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 杀青了

    第一百一十八章 杀青了    “是啊,这好不容易有了一个表现的机会,还不好好抓紧?”蓝佑奇附和道。

    席靖尧并未离开,而是直接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举起酒瓶,冷声说道:“来,不喝爬下,今晚谁都不准走。”

    江远和蓝佑琦面面相觑一眼,又同时看向了席靖尧:“哪位神仙又惹你了?”

    “应该是哪位神仙敢惹你啊?”蓝佑奇揶揄道。

    “废话怎么那么多?”席靖尧没好气的回了句,直接一口干了。

    “照你这么个喝法,这是要进医院的节奏啊!”江远蹙眉,有些惊讶。

    “你都多久没这么喝过了?”蓝佑奇挑眉问道:“我记得,上一次这么喝还是在十年前。”

    “不是我说,席二,你也真他妈够长情的,我女朋友都换了一打了,你依然是条单身狗,知道的把你说成是钻石王老五,不了解的却以为你那方面不正常呢。”江远摇头直叹气。他们也不少劝他,可他就是一根筋,自己所坚持的不管对与错,别人都很难去改变他的想法。

    “席二,你老实跟我说,你天天不发泄,都不憋得慌吗?”蓝佑奇更好奇这个。他们当然知道席靖尧有洁癖,所以从来都不找女人。

    席靖尧朝蓝佑奇一瞪,一想起那个女人就开始烦躁起来。

    “你平时都是自己解决的?”蓝佑奇不怕死的问道。

    席靖尧眸中开始喷射怒火了:“喝酒就闭嘴,不喝赶紧滚!”

    “瞧瞧你这德行!哪个女人跟了你那才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呢!”蓝佑奇冷嗤一声,挖苦道。

    “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席靖尧冷眸一瞥,咬牙切齿的回道。

    “好了好了,你闭嘴吧!”江远朝蓝佑奇笑着说道:“你又不是席二的对手,还是少找抽的好。”

    蓝佑奇果真乖乖的闭上了嘴。

    席靖尧连续喝了两瓶,头更加的疼了。烦躁的拿起手机,拨了女人的手机号码。

    只是手机里却传出一道熟悉的女声: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席靖尧更为烦躁了,将手机朝桌上用力一扔,糟糕的情绪泄露无遗。

    江远朝蓝佑奇抬了抬下巴,蓝佑奇会意,拿起了席靖尧的手机:“这手机和你有仇啊?下手这么重?”

    席靖尧斜睇了好友一眼,继续喝酒。

    “靠!你的密码到底是什么?都解了十年了他妈的还是解不开。”蓝佑奇骂了一个脏字,喊道。

    席靖尧看了对方一眼,似乎在说你是猪啊!不耐烦的夺过自己的手机,装进了自己兜里。

    “不过,我刚才倒是瞄了一眼,你的手机屏保还没换照片啊?这一张照片都看了十年了,还看不够?”蓝佑奇不忘调侃道。

    “还是温岚?”江远皱眉。

    蓝佑奇耸耸肩:“他这辈子算是完了,估计要栽在温岚手里了。”

    “席二,前方是悬崖,回头是岸啊!”江远叹了一口气,语重心长的劝道:“你这么精明的一个人,怎么就不懂得悬崖勒马啊?明知道没有可能,还一直往前冲。”

    “谁说没有可能啊?”蓝佑奇说道:“你没见刚才两人还抱在一块吗?若非那个人是他大哥,怕是到嘴的肉,他早就咽下肚了。”

    毕竟是兄弟,当然还是会有所顾忌。

    “早前就听说过你大哥和那个小明星虞姬的绯闻了,要不要哥们帮你一个忙,直接把这绯闻给他做实了,这样,温大美人说不定就会心灰意冷,改投你的怀抱呢?”江远将胳膊搭在席靖尧的肩膀上,笑嘻嘻地说道。

    江远不提两人还好,这一提让席靖尧未熄灭的怒火又开始翻腾了。

    拿起车钥匙直接起身走人。

    “喂,你干嘛?”江远朝席靖尧问道。

    “回家。”

    “喂!”蓝佑奇一拍桌子,喊道。这人,把他们叫来,他走了。

    “别管他了,气不顺呢正!我们喝。”江远举起酒瓶朝蓝佑奇一推。他才不会傻到去当他的炮灰呢。

    ……

    虞姬哭了一晚上,眼睛红肿不堪,导致第二天就算是化妆了也丝毫遮盖不住双眼的无神。

    导演见了没好气的喊道:“赶紧把情绪给我调整好了,今天是拍结婚呢,不是办丧礼呢!”

