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 生日快乐一(风风)

    第一百一十二章 生日快乐一(风风)    虞姬突然有些想哭,那种突然被理解的心情让她彻底释怀了。

    仙儿的突然改变让虞姬很是欣喜,自然第一个想到的便是虞父。

    虞姬给爸爸打电话,从虞父的口中得知,仙儿最近确实像是变了个人似的,变得沉默寡言,没有往日的活泼好动了。

    虞姬心想,是这件事情让仙儿瞬间成熟了吗?

    本来以为两人的关系这辈子只可能是仇人了,却不料竟然还会有化干戈为玉帛的一天。

    接下来的几天,仙儿总会隔三差五地给她打电话,虽然尽说些无关紧要的事情,可是虞姬却有种说不出的开心。

    这种开心跟格格和朵儿在一起时还不太一样。

    虞姬将这件事情告诉朵儿后,朵儿的声音差点震破她耳膜。

    “美人儿,我说你脑子里尽装了些什么呀?她向你道歉示好,你就原谅了啊?那女人别有居心好不好?你以后给我离她远点儿,也别跟她走太近了知道吗?否则你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苏朵儿忍不住怒吼道。

    虞姬捂着耳朵,将手机拉离一尺远,皱了皱眉头,语气很弱:“你想太多啦。”不过说归这么说,她的心里还是会受影响。

    事后,她也会忍不住问自己,仙儿是真的打算放下一切准备重新开始了吗?

    晚上,虞姬接到了席靖尧打来的电话。

    “喂。”虞姬有些惊讶,也有些欣喜。

    “这些天很忙?”席靖尧用鼻音哼道。

    虞姬嗯了声,然后又摇了摇头:“还可以。”

    “怎么不给我打电话?”席靖尧皱眉问道,语气有些不顺。

    虞姬哑然:“我……我以为你忙呢。”

    “就算再忙,接你电话的时间还是有的。”席靖尧没好气地回道。

    “哦。”虞姬哦了声,心里顿时美滋滋的。

    “最好晚上给我打。”

    “知道了。”虞姬甜甜地应声。

    “你在干嘛?”男人问道。

    虞姬刚洗完澡,躺在床上,于是回道:“正准备要睡呢。”

    “我打扰你了?”席靖尧反问。

    虞姬立刻摇头:“没有没有。”她,巴不得他打扰她呢。

    “你的戏还要拍多久?”男人蹙眉问道。这是他最关心的问题了。

    虞姬想了想,微叹道:“恐怕还得四五个月左右吧!”

    席靖尧皱眉:“那么久?”他怎么感觉,她好像已经走了很久了似的。

    虞姬安慰道:“四五个月很快就过去了。”

    “这个礼拜天我会去找你。”席靖尧说道。

    虞姬愣了愣,回道:“我……我快来事儿了。”吃了几个月的药,多多少少有点儿效果,最起码时间准了。

    对方沉默了足足有十几秒,只听见男人的声音夹杂着一丝不爽:“那什么时候完了告诉我。”

    虞姬哦了声。

    双方又陷入沉默当中了。

    “那个……听格格说,你最近忙着调查一桩命案,有进展了吗?”虞姬率先打破沉寂,柔声问道。

    席靖尧嗯了声,声音闷闷的:“解决了。”已经抓到了凶手,凶手也招供了,说是他的女友以前被东方董事长欺负过,所以才痛下杀手。

    经调查,确有此事。

    虽然案件已经尘埃落定了,可是席靖尧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儿。凶手的这一招供打乱了他之前的思路,那之前的那桩命案呢?仅仅作案手法只是巧合吗?如果真是这样,那之前的命案就要重新推翻,好好整理一下思路了。

    “你好棒!”虞姬一时激动竟然脱口而出,只是说出去就后悔了,俏脸羞得绯红绯红的。

    席靖尧闻声也是一愣,随即冰雪瞬间融化,一抹讥诮的笑意浮上了唇角:“这三个字我更希望你躺在我身下的时候说。”

    “讨厌。”虞姬害羞地绕着发丝,娇嗔道。

    “该死的。”席靖尧突然低喝一声,他明显感觉到了下面的变化。

    虞姬眨着无辜的大眼睛,不明所以地问道:“怎么了?”

