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替她出气(多一千)

    第一百零八章 替她出气(多一千)    男人的脸都快结成冰了,之后便是一路无言。

    虞姬很想缓和一下气氛,可是男人根本就不给她这个面子。她又哪儿惹他了?说实话不是,不说实话也不是,做人怎么这么难呢?

    正所谓不是因为你好所以才喜欢,而是因为喜欢所以才觉得你好,哪怕是你的缺点,我也能接受。

    爱一个人就会连同他的缺点一起爱,若是不爱,即使那个人再好又与她有什么关系?

    当然,这种话她是绝对不会当面和席靖尧说的,她想给自己留一点儿自尊,不想卑微地出现在他的回忆里。

    虞姬本以为这件事就这么过了,却不料晚上被男人压在身下不住地逼问。

    “我脾气很臭吗?”

    虞姬一个劲儿的摇头。

    “我很霸道吗?”

    虞姬再摇头。

    “我很冷酷吗?”

    虞姬本能地点头,反应过来后立刻改为摇头。

    “我到底怎么样?”席靖尧再一次逼问道。

    虞姬被折磨地都快话不成句了:“好……很好……哪儿都好。”

    “真心话?”男人似乎有些不相信。

    虞姬点头如捣蒜:“真的,求求你……”

    “求我什么?”席靖尧蔫儿坏蔫儿坏地扬唇。

    “讨厌!”

    春宵苦短日高起,虞姬真真是被折磨了一个晚上。

    到饭点儿了,李姐见两人都还没起床,不由得有些着急了,这到底是该去叫门呢还是不该去呢?

    而卧室内的两人也已经醒了。

    “你今天不上班?”虞姬刚睡醒,翻了个身,睡眼朦胧地咕哝了声。

    “请假了。”席靖尧仍然眯着眸,着实是因为昨晚太耗费体力了。

    “哦。”虞姬轻哦了声,困地睁不开眼,索性又闭上了。压根就没有反应过来,没事儿,男人干嘛请假。

    又眯了一会,虞姬就算再想睡也必须起床了。今天还有好多事情要做呢!

    “你干嘛?”女人刚坐起身就又被男人给拽回了怀里。

    “该去公司了。我今天还有好多事儿需要处理。”虞姬从男人怀中抬头,突然很是享受此刻的温暖,如果这个男人永远都是这个无害的模样该有多好啊!

    “推了,今天,我陪你回趟娘家。”席靖尧的口气带着抹命令。

    虞姬皱眉,愣了两秒。

    “做……做什么?”虞姬突然怯怯地问道。

    “给你一个向她们宣誓主权的机会。”或许是因为还未清醒,席靖尧的声音带着抹慵懒。

    虞姬深吸一口气,窃声细语地问道:“能不能不回去?”

    “你马上就要去i市了,在离开之前,必须把这件事情解决了。我不喜欢拖泥带水!”睫毛颤了两颤,席靖尧缓缓睁开双眸,里面的慵懒之色也仅仅只有几秒的时间便消失地无影无踪,又恢复了一惯的冷冽。

    “别惹我不高兴,如果你不回去,那我只有用我的方式解决了,到时候你可别怪我没有给过你机会。”席靖尧抬手,手指勾弄着女人柔软的发丝,一边把玩着一边出口警告道。

    虞姬认命地爬起身,微叹一口气。

    是啊,这件事情迟早也得解决,逃避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如果这件事就这么一直晾着不管,她想仙儿也不会就此罢手的。

    她一直在矛盾中挣扎,之所以止步不前还是因为没有足够的勇气,没有一个推你前进的人。

    虞姬事先给虞父打了电话,也是想让他有个心理准备。电话里,虞父频频叹气,说看来是躲不掉了。

    她也不想这样,可是事情已经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根本超出了她的预期,亦不受她的控制了。

