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 心痛的死掉

    第一百一十七章 心痛的死掉    席靖尧快步靠近沙发,在席璟岩身前站定,薄唇紧抿,漆眸眯成了狭长的一条缝。

    席璟岩终于回过神,缓缓的抬眸,见到来人先是一怔,而后坐直身子。

    席靖尧将手中的相片往席璟岩眼前一推,声音冷的冻人:“什么时候的事儿?”

    席璟岩剑眉一蹙,眸中闪过亮光:“这……怎么会在你这儿?”他明明记得放在办公桌的抽屉里的。

    “我问你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儿?”席靖尧眸中瞬间喷着怒火,朝沙发上的男人喊道。

    席璟岩慢慢的起身,与席靖尧平视:“既然这么不相信她,问这些还有意义吗?”

    席靖尧竟然被堵得无话可说。

    “一张照片能代表什么?把它当作是我们出轨的证据也太没说服力了!”席璟岩继续说道。

    “……”席靖尧沉默着,可是眸中的怒火却只增不减。

    “难道在你眼中,她就是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吗?如果你给不了她幸福就请你放她自由!”席璟岩一本正经的说道。

    席靖尧哼了声,语气满是讥讽:“放她自由?好让你们光明正大的在一起?”

    “我和她之间没什么,清者自清,随你怎么想。”席璟岩绕过席靖尧就准备离开。

    “你对她是什么心思你自己心里最清楚不过了。”席靖尧咬牙切齿的回道。

    席璟岩脚步一顿,眯眸。

    “是,我承认,我是喜欢她。”席璟岩长呼一口气,握了握拳头,承认了。之前他一直以为那种感觉只是欣赏,可是经过昨晚,他突然发现,原来他对她竟然也会有那种想要占为己有的心思。

    席靖尧的话从齿缝中挤了出来:“你终于肯承认了。”

    “我喜欢她是我的事儿,跟她没有关系,你有什么事儿直接冲我来就好,别伤害她。”席璟岩抿唇,抬眸,与席靖尧对视。

    “你说的可真轻松!别忘了你现在是什么身份!”席靖尧不屑地冷哼一声。

    “……”席璟岩缄默了。

    “你曾经怎么跟我保证的?你说过,你会照顾她、呵护她一辈子的!”席靖尧突然失控的怒吼道:“可是现在呢!你的照顾和呵护变成了漠视和伤害,你怎么可以这么混蛋?”

    席靖尧正在气头上,挥起拳头就朝席璟岩抡去,席璟岩没躲开,实实在在的挨了一拳头,唇角瞬间有丝撕裂的痛楚。

    “够了!”门口突然传来一声怒喝。

    席靖尧哪里肯听,又一拳挥上去,席璟岩直接摔向了沙发。

    席母见状赶紧上前,将两个人给拉开。

    “大哥二哥你们不要再打了。”席格格着急地朝两人喊道。

    席靖尧打架的时候手中的照片不小心掉在了地上。

    席奶奶看见了,示意格格捡起来。

    席格格捡起照片一看,先是一愣,而后踟蹰着,不知道该不该让奶奶看。

    席靖尧见状直接从格格手中夺过相片,从兜里拿出打火机直接当着众人的面给烧了。

    “二哥你……”格格看傻眼了。

    “尧尧,你干什么?”席奶奶朝席靖尧喊道。

    席靖尧没吭声,只是淡淡的瞥了沙发上的男人一眼,然后准备转身离开。

    “给我站住!”席奶奶沉声一喝。

    席靖尧果然在席奶奶的身侧停了下来。

    “事情都还没有给我解释清楚,谁都不许离开!”席奶奶是真的生气了。

    席璟岩站起身,抬手摁了摁唇角,微微嘶了一声。

    席母吩咐格格去拿医药箱去。

    “说,为什么又打架?这回又是为了什么?”席奶奶厉声质问道。其实刚才进来的时候她多多少少听了些许。

    两个男人都保持着沉默,谁都没有吭声。

    “璟岩,你告诉我,你刚刚说的是不是真的?”席奶奶生气的大喊:“你也喜欢美人儿那丫头?”

    “奶奶,我……”席璟岩想要解释却发现无力辩白。

    “璟岩,你是不是疯了?快告诉奶奶说,你没有。”席母也快气炸了。

    席璟岩闭口不言了。

    席奶奶急喘了几口气,感觉呼吸都有些困难了,抬手轻轻的拍了拍胸口的位置,突然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

    席奶奶颤着手指指着席靖尧说道:“之前是你,为了一个女人,差点儿把家搅的是天翻地覆。”

