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 坦白从宽

    第一百一十一章 坦白从宽    虞姬犹豫期间,手机铃声断了,不过仅仅隔了三秒,就又响了起来。

    “喂。”虞姬还是按下了接通键。

    “收工了?”男人刚洗完澡,靠在床头,点了根烟,声音带着抹慵懒。

    虞姬啊了声。

    “白天打电话到底什么事儿?”席靖尧吸了口烟,眯眸问道。

    虞姬支支吾吾道:“没……没什么事儿啊。”

    “我现在的心情还不错。”席靖尧吐了圈烟,伸长胳膊,将烟灰弹在烟灰缸里。

    虞姬闻言一愣,随即欣喜地问道:“真的?”语气带着抹不确信。

    “说吧,什么事儿?”

    “那我可就说了啊,先说好了,你听后不准生气啊!”虞姬耷拉着脑袋,声音越来越小。

    席靖尧嘴里叼着烟,伸手勾过笔记本,闻言浓眉一蹙:“你又做了什么?”

    虞姬嗫诺道:“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就是……”

    “你现在去打开电脑。”席靖尧突然命令道。

    “啊?”虞姬正酝酿着该如何开口,结果被男人一句话给打乱了。

    “打开电脑,视频。”

    “视频?”虞姬反应过来后,结巴道:“那个,视频就不用了吧!”

    “给你一分钟的时间。开始计时。”席靖尧一边鼓捣着电脑一边下令。

    “可是,我现在已经卸了妆了……”虞姬嘀咕道。

    “你什么样子我没见过?”男人哼道。

    “可是,我已经躺在被窝了。”虞姬找着借口。她生怕一视频了,她就更说不出口了。

    “已经过去十秒了。”席靖尧提醒道。

    “我现在的模样好丑的……”

    “还有四十秒。”

    “改天再视频不好吗?”

    “还有半分钟。”

    好吧,虞姬投降了。乖乖地将笔记本抱上床,打开。

    当男人俊帅的脸出现在屏幕里的时候,虞姬突然发现心跳不受控制地加速了。

    明明两人已经结婚有一段时间了,见到他还是会忍不住脸红。

    “把脸抬起来,披头散发的。”男人命令道。

    虞姬闻言小声嘀咕了句:“我就说别看了……”

    “又在嘀咕什么呢?”

    虞姬抬起小脸,咧嘴笑了笑,故意露出了洁白的牙齿。

    “怎么又瘦了?”

    虞姬捏了捏自己的脸蛋,摇头道:“没有啊,我还觉得最近胖了不少呢。”

    “说吧,你又做了什么让我不高兴的事儿了?”席靖尧还是将话题绕回了虞姬最不愿意提及的问题上了。

    虞姬突然嘿嘿一笑:“那个,你得向我保证,我说了,你不能生气,不能朝我发脾气。”

    席靖尧眉头一挑,淡漠地回道:“只要不是太过分的事情,我自然也没必要生气。”

    虞姬下意识地开始咬指甲了。

    “不准咬,拿出来。”席靖尧沉声一喝。

    虞姬乖乖地放下手,磨磨蹭蹭地就是不敢开口。

    席靖尧捏了捏眉心,无奈地叹了口气:“说吧,我不生气。”

    虞姬顿时欣喜若狂,就差从床上跳起来了:“真的?”

    “我已经预感到,我待会儿一定会很生气。”席靖尧眉头紧拧,总觉得着了这女人道了。

    虞姬嘟着小嘴说道:“你已经答应我了,不会生气的。”

    “说。”

    虞姬食指相抵,正组织着语言。

    “快点儿,要不我可就改变主意了。”男人催促道。

    虞姬闻言吓的立刻顺口脱出:“今天拍吻戏了。”

    席靖尧先是一愣,随即脸色犹如乌云压境般让人压抑的透不过气来。

    “你说什么?”男人深邃的黑眸危险的眯起。

    “我……我说今天有一场吻戏,不过只是蜻蜓点水那样的。”虞姬见男人脸色变了,立刻解释道:“你说过你不生气的。”

    “和君凡?”席靖尧挑眉,声音压低,尽量克制着自己的脾气。

    虞姬眼神闪烁,支吾道:“嗯。”

    “……”接下来是一阵沉默,足以让虞姬冒冷汗的寂静。

    虞姬率先示好:“哎呀,我也不愿意啊,谁叫我是个演员嘛!”

    男人沉默了片刻,终于开口了,只不过声音依旧冷的吓人:“是啊,我怎么能忘了你是个演员,别说吻戏了,就算是床戏你也只能照演不误不是?”

    男人话中的讥讽,虞姬怎会听不出来。

    “不会不会,床戏我是坚决不会演的。我保证!”虞姬立刻举手保证道。

    席靖尧盯着女人看了好一会儿,突然问了句:“嘴洗干净了吗?”

