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没遇到对的人(求订阅)

    第一百零五章 没遇到对的人(求订阅)    “对你,我向来都是明着sao。”席靖尧唇角邪肆地弯起,回道。

    虞姬当真是败给他了。

    快速地穿好衣服,坐在了副驾驶座上。

    “你以前带君凡来过这里?”席靖尧突然问道。

    虞姬支支吾吾地回道:“哦,还是……上学那会儿了。”

    “你老实跟我说,你到底喜欢大哥还是喜欢君凡?”席靖尧逼问道。

    虞姬看向男人,不明白他为何突然这么问。

    “怎么?很难回答?”席靖尧眯眸追问道。

    虞姬抿唇,不知道该如何开口解释。

    “还是你两个都喜欢?”席靖尧的声音更冷了一分:“女人,做人不能太贪心,小心最后会得不偿失。”

    “你不要多想,我对他们两个,不喜欢。”虞姬解释道。

    “是啊,我怎么能忘了,你只图钱不图人。”席靖尧冷声嘲讽道,不过心情却比刚才愉悦不少。

    “随你怎么想!”虞姬也懒得解释了。

    席靖尧将虞姬送到公司,趁女人开门下车之际,挑眉问道:“你还得忙多久?”

    虞姬一怔,下车,关上车门的前一刻淡淡地回了句:“看心情。”

    席靖尧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刚才听到了什么?这个女人是在和他耍小性子吗?

    晚上回到公寓,席靖尧站在盥洗台上的镜子前,来回照了照,蹙眉,舒展,再蹙眉。

    第二天吃早饭的时候,男人突然朝李姐问道:“李姐,我看起来有那么老吗?”

    李姐被问得一懵,反问:“怎么会呢?先生为何如此问?”

    “那我和君凡比起来呢?”席靖尧再问。

    李姐为难了,笑着打哈哈:“先生比小少爷大了八岁,自然是比他成熟些。”

    席靖尧老大不爽地朝李姐挥了挥手:“好了,你下去忙吧!”

    李姐额头直冒冷汗,这先生今天是怎么了?

    这小两口一别就是一个多礼拜没见面。

    席靖尧以前的自控力那是相当好,可是自从虞姬进门后,他就有些把持不住了,总感觉那个女人跟尼古丁一样,让人吃着上瘾。

    可是,他又撂不开面子去找她,着实让人烦躁透顶。

    他想,是因为食髓知味了,所以才会惦记。这种瘾来的太慢了,或许才只是开始。

    但他不觉得这是喜欢,只是生理上的一种本能而已。

    其实他是有洁癖的,他以为如果心中没有爱,是不可能对任何一个女人有反应的,但她却是一个特例!

    接近年关的时候,虞姬终于闲下来了。其实本来过年的时候是最忙的,但她却义无反顾地推掉了所有的通告和应酬,只想安安稳稳的过个年。

    她给席靖尧买的那件大衣并没有拿去退,回公寓的那天,她又拿了回去,心想,他若不穿,就拿回去给爸爸穿。

    席靖尧回来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准备上楼的时候,突然听到屋内有动静,靠近一听,竟然听到一阵悦耳般的笑声。

    虞姬正躺在床上和格格煲着电话粥,门突然被推开,让她漾在嘴边的笑意瞬间消失了。

    “你二哥回来了,挂了啊!”虞姬赶紧挂了电话,坐起身。

    席靖尧上下瞄了女人一眼,然后一声没吭地关上门,离开了。

    虞姬傻眼了,这个男人刚刚那是什么表情啊?

    就在女人以为今晚能安然度过的时候,席靖尧穿着浴袍走了进来。

    虞姬都有些困了,男人却像头饿狼似的扑上去,不管不顾地将女人给吃干抹净了。

    事后,虞姬气喘吁吁地趴在枕头上。

    席靖尧从抽屉里拿出一张协议,递给了虞姬。

    虞姬打了个哈欠,问了句:“什么啊?”

    “协议,以后你必须得遵守!”席靖尧悠闲地回道。

    虞姬努力地睁了睁眸子,扫了一遍纸上的内容,越往下看越瞠目结舌。

    “一个礼拜至少一次?”虞姬腾地坐起身,瞬间清醒了。

    “怎么?有意见?”席靖尧挑眉反问。

    “可是,我若在外地拍戏怎么办?”虞姬苦着一张小脸。

    “那是你的事儿,自己解决!”席靖尧冷酷地回道。

    虞姬气得脸都快憋红了。

    “这个协议,我不同意。”虞姬很坚决。

    “你我可是夫妻,你有义务满足我生理上的需求,我没叫你一天一次就不错了!”席靖尧冷声哼道。

    “不管,反正我抗议!”虞姬打死都不会同意。到时候她就是不回来,他能拿她怎么样?

    “抗议无效!”席靖尧眼皮慵懒地一抬。

    虞姬见硬来不行,于是突然想起了格格的话,说男人都喜欢女人撒娇。

    可是她又不会撒娇,该怎么办?