    “现在是你,明明有了家室,还惦记着别的女人!”随后又将手指指向了席璟岩。

    ……

    “你们真不愧是一对好兄弟啊!弟弟喜欢大嫂,哥哥喜欢弟妹!接下来是不是该换老婆了?”席奶奶越说越生气,身体都有些站不稳了。

    席母见状立刻上前扶住席奶奶的身子。

    “奶奶……”两个男人也都紧张的上前一步。

    “奶奶,感情虽然不受我控制,可是我知道责任两个字怎么写,岚岚跟了我十年了,我不是一个不负责任的人。”席璟岩率先表态道。

    席奶奶将视线移向了席靖尧。

    席靖尧沉声保证道:“我也不会和她离婚的。”

    “那你们是打算守着一个不喜欢的女人过一辈子了是吧?”席奶奶问道,声音故意略带讥讽:“要不要我帮你们找岚岚和美人儿谈一谈,我觉得直接离婚得了,相互换一换老婆挺好。”

    “奶奶……”

    席格格这时提着个医药箱跑了进来,刚好听见了最后那一句话。

    “什么?你们要换老婆啊?这……这也太离谱了吧?”席格格夸张的叫道:“不过,仔细想想这个主意也挺不错的,大哥和二哥都可以顺心了。”

    席靖尧朝席格格狠狠一瞪。

    席格格吐了吐舌头,她又说错话了?

    “这……这都是上辈子造的什么孽缘啊?”席奶奶重重的叹了口气,直接转身就朝门外走去。

    席格格见人都走了,于是将医药箱递给了席璟岩,然后也要准备开溜。

    “你要是是个男人就出去把温岚给我找回来。”席靖尧侧眸看向席璟岩,冷声丢下一句话便直接离开了。

    见席靖尧从身边疾步走过,席格格喊道:“二哥,刚才的提议到底做不做数啊?”她还是有些听不明白。

    席靖尧根本就不理会格格的喊叫,直接下了楼,离开了席宅。

    席格格本来拿起手机准备给虞姬打电话的,可是转念一想,美人儿若是知道了会不会很伤心啊?所以最后又压下了那股冲动。

    温岚一直都没有离开,见席靖尧气冲冲的开车离开后,她竟然鬼使神差的跟了上去。

    席靖尧开车直接去了一家酒吧,一进去就直接叫酒,拿出手机叫了两个朋友。

    温岚进去的时候,席靖尧已经猛灌了一杯了。

    “一个人喝酒多闷啊,我陪你喝。”温岚挨着席靖尧坐了下来,直接开了一瓶。

    席靖尧慢动作的转移视线,对于身边这个突然出现的女人感到诧异。

    温岚举起酒瓶,正要仰头往下灌,却被身侧的男人给出手阻止了。

    “你不能喝!”男人沉声说道。

    温岚突然哼笑一声:“你心情不好就可以喝酒解愁,我也心情不好!”从男人手中抢过酒瓶直接仰头灌下,咕噜咕噜的,好像泄愤似的。

    席靖尧眯眸,索性也不再管了,接着继续喝。

    “在外人眼中,我是乌鸦飞上了梧桐树,那可是凤凰的窝。可是她们又有谁知道我背后所付出的努力?我能加进席家,是,是我上辈子修来的福分。我也一直以为自己很幸运!”温岚笑着笑着,眼泪也忍不住肆意滑落:“可是十年了,我努力了十年,我终于缩短了我们之间的距离,可是等来的却是什么?是冷淡,是疏离,是漠不关心,是毫不在乎!”

    ……

    “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老天要这么对我?”温岚说着就喝了一口酒,心明明被烫的灼热,可是却感受不到温暖。

    ……

    “我辛辛苦苦努力了十年,他跟我依旧只是相敬如宾,可那个女人一出现,竟然毫不费吹灰之力就拐走了他的心!”温岚表情很是痛苦,一想到虞姬,瞬间开始变得扭曲起来。

    ……

    “你告诉我,她到底哪里比我好?”温岚突然转头,猛地靠近席靖尧,激动的问道。

    “她……”席靖尧突然脑子里乱糟糟的。

    “你是不是也喜欢上她了?”温岚又靠近了一分,一手搭在了男人的肩膀上,打了个酒嗝问道:“你之前明明是爱我的!现在连你也不爱我了吗?”

    席靖尧皱眉,轻声回了句:“你喝多了。”

    “我才喝了一瓶!我酒量很好的,我现在很清醒!”温岚喊道。

    “你告诉我,你也喜欢上她了对不对?”温岚不死心的继续问道。

    席靖尧眉头蹙的死紧,冷声回了句:“没有。”

    温岚闻言突然哈哈笑出了声,猛地靠近男人,用手指抵着男人的胸口,低声说道:“我就知道,你是不可能被她迷惑的,因为你的心已经给了我,原来我还是有魅力的是不是?”