    虞姬坐在一旁,拿着剧本,心思早已不知飞到哪儿去了。

    “格格给我打电话,说你手机关机。”席君凡走近,问道。

    虞姬嗯了声,回道:“手机没电了。”其实是,她自己将手机关机的,她害怕接到席靖尧的电话。

    昨晚,格格还是没忍住给虞姬打了电话,当然她的话向来就只有夸大的份。

    虞姬知道来龙去脉后,直接关了机。她害怕男人给她打电话,和她离婚,所以简单的以为只要关了机就双耳不闻窗外事了,可是她竟然忘了,还是传达这么回事。

    “你昨晚哭了?”席君凡问道。

    虞姬没吭声。

    “为什么哭?因为格格的话还是因为……”席君凡试探道。格格已经将事情的始末全都告诉他了。

    虞姬依旧保持着沉默。

    “如果我二哥真的要和你离婚……”席君凡假设的问道。

    虞姬立刻捂住了耳朵,失控的低喊道:“我不要听我不要听。”

    “美人儿,逃避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席君凡劝道。

    “可我现在只想当个鸵鸟,我就是不想去面对可以吗?”虞姬忍不住朝席君凡喊道。

    “美人儿,你后悔吗?后悔当初所做的选择吗?”席君凡突然问道:“如果再给你一次机会,你还会选择我二哥吗?”

    “我不知道,你别再问我了。我想一个人静一静。”虞姬本来就够烦躁的了,君凡的逼问让她的情绪更加的烦乱了。

    席君凡静静的看了女人一会儿,正欲离开的时候,手机突然响了。

    拿出来一看,席君凡下意识的看向虞姬:“我二哥的电话。”

    虞姬闻言抬头,赶紧起身,似乎很紧张,但更为慌乱,结巴道:“不……不要接。他一定是想通过你找我呢!”

    席君凡拧眉,按了挂断键。

    结果,三十秒不到,手机再次响起。

    虞姬看着席君凡的眼神中流露着一丝祈求。

    席君凡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话就接通了:“美人儿,逃得了一时逃不过一世。”该面对的迟早得面对。

    “那个女人呢?”果然,电话一接通,席靖尧便直接说明了目的。

    席君凡看着虞姬慌乱无措的表情,动了恻隐之心,回道:“二哥,你打错电话了吧?这可不是美人儿的手机。”

    “她的手机关机了。”席靖尧哼道。明明告诉过她,让她二十四小时开机的,这个女人是想造反吗?

    “她关机关我什么事儿?”席君凡反问。

    席靖尧没耐心了,直接喊道:“她在不在片场?把电话给她!”

    “她今天请假了没来。”席君凡说谎的时候脸不红气不喘的。

    虞姬微微松了口气。

    “请假?”席靖尧眯眸,声音一挑。

    “嗯,别问我具体原因,我也不清楚。”席君凡直接说道。

    席靖尧没好气的下令道:“那见到她的时候记得让她给我回个电话。”

    “知道了。”席君凡直接挂了电话。

    “谢谢。”虞姬垂眸,小声的说道。

    “我还是那句话,逃避解决不了任何问题!该来的始终会来。”席君凡面无表情的说道。

    虞姬何尝不明白这个道理,可是她就是不愿意去面对,她总想着,能拖一日或许就会有转机也说不定,这种侥幸心理或许只是一种自我安慰,但是她也别无选择,谁叫她那么爱他?

    人在害怕失去的时候才会是这种状态吧!

    “对了,你状态还行吗?要不,我去跟导演说说,暂时停拍半天?”席君凡关心的问道。

    虞姬摇摇头,因为她一个人的关系而让全剧组的工作人员干等着,这何尝不是一种罪过,她可承受不起。

    “还有,这件事情,你真的不需要和二哥商量一下?”席君凡挑眉问道。

    虞姬一愣,随即摇头,嘀咕道:“不用了吧!他也不可能在乎的。”

    席君凡耸耸肩,他也不希望二哥在中间插一杠。

    对戏的时候,虞姬又开始心不在焉了。

    “就你现在这种状态,怕是拍一百条也过不了。”席君凡叹气道。美人儿只要心情不好的时候绝对跟二哥有关系。

    “对不起啊。”虞姬愧疚的说道。

    “你呢,若是看我这张脸没感觉的话,大可以直接把我想象成二哥不就得了。”席君凡开玩笑道。

    虞姬僵硬的扯了扯唇角:“我再试一遍。”

    连续试了好几遍,虞姬才勉强找到感觉。

    可当真正开拍的时候,虞姬在中间又出错了。

    “虞姬!”导演喊道:“你现在是新娘子,你的唇角应该向上翘,脸上要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别整的跟被强迫似的。”

    “知道了导演。”虞姬虚心受教。

    ……

    “卡!虞姬!这一场下来,你总共也没几句台词,怎么总是忘词?”导演又喊了。

    “对不起导演,我下次注意。”

    “你都注意多少回了。”

    ……

    “卡!虞姬!你还能不能拍?手指往后缩什么呢?眼前这个大一个帅哥,你都有意见?”导演彻底怒了,朝虞姬发飙道。

    “对不起导演,我……”

    ……

    席君凡看向虞姬,小声的问道:“这个动作,二哥没对你做过对吗?”

