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找一个挑鱼刺的男人(求首订)

    第九十六章 找一个挑鱼刺的男人(求首订)    “那个什么?”席靖尧捏起了女人的下巴,迫使她看着自己。

    虞姬咽了口口水,嗯了半天也没有说出什么话来。

    席靖尧的俊脸逐渐的压低,在距离女人三公分处,只听见女人结巴道:“你……你是要惩罚我吗?”

    席靖尧一愣,随即唇角向上一弯,魅惑地一笑:“不,这不是惩罚,这是奖励,看在你认错态度良好的份上,我觉得应该施以嘉奖。”

    “可是……”女人的声音瞬间吞没在了男人的热吻中。

    室内激情无限,室外的李姐却满面愁容。这饭都做好了,是敲门呢还是不敲门呢?

    踱步至卧室门外,当听到里面传出来的叫声时,李姐也瞬间面红耳赤起来,满腹的担忧也尽数消失殆尽。

    当两人再次走出卧室已经是一个多小时以后的事情了。

    席靖尧格外的神采奕奕,吃饱喝足后,心情大好。

    而虞姬跟在男人身后,小脸绯红,都不敢去看李姐的眼睛。

    “饿了吧?”李姐笑米米地问道:“多吃点儿。”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虞姬的小脸越发的红了。

    席靖尧压根就不避讳,直接哼了句:“耗体力的是我,又不是她!”

    李姐意味深长的一笑,赶紧撤退。

    虞姬瞪了男人一眼,别扭地端起碗,猛朝嘴里扒拉着米饭。

    女人狼吞虎咽的模样让席靖尧蹙了蹙眉头,声音极尽调侃:“刚才没喂饱你吗?吃没吃相的,一点儿都不淑女!”

    虞姬闻言猛地咳了两声,差点儿被呛到。

    “你可不可以小声一点儿?”

    席靖尧瞄了一眼对面的女人,突然说了句:“这两天,你最好做好心理准备。”

    “啊?”虞姬一时间竟然没有反应过来。

    李姐端着汤从厨房走了出来,放在了桌上,为两人各盛了一碗。

    “李姐,这盘虾是怎么回事?”席靖尧指了指桌上的一盘白灼虾,拧眉质问道。

    李姐立刻解释道:“先生,夫人现在怀有身孕,正是补身体的时候,所以……”先生不爱吃虾,凡是海鲜类的都不吃。

    虞姬愣愣地眨了眨眼睛,这个男人是不爱吃虾吗?

    席靖尧没吭声,侧眸看向另一盘的清蒸鳕鱼,眉头蹙得更紧了。

    “你挑食啊?”虞姬一副好奇宝宝的模样。她好像听格格说过,她二哥嘴很挑,却没想到是这个挑法。

    席靖尧凛冽的黑眸朝女人一瞪。

    虞姬看席靖尧就如同看怪物一般,说道:“鱼和虾多好吃啊,你尝一口试一试嘛!”说着就夹了一筷子鱼肉放进了男人的碟里。

    席靖尧厌恶地皱眉,直接将鱼肉连同碟子往旁边一推,朝李姐喊道:“给我换一副。”

    虞姬的眼神跟随着男人的动作,鼓着腮帮子嫌弃道:“若是把你放在解放前,你肯定会活不下去吧!”

    席靖尧冷眸一射,声音沁凉如冰:“李姐,以后我不希望在餐桌上再看到这些。”

    虞姬嘟着嘴不乐意了:“可是我喜欢吃啊!”

    “吃多少都不长肉,给你吃岂不是浪费?”席靖尧反讽。

    虞姬哼了一声,故意夹了一筷子鱼肉,放进了嘴里,大快朵颐地,想要气气席靖尧,却不料‘啊’的一声,被鱼刺给卡到了。

    “夫人,我去给你拿醋啊。”李姐见状慌里慌张地跑进了厨房。

    虞姬张着嘴巴,委屈地看向男人。

    席靖尧唇角闪过一丝笑意,当着女人的面,开始优雅地进着餐,好像无声地在说,让你再得瑟!

