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秘密基地

    第一百二十六章 秘密基地    虞姬的心瞬间有些不舒服,她在心中告诉自己,或许他们只是普通朋友而已,别多想。之前的误会不都是她自以为是的臆测吗?

    格格见状有些懵了,这是个什么情况。

    虞姬不好意思开口问,可是格格向来口无遮拦,心中藏不住个事儿,于是朝唐蜜状似开玩笑地问道:“唐蜜姐,你该不会是喜欢我二哥吧?”

    “格格!”席靖尧沉声喝道。

    格格朝席靖尧吐了吐舌头。

    唐蜜回以一笑,也不扭捏,大方地承认了:“我是他的学姐,上学那会儿就追他了,不过他似乎只喜欢‘小学妹’。”

    唐蜜口中的小学妹指的就是温岚。

    虞姬的心戈登一下,垂眸盯着鞋尖,小手又开始攥啊攥的。

    “那后来呢?”席格格好奇地问道。

    “后来?后来,我伤心之下就回到法国了。”唐蜜笑着回道:“不过,后来在得知你二哥对那个小学妹也没有得手的时候,我瞬间平衡了。”

    席格格闻言忍不住捧腹:“这就是传说中的报应不爽啊!”

    席靖尧面无表情地盯着虞姬直瞅。

    “席,你妹妹简直太逗了。”唐蜜转眸朝席靖尧说道,却发现他正冷着一张脸沉思着。

    顺着男人的视线看去,唐蜜漂亮的眉峰一挑:“席,你干嘛盯着虞小姐一直看,这种行为很不礼貌哦。”

    席靖尧淡漠地收回视线,说道:“你们聊,我去抽根烟。”

    男人离开后,唐蜜又将视线移向了虞姬:“虞小姐,我们一定在哪里见过的。”

    虞姬抿唇,回以一笑。

    接下来,格格和唐蜜就开始进行着准备工作了。

    虞姬站在一旁,眼睛在台上飘着,心却不知早油走到哪里去了。

    中间也有人来找她一起合影,她虽然笑着,却笑的不是很自然。

    台上台下人来人去,虞姬突然有些心烦,落寞地转身,想要出去透透气,没想到却撞向了一堵人墙。

    抬眸,一怔。

    “又在胡思乱想什么?”席靖尧低声问道。

    “我没有想什么。”虞姬说了谎。

    “你说谎的时候,双手就是这个动作。”席靖尧瞄了一眼女人的小手,开口指出。

    虞姬垂眸看去,果然自己的两只手又开始勾勾缠了。

    “你是爱上我了吗?”席靖尧侧眸盯着女人微微颤动的睫毛,问道。

    虞姬的双手下意识地又要聚在一起,最后硬生生地忍住了,口是心非地回道:“没有。”

    “你最近似乎经常在患得患失,你的反应无不证明着一件事,那就是……”席靖尧压低声音分析道。

    虞姬急忙打断了男人的猜测:“我说了我没有就是没有。”

    “没有就没有,干嘛这么激动?”席靖尧拧眉。

    虞姬没好气地绕过男人,想要出去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却不料被男人拽住了胳膊,朝另一个方向拽去。

    席靖尧将女人拽进了楼道的一个死角。

    虞姬挣扎着,低喊道:“你放开我,你干嘛带我来这里?”

    席靖尧将女人压在墙上,粗重的呼吸喷在了女人的脸上:“你在生什么气?”

    虞姬胆战心惊地瞄了一眼门口,生怕有人会突然出来。

    “我没有生气。”女人否认道。

    “没有生气,为什么给我甩脸色?”席靖尧浓眉一拧,反问道。

    “我什么时候给你甩脸色了?”虞姬小声地回道。

    “我说过,别惹我生气,一个月可还没到呢!”席靖尧冷声提醒道。

    虞姬咬着下唇,不吭声了。

    “抬起头来看着我。”席靖尧命令道。

    虞姬缓缓地抬眸,看向男人。

    “笑一个。”

    虞姬不哭就是好的了,哪里能笑得出来。

    “不想要戒指了?”男人威胁道。

    为了戒指,虞姬忍了。牵强地扯了扯唇角,脸部线条很僵硬。

    “真难看!”男人哼了声。

    虞姬还想挣扎,却被男人固定在了怀里,眼看男人的脸越靠越近,她的呼吸也开始变得急促了。

    他要干嘛?该不会在这里吻她吧?

