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都是钢琴惹的祸

    第一百零三章 都是钢琴惹的祸    “那个……那个……”虞姬想要询问,却发现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吞吞吐吐的做什么?有话直说!”席靖尧冷声说道。

    虞姬本来鼓足了勇气,可当看到男人冷若冰霜的脸时瞬间又将想问的话咽回了肚子里。

    “算了,没什么。”还是别问了,若是听到自己不想听到的答案,岂不是在自寻烦恼?

    席靖尧状似不耐烦地冷瞥了女人一眼,命令道:“说。”

    虞姬犹豫再三,最后深呼吸一口气,闭着眼睛说道:“你为什么不送给我戒指?”

    “你说什么?”席靖尧挑眉,好像没听清似的。

    虞姬胯下肩膀,直接将视线移向了车窗外:“没什么。”

    “戒指?”席靖尧还是听清了,眉头一挑道:“你不说我倒真忘了还有这么一说。”

    虞姬瞬间眉开眼笑,以为男人是真的忘了。

    只是她的开心没有坚持几秒。

    席靖尧继续说道:“你现在可是公众人物,戴戒指不好吧?既然用不着买来也是浪费。”

    虞姬瘪了瘪小嘴,小声嘟囔道:“不戴放在家里看着也是好的呀。”

    虞姬的声音虽小,席靖尧还是听到了。

    “那么想要?”席靖尧拧眉,似乎在犹豫。

    虞姬听出了男人话中有商量的余地,立刻点头:“嗯。”

    “我不是给你钱了吗?想要自己去店里买吧!”席靖尧不解风情地回了句。

    虞姬灿烂如花的小脸瞬间蔫儿了,叹了口气,将视线转向窗外,她不应该抱有幻想的不是吗?

    “你是想让我送?”席靖尧瞥了女人一眼,问道。

    虞姬闻声回头,立刻心生期待。

    “可是我没有送人东西的习惯。”席靖尧欠扁地回了句。

    虞姬嘟着小嘴,小声嘀咕了句:“那你还送大嫂邮票了呢!”

    “你说什么?”席靖尧问道。

    虞姬叹了口气,回道:“没什么,算了,你说的也对,我也戴不着,买它做什么?”

    “早点儿想通岂不是不用费这么多口舌了?”席靖尧冷哼了声。

    虞姬自嘲的一笑:“是,你席二少想清静,我闭嘴还不行吗?”

    席靖尧唇角一抽。

    下车的时候,虞姬率先迈了下去,也没等男人,便一瘸一瘸地往里走。

    席靖尧疾步追上,故意走走停停,像观猴戏一般地看着女人。

    虞姬索性瞥开视线,不去看向男人欠揍的嘴脸。

    席靖尧大步走进电梯,故意摁着开门键等着女人,最后却在女人快到门口的时候松开了手。

    电梯门就这么在女人的面前合上了。

    席靖尧冷哼一声,让你再耍性子。

    虞姬不可置信地张大嘴巴,久久未合上。这个……这个男人太可恶了!

    席靖尧!!

    席靖尧回屋好一会儿了也不见女人上来,又等了几分钟还是不见女人回来,便有些坐不住了。

    拿起钥匙,席靖尧再次出了门。

    坐电梯下到一楼大厅,扫了周围一眼,最后在墙边的一排椅子上发现了女人的影子,于是大步走了过去。

    “你坐这儿干什么?你怎么不上去?”席靖尧怒气冲冲地质问道。

    虞姬没想到男人会下楼来找她,心中的不忿顿时减缓了不少。

    “我累了,我在这儿坐会儿不行吗?”虞姬反问道。

    席靖尧脸色一黑,讥讽道:“才走了几步路就累?”

    虞姬顶嘴道:“你管我!我就是累!我就是想歇会儿!”

    席靖尧黑眸喷着怒火:“随你便!哪怕你在这里歇一个晚上呢!”跟他有什么关系?

    或许是因为带着事儿的缘故,虞姬这两天特别容易生气,抬手揉了揉太阳穴,选择了闭嘴不言。

    席靖尧愤愤地转身,走路像一阵风似的,眨眼便走向了电梯。

    虞姬叹了口气,慢慢地站起身,一瘸一瘸地跟了上去。

    女人刚走了两步,就看见前面的男人突然转身,大步朝自己而来。

    虞姬只觉得天旋地转了一下,她……她竟然被男人扛在了肩上。

    “你放我下来,我头晕。”虞姬捶打着男人结实的后背。

    “闭嘴!”席靖尧没好气地喊道。

    虞姬就这么被男人扛回了家。

    男人直接将她摔在了床上,便转身出去了。

    虞姬坐起身,盯着男人的背影有些失神。他……他最近好像变了,至少不再像以前那么讨厌她,这算不算是一个好兆头呢?

