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魂都丢了(求首订求打赏求留言)

    第九十七章 魂都丢了(求首订求打赏求留言)    “妈,你干嘛拿美人儿的身世来戳人脊梁骨。美人儿的出生又不是她自己所能决定的!”席格格不开心了,美人儿可是她最好的朋友,听到别人这么诋毁她,她心里很是不舒服。

    温岚快步上前,伸手摸着席璟岩微微肿起的脸,关心地问道:“怎么下手这么重?疼吗?”

    “没事儿。”席璟岩轻轻拨开女人的手,回道。

    席靖尧漆眸一眯,双手用力地攥紧。

    “局里还有事儿,我就先走了。”席靖尧移开视线,丢下一句话,冷漠地转身离开了。

    席奶奶微微叹了口气:“孽缘啊!”

    席格格的秀眉皱了皱,脑袋里还是一团浆糊。大哥也喜欢美人?如果真是这样,大哥就把大嫂让给二哥,岂不是就皆大欢喜了?

    “你等等,我去给你煮个鸡蛋,热敷一下。”温岚关切地说道。

    “不用了。”席璟岩冷冷地回了句,然后朝席奶奶他们微微颔首:“我公司也有事,我也走了。”

    盯着男人冷酷的背影,温岚暗自神伤。

    其他人也都回了屋,只有席母留了下来,走到温岚跟前,轻声说了句:“若想留住男人的心,就赶紧给他生个孩子,有了孩子的牵绊,至少又多了一个筹码。”她是不喜欢这个大儿媳,可是与美人儿比起来,她更不愿意看到她的三个儿子最后会反目成仇。

    温岚的眸中闪过一丝自嘲:“妈,我又何尝不想给席家添个丁,可是……璟岩已经好久都没有碰过我了。”

    席母是惊讶的,她压根就没想到事情已经严重到了这个地步。

    “你确信,璟岩真的……喜欢美人儿吗?”席母问道。她刚才虽然那么说,可是也没有太大把握确信。

    温岚摇摇头,回道:“我不知道。我只知道,璟岩对美人儿的事情似乎特别上心。”

    席母叹道:“这不是一个好现象啊!”

    “妈,你说我该怎么办?我是真的不想失去璟岩。”温岚转头看向席母,梨花带雨地询问道。

    “你让我好好想想……”席母眉头打了结,她是该好好想想办法了。

    ……

    虞姬接到格格的电话,便向剧组请了假,因为刚拍完一场雨戏,身子还没缓过劲儿呢,加上一路上的颠簸和愁思百结,回到别墅的时候,头已经有些发沉了。

    “夫人回来了啊!”李姐接过虞姬手中的东西,在见到对方的脸色时,关心地问道:“夫人是怎么了?脸色怎么这么苍白?”

    虞姬摆摆手,声音有些有气无力:“没事儿,头有点儿疼,我想去睡会儿。”

    “那我去给你拿点儿止疼药。”李姐立刻去医药箱里拿了点儿止疼药,然后端了一杯水便进了虞姬的卧室。

    虞姬接过,喝了两口水,将药咽下。

    “夫人,你先睡会儿,晚饭好了,我再叫你。”李姐说道。

    “不用了,我今天乏的厉害,也没什么胃口,不用叫我了。”虞姬回道。

    “是。那夫人你好好休息。”李姐为虞姬带上了门。

    席靖尧回来的时候,发现了玄关处的鞋子,于是下意识地搜寻着某人的影子。

    “先生,洗洗手吃饭吧!”李姐说道。

    席靖尧的视线移向了虞姬的卧室,问道:“夫人回来了?”

    “是,不过夫人看上去状态不是特别好,很累的样子,而且头疼的厉害,所以休息去了。”李姐如实回道,其实她也是想让先生多心疼心疼夫人。

    席靖尧没有朝洗手间走,反而进了虞姬的卧室。

    床上的人蜷缩成一团,用被子蒙着脑袋。

    席靖尧本想掀开被子,将女人叫起来的,结果大手在抓住被子一角的时候突然又松开了。

    盯着床上的庞然大物,男人蹙了蹙眉头,烦躁地转身,走了出去。

    他本不是一个心软之人,可是当他准备将她拎起来教训一顿的时候,突然李姐的话浮现在了耳边,她身子不舒服关他什么事儿!烦人!