    虞姬下意识地将双手抵在男人的胸前,可是已经晚了,唇上的温热让她的大脑瞬间短路了。

    渐远渐近的谈话声朝这里逼近,虞姬瞬间回过神来,可是男人却没有停止的打算,依旧与她抵死缠绵着。

    “唔唔……唔唔……”女人着急之下只能发出这种‘鸟语’。

    好巧不巧,有两个女人从里面走了出来,在见到这里的一幕时也吓了一跳,不过随即便见怪不怪地下了楼,边走边嬉笑着:“公司的壁咚越来越猖獗了。”

    “唔唔……”虞姬依旧挣扎不休。

    席靖尧满足过后,终于舍得放开了女人,盯着女人被吻的红肿的唇,心情似乎很爽。

    虞姬气愤地推开男人,疾步朝里走去。

    席靖尧不疾不徐地跟了进去。

    比赛已经开始了,虞姬没见到格格的身影,可能是在后台。紧接着就看见唐蜜闪亮登场了。

    唐蜜可算是上帝的宠儿,将所有的美好加赐予一身。走到哪里,哪里掌声雷鸣。

    有她在,即使穿的再不起眼也会给作品加分的。

    最后,毫无悬念,第一名自然是格格。

    “走吧,席。”比赛结果出来后,唐蜜便朝席靖尧走来。

    席靖尧看向虞姬,声音微挑:“一起?”

    唐蜜闻言也看向了虞姬,眸中略带诧异。

    虞姬抿唇回道:“不了,待会儿我还有事儿。”

    “今天谢谢唐蜜姐了。”席格格突然走了过来,朝唐蜜道谢后看向了虞姬:“美人儿,你给朵儿打电话吧,我们中午出去搓一顿,我请客。”

    虞姬尴尬地皱眉,不知道该怎么回绝。

    “咦,美人儿,你的嘴怎么了?”席格格的视线落在了女人红肿的嘴唇上,惊讶地问道。

    虞姬微微抿了抿唇,僵硬地扯了扯唇角:“没事儿啊。”

    “你瞧,你嘴上的唇彩都没了,唇角还残留着点儿。”席格格伸手就去给虞姬擦掉了。

    虞姬瞬间觉得丢脸死了。

    席格格看了看虞姬的表情然后又转头看向席靖尧:“二哥,你干的?”

    席靖尧冷然地瞥了一眼格格,没否认。

    唐蜜的眸中闪过一丝震惊,眼神在两人之间来回流转:“你们是……”

    席格格嘴快地回道:“唐蜜姐,我没跟你说吗?美人儿其实也是我二嫂。”

    唐蜜惊讶地看向席靖尧:“你结婚了?”

    虞姬心中忐忑,偷偷瞄了一眼男人的反应,见其也没有生气,心中顿时松了口气。

    席靖尧冷冷地应了声:“嗯。”

    唐蜜似乎还没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呢,星眸移向虞姬,又看向席靖尧:“我怎么从来都没有听说过。”

    “唐蜜姐,你有所不知,二哥和美人儿没有举行婚礼,除了家人外,就连亲朋好友都很少知道呢!”席格格笑着解释道。

    唐蜜又是一怔,愣了仅仅几秒,脸上又恢复了笑容:“原来如此。”

    唐蜜笑颜如花,虞姬分明从对方的眼中看出了一丝怜悯来。她,在同情她吗?

    “那就一块去,今天中午我请客。”唐蜜笑着邀请道。

    虞姬委婉地拒绝:“谢谢唐小姐好意,我待会儿真的有事儿,你们去吧。”

    “放我和席单独在一起,虞小姐放心?”唐蜜状似开玩笑地问道。

    虞姬下意识的瞥了男人一眼,笑着回道:“有什么不放心的?唐小姐真会开玩笑。”

    “你就不怕我把你老公拐跑了?”唐蜜故意挽上了男人的胳膊,娇笑出声。

    席靖尧本能地蹙了蹙眉,胳膊收了回来。

    唐蜜被闪了一下也不恼怒,反而笑的更开心了:“席,你当真是一点儿也没变,还是这么的不‘怜香惜玉’。”

    男人下意识的动作倒是安抚了虞姬忐忑的心,唇角自然上扬,心情瞬间舒畅了不少。

    “走吧!”席靖尧率先朝外走去。

    唐蜜在虞姬身前站定,再次肆意地打量了一眼对方,然后意有所指地说道:“想当初,我们为了他,争的是你死我活的,没想到到头来却让你白白捡了一个便宜。不过,话说回来,你长得也蛮漂亮的,至少比那个‘瘟疫’强。”

    唐蜜离开后,席格格忍不住问了:“美人儿,你真放心让她和二哥单独待在一起啊?”

    虞姬耸耸肩:“你二哥如果真的想出轨,是我能看得住的吗?”

    席格格点点头:“也是哦。”

    虞姬摇头叹息,不想了,越想越乱。

    晚上回到公寓,男人还没有回来。虞姬直接进了录音室,在钢琴前坐下,十指放在琴键上,灵快地飞舞着,那动听的旋律绕梁不绝。

    突然敲门声响起,虞姬的手指一顿一收,回头看去。

    “夫人,你的手机响了。”李姐拿着手机走了进来:“是先生打来的。”

    虞姬接过,皱眉接通。

    “下来。”男人说了两个字便挂了电话。

    虞姬秀眉微微蹙起,下去?