    “爸……妈。”回到虞家,虞姬惴惴不安的心开始更加不安了。

    “哎,快进来,坐。”虞父很是热情,招呼保姆去倒茶。

    虞母或许是碍于席靖尧在场,并没有表现的太过。顶多就是沉着一张脸不理会罢了。

    得知虞姬他们要来,虞父已经把仙儿给提前支走了,就怕接下来的场面会弄得无法收场。

    “我明天就要去i市了,可能几个月都回不来,刚好赶上他休息,所以就回来看看。”虞姬小声地说道,期间,十指都在不停地互绕着,将心里的紧张表露无遗。

    “走那么长时间啊?”虞父惊讶地问道。

    “嗯,这回的剧本比较长,顺利的话也得个一年半载。”虞姬轻声回道。

    “听说剧组拍戏很累的,你一定得注意着点儿身体。”虞父嘱咐道。

    “知道了爸,我会照顾好自己的。”虞姬点头。

    见虞姬总是扯不到正点儿上,一旁的席靖尧有些不耐烦了。

    “虞二小姐不在?”席靖尧挑眉问道。

    虞父尴尬地解释道:“哦,她出去逛街去了,还没有回来。”

    “是这样,今天来呢,还有另外一件事。”席靖尧直接开门见山道:“我和虞仙儿的婚事本来就只有口头上说过,并没有订婚!一呢,我和她也不算是正式交往,所以不存在负责任一说,二来,虞姬也是虞家的女儿,所以说这桩婚事也算是还了老人的一个承诺。”

    “是是,这我都知道,更何况,仙儿那个时候那种情况,再谈婚事也就不太合适了。”虞父赶紧接话道:“姬儿能嫁给你也算是她上辈子修来的福分。”

    一直未开口的虞母突然冷嗤了声。

    虞父尴尬地笑笑。

    “这件事情,我希望你们好好开导一下令嫒,不要让她再去做一些极端害人的事情。”席靖尧冷声警告道。

    虞父似乎有些纳闷,问道:“仙儿做了什么吗?”

    虞姬转头看向席靖尧,想让他别说,可是……她哪里能左右得了这个男人的思想。

    “前些天,令嫒找到公司,持剪刀欲毁掉虞姬的容貌,这种恶劣歹毒的行为,我是可以直接将她拘留判刑的,但碍于她的身份,我这次可以不予以追究,但不代表我会一直纵容!我想你们应该明白我的意思。”席靖尧脸色微沉,声音沁凉如冰,冻的人直哆嗦。

    “什么?”虞父惊讶地看向虞姬,关心地问道:“真的吗?她有没有……”

    “爸,你不用担心,我没事儿。”虞姬笑着回道。

    “席局,这是在滥用职权吗?我家仙儿也不过是因为气不过,去找她解解气而已,又没有伤着她,犯法吗?”虞母到底还是不懂法。

    “你女儿没有回来跟你说吗?她害虞姬破了相,足足在医院住了一个礼拜,还做了植皮手术。”席靖尧的眸中泛着寒光,声音更是冷的要命:“令嫒的行为已经不单单只是恐吓那么简单了。”

    虞父脸色一变,着实一惊。

    虞母震惊的抬眸,也着实没想到仙儿真的会伤人。

    “这仙儿也……”虞父看上去很是生气,转头看向虞母,声音略带抱怨:“看你教养出来的好女儿!”

    “什么我教养出来的?好像说的跟你没关系似的!”虞母呛声道:“我恨只恨,她怎么那么没出息,为了个男人什么事都敢做!”

    这时,敲门声响起。

    虞父暗叫糟糕,可能是仙儿回来了。

    虞仙儿其实在外面溜达了一圈,总感觉爸妈的表情不太对劲儿,肯定有事儿瞒着她,所以又回来了,想要问个清楚,却不料在门口看到了席靖尧的车子,瞬间欣喜和愤恨并存,三步并作两步地上楼了。

    保姆去开门,虞仙儿探头探脑地走了进来,当看到虞姬和席靖尧时,脸色立刻大变。

    “你来干什么?谁让你来的?”虞仙儿大步走近,朝虞姬张牙舞爪道:“欺负人都欺负到家里来了是吧?”

    虞姬下意识地站起了身。

    “你带他来做什么?来向我来炫耀了是吧?”虞仙儿愤恨地指着席靖尧,抓狂地喊道。

    “仙儿,你冷静一点儿。”虞父大声喝止道。

    虞仙儿冷笑道:“冷静?你让我怎么冷静?被抢了男朋友的是我,她是你的宝贝女儿,我是路边捡的是吧?你什么事情都向着她!你还是不是我爸!”