    次日,虞姬在家又休息了一天,脚虽然还隐隐作痛,但是却不影响走路了。

    准备做晚饭的时候,虞姬突然发现冰箱里没肉了,她竟然忘了这茬。

    可是因为脚痛,她又不想去超市买,最后只能做了几个素菜。

    席靖尧回家后,看见桌上的四个素菜,顿时脸不是脸,鼻子不是鼻子了。

    “全是素?”席靖尧拧眉,颇不高兴地问道。

    虞姬应了声,回道:“家里没肉了,将就着点儿吃吧!”

    “没肉怎么将就?”席靖尧没好气的回道。

    “一顿不吃肉又饿不死,再说了,现在注重养生,多吃蔬菜有好处。”虞姬不疾不徐地说道,仿佛已经想好了对付他的台词。

    “多吃蔬菜也不代表只吃蔬菜!”席靖尧还是有些接受不了没肉的事实。

    虞姬给男人盛了一碗饭,放在桌前,抬眸问:“没肉不吃?”

    “不吃。”男人回答的很坚决。

    虞姬又将那碗米饭倒进了锅里:“不吃算了,那我自己吃。”

    看着女人在对面坐下,慢条斯理地吃着饭,席靖尧眉头蹙得死紧。

    虞姬又问道:“真的不吃?”

    “不吃!”席靖尧的声音不由得加大了几分,愤愤地绕过餐桌,直接朝门口走去。

    虞姬放下筷子,瞬间也没了胃口。

    在餐桌前坐了大概二十分钟,虞姬起身准备收拾碗筷。

    开门声突然在此时响起,虞姬下意识地回头看去,只见男人去而复返,手里多了一个袋子。

    席靖尧面无表情地走近,将袋子往桌上一放,命令道:“给我做,我要吃香辣肉丝,双椒牛柳。”

    虞姬瞄了一眼桌上的袋子,又看了看男人,回道:“我不会。”

    “不会……”席靖尧正欲发脾气,最后还是硬生生地忍住了:“那……随便,随便做点儿什么总行了吧?”

    虞姬拎起袋子,直接朝厨房走去。

    半个小时后,一道香辣肉丝和双椒牛柳便被端上了桌。

    席靖尧瞪向女人,质问道:“你不是不会做吗?”

    “上网查的,现学现做的不行吗?”虞姬也坐了下来,反击道。

    席靖尧难得地被说的哑口无言。

    “你的饭都没动,该不会是我不在,你自己一个人没胃口吃吧?”瞅了瞅女人的饭碗,席靖尧调侃道。

    虞姬率先夹了一筷子肉放进了嘴里,咽下去后回道:“因为我在等你的肉。”

    席靖尧唇角一抽,假笑一声:“你不是说,多吃素养生嘛!那这几盘素菜,你慢慢解决。”

    男人开始画楚河界限了。

    虞姬瞬间有些哭笑不得,原来这个男人也有如此幼稚的一面。

    “我是说过多吃素养生,可那是在没肉的情况下。”虞姬当着男人的面故意夹了一筷子肉放进了碗里。

    席靖尧冷着一张脸,端起了碗。试吃了两口菜,细嚼慢咽过后面色微微缓和。

    虞姬也不再去问菜好不好吃这类的傻问题了,因为她知道,这个男人即使觉得好吃,也会故意摆着一张臭脸的。

    “以后记得,冰箱里把肉备足了。”席靖尧嘱咐道。

    虞姬一愣,随即回道“明天李姐就回来了,这事儿她自会操心的。”

    席靖尧拿着筷子的手一顿,而后脸色又沉了下来。

    “李姐回来后,你的胃就彻底解放了,不用再委屈吃我做的饭了,这回总该高兴了吧?”虞姬打趣道。

    席靖尧哼了声:“是很高兴,终于不再受你厨艺的荼毒了!”

    虞姬也不生气,继续吃着饭。

    这个男人呀,有时候还真像一个孩子,她发现她已经开始渐渐了解他了。

    虞姬休息了两天,脚已经好利索了。

    王姐又给她接了几个通告,她想在工作之前去逛逛街,买一架钢琴回来。有时候灵感来了,她也可以在家里随时创作。

    订完钢琴后,虞姬又去商场逛了逛,路过一家男士风衣店的时候,她被橱窗里一个模特身上的风衣吸引了进去。

    这件大衣澳洲羊毛质地,偏商务风,却又不像商务大衣那样古板,领口和袖口设计别致,佩戴一条黑白格相间的围巾,恰到好处地起到了点缀的作用。

    虞姬的脑海里不由得浮现出男人穿上这件大衣的模样,不管了,买下再说。

    钢琴店的速度那叫一个快,虞姬前脚刚回到家,钢琴便被送来了。

    “小心点儿。”虞姬提醒着搬运工人。

    李姐见状,忙走上前去,说道:“夫人,楼上有钢琴室。”

    虞姬闻言一愣,随即笑得苦涩:“你不是说上面是禁地吗?即使有钢琴又跟我有什么关系?”