    夜里,躺在床上辗转了半个小时才入睡。

    第二天,当他下楼的时候发现李姐正好从女人的卧室出来,表情看上去很吓人。

    “怎么了?”

    “先生,我不放心夫人所以就进去瞅了一眼,结果发现……”李姐说一句话还大喘了一下:“夫人发烧了,温度高的吓人,叫都叫不醒呢!”

    席靖尧一怔,双腿比大脑快了一步,直接冲了进去。

    女人的脸露在了外面,红彤彤的,却极不正常。

    席靖尧将手放在了女人的额头上,结果被滚烫的温度灼的缩了一下,随即脸色一变,直接将女人拦腰抱起,朝外大步走去。

    一边走还一边吩咐着:“把我的包,手机和钥匙拿上。”

    “是。”李姐开始忙碌起来。

    席靖尧飙车将女人送去了最近的一家医院。

    “都怪我,我若是晚上起来一趟去看一下,夫人也不至于……”李姐非常自责。

    席靖尧抬手,揉了揉太阳穴。而后左手托右肘,在急诊室门前来回地踱着步。

    心中烦躁中还夹杂着一点点的……担忧,想到这里,席靖尧更烦躁了。

    “谁是病人家属?”急诊室的门突然开了,医生从里面走了出来。

    席靖尧抬眸,上前。

    “病人是不是淋了雨?”医生问道。

    “我不知道。”席靖尧浓眉一蹙。

    “病人有肺炎,呼吸道也感染了,我已经给她输了些消炎和退烧的药了,病人的温度太高了,幸亏送来的及时,要不然脑子恐怕都得被烧坏。”医生的话中难免带着一抹责备。

    “什么时候才能退烧?”席靖尧问道。

    “这个得看病人自身的抵抗力了,顺利的话几个小时,也有迟迟不退烧的病例,你们注意点儿就行了。”医生回道。

    “是,谢谢医生了。”李姐朝医生点头道谢。

    “席局?”院长突然朝男人走来,刚才路过还以为自己看错了呢。

    席靖尧立刻换上了一副圆滑的嘴脸:“张院长!”

    “你这是?”

    “哦,家里有人生病了。”

    院长看向了那个新来的主治医生,交代道:“这可是席局,里面的病人你可得给我照顾好了。”

    医生看了一眼席靖尧,而后点头:“是。”

    “那就麻烦张院长了。”席靖尧皮笑肉不笑地回道。

    “先生,要不,你去工作吧,这里有我就行。”李姐朝席靖尧说道。

    席靖尧皱了皱眉,本想说再呆一会的,结果却接到了局里的电话。

    “那这里就麻烦你了。有什么情况立刻给我打电话。”席靖尧临走时朝李姐吩咐道。

    “嗯。”

    虞姬算是幸运的,八个小时后,烧终于退了。迷迷糊糊地睁开双眸,发现格格和朵儿正坐在床边。

    “醒了醒了!”格格叫道。

    “美人儿,你可把我们吓死了都,让你好好照顾自己,你怎么就是不听话呢!”苏朵儿终于松了口气,语气满是责备和担忧。

    虞姬虚弱的笑了笑:“我这不是没事儿吗?简单的头疼脑热,怎么就来了医院了?”

    “什么简单的头疼脑热,听李姐说,你的脑子已经被烧的人事不知了。”苏朵儿哼了一声,斥责道:“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呢!”

    “夫人,渴不渴?喝点儿水吧!”李姐询问道。

    虞姬点点头,然后被扶着靠坐在床头。

    “你们怎么会知道我住院了?”虞姬好奇地问道。

    “还不是我二哥给我打了电话,刚听到的时候我还以为他在捉弄我呢,可后来一想,他也并不是一个会开玩笑的人。”席格格如实回道。

    “你都住院了,他竟然还有心思上班去,一点儿都不知道关心人!”苏朵儿埋怨道。

    虞姬笑了,气若游丝地回道:“他能打电话让你们来,就已经出乎我的意料了。”

    “美人儿,我二哥没有为难你吧?”席格格突然不适时宜地开口。

    虞姬一愣,反应过来后垂眸:“我回来后还没见过他人呢!”想必他也憋着一肚子火气呢吧,等她好了,肯定免不了一顿训斥。

    “美人儿,你和大哥的事情现在弄的沸沸扬扬的,这次住院也是一件好事,正好避避风头。”席格格突然说道。

    虞姬愁眉紧锁,看向了格格:“家里一切都还好吧?”