    “啊?”虞姬被问的一懵。

    “啊什么啊?不洗难道还留着回味啊?”男人沉声说道。

    虞姬反应慢了半拍,食指揪着发丝绕啊绕的,小声地回道:“洗了。”洗脸算不算?

    “拍戏的时候一条过的?”席靖尧又问道。

    虞姬一撒谎就眼神乱飘:“啊……”

    “看着我!”男人命令。

    虞姬怯怯地将视线移向屏幕,僵硬地扯了扯唇角:“那个……你晚上吃的什么?”

    “不准转移话题!”男人的声音略微沉了沉。

    虞姬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般,噘了噘小嘴,坦白道:“拍了大概二、三、四、五……啊,反正一双手能数得过来!”

    “虞姬!”男人怒目圆瞪,吼道。

    虞姬吓了一跳,立刻做乖乖状:“你好像很少叫我名字唉!”

    “……”男人怒视着屏幕保持着沉默。

    虞姬感觉周围的空气都瞬间结冰了,这个男人明明远在千里之外。

    “好了,我错了。”虞姬挫败地垂首,咕哝道。

    “你是真的觉得自己错了吗?”男人眉毛挑了挑。

    虞姬抬眸,眼珠子转了转,好像自己也没什么错。演戏而已,又不是真的。

    “你的表情告诉我,你在口是心非。”男人冷声指出。

    虞姬秀眉紧蹙成一团了:“只是演戏而已嘛!”

    “……”男人眯眸,又开始深沉了。

    “好了好了,我承认错了,我以后在接戏前一定先看好男主角是谁,这总行了吧!”虞姬一直认为,男人是因为男主角是君凡才生气的。

    “这件事情不是换不换男主的事儿!你还是没搞清楚!”席靖尧声音更冷了。

    “那……那是因为什么?”虞姬糊涂了,真真的糊涂了。

    “我们现在谈的是你拍吻戏的事儿,跟和谁没有关系!”席靖尧没好气地指出。

    虞姬瞬间有点儿明白了:“你是说,不管男主角是谁,都不能拍?”

    席靖尧寒眸一射:“不能!”

    “可是现在的剧本怎么可能会没有吻戏?”虞姬越说越小声了。

    “那就别拍!”

    “那我总不能接部同性恋的剧本吧!再说了,这种题材现在还不流行啊!”虞姬顶嘴道。她的工作就是如此,总不能因为他一句话就不做吧!

    “你什么时候学会这么贫嘴了?”席靖尧蹙眉。

    “你调教的。”虞姬嘟囔道。

    席靖尧重重呼了一口气,薄唇紧抿成一条线。

    “你说过你不会生气的!”虞姬提醒道:“说话怎么能不算数呢?”

    “我没有生气。”

    “可是你明明就是在生气。”虞姬手指开始互戳。

    “以后这种事儿记得提前跟我说。”席靖尧下令道。

    “知道了。”虞姬心想,提前跟你说有什么用?该拍还是得拍。

    “好了,关了,睡觉吧。”

    虞姬瞬间如获大赦,忘了此时男人还在生气,直接喊道:“遵命。”兴奋地关掉了电脑。

    女人解脱了的表情让席靖尧很是不爽。她就这么不想见到他?

    关于虞姬和席君凡之间的关系,网上已经开始穿得沸沸扬扬的了,说什么的都有。

    有说两人是因戏生情了,也有的说只是为了电视剧做宣传而已,反正是众说纷纭。

    但是人云亦云,这则消息还是传入了席宅。

    席靖尧晚上下班回到了席宅,席奶奶和席母都是一脸的严肃,气氛有些低沉。

    席格格早已被这怪怪的气氛给搞得有些抓狂了,本来希望赶紧回来个人来解救一下她,可是当看见席靖尧的时候,格格顿时从高空跌至了谷底。

    仿佛回来的不是救星,而是一桶汽油,只会让未灭的火越燃越旺。

    “叫我回来什么事儿?”席靖尧在沙发上坐下,直接开门见山道。

    “网上的事情你知道了吗?”席奶奶突然冷眉肃目地问道。

    席靖尧眉峰微微向上一挑。

    席母轻咳了一声,将平板电脑递在了席靖尧的跟前,没有吭声,屏幕上的新闻已经说明了一切。

    虽然虞姬已经将此事告诉了他,可当他真正看到画面的时候,感觉是不一样的。

    席靖尧薄唇紧抿,暗沉的眸子深不见底。

    席奶奶以为席靖尧也并不知情,顿时火气更是一冒三丈。

    “虽说你们的婚事并未向外公布,可是你们结婚了那是事实!她就是君凡的二嫂!叔嫂间就算是因为拍戏也不能做出这么亲密的动作!”席奶奶虽然不太古板,可是这种事情难免还是有些接受不了的。