    虞姬下了楼,上了车,好奇地看向男人。

    “带你去个地方。”席靖尧发动引擎,直接开车上路。

    虞姬也不多问,当车子绕着蜿蜒的道路开到山顶的时候,她被山下迷人的景色深深的吸引了。

    站在山顶上的一个凉亭内,虞姬呼吸着清新的空气,逐渐放松。

    “你为什么带我来这里?”虞姬侧眸看向男人,不解地问道。

    席靖尧俯瞰着山下的夜景,不答反问:“喜欢吗?”

    虞姬认真的点点头。

    “以前我心情不好的时候总会一个人开车上来,这里是b市最高也是视野最开阔的一个地方,每次俯瞰着山下的万家灯火,抑郁的心情也会一扫而空。”席靖尧微微俯身,手肘放在木质的扶杆上,轻声说道。

    虞姬痴迷地看着男人的侧脸,虽然光线昏暗,但是依旧那么迷人。

    “那你为什么要带我来这里?”虞姬疑惑地问道。这里仿佛就是男人的秘密基地一样,他能带她来这里是不是就意味着,她在他心中也是有一定的分量的。

    “为什么?”席靖尧喃喃道:“就是突然想带你来看看。”

    是啊,他为什么突然想起带她来这里了?他也有些解释不清楚。这个地方是朋友的私人产业,别人根本就上不来。

    山上的风还是有丝凉意,虞姬瑟缩了下,环住了臂膀。

    席靖尧见状,脱下外套,披在了女人的肩膀上。

    虞姬诧异地抬眸,正好对上了一双深不见底的深邃黑眸。

    女人的小心脏突然莫名地加快了跳动,明明和他已经结婚一年多了,可她还是会害羞,会激动。

    “女人,你知不知道你身上有种魔力?”席靖尧的俊脸突然靠近,声音略带粗噶。

    “啊?”虞姬眨眨眼,心跳地更厉害了:“什么……什么魔力?”

    席靖尧俯首,贴在女人耳边,悄声道:“让我一上再上的魔力。”

    虞姬先是一愣,反应过来之后羞愤地瞪向男人:“你……”

    “我什么?如此良辰美景,最适合造小人了不是吗?”席靖尧突然朝女人邪笑道。

    “我不要!”虞姬羞愤地转身就跑。

    结果,还是被男人掳到了车里,吃干抹净了。

    事后,女人哭丧着脸:“我算知道你为什么要带我来这里了。”

    席靖尧吃饱餍足后格外精神气爽,也相当有耐心陪她玩:“为什么呀?”

    “你还好意思说!”虞姬的眼神里满是怨怼:“你把我骗上来……就是为了满足你……野外这个。”

    席靖尧故作吃惊的模样:“哦,原来你还知道有野外这么回事?你倒是提醒我了,要不,我们出去试试?顺便给你普及一下知识,刚才这叫车@,野战可是以天为被以地为床的。”

    “席靖尧,你个大流氓!”虞姬闻言羞愤地大喊。

    “这可是你先提起来的,我可没往那方面想。”席靖尧慵懒地枕着手臂,欣赏着眼前的‘美景’:“再说了,我带你上来只是想散散心而已,是你先勾引我的。”

    “我……我什么时候勾……勾引你了!”虞姬气结。这个男人,脸皮怎么能这么厚呢?

    “就刚才,你看我的眼神,分明是在说……”席靖尧语调故意放得极为缓慢。

    虞姬赶紧扑上去捂住了男人的嘴:“我没有。”

    男人拽开女人的手,顺势将她搂进怀里,笑着说道:“为什么看见你生气,我会这么开心?”

    虞姬鼓着腮帮子,气呼呼地骂道:“把自己的欢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小人!”

    “又在瞎嘀咕什么呢?”席靖尧威胁道:“还想不想要戒指了?”

    “你少拿戒指威胁我!”虞姬哼道:“大不了我不要了,我自己去买一个。”

    席靖尧冷哼一声,翻身压下:“女人,长出息了昂!”

    “啊……哈哈……我投降,我投降。”虞姬最怕痒了,可是男人的手却丝毫不打算放过她,铃铛般的笑声随着车子的晃动谱奏出了一首迷人的乐章。

    虞姬发现,她和席靖尧的关系真的很微妙,说不好吧,却每天做着最亲密的事情,说好吧,可是她总觉得他并没有完全接受她,也没有完全在她面前展示整个真实的他。

    不过,接下来的相处还算融洽。

    转眼间已经过去半个月了,席宅那边突然传来消息说,大嫂怀孕了。

    这可谓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自然要聚在一起庆祝一下了。

    席家,那些个原本不太喜欢温岚的人态度更是一百八十度大转弯,把她当成了手心里的宝,伺候的是服服贴贴的,生怕出个什么意外。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