥……大哥……”席格格说到后面都不知道该不该说了。

    “大哥怎么了?”虞姬有些惊讶,没想到大嫂竟然这么大胆,不过,大嫂干嘛要给大哥下药?

    “大嫂说,大哥在……在和她恩爱的时候喊的是你的名字。”席格格闭着眼,说出口了。这个消息简直就是一道晴天霹雳,炸的格格开始晕头转向了。

    虞姬闻言一怔,结巴道:“你……你是不是听错了?这种事情怎么可以拿来开玩笑?”

    “可是我没听错啊,他们提了好几次你的名字,美人儿,你说,大哥是不是真的喜欢上你了?”席格格的声音里充满了担忧和后怕。

    “别瞎说,大……大哥怎么可能会喜欢我呢?一定是你搞错了。”虞姬的心也开始乱了,难道真被席靖尧给说中了?君凡和大哥都喜欢她?这……这太离谱了。

    “我也希望是我听错了。”席格格哭丧着一张脸回道。

    “格格,这种事情不能乱说的知道吗?跟我说说也就算了,千万别跟别人提起。”虞姬赶紧嘱咐道,生怕格格这个大嘴巴给说漏了。

    “放心吧,我分得清轻重。”席格格应允道。

    ……

    席靖尧开车回到席宅的时候,刚好在门口碰上从里面跑出来的温岚,于是开门下车。

    温岚刚哭过,眼睛明显有些红肿,见到席靖尧的时候,身子一怔,似乎怕对方看到自己现在这个模样,忙掩面上了车,连招呼都不打。

    席靖尧哪里肯当作视而不见,直接打开副驾驶的车门,坐了进去。

    “为什么哭?”席靖尧直接开门见山道。

    温岚故意将脸扭向车窗外,回道:“没什么,你下去,我要开车了。”

    “妈又欺负你了?”这是席靖尧唯一能想到的原因。

    温岚摇头:“不是,你别瞎猜了,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那就是因为大哥?”席靖尧并没有下车的打算。

    大哥两个字让温岚紧绷的情绪开始有些失控了,于是朝席靖尧喊道:“你下车啊。”

    “你们吵架的原因……是因为虞姬?”席靖尧猜测道,黑眸危险的眯了起来。

    “别跟我提那个女人!”温岚突然发疯了似的喊道。

    “还真是因为她?”席靖尧拧眉道。

    温岚突然侧眸看向席靖尧,眼神里的情绪变幻莫测:“听格格说,你最近和那个女人正如胶似漆着?”

    席靖尧眯眸,未吭声。

    “你们兄弟几个到底是怎么了?那个女人到底哪里好,你们一个个的被他迷得团团转?”温岚已经气疯了,说话自然不像平时那般温柔和大度。

    席靖尧依旧沉默着,像是在思考什么。

    “冉冉一开始就跟我说过的,说那个女人就是个狐狸精,专门抢别人男人的,我还不相信,现在才想起来提防已经晚了!”温岚控诉道:“璟岩很久之前就已经不再碰我了,而我却傻到以为他是因为工作太累,后来有所察觉后我有去警告过那个女人,可是她表面上表现得多么清高,私底下就有多龌龊!”

    “大嫂!”席靖尧突然沉声叫道。

    温岚被叫的一怔。

    “她最近拍戏,很忙,就算有那个心恐怕也没那个时间去勾引大哥。”席靖尧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为那个女人解释,只知道当听到温岚诋毁虞姬的时候,他竟然会不高兴。

    温岚突然冷笑一声:“没那个时间?靖尧,你也已经被她蒙蔽了吗?”

    席靖尧抿唇,眉头蹙得死紧。

    温岚拿过手提包,从里面拿出一张照片来,递在了席靖尧的面前,阴阳怪气的笑道:“看看,这就是证据。”

    席靖尧伸手接过,垂眸,当看到照片上的两个人时,脸色瞬间阴沉的吓人。

    “看看,法国呢!多浪漫啊两个人?我跟你大哥结婚这么多年了,他都从来没有带我去过法国!”温岚此刻的笑竟然比哭还难看。这张照片,她是在席璟岩的抽屉里找到的,刚看见的时候,她也以为是自己眼花了,可是事实就是事实,不想相信也得相信。

    席靖尧捏相片的手指都开始微微泛白了,薄唇紧抿着,似乎即将要有一场暴风雨来袭击。

    “相片上的两人,搂搂抱抱、含情脉脉的。”温岚气愤的面部表情都开始有些扭曲了:“看见了吧?她明明已经嫁作人妇了,竟然恬不知耻的还要勾引别人的丈夫!一想到她现在在片场有可能还和君凡亲亲我我的,我就感到恶心!”

    席靖尧搁在腿上的手紧握成拳,手背上青筋凸出,一跳一跳的,反观俊脸上却已经恢复了平静,开门下车,拿着照片直接进了席宅。

    温岚瞬间瘫软了下来,斜靠在车座上,双眸合上,一滴眼泪从眼角滑落。

    席靖尧拿着照片直接上了二楼,甚至都没有跟席奶奶她们打招呼。

    “二哥的表情好吓人哦。”席格格说道。

    “快,上去看看。”席奶奶直觉要出事,赶紧起身,格格眼尖的上前搀扶着。

    席靖尧踢开老大卧室的门,像阵风似的飘了进去,见没人,转身又去到钢琴室,果然人在那里。

    席璟岩正坐在沙发上,盯着那架钢琴发呆,就连有人进来了都没有发现。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