    席格格耸耸肩:“爷爷奶奶知道后很生气呢,至于二哥……二哥还和大哥打了一架呢!”

    虞姬晶眸瞬间睁大,担忧道:“打架?那他们有没有受伤?”

    “你现在都自顾不暇了,还管他们做什么?”苏朵儿口气很冲,见美人儿蠢蠢的模样,总是会流露出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

    “没有。”席格格回道,虽然她是相信美人儿的,但心中仍然有丝疑惑:“美人儿,这次就连大嫂都怀疑你们了,你不喜欢大哥,我肯定是知道的,那大哥呢?你们每天在一起,他对你……”

    “席格格,怎么说话呢?”苏朵儿打破话茬,脸色不太好看:“你大哥什么态度,你自己不会去问你大哥啊?美人儿知道什么?就算是你大哥也喜欢美人,那也只能说明你大哥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关美人儿什么事儿。”

    “我就是随口问问嘛,我又没有责怪美人儿的意思。”席格格嘟着嘴小声地说道。

    “好了。”虞姬打断两人,叹气道:“我现在头还有些疼,你们能不能让我清静一会儿?”

    两人面面相觑立刻闭口不言了。

    “我也没什么事儿了,你们该去忙自己的就去忙,这里有李姐伺候就够了。”虞姬轻声说道。

    “美人儿,我想和你多待会儿。”席格格撅嘴道。

    “我也不走。”苏朵儿附和。

    虞姬头疼地揉了揉眉心,两人见状立刻投降了:“好好,我们走还不成吗?”

    “那我们明天再来看你。”

    送走两个活菩萨,虞姬本想安静地眯一会,她还是有些困顿。或许是跟输的药有关系。

    可是,格格她们前脚刚离开,就又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大嫂。”虞姬刚躺下,就又坐起了身,对于来人,她还是有些惊讶的。

    温岚将手中的花插在了窗台上的花瓶中,回头笑道:“靖尧给格格打电话的时候我刚好听见了,所以就过来看看。”

    “女人,要对自己好一点儿。但有时候适当的装装可怜,更能俘获男人的心。”温岚唇角上挂着笑,可是说出来的话却带着另外一层意思。

    “李姐,你出去吧!”虞姬朝李姐吩咐道。

    “是,夫人。”

    待李姐离开后,虞姬才朝温岚说道:“大嫂,如果我和大哥的绯闻让你觉得困扰了,我很抱歉。不管你相不相信,我和大哥是真的清白的,你和大哥毕竟生活了那么多年了,你就算是不相信我,难道连大哥你也不相信吗?”

    温岚定定地瞅着虞姬,突然笑出了声:“瞧把你紧张的,我今天来找你并没有别的意思,璟岩的为人我当然清楚了,夫妻恩爱十年,他怎么可能会出轨呢!更何况,你现在已经是靖尧的妻子了,他就是有那个动机,也绝对下不去手。”

    温岚虽然笑嘻嘻的,可是虞姬同作为女人,当然能感觉到她的不善,内心忐忑不安的同时,也努力地为自己开脱:“大嫂,在我眼里,大哥除了是我的老师,更是我的伯乐,我只把他当哥哥,而他也说过,看到我会想起格格,说明也是只拿我当妹妹看的!”

    “瞧你激动的,我又没有怀疑你什么。”温岚语气温柔,却话中带话:“我不得不承认,你的模样确实是万里挑一的,就连我都自叹不如,男人喜欢很正常。其实,我是比较看好你和君凡的,你也知道,十多年前,我选择了璟岩,拒绝了靖尧,他们兄弟两个到现在关系都还很僵。我想你也应该清楚,靖尧之所以娶你,一多半原因也是因为我的缘故,而璟岩是个惜才之人,他之所以对你特别,无非是因为你在音乐上确实很有天赋。我不会误会你们什么,我相信璟岩对我的爱,我也相信靖尧是不可能让你来拆散我们的婚姻的。”

    虞姬抿唇,眸色略显黯然:“你放心,我以后会尽量和大哥保持距离的,我是绝对不会做第三者插足的事情的。”