    席靖尧正欲翻身下床,突然看到女人正一点点地朝他的位置挪动着,不由觉得好笑,索性一动不动,静观其变着。

    虞姬慢慢地蹭到了男人的身前,抬起俏脸,朝男人妩媚一笑。

    席靖尧只觉下腹一紧,喉结滚动了一下。

    “干什么?”

    虞姬爬起身,含羞带怯地看向男人,柔柔的嗓音响起:“真的没有商量的余地?”

    席靖尧喉结再次一滚动,眸中浴火滔滔,直接将女人翻身压在了身下,声音略带沙哑:“女人,这可是你自找的!”

    “席靖尧,我们现在是在谈事!”虞姬着急地提醒道。

    “我本来打算今晚放过你的,不过现在看来,你一点儿都不累。”席靖尧唇角放肆地斜扬,不给女人呛声的机会直接再次把她吞吃入腹。

    虞姬发誓,以后再也不要向他撒娇了,早知道撒娇的下场会是这样,那她宁愿选择无声的抗议。

    次日起床后,虞姬突然发现桌上的那件大衣不见了。

    虞姬本想出去问问李姐的,结果却看见男人正好从楼上走了下来。

    虞姬微微一愣,随即朝厨房走去。

    “李姐,我卧室的那件大衣你见了吗?”虞姬朝李姐问道,明明昨晚还在的。

    “什么大衣?”李姐纳闷。

    “我拿了。”席靖尧突然应声。

    虞姬像是听到了天方夜谭般,不可置信地看向了男人。

    “眼光不错。”席靖尧难得地夸奖人。

    虞姬闻言唇角缓缓上翘,在男人对面坐下,然后故作冷漠地问道:“你不是不缺衣服吗?”

    “既然买了,不穿岂不是浪费?”席靖尧挑眉。

    “怎么会浪费?我已经答应给我爸了。”虞姬回嘴道。

    席靖尧浓郁的眉毛紧紧蹙起:“那件大衣的风格不合适你爸穿。”

    虞姬小声地嘀咕道:“商务大衣,有什么不合适的?”

    “我说不合适就是不合适!”席靖尧横眉冷目地盯着女人,喊道:“哪儿那么多废话!”

    虞姬说归这么说,不过看到男人能喜欢那件衣服她还是很开心的。

    小年那天,虞姬和席靖尧又回到了席宅。街上已经张灯结彩,有了新年的气氛,席宅的屋里屋外也都挂满了灯,贴上了对联,老远望去,红丫丫一片。

    因为过年了,席宅的佣人也有一多半请假回老家了。

    虞姬很自觉地进了厨房,打算给张嫂打个下手。

    对于虞姬的亲民态度,张嫂很是欢喜,这个少奶奶没架子,她们这些做佣人的也就轻松多了。

    “美人儿,今晚你掌勺吧!我想吃你做的叉烧肉了,还有桂花糯米藕,还有还有……”席格格笑着走了进来,朝虞姬撒娇道。

    “好了好了,张嫂做不一样?”虞姬赶紧打断格格的话,否则她真能给你说一箩筐。

    “小姐点的那些个菜我可不会做。”张嫂笑道。

    “美人儿,你就掌勺吧!要知道你以后越来越忙,我什么时候才能吃上你做的饭菜啊!”席格格抱着虞姬的胳膊摇晃着。

    “二少奶奶,你就掌勺吧!一年也就这么一次。”张嫂乐得轻松。

    虞姬叹了口气,只能答应了:“好吧!”

    虞姬先拿着纸罗列出了要做的菜,然后写上材料,让张嫂她们去准备。

    从下午四点开始鼓捣,晚上八点菜才上齐。

    虞姬一共做了十八道菜,里面自然有格格爱吃的叉烧肉和桂花糯米藕,也有席靖尧爱吃的培根烧豆角和双椒牛柳,还有年夜饭必备的清蒸鲈鱼、花开富贵虾、金玉满堂等等,当然也有她爱吃的酿豆腐。

    “这一桌菜都是你做的?”席奶奶和席老爷子先入座,其他人依次挨着入座。

    虞姬笑着应声:“嗯。有的菜也是刚学没多久,可能味道还不是太正。”

    席奶奶原本以为美人儿只会做一些简单的,没想到这桌上的菜竟全是出自她手,着实让她惊讶了一把。

    “爷爷奶奶,你们快尝尝,美人儿的手艺可好了。”席格格兴奋地催促着,就等着两老下筷后她就可以开动了。

    席奶奶一眼便看中了右手边的那道酿豆腐,夹了一块,小咬了一口,细细品尝过后连连点头称赞:“嗯,味道好极了。这道菜好像叫客家酿豆腐吧,好久都没吃过了。”人老了,有的时候也是想不起来。