    席靖尧长呼了一口凉气,声音瞬间带着抹沙哑:“我想听你的叫声了。”

    “啊?”虞姬开始有些云里雾里,反应过来之后脸蛋羞红一片:“你……你……”

    “去打开电脑,我想看你了。”席靖尧命令道。

    虞姬娇羞地摇头:“我不要。”

    “乖,听话。”男人诱哄道。

    僵持再三,虞姬还是听话地打开了电脑。

    “把衣服脱了。”男人声音粗噶,三下五除二地除去了自己的衣服。

    “我不。”虞姬语气很坚决。

    “乖,我已经快一个月没有碰你了。”男人低声诱哄道。

    虞姬结巴道:“可是……可是……”她怎么好意思嘛。

    “快,我憋不住了。”男人哦了声,似乎很是痛苦。

    “可是,我为什么看不见你?”虞姬不满地问道。

    “你想看我?”电话里突然传出了男人的笑声。

    虞姬顿时觉得说错话了,立马改口:“不是,我不想看。”

    “不想看?已经晚了。”男人已经打开了他那边的视频,摄像头正对着……你懂的。

    当女人看到屏幕上显示的画面时,立刻将小脸埋进了手掌,娇嗔道:“流氓!”

    “是你要求看的,现在怎么能怪我?”男人好笑地回了句。

    “快关掉快关掉。”女人叫道。

    男人失笑地摇头,立刻关了视频:“关了,可以抬头了。”

    女人羞红着小脸,偷瞄了一眼屏幕,那表情,那动作着实把席靖尧给逗笑了。

    “乖,别动。”男人低声命令道。

    虞姬竟然听话地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只听见手机那头传来了让她脸红心跳的声音。

    男人满足过后,朝女人说道:“表现不错,可以要个奖励。”

    “真的?”虞姬似乎有些惊讶。

    “我说话向来算话。”

    “什么奖励都可以?”虞姬的声音听上去格外的兴奋。

    “只要不是太过分的都可以。”

    虞姬一想,她的生日马上就要到了,那她可不可以让他在她生日那天过来看看她呢?

    如果她不提醒,他肯定都不知道她生日是哪天的吧!

    可是,她好怕他没时间啊。

    “我……我还没想好,等我想好了再告诉你。”虞姬只能先给自己留点儿时间考虑了。

    “好。”

    “那,晚安。”虞姬声音轻轻地,笑容甜甜的。

    “嗯。”男人应了声便挂断了手机,只是电脑却没关。

    虞姬见手机挂断了,顿时忘了还有电脑一说,便双拳捧着脸蛋,欢呼雀跃不已。

    这一幕自然而然地落入了男人的眼中。

    席靖尧微微蹙眉,唇角缓缓上勾。他着实没想到,她还有这么可爱的一面。

    因为男人的一句承诺,让虞姬开心了好些天。

    格格和朵儿给她打电话说是她生日那天会来i市给她庆生,让她感动不已,只是万一那个男人也来了呢?哎呀不想了,哪有那么巧合的事情?他又不知道自己生日是哪天。

    生日的前两天,仙儿竟然跑来剧组看她了。

    她陪她在剧组呆了一天,看得出来,仙儿的眼中带着一丝羡慕。

    哦,她差点儿忘了,仙儿也是中戏毕业的。

    仙儿虽然面上不说,可是当仙儿离开后,虞姬还是去问了导演,看还有没有差不多的角色没找到人。

    导演说暂时不缺,虞姬也只能拜托导演,若是临时需要替补,通知她一声。

    虞姬生日的前一天晚上,格格在厨房鼓捣了一下午,最后做出的蛋糕仍旧不成形。

    频频叹气之后,格格认命了。

    算了,她还是去买一个吧!

    席奶奶爱吃蟹黄酥饼,而且是城郊高速路下边的那一家。今天席靖尧开车路过,买了点儿,送回了席宅。

    席靖尧进门的时候刚好听见张嫂跟奶奶说着话:“小姐是不是交男朋友了?”

    席奶奶皱眉:“有吗?”

    席母也颇为惊讶:“你为什么这么问?”

    “小姐在厨房鼓捣了一下午了,说是做什么生日蛋糕。以前,小姐哪进过厨房啊!”张嫂笑米米地回道。

    席母拧眉:“生日蛋糕?”格格又在搞什么鬼?