    “格格一直在长辈面前力挺你,说相信你的为人,其实……我也是相信的。”温岚抿唇一笑,意味深长地说道:“好了,你好好休息吧,我就不打扰了。”

    温岚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碰上了正要进来的席靖尧。

    席靖尧明显一愣。

    “靖尧,听说美人儿病了,所以我来看看她。”温岚温婉一笑,解释道。

    虞姬看向门外,男人瞬息万变的神情如数落入了女人的眸中。

    席靖尧朝里看了一眼,然后说道:“我去送送你。”

    看见两人相携离开,虞姬轻叹一口气,突然觉得有些失落。

    “靖尧,说实话,你是不是因为我才娶的美人儿?”温岚突然开口问道。虽然心中已然有数了,可是还是有些放心不下。

    席靖尧闻声眉头几不可察的一拧,没有回答女人的问题。

    “其实,美人儿挺好的,既然你们都结婚了,那就好好过。”温岚继续说道。

    席靖尧依旧不吭声,只是脸色有些吓人。

    待走到电梯口的时候,席靖尧突然开口了:“你放心,我会看好她的,至于……算了,希望你永远都不后悔自己当初所做的选择。”

    “靖尧。”温岚看着席靖尧,喃喃道。她当初的选择?其实,只是一种自私且势力的表现。若非璟岩对她有帮助,她不会设计去让自己成为席家的大少奶奶。

    送走温岚,席靖尧回到了病房。

    虞姬斜靠在床头,见男人面色冷凝地走了进来,小脑袋瓜一垂,低声说道:“我错了。”

    席靖尧眉峰一挑,惊讶于女人的态度:“哪儿错了?”

    “我应该听你的话,和大哥保持适当的距离的。”虞姬老实地回道。她以为只要自己心够坦荡就行,别人误会又有什么,可是,如今席家上下都把她当成了坏女人,这并不是她所希望看到的。

    仔细一想,君凡那一出席家就已经对她有所意见了,若是大哥也……她当真难以自处了。

    原本女人生病这件事情就已经将席靖尧胸中的怒火灭了一半,如今看到虞姬有如此好的认错态度,心中的火也顿时全消了。就连他自己也觉得奇怪,他哪里是那么好糊弄的人!

    “知道就好!”

    虞姬诧异地眯眸问道:“你不生气?”在她印象中,他一定会对她发火的。

    “既然你已经有了良好的改正态度,自然我会对你宽大处理。”席靖尧面无表情地回道。

    虞姬皱了皱秀眉,撇唇:“说的我好像是你的犯人一样。”

    “难道不是吗?”席靖尧反问。

    虞姬静默地瞅了男人一会儿,突然问道:“那你来找我干什么?我可不认为你是好心来看我的。”

    席靖尧眉头一拧,声音冷了下来:“有自知之明就好,作为丈夫,我也只不过是例行公事过来走一趟而已。”

    男人的话让虞姬听着堵心,索性躺了下去,合眼:“那你现在可以离开了,我要休息了,不送。”

    席靖尧站在原地,脸色铁青,像是吃瘪了一般。

    虞姬见男人没有离开,于是翻了个身,背对着男人。

    席靖尧眉头一蹙,携着一股怒气离开了。

    男人走后,虞姬转过身朝门口看去,明明是她赶他离开的,可为何当他真正离开后,她还是会有一丝失落。

    “夫人,其实先生只是不太会表达而已。”李姐走了进来,语重心长地劝道:“今天早上,是先生将夫人抱到医院的,中途也给我打了几通电话询问情况。男人嘛有时候也跟孩子差不多,是需要哄的,夫人你若是顺着他点儿,先生一定会对你加倍好的。”

    “他送我来的?”虞姬问道。

    “是啊。”

    虞姬又开始陷入沉思。其实,他对她的态度也在潜移默化中改变着,虽然变化很小,可是也是朝着一个好的方向不是吗?

    她能不能开始奢望,他以后会爱上她呢?

    想到这里,虞姬竟然不自觉地露出了自嘲的笑容。

    怕是有大嫂在的一天,他都不会真正注意到自己吧!