    虞姬尴尬的抿唇,怕是以后也没机会了。

    “我二哥都那么对你了,你其实可以借此机会报复一下他的。”席君凡提议道。

    虞姬一愣:“什么?”

    “你想啊,你们现在还是夫妻,你若是将你的‘第一次’全都给了我,据我对我二哥的了解,即使他现在不喜欢你,可因为你是他的所有物,所以他的心里绝对会添堵。”席君凡解释道。

    虞姬皱眉沉思。

    “既然有些事情注定无法改变,你何不让自己活得轻松一点儿。”席君凡劝解道:“男人嘛,你若事事顺着他,他反而会不在乎不关心,权当是理所应当的。”

    虞姬抿唇一笑,心情比刚才好了那么一点儿。

    在君凡给她戴戒指的时候,她命令自己不要多想,可手指还是不受控制的颤了一下。席君凡早有防备,直接握紧了女人的手,快速的将戒指套了进去。

    “怎么说,我和二哥也有十分之一的地方相似,你若怕走戏,可以专门挑某个部位看。”席君凡突然靠近女人,以极小的声音开玩笑道。

    虞姬终于被逗乐了,唇角的笑意是今天唯一一次发自内心的笑,漂亮极了。

    趁女人笑颜如花的时候,席君凡出其不意的吻上了女人的唇,这就是结局,一个只有虞姬不知道而其他人早已商量好的结局。

    为此,虞姬生了席君凡好长时间的气。

    这部戏杀青了,君凡说的没错,导演下一部戏的女主角直接选用了仙儿,心里不是没有一丝失落的,但是比起席靖尧带给她的伤害,简直是小巫见大巫了。

    开新片发布会那天,虞姬作为主角必须到场,所以她又在i市逗留了两天。

    回到b市后,她也没有回公寓,而是直接下榻到了酒店。

    因为还有公事,她不得不开机,可是当她看到手机里那一百多通未接来电时,她突然有些后怕,那个男人若是找到她,会不会直接想要掐死她?

    鸵鸟当了好几天了,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不是。

    正当她徘徊在是自首呢还是坐以待毙的时候,格格给她打来电话了,一接通便是噼里啪啦的一通炮轰。

    “对不起,我错了。”虞姬低声认错:“让你们担心了。”

    “君凡都回来了,你呢?”席格格问道。

    “我……我在酒店呢。”虞姬老实的回道。她不想回公寓,也不想回公司,一个是席靖尧,一个是老师,她谁都不想见。

    “你干嘛不回家啊?住酒店干嘛?”席格格不解的问道。

    “我……”虞姬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索性转移话题道:“对了,家里没发生什么事儿吧?”

    席格格反问:“能发生什么事儿?”

    “大嫂他们……”虞姬试探道。

    “哦,你说大哥大嫂啊!两人和好了。”席格格回道。

    “和好了?”虞姬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不确信的再次问道。

    席格格点头应声:“是啊,头一天还吵的不可开交呢,第二天又跟没事儿人似的了。我还感到奇怪呢!你说大嫂未免也太好哄了吧!”

    格格这么一说,虞姬有些糊涂了。大嫂既然又跟大哥和好了,那那天晚上怎么又会和席靖尧在一起呢?

    “那……那你二哥呢?”虞姬问道。

    “我二哥?都好些天没有回来了,我也不知道。”席格格回道:“对了,前几天给我打了一通电话,向我打听你的消息呢!我说我不知道,后来就没信了。”

    “哦。”虞姬落寞的垂眸。

    “对了,你们的发布会我看了,很好看呢,我现在都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追剧了呢。”席格格笑着说道。

    “你不是不爱看偶像剧吗?”虞姬反问。

    “里面有你有君凡,我是奔着人去呢。”席格格开怀大笑:“对了,预告片的最后有一段你是穿着婚纱的,好漂亮啊。还有,你发布会上穿的那件旗袍也挺好看的。”

    “……”

    “美人儿,你简直越来越有影后的范儿了。”席格格开玩笑地说道:“你这两天有空没?我批发点儿本,你给我挨个签名,以后等你红透半个世界的时候,我拿去赚个小钱。”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