    “不是都说能让一个人心甘情愿的做自己不喜欢做的事情,那个人一定是她最爱的人。”张嫂继续说道:“小姐可是最讨厌和锅碗瓢盆打交道了。”

    “说的也是。”席奶奶赞同地点头。

    “二少爷回来了啊!”见席靖尧走了进来,张嫂立刻站直了身子。

    “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我可没打电话催你回来。”席奶奶惊讶地说道。

    席靖尧将手中的酥饼放在桌上,淡淡地回道:“今天路过那里,顺路买了点儿回来。”

    “我还以为啊,你已经把我这个老太婆给忘了呢!”席奶奶故作嗔怒道。

    “奶奶,我最近真的很忙。”席靖尧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好了好了,知道你忙,奶奶我好不容易见到孙子,你还不能让我叨念两句吗?”

    这时,席格格从厨房走了出来,一边走一边叫苦连天的:“我以后再也不进厨房了。”

    张嫂见状笑出了声。

    “你呀,看以后哪个男人敢娶你!”席母指了指格格,叹气道。

    “妈,我可是你女儿,能不能说点儿好听的。”席格格嘟着个小嘴哼道。

    “二哥回来了啊!”席格格蹦蹦跳跳地在席靖尧身边坐下。

    席靖尧下意识地一闪,躲开了格格的魔爪。

    “说吧,给谁做蛋糕呢?是不是处对象了?”席奶奶笑米米地问道。

    “哪有?”席格格勾过一个苹果,张嘴就咬了一口:“明天美人儿生日呢,我想给她亲手做个蛋糕也有意义点儿,可是我发现我不太适合进厨房。那蛋糕我看着就没食欲,更别说美人儿了。”

    “明天美人儿生日呢?”席奶奶挑眉。

    席格格点头,突然侧眸看向席靖尧:“对了二哥,你明天去i市吗?你若去的话,顺便捎上我和朵儿。”

    “我还有事儿就先走了。”席靖尧自始至终都眯着眸,突然起身,就朝外走去。

    “唉,二哥,你还没回答我呢。”席格格朝男人的背影喊道。

    席奶奶伸手捏了捏格格的耳朵,说道:“明天美人儿生日,人家两口子自己过就好,你去凑什么热闹?”

    “哎呀。”席格格喊痛,躲开席奶奶的手,盘腿坐在沙发上:“过生日不是人多才热闹嘛!再说了,不影响他们晚上恩爱就行了,白天总不能也独霸着美人儿吧!”

    “你这孩子!”席母斜了格格一眼,着实拿这个女儿没有办法。

    席靖尧离开席宅后直接回了公寓,李姐见他沉着一张脸也没敢多说话。

    回到卧室后,席靖尧点燃一根香烟,走到了阳台,烟雾缭绕中,眯眸看着万家灯火静静地沉思着。

    烟一根接一根的点燃,烧尽。

    过了大概半个小时,席靖尧突然转身回到卧室,换了身衣服,拿起车钥匙和包就出了门。

    虞姬今天收工的早,看来老天爷也可怜她明天生日,想让她多休息会儿呢。

    回到住的地方,洗了个澡,窝进了被窝。

    虞姬这些天也有给席靖尧打电话,只是每次话到嘴边就又咽回了肚子里,所以直到现在她都没有告诉他,明天是她生日。

    拿出手机,翻出了他的电话号码,手指顿了顿,还是拨了过去。

    席靖尧正在开车,见是女人打来的,犹豫了下,接通了。

    “喂。”男人的声音听起来很低沉。

    “睡了吗?”虞姬小声地问道。

    “没有。”

    “哦。”虞姬突然没话了。

    “有事儿?”男人故意声音微挑。

    虞姬试探道:“你心情不好啊?”