    虞姬在医院住了两天,出院的时候,朵儿来了。

    “美人儿,你接下来是不是又要去i市啊!”苏朵儿一脸的舍不得。

    虞姬点点头:“请了几天假,我总不能让全剧组的人都等我一个吧!”

    “虽然工作很重要,可是你还是要以身体为先。”苏朵儿劝道。

    “嗯,我知道。”虞姬回以一笑。

    “对了,你经纪人有没有跟你说,这次的负面新闻打算怎么办?现在网上一片谩骂声,总不能一直回避吧!”苏朵儿突然关切地问道。

    虞姬早就预料到了会是这种场面,在医院的这两天,她也想了很多,既然决定要走这条路,就要时刻准备着被黑被骂。毕竟人无完人,别人的眼光你也决定不了,你能做的就只有放平心态,努力做自己。

    “我已经在微博上公开申明了,清者自清,解释过多也无意,理解你相信你的人,即使你不解释,她们也相信你,而那些不相信你的人,即使你说破嘴皮怕也无济于事。”虞姬苦笑道。

    苏朵儿突然揽上了虞姬的肩膀,给她打气道:“放心,我永远都支持你——相信你。”

    虞姬感动地抿唇一笑,这辈子有格格和朵儿这两个朋友,她就已经很知足了。

    “对了,今天你出院,席靖尧都不来接你的吗?”一想到那个讨人厌的男人,苏朵儿就生气。每天摆着一张臭脸,拽而吧唧的,也不知道美人儿喜欢上他哪儿点了。

    虞姬拿手机的手一顿,唇角僵了一下,而后故作无所谓的笑道:“他很忙,再说了,我就发个烧而已,能动能走的,哪那么娇气。”

    “美人儿,你当初若是选择嫁给君凡,或许我还会比较放心一点儿。可是现在,我是真的很担心,那个男人给不了你想要的幸福。”苏朵儿忧心忡忡地叹道。

    虞姬沉默了很久才缓缓吐出一句:“幸福是需要自己争取的,如果实在争取不来,那可能是真的没有缘分吧!”一开始,她有些自卑,可是现在她在努力地使自己变得更好,希望他能对自己改观,也希望在两人的婚姻里,她不再是卑微的那一方。

    “美人儿啊,有时候我真想掰开你的脑袋瓜,看看里面究竟装了些什么。”苏朵儿连连叹气:“局外人都知道,你的这场婚姻注定了就是一个死胡同,别嫌我打击你,席靖尧绝非你的良人。”

    虞姬撇着嘴,佯装生气道:“你就不能说点儿好听的来安慰安慰我?干嘛打击我?还嫌我被别人打击的不够啊!”

    “美人儿,我错了。”苏朵儿耷拉着脑袋,认错。

    “算了,我原谅你了。”虞姬掩唇偷笑了一声,大步朝外走去。

    让虞姬震惊的是,在医院门口,她竟然碰见了席靖尧。

    男人刚从车上下来,朝她走来。

    “你……你是来接我的?”虞姬好像在做梦。

    席靖尧盯着女人沉默了几秒,绕过女人直接朝医院里面走去:“我找院长有点儿事儿。”

    虞姬本来雀跃的小心脏立刻蔫儿了下去。她就说嘛,这个男人怎么可能会突然转性?

    苏朵儿气愤地指着席靖尧颀长的背影:“他……他未免也太过分了吧!”

    “可能是真的有急事吧!”虞姬自我安慰道,摇了摇头,继续朝前走去。

    “你在外面等我一下,我待会儿顺路捎你回去。”身后突然传来了男人低沉的嗓音。

    虞姬闻言一愣,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呢。

    苏朵儿却不高兴了,哼道:“送你回去就送你回去呗,还捎你回去,以为你是路人甲啊?”

    虞姬斜了好友一眼,回道:“你以为路人甲能上他的车?”

    “美人儿,你怎么这么向着他?你这样可不行,会把他惯坏的。倒贴的女人不值钱你知不知道啊!”苏朵儿简直就是恨铁不成钢,美人儿怎么就学不会呢?