    “是啊,她明明知道君凡对她是什么心思,也不知道避讳着点儿。”席母也很生气,原本她就不太看好这段婚姻。

    席格格听不下去了,插嘴道:“只不过是拍个戏而已,浮想联翩那么多干嘛?美人儿不是也说了吗?她事先不知道男主角是君凡。再说了,不就唇碰了唇一下吗?又没有做多逾越的行为。”

    “什么叫唇碰唇?在以前若是被传出这种照片,这女的可是会嫁不出去的。”席奶奶哼道。

    “可现在毕竟已经开放了呀!若是论说以前,一个男人还左拥右抱三妻四妾呢!”席格格顶嘴道。

    “格格,别没大没小的。”席母训斥道。

    席格格瘪了瘪嘴,缄默不语了。

    “尧尧,这件事情你怎么看?”席奶奶还是想听听孙子的意见。

    席格格耸了耸肩,心想,这不是多此一问吗?二哥绝对跟奶奶她们站在统一战线。

    只是出乎她意料的是,二哥竟然是这么回答的:“只不过是演个戏而已,没必要太较真了。这件事虞姬已经事前跟我商量过了,我同意了她才去拍的。”

    席靖尧话一出,不仅格格震惊,就连席奶奶和席母也都有些不可置信。

    这是从老二口中说出来的话吗?

    “她事前跟你商量过了?”席奶奶不确信地问道:“你确实是这么想的?”

    席靖尧眉头始终轻蹙着:“奶奶,以后像这种无聊的事情,可不可以不要再给我打电话了?我最近真的很忙,没空去管这些琐事。”

    席奶奶恣意地打量着席靖尧,最后叹了口气:“罢了罢了,你都不在意了,我们瞎操心能有什么用?”

    席格格不由得朝席靖尧竖起了大拇指,她从来都没觉得二哥竟然也有这么护着美人儿的一天。

    “不管怎么样,你最好还是多提醒着点儿她,别让她忘了规矩。”席母没好气地说道。

    席靖尧略显不耐地起身:“知道了。”打了声招呼便又快速地离开了。

    席格格这个大嘴巴自然而然地将此事添油加醋地向虞姬转述了一遍,最后落入虞姬耳中的桥段便已经变了味儿。

    虞姬笑了笑,心想,这席靖尧当真被格格形容成了绝世好男人了,明明前些日子还鼓动她和她二哥若是过不下去就离婚的,现在又要祝福他们白头偕老了。

    这个格格啊!她也当真是服了。

    不过,虽然格格说的有些夸张,但中心思想她还是听出来了,那就是席靖尧力挽狂澜,成功地解救她于水火。

    而她也觉得好奇,这个男人何时竟变得如此好心了?

    接下来的几天,男人没再给她来过电话,听格格说,他最近似乎很忙。她也打电话回过公寓,李姐说他已经好些天没有回去过了,想必是工作太累,直接歇在局里了吧。

    虞姬也有心想给他打个电话,可是又怕打扰他工作和休息,一拖再拖了好些天,这通电话也没打出去。

    没接到席靖尧的电话,却突然接到了虞仙儿的电话,这可是出乎她意料之外的。

    而让她更加意想不到的是,仙儿竟然主动低头跟她道歉了。

    “上次的事情对不起,是我太冲动,思想太偏执了。这些天我想了很多,跟你擦肩而过的人注定了和你没有缘分,我也不再奢求了。你能原谅我吗?”虞仙儿态度很是诚恳。

    虞姬倒有点儿受宠若惊了,她从来就没有想过仙儿会有向她低头的那一刻,所以此时的她就如同做梦一般,感觉有些不太真实。

    “我知道,从小打大,我一直欺负你,你虽然表面让着我,可是打心底里还是恨我的对吗?”虞仙儿继续说道。

    “仙儿,我没有……”虞姬想要解释。

    虞仙儿打断了对方的话,继续说道:“你先听我把话说完。”

    “……”

    “我承认,我以前是很讨厌你,甚至恨不得让你从这个世界上彻底消失。可是这件事突然让我想明白了,你可以选择爱情,可以选择事业,却唯独不能选择出生,你出生在这个家也算是你的不幸了,有一个当小三的妈也不是你的错。”虞仙儿口不对心地说道。

    虞姬当真感到意外,嘴巴张的大大的,都有些合不拢了。

    “仙儿,你……你真的已经想通了?”

    虞仙儿嗯了声,回道:“说到底,你我毕竟还是有血缘关系的。爸爸已经跟我说了,若不是你牺牲了自己的婚姻,家里或许已经破产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