    虞姬解说道:“嗯,这道菜是由香菇爆炒填在北豆腐凹槽里,热油锅炸一下,然后勾芡浇汁,撒上葱花。我也是因为吃过一次,觉得好吃,所以才特意学的。”

    “看来,你在厨艺上面也很有天赋。”席奶奶忍不住赞不绝口。

    “奶奶,快尝尝这道桂花糯米藕,我让美人儿专门给我做的。”席格格给席奶奶夹了一块放进碟里,仿佛是在分享自己的劳动成果般开心的不得了。

    其他人也跟着动了筷子。

    席靖尧动筷子正要夹牛柳,却刚好和君凡的筷子相撞,皱眉。

    “二哥,先。”席君凡退了一步。

    席靖尧眸色一凛,夹了一筷子放进碟里。

    “原来二哥和君凡都喜欢吃这道菜啊!”席格格添乱道。

    虞姬看向格格,真恨不得将她的嘴给封起来。

    “美人儿手艺这么好,尧尧,你以后有口福了。”席奶奶插话道,像是一种提醒。

    席靖尧皱眉,没有吭声。手艺好有什么用?天天不着家,他那里来的口福?

    席爷爷虽然不喜欢虞姬,可是他不得不承认,她做饭的手艺确实比张嫂强。

    席父自始至终都带着笑意,对于今晚丰盛的饭菜很是满意,至于席母,虽然没开口,不过从她惊讶的表情就能看出,虞姬的厨艺也着实出乎了她的意料。

    “爸妈,新的一年里,我祝你们身体健康,吉祥如意。”席父端起红酒杯,朝席老爷子和席奶奶一举,席母也跟着端了起来。

    “好好,你们事事顺心了,我们也就如意了。”席奶奶笑着回道。

    接下来便是席璟岩,轮到席靖尧的时候,虞姬赶紧端起了酒杯。

    “爷爷奶奶,祝你们福寿安康。”席靖尧说着敬辞。

    “笑口常开。”虞姬加了一句。

    “你们两个呀,我也没什么大要求,就是赶紧给我造个重孙出来,就是对我最大的孝顺了。”席奶奶叹了口气,说道。

    虞姬羞赧地垂眸。

    席靖尧则难得地开玩笑道:“奶奶,我一直都在努力。”

    虞姬一听,脸立刻变得红扑扑的。

    席奶奶笑得有些合不拢嘴了:“努力了就好,努力了就好。”

    君凡敬酒的时候,席奶奶只说了一句话:“赶紧给我娶个孙媳妇回来才是正事。”

    一圈全部敬完后,席格格突然举着红酒杯朝虞姬示意:“美人儿,祝你和二哥能够白头偕老,早生贵子,也祝我们的友谊能够地久天长。干了!”

    虞姬酒量本来就不好,两杯下肚后,头都开始有些转了。

    见杯中的酒没了,虞姬举起来晃了晃,侧眸瞥见了男人手边的红酒杯,直接伸手拿了过来,仰头灌下。格格都说干了,一定得喝完。

    席靖尧瞪大双眸,似乎有些震惊。想要去阻止已经来不及了。

    “美人儿酒量不行,我忘了。”席格格突然自责地开口。

    席靖尧瞪了格格一眼,直接将女人身前的酒杯全部递给了张嫂。

    虞姬眨了眨眼睛,突然瞅见了桌子中间的清蒸鲈鱼,抿了抿小嘴,嘴馋地拿起筷子,夹了块肉,在放在自己碟中之前突然方向一转,转为放进了席靖尧的碟中。

    这回该轮到众人看傻了。

    “这……这……”席格格惊讶地张大嘴巴,美人儿该不会不知道海鲜和鱼是二哥的禁忌吧。

    “我最讨厌挑食的人了,你尝一下嘛,鱼真的很好吃的。”虞姬的话虽然是心里话,可是若碰在清醒的时候,又是当这么多人的面,她是绝对不会说出口的。

    可偏偏她醉了,那就另当别论了。

    席靖尧浓眉一蹙,沉声说道:“你喝多了!”

    “要不,再吃吃这个虾,我做的,好多人都喜欢吃呢。”虞姬又晃晃悠悠地夹了一块虾,放进了男人的碟里。

    只见席靖尧的脸色又沉了一分。

    其他人静若寒蝉,似乎都会预料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可是,席靖尧偏偏就是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直接起身,将女人拽起,说道:“她喝醉了,我送她上去。”

    其他人的下巴皆掉了一地。

    虞姬挡开男人的手,噘着小嘴说道:“我还没吃饱呢!”

    “晚上吃多了不消化。”席靖尧冷声回了句,直接拽着女人的胳膊上了楼。

    众人目送着两人上楼,席格格回过神后,惊讶地张大嘴巴:“二哥居然没摔盘子哎!”

    席奶奶意味深长地一笑:“谁说你二哥的脾气改不了,只是没有遇到对的人而已。”她仿佛有些看透彻了,这美人儿啊没准还真的能制服尧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