    “知道了知道了,我耳朵都快起茧子了。”虞姬和苏朵儿打闹着。

    席靖尧很快便出来了,虞姬不得不佩服他办事的速度。

    苏朵儿识趣地没有上车:“我自己坐车回去,你到家了给我打通电话。”着实是因为,她不想看见席靖尧,不管是出自何种原因,但她想,更多的是因为,美人儿喜欢他。

    一路上,虞姬都没有开口说话,将脸移向窗外,看着一闪而过的街景而略带感伤。

    席靖尧将虞姬送回公寓后并没有直接离开,而是跟着上了楼。

    “你不上班了吗?”虞姬疑惑的问道。

    席靖尧冷声回道:“上去拿个东西。”

    “哦。”

    “李姐,帮我带点你腌制的那个咸菜吧,多带点儿,我可能要走一个多月。”回到公寓,虞姬便朝李姐吩咐道。

    “是,夫人。”

    席靖尧闻言,脚步一顿,回身看向女人:“你又要走?”

    虞姬傻傻地点头:“嗯,戏还没拍完,剧组还等着我呢。”

    席靖尧脸色一沉,直接转身朝楼上走去。

    虞姬皱眉,嘟囔了句:“变脸也太快了吧!我又没有惹你,我离开,你岂不是更自在?”

    “夫人,先生是生气了。”李姐提醒道。

    “生气?”虞姬一头雾水:“他为什么要生气?”

    “你们才结婚没多久,哪有一走就是一个月的,虽然说小别胜新婚,可也不是你这种别法。先生毕竟是男人,有时候有需求也是正常的。”李姐语重心长地劝道。

    虞姬鼓了鼓腮帮子,心想,没结婚之前,他到底是怎么解决的?当然不用想也知道,像他这种公子哥,怎么可能会没有找过女人呢!

    他的过去她无权参与,可是一想到他……她的心里还是会不舒服。

    李姐似乎看出了虞姬心中的小九九,笑着提醒道:“男人都是肉食动物,千万别给他出去找野食的机会,那种坏习惯可是会上瘾的。”

    虞姬看向李姐,脸都红了。虽然李姐说话很直接,可是也不是没有道理。这种事情全靠男人自觉恐怕比登天还难,更何况是她和他的这种情况。

    可是,她真的为难了。她已经下定了目标,并且在不懈努力地朝那个方向发展,总不能因为这个而将自己困在原地,举足不前吧!

    要不,临走前满足他一次?

    可是他又没有要碰她的意思,若是她主动,一定会被他拿来耻笑的。

    虞姬正犹豫之际,男人又下了楼,大步朝她走来,面无表情地说道:“你想去工作我不反对,不过,最好等你的病好利索了再离开。”

    虞姬惊讶地抬眸,嘴巴微微张开,这个男人是在关心她吗?

    事实证明,是她多想了。

    “你生病是小,别到时候拖累别人。”席靖尧故意顿了三秒,继续冷酷无情地说道。

    虞姬的心瞬间碎了一地。刚才她还在想,要不要满足他,哼,现在看来,他压根就不需要吧!

    “反正不拖累你就是了,拖累别人,你管得着吗?”虞姬冷哼一声,直接回了卧室。

    “你——”席靖尧回头,盯着女人的背影,紧拧着眉头。

    “先生,容我插句嘴,你的话确实很伤人。”见虞姬回了卧室,李姐忍不住上前朝席靖尧说道:“夫人其实心很软,你若想留她,多哄哄就是了。”

    “谁说我想要留她了?她爱去哪儿去哪儿,关我什么事儿?”席靖尧立刻否认道。

    李姐摇头叹息:“其实,夫人刚刚都已经在犹豫要不要多待几天了,结果……怕是一刻都不想再留在这里了吧!”

    席靖尧沉着一张脸,眸中暗藏波涛。本欲转身离开,在听到李姐的话后一怔,拧眉道:“她不是已经决定要走了吗?还有什么好犹豫的?”

    “先生这就不懂了吧!”李姐忍不住偷笑道:“夫人就算再好强,也毕竟是个女人,留先生一个人在这里,她又岂会真正的放心?说到底,夫人还是在乎先生的。”

    席靖尧听完后眉头蹙的更紧了。

    什么意思?是怕他在外面找女人?