    “够了!”虞父顿时觉得颜面扫地,吩咐佣人将虞仙儿弄回屋里去。

    “放开我,我还没有说完!”虞仙儿失控地怒吼。

    此时的虞仙儿早已失去了往日的矜持,跟个疯婆子似的乱吠着。

    “虞姬,你怎么能这么不要脸?你今天回来是向我耀武扬威来了是吧?”虞仙儿怒目圆睁,面目狰狞:“他本来是我一个人的,你凭什么从我手里把他抢走?”

    “仙儿,我以为我已经……”虞姬试图解释,可虞仙儿压根就不给她说话的机会。

    “你妈活着的时候跟我妈抢我爸,你现在长大了又来抢走我的未婚夫,你说说,你的心到底是什么做的?虽然我平时对你爱冷嘲热讽,但我也没有算计过你什么吧!你为什么可以这么狠心,狠心夺走我的一切,你明知道我有多喜欢他,你明明知道的!”虞仙儿猛地揪着虞姬的衣领,用力地摇晃着。

    虞父见状赶紧上前。

    席靖尧比虞父快一步起身,将两人分开,把虞姬挡在身后:“虞小姐请自重!”

    虞仙儿张着嘴巴,哭笑着,指着虞姬,质问道:“你竟然会维护这个狐狸精!你知不知道她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你别被她的外表给蒙蔽了!她生来就是勾引男人的,你怎么会喜欢她这种女人?”

    “虞小姐说话放尊重一点儿,早知道虞小姐这么没有教养,想必当时我会毫不考虑地拒绝这门婚事。我既然选择娶她,当然就知道她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席靖尧薄唇紧抿,声音透着寒意。

    “她是个坏女人!”虞仙儿见无计可施了,只有不断地诋毁。

    “我只知道,她现在是我席靖尧的老婆!虞小姐以后做任何事情请先过过大脑,你若是再对此事追究不放,那就别怪我不念两家的旧谊了。”席靖尧出口警告道,声音虽然轻轻地,却震慑力十足。

    “你是在威胁我吗?”虞仙儿有些恍惚,似乎不敢置信。这个男人竟然会为了这个女人跟她做对。

    “你若这么想也可以。”席靖尧的表情已经恢复到了一惯的淡然。

    “我到底哪里比不上她?你要这么对我?”虞仙儿泪眼汪汪地质问道。

    “她能挑起我的性趣,而你不能,就是这么简单!”席靖尧不疾不徐地回道:“还有,不要总是说她是第三者插足,早在你我认识之前,她就已经上了我的床了。”

    虞仙儿此刻已经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了。

    “今天打扰了,我还有事儿就先走了。”席靖尧下意识地拉起女人的手,朝门外走去。

    虞姬还处在怔愣当中,踉跄了一下,紧随着男人的脚步。

    “席靖尧!”虞仙儿还想追上去,却被虞母给阻拦了下来。

    “干什么去?”虞母怒吼道:“还嫌不够丢人啊!”

    虞仙儿指着门口,哭诉道:“妈,是他被那个女人蒙蔽了双眼,我要让他看清楚一点儿。”

    “够了,别再胡闹了!男人被她抢走,那是你技不如人,自己没本事就别怪别人骑到你的脖子上撒野!”虞母顿时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

    “妈!”虞仙儿哭闹着。

    “你能不能有点儿出息?”虞母高嗓门的喊道。

    “可我就是喜欢他,我不甘心!我不甘心!”虞仙儿声嘶力竭地哭喊着。

    “不甘心又能怎样?有本事你就去给我抢回来,你有那个本事吗?没本事就只有认命的份!”虞母伸手指着门口,大声嚷嚷道。

    虞仙儿蹲在地上,抱头痛哭,嘴里还嘟囔着:“我不甘心!”

    虞母也跟着蹲下身子,将虞仙儿抱进怀里,哽咽道:“那姓席的有什么好?咱找个比他更好的。我们娘俩儿的命怎么就这么苦啊?”