    李姐叹了口气,说的也是。也不知道先生是怎么想的,这么一个好女人摆在眼前,他还怀念过去干什么?

    “放哪里?”

    虞姬指了指自己的卧室,回道:“放我卧室里,靠窗的位置。”

    将钢琴摆放好后,虞姬坐在钢琴前,试弹了两下,悠扬的音符缓缓流淌,让她的心情瞬间光芒万丈。

    席靖尧回来的时候,正好虞姬在卧室里弹琴,那动人的音符缓缓传出,让他的脚步一滞。

    “先生,今天下班好早。”李姐笑着说道。

    席靖尧挑眉,看向虞姬的卧室。

    李姐立刻解释道:“夫人今天买了一架钢琴回来,可开心了。”

    席靖尧直接朝女人的卧室走去。

    推开门,脸色阴沉地命令道:“別弹了!”

    琴音嘎然而止……

    虞姬快速回头,见到男人,诧异地站起身,不明白为何要阻止她弹琴。

    “谁准你买钢琴回来的?”席靖尧冷声质问道。

    虞姬将手放在琴面上,挑眉:“怎么了?”

    “我讨厌钢琴,讨厌音乐,明天我回来之前把它处理了。”席靖尧警告道。

    虞姬合上琴盖,转身面向男人,不卑不亢地反问:“你既然不喜欢,那干嘛还准备一个钢琴室?你所说的话岂不是自相矛盾吗?”

    席靖尧黑眸危险的一眯,声音发冷:“你上去过了?”

    虞姬回道:“没有,我虽然是很好奇,不过我比较尊重个人隐私,所以在没有你的允许下,我绝对不会私自上去。”

    “先生,是我跟夫人说的。”李姐适时地解释道。

    席靖尧瞪了李姐一眼,似乎在责备她多嘴一样。

    “这是我的家,我有权决定它的去留!”席靖尧的话中丝毫没有商量的余地:“如果你不处理,我不介意代劳。”

    对于席靖尧的霸道,虞姬已经习惯了,或许在别的事儿上,她可是顺他的意,可是在钢琴这件事上,她想为自己据理力争一回。

    “别忘了我们已经结婚了,我也有房屋居住权。”虞姬扬起下巴,头一回觉得自己也可以这么有勇气:“这架钢琴,不能被搬走。”

    “想和我僵持是吗?”席靖尧寒眸一凛,一字一句地回道:“那看看我们谁能坚持到最后,有本事你别出去拍戏。”

    男人丢下一句话便冷漠地转身,上了楼。

    “席靖尧!”虞姬气得那叫个咬牙切齿,突然心口隐隐作痛,让她下意识地皱了皱眉头。

    “夫人,你别生气,先生是有些不可理喻,不过,我想,钢琴或许是他的禁忌,所以他才……”李姐试图安慰着虞姬。

    虞姬长呼一口气,朝李姐抿唇一笑:“谢谢李姐,你先出去吧,我想一个人静一会儿。”

    钢琴?他真正的禁忌怕是那个埋藏在他心底多年的女人吧!

    温岚是个歌手,最擅长的应该就是钢琴,他喜欢她的时候当然也会爱屋及乌,这并不难理解。现在触碰钢琴就等于是触碰了他的禁忌,所以他才会反应那么过激。

    想到这里,虞姬也释怀了。

    不过,她好像听温岚说过那么一句,她喜欢两层打通的房子。想必,这公寓的格局和布置全都是依照温岚的爱好弄的吧?

    而如今,该来的人没来,她却进来了,想想就觉得讽刺。

    晚饭,两人谁都没吃。可把李姐给着急坏了。

    可是再着急又有什么用?最后也只能干着急罢了。

    次日清晨,虞姬起床收拾妥当的时候,席靖尧已经坐在餐桌前看着报纸了。

    虞姬拿着昨天买的男士大衣走了出来,放在了餐桌上,往男人面前一推,轻声说道:“我昨天逛街买的。”

    席靖尧微微抬了抬眼皮,瞄了一眼包装袋,回道:“别以为你讨好我,钢琴的事情我就会妥协,我衣服多的是,不缺你这件。”

    虞姬早已猜到会是这种结果,虽然有些失落,但也不至于太生气。

    将衣服扯回自己身前,拎起,虞姬面无表情地说道:“钢琴的事情不用你操心了,我今天会叫人搬走的。”

    “夫人,你不吃早饭吗?”见虞姬转身要离开,李姐忙询问道。

    “不吃了,这些天我会很忙,就不回来了,你不用做我的饭。”虞姬头也不回地说道。

    关门声刚落,席靖尧便将报纸用力一合,往旁边一扔。

    李姐本来想劝劝先生别生气了,却在见到席靖尧吓人的脸色时立刻识趣地闭了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