    席靖尧突然感到很头疼。

    “你说啊?我是不是很有魅力?”温岚又靠近了一分,逼问道。

    席靖尧盯着女人,点了点头。

    温岚突然笑了,可是笑的比哭还难看。

    “可是,他都不愿意碰我呢!我主动贴上去,他都会把我给推开!”温岚自嘲的冷笑着,一条胳膊突然环上了男人的肩膀,女人指着自己的红唇问道:“你看看,我就真的没有一点儿吸引力吗?为什么他连亲吻都不愿意亲吻我了?”

    看着女人的小嘴不停的朝自己靠近,席靖尧薄唇紧抿,在双唇碰上的前一刻快速地撇开了脸。

    温岚扑了个空,其实她只是想试试究竟是不是自己的问题,看来……是的。

    温岚冷笑两声,自嘲的说道:“连你也这样。你为什么要躲开?”

    “你喝多了。”席靖尧低声回道。

    “我说了,我现在很清醒!”温岚喊道:“你不是爱我的吗?为什么要躲开?”

    席靖尧头疼的蹙了蹙眉头,伸手捏了捏眉心,然后起身:“我去一下洗手间。”

    “你别走!”温岚伸手去勾却扑空了。

    拿起酒瓶直接对嘴,咕嘟咕嘟的灌下了肚。

    桌上的手机突然在此时响起。

    温岚瞄了一眼,在看到虞姬两个字时,一怔,眸中瞬间闪过一丝狡黠和狠戾。

    格格的那通电话让虞姬的思绪很混乱,等稍微沉静下来的时候,时间已经很晚了。可是明天就要开拍婚礼那场戏了,她必须得先和席靖尧说一声。

    电话响了好久都没有人接听,虞姬心想,是男人睡着了吗?

    就在她忧虑重重的时候,手机通了,只是……

    温岚将手机放在耳边,喂了一声。

    虞姬一愣,这声音好熟悉,可是一时间竟有些想不起来,这么晚了,她……她怎么会……

    温岚瞄了一眼洗手间的方向,突然恶念陡升:“喂,谁啊?这么晚打来?”

    虞姬惊讶的张大嘴巴,这个声音……声音是大嫂的。

    “靖尧,你洗好了没?我好难受啊!”温岚故意娇嗔道。

    虞姬的牙齿都在打颤了,拿着手机的手微微用力,心顿时像被人剜去了一块一样,疼的紧咬下唇。她在心中不停的告诉自己,事情不是她想的那个样子,可是脑海里已经浮现出了那种不堪的画面,想要抹去都不行。

    温岚见席靖尧返了回来,于是将手机倒扣在桌子上,故意起身,摇摇晃晃的,佯装要摔倒:“靖尧。”

    席靖尧见状皱眉,赶紧扶住了温岚:“你小心一点儿。”

    男人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彻底粉碎了虞姬的所有假设。

    “靖尧,我肚子疼。”温岚突然捂着肚子,表情看上去很痛苦。

    席靖尧蹙眉:“我送你去医院。”

    虞姬再也听不下去了,直接挂了电话。靠在床头,扯过一个抱枕抱在胸前,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我不哭,我不哭。”虞姬对自己说道,可是泪水还是忍不住地夺眶而出,肆意横流。

    虞姬咬着下唇,将小脸埋进抱枕中,开始只是默默的流泪,后来变成了低声的啜泣,最后竟成了嚎啕大哭。

    她明明知道的,在嫁给他之前她就知道的。

    格格跟她说过无数遍了,他喜欢大嫂,喜欢了整整十多年,甚至现在都没有忘记。可为什么她现在这么难受呢?她心疼的快要死掉了。

    她自以为是的认为,他们的感情在一点点的升温,这段时间的和谐相处已经让她忘了还有大嫂这个人。可是现实就是现实,他爱的人依旧还是大嫂。

    ……

    席靖尧正欲带温岚离开,江远和蓝佑奇来了。

    “吆,我们来的是不是有些煞风景啊?”江远吹了个口哨,打趣道。

    “这是什么鸟不拉屎的地方?害我们找了好久。”蓝佑奇抱怨道。

    “这不是温岚吗?”待江远看清楚女人的相貌,不仅露出了惊讶的表情:“你得手了?”

    “席二,你小子还真够痴心的,不过付出就有回报,这不,终于抱得美人儿归了。”蓝佑奇嬉皮的调侃道:“不过,你大哥咋办?”

    美人儿两人字让席靖尧微微蹙眉。

    温岚突然站直身子,笑道:“原来是你朋友,你们聊,我就先走了。”

    席靖尧诧异的看向温岚,她刚才不是还肚子疼吗?

    似乎看出了席靖尧的疑惑,温岚笑着解释:“突然又不疼了。你们喝,再见。”

    “我送你回去。”席靖尧说道。

    “不用了。”温岚朝他们摆摆手:“我找代驾。”

    “虽然我最讨厌重色轻友的人,但是,你已经单身了太久了,我们是可以谅解的。追去吧!”江远率先在沙发上坐下,启开一瓶酒。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