    席靖尧拉着虞姬出了门才放开手。

    手突然一空,虞姬别扭地垂首,低声说了句:“谢谢你。”

    “我这个人向来讲求实际,若只是口头上的谢,不说也罢!”席靖尧率先下了楼。

    虞姬闻言一愣,叹了口气,这个男人,又要等价交换了。

    虞姬小跑着追上男人,亦步亦趋地跟着上了车。

    “那个,我这次离开可能要好长时间不回来。”虞姬突然小声地说道。这个男人不说点儿什么,她都有些不习惯。

    席靖尧面无表情地回道:“刚才在上面你已经说过了。”

    “那个……”虞姬犹豫着,不知道该如何开口。这次的角色是主角,她怕拍起戏来根本就没时间回来,自然两人之间的那个协议她也不可能做到。

    “别吞吞吐吐的,有话就说。”席靖尧剑眉一扬。

    “我可能会很忙。”虞姬嗫诺道。

    “然后呢?”席靖尧的手机突然响了,一边接听一边瞥了女人一眼。

    “好,我马上过去。”局里似乎出了什么事情,席靖尧面色立刻严肃起来。

    “出事儿了?”虞姬关心道。

    席靖尧嗯了声,说道:“待会儿我把你放在前面路口,你自己打车回去。”

    “哦。”

    “继续。”男人突然冒出了两个字。

    “啊?”虞姬顿时摸不着头脑。

    “继续刚才的话题,不是还没说完呢吗?”席靖尧说道:“还有一分钟,抓紧了。”

    “那个,其实也没什么事儿。”虞姬将想说的话又咽回了肚子里。他待会可能要执行任务,她不想惹他生气。

    “说。”男人的口气很强硬。

    虞姬紧抿薄唇,眼珠子一转:“我就是想问,我以后可不可以给你打电话?”

    席靖尧皱了皱眉头:“你说呢?”

    虞姬小声嘀咕了句:“我怎么知道。”这个男人的心思她可猜不透。

    车子在前面路口停了下来,虞姬下车的时候,顺嘴说了句:“路上小心。”

    席靖尧瞄了她一眼,没吭声,直接呼啸而去。

    当天晚上,男人没有回公寓,可能是案件比较棘手吧!

    第二天,虞姬便起身飞往i市了。

    临走之前,格格和朵儿都去送机了。

    没见到席靖尧的影子,苏朵儿又开始嘟囔了:“你今天走呢,他竟然都不来送你!这丈夫当的也未免太不称职了。”

    “我二哥是有点儿不体贴。”就连席格格也对席靖尧有点儿意见了。

    虞姬笑着解释:“他的工作特殊,哪能因为个人私事而致工作于不顾。”

    “美人儿,不是我说你,你的善解人意有时候是感情的致命伤。”苏朵儿莫可奈何地提醒道。当事人都不着急了,她就算再着急再担忧有什么用?

    “好了,马上就要登机了,我进去了。”虞姬跟她们挥了挥手:“电话联系。”

    “放心,我休息了会去剧组探班的。”席格格笑着喊道。

    席靖尧回到公寓已经是两天后的事儿了,他当然知道那个女人已经离开了,只是家里突然少了一个人,让他觉得很不自在。

    “李姐,她离开的时候有没有说什么?”席靖尧甚是别扭地朝李姐问道。

    李姐一愣,随即笑着回道:“你说夫人啊?她……没说什么。”

    席靖尧黑眸一敛,继续吃着饭,却味同嚼蜡般,什么时候李姐做的饭菜已经这么难吃了。

    “哦,夫人好像是说了一句。”李姐仔细地回想着。

    席靖尧挑眉,立刻兴致昂扬起来:“说什么了?”

    “夫人给了我一张菜谱,她亲手抄的,说是先生爱吃的菜,让我学着做呢。”李姐笑得眼睛都眯起来了。这夫人和先生的感情最近好像明显地升温了。只要不吵架,她看着也开心。

    席靖尧顿时心情大好,嘴上却咕哝了句:“哦,是吗?”

    “先生,夫人是我见过最好的女孩子了,你可要珍惜啊。”李姐劝道。她有两个儿子,这辈子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生个闺女。大儿子结婚了,可是媳妇却……哎!

    “你和她才认识多久?一个人的内心就算是花费几年,你也是猜不透的。”席靖尧意味深长地回道。

    “不瞒先生说,我的第六感和看人的本事向来很准,这夫人啊性子单纯,绝对是个好女孩儿!”李姐笑着解释道。

    席靖尧感觉好笑,于是问道:“你的第六感很准?那你说,我和她能走多久?”

    李姐闻言,身子蓦地一怔。

    “先生,你开什么玩笑呢?这,两个人既然已经结婚了,哪有盼着分开的呢?”李姐的笑僵在了唇角。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