    席靖尧没有吭声,手机里是短暂的沉默。

    “发生了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了?还是工作又遇到困难了?”虞姬小心翼翼地问道。

    “没有。”简短的两个字。

    “那你……为什么不高兴?”虞姬琢磨不透了。

    “我没有不高兴。”

    这回该轮到虞姬沉默了。

    短暂的沉默过后,虞姬小声地说道:“那……那你早点儿休息吧,晚安。”

    “别挂。”男人突然开口。

    虞姬愣了愣,又将手机放在了耳边。

    “你说话。”男人命令道。

    “说什么?”虞姬纳闷着,不明所以。

    “随便说什么都行。”

    虞姬犯难了,这随便的定义可就广了。

    “我收工了。”

    “我知道,不然你也不会给我打电话。”席靖尧回道。

    虞姬叹了口气,心想如果是格格的话,肯定噼里啪啦的一大堆话,说也说不完。

    “没有什么想跟我说的?”席靖尧突然问道。

    虞姬皱眉,她又犯错了?好像没有吧!

    “那你有什么愿望?”男人又问。

    虞姬一愣,秀眉蹙的更厉害了:“愿望?”

    “是,我记得我答应过你,可以给你一个奖励的,你想好了吗?”席靖尧已经下了高速,朝皇城驶去。

    虞姬咬着唇瓣,心中窃喜,没想到他竟然还记得。

    “嗯?”见女人没有回答,男人问道。

    虞姬支支吾吾了半天,终于鼓足了勇气:“那个……你,你明天有时间吗?”

    席靖尧的唇角缓缓上扬:“什么事儿?”

    “你……你那个能不能来i市一趟。”虞姬的声音越到后面越小,都成了嘟哝了。

    “我没听清,再说一遍。”男人故意回道。

    “我说,你明天能不能来i市一趟。”虞姬重复道。

    “这就是你要的奖励?”席靖尧挑眉问道。

    虞姬小声地嗯了一声。

    “想我了?”男人的唇角浅勾。

    虞姬没有回答算是最好的回答了。

    席靖尧瞬间心情大好,又问道:“除了这个,还有什么愿望?”

    虞姬一愣,皱眉想了想,回道:“你也要满足我吗?”

    “只要不是太贪心,我尽量满足你。”席靖尧淡淡地回道。

    虞姬单手托腮思考着,最后抿唇一笑:“我想让你送给我一个礼物。”

    席靖尧眉峰挑了挑:“什么礼物?”

    “嗯,随便。”

    “就这么简单?”席靖尧着实有些惊讶。

    虞姬笑出了声:“你不是说不能太贪心吗?”

    席靖尧被问的一怔,随即回道:“那你未免也太容易知足了。”

    “知足者长乐。”虞姬心态相当好。

    席靖尧开车拐弯的时候差点儿撞上了一辆货车,刺耳的刹车声响彻夜空。

    货车可能见大晚上的车也不多,也没有注意红绿灯,没想到竟然会突然蹿出来一辆小车,于是脚踩油门,赶紧开溜了。

    虞姬吓了一跳,急忙问道:“怎么了?你在开车?……你说话。”

    “嗯。”席靖尧应了声:“你等会儿。”

    看着被挂断的电话,虞姬猛地从床上坐起身,心也开始不受控制地狂跳。

    他是不是出什么事儿了?越往下想越害怕……

    慌乱地跳下床,虞姬胡乱穿了一件衣服就准备出门。

    刚走出去,电话就响了。

    虞姬快速地接了起来,声音透着紧张:“喂,你没事儿吧?”

    “没事儿。”席靖尧回道。刚才只是给i市的交警队打了个电话,把刚才那辆车的车牌号汇报了下。

    虞姬终于松了口气,那浓重的喘气声让席靖尧皱眉:“你在还害怕什么?”

    席靖尧不问还好,一问过后,虞姬的眼泪就啪啪啪地直往下掉,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控制不住。

    女人轻微地抽噎声传入了男人的耳中。

    席靖尧浓眉紧蹙:“你哭什么?”

    虞姬回到房间,趴在了床上,单手拂面,呜呜呜地回道:“我就是想哭。”

    “别哭了。”席靖尧烦躁地扯了扯领带。

    虞姬压根就止不住。人也真是奇怪,拍戏的时候想哭哭不出来,现在不想哭却硬是止不住眼泪。

    “我现在还在路上,哭,不吉利。”席靖尧突然说了句。

    男人话音一落,虞姬的哭声果然嘎然而止。

    “不哭了?”男人调侃道。

    虞姬抬手擦了擦眼泪,嗯了声。

    “那就多穿件衣服,到门口等我。”席靖尧嘱咐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