    席靖尧直接转身进了卧室。

    虞姬正在换衣服,衣衫半褪之际,男人突然闯了进来,害的她下意识地又将未褪完的衣服穿上身。

    “你……你怎么也不敲门?”虞姬结巴道。

    “你全身上下还有哪个地方是我没见过的?有什么好遮挡的?”席靖尧冰冷的视线扫了一眼女人裸露在外的肌肤,嗤之以鼻道。

    “我……我只是就你不敲门的这种不礼貌行为论事而已!”虞姬气呼呼地回道。

    席靖尧没理会女人的指责,直接以命令式的语气说道:“跟剧组再请几天假,等你病彻底好了再离开。”

    虞姬本能地回道:“我已经好了。”

    “好没好不是你说了算的。”席靖尧冷哼一声。

    “你怎么可以这么霸道?”虞姬撇唇不满地抱怨道。

    “我向来如此,你也不是今天才知道。”席靖尧的声音很是欠揍。

    “我……我若是不听呢?”虞姬的心中还存有一丝幻想。

    “我会让你走不出这个门的。”席靖尧的话像是威胁又像是警告。

    “你——”

    “对了,听说你怕我在外面找女人?”席靖尧突然问道,声音微微有些上挑。

    虞姬一愣,本欲解释却被男人给打断了。

    “是你自己欲求不满吧?当然,作为丈夫,我本有责任满足你那方面的需求,趁这几天,我会好好喂饱你的。”席靖尧接着说道。

    “我……我没有。”

    “好了,我还得出去一趟,等着我,晚上我回来,会让你享受的。”席靖尧欠扁地丢下一句,转身离开了。

    虞姬气呼呼地坐在了床上。这个男人,竟然连辩解的空档都不给她留。

    李姐正在做饭,见虞姬从卧室出来,手中提着行李于是问道:“夫人这是……现在就要走吗?”

    虞姬嗯了声,她为什么要那么听话?如果事事都听他的,那她的生活岂不会乱了章法。

    她是爱他,可是她绝不允许自己爱的太过卑微,如果因为一个男人而放弃了自我,委曲求全地只为讨他欢心,那她宁可自己一个人过。

    “先生不是说了……”李姐还以为夫人终于要多留几天了。

    虞姬没吭声,直接拖着行李朝门口走去。

    “夫人,等等,咸菜。”

    李姐将咸菜装进了虞姬的箱子里,看着消失在门口的人影,微微叹气。这一对小两口啊,真的不知道在闹什么别扭!

    席靖尧晚上回来没有看到虞姬,脸色着实沉的吓人。

    “先生,夫人的工作可能真的不能耽搁吧!”李姐忙替虞姬说着好话。

    “少替她辩解了,一点儿为人妻的自觉都没有。”席靖尧的脸色就如同风雨过境般,声音更是低沉。

    见席靖尧更生气了,李姐立马识趣地转移话题:“先生,晚饭好了,可以吃饭了。”

    席靖尧洗了个手,坐在了餐桌前,拿起筷子,吃了两口,突然又放下了,动作有些大,使得筷子和盘子相击发出了‘铛’的响声。

    “先生……”见席靖尧起身就要离开,李姐忙叫道。

    “我出去一下,收拾吧,不用等我了。”席靖尧穿上外套,拿起车钥匙,直接朝门口走去。

    席靖尧立刻公寓后直接去了俱乐部,江少和蓝少基本上每天都在这里窝着,对于这个见一面犹如登天的好友的突然莅临,他们还是惊讶了一把。

    “吆,稀客啊!”江远坐在沙发上,翘着个二郎腿,身旁还坐着一个漂亮美眉。

    蓝佑奇也跟着打趣道:“这恐怕还是第一次……不用我们硬催就主动来这里的吧!”

    对于好友的调侃,席靖尧不作理会,直接坐在了沙发上。

    旁边一个美女立刻殷勤地为席靖尧倒了一杯酒,想要靠近的时候却被男人伸手阻挡了:“伺候他们就好。”

    江远一把将美女拉进了自己的怀里,笑呵呵地说道:“别理他,他有洁癖。”

    “江少好坏哦,说的好像人家有多脏似的!”美女用拳头轻捶了江远的胸膛两下,娇嗔道。

    江远捏起了美女的下巴,痞痞地坏笑:“你又不是雏了,装什么纯呢!咱们的席二少,只要是被别的男人上过的女人恐怕是不会碰的。”

    蓝佑奇接话道:“这你可就说错了,若是温美人主动献身,你看他还能把不把持得住?”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