    李姐倒了一杯醋递给了虞姬。

    虞姬忍着酸意全部咽了下去,那张漂亮的小脸瞬间皱成一团:“嘶……”

    “好点儿了吗?”李姐问道。

    虞姬摇摇头,那根刺仍然顽固地卡在喉咙那里。

    “这……要不,去一下医院吧!”李姐提议道。

    虞姬连忙摇头,这么大个人了,被鱼刺卡到,好丢人的,她才不去。

    “去把医药箱拿来。”席靖尧突然吩咐道。

    李姐会意立刻将医药箱取了出来。

    席靖尧起身,走到女人跟前。

    虞姬露出了戒备的眼神:“你干什么?”

    席靖尧没吭声,直接从医药箱里拿出镊子,用酒精消了一下毒,一只手捏着女人的下巴,抬起,命令道:“把嘴张大!”

    虞姬极不情愿地张了张嘴。

    “张得再大一点儿。”

    虞姬又张了张,感觉这种被审视的感觉好无助啊,而且还很难为情。

    “舌头压低。”

    席靖尧另一只手拿起手电,朝里一照,动作看似很专业,将镊子伸了进去,轻轻一拔,取了出来。

    “好了。”

    虞姬‘啊’了两声,试了试,发现确实好了,于是小声地道了一声谢。

    席靖尧面无表情地坐回了自己的位置,回道:“看来,你也不适合吃鱼。”

    虞姬抿了抿唇,瞄了一眼盘中的美味,却有些后怕,叹了口气,说道:“我爸曾说,将来嫁人的时候一定要找一个肯为你挑鱼刺的男人。”

    席靖尧握筷子的手一顿,眼脸一抬,看向女人。

    虞姬自嘲地继续说道:“你不用这样看着我,当我嫁给你的时候,我就知道不可能了……除非……”

    “除非什么?”席靖尧眉峰一挑。

    虞姬轻轻地摇了摇头:“没什么。”

    “你别幻想我会为你挑刺,这辈子都不可能。”席靖尧一句话彻底粉碎了虞姬的美梦。

    虞姬胯下肩膀,抿唇:“放心,我有自知之明,也不会寄希望于你。”她没有说的那个除非……是除非两人离婚。

    可是,这个结果并不是她希望看到的。

    席靖尧讨厌的东西打死都不会碰,就像是鱼和虾,他也以为这辈子不可能会为哪个女人去挑鱼刺,剥虾壳,即使那个人是温岚。

    可是时间这个东西能够改变一切,它就像是一把魔术刀,可以将你的棱角全部磨掉,也会有一种让不可能变成可能的魔力。

    现在的他当然无法想象,在未来的几年后,他会心甘情愿地为一个女人做这些事情。

    而虞姬呢,在第二天才知道,席靖尧所谓的做好心理准备是什么意思了。

    他是帮她解决了孩子的问题,可是呢……

    格格给她打电话,问她在哪儿,说奶奶要去见她。

    起初她还愣怔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

    当席家一大家子人全都聚齐在公司的时候,虞姬傻眼了。

    “你说你明知道怀着身孕呢,干嘛还这么辛苦的工作?”席奶奶状似很不高兴。

    席母也沉着一张脸,责备道:“你也知道,席家对这个孩子有多重视,你怎么就不能体谅一下当老人的心呢?”

    “现在孩子掉了,你称心了是不是?这样,你就可以心无旁骛的发展你的事业了?”席母继续指责道:“真不明白了,放着好好的少奶奶不做,非得出来抛头露面闯事业,席家又不缺你吃穿。”

    “妈,少说两句吧!孩子掉了,你以为美人儿就不难过啊!”格格从中调和。

    虞姬听到这里总算是听明白了,原来她们以为她的‘孩子’掉了。那个臭男人,到底怎么跟家里人说的?

    “你也真是的,明知道美人儿怀着孕呢,怎么也不劝劝?”席奶奶突然将注意力放在了席璟岩的身上,把孩子掉了的责任归咎于他这个老板身上。

    “还有你,孩子掉了也就算了,难道医生没有嘱咐过你,小产等于是半个月子吗?你不把身体养好,怎么再要孩子?”席奶奶看上去是真的生气了,脸色都有些发暗。

    虞姬现在简直是有口难辩。

    席家人大闹的后果便是,席璟岩被迫放她长假了,半个月。

    席奶奶坚持让她回席宅住,说一来可以看着她,二来还可以帮她好好补补。

    虞姬挫败地垂首,她能拒绝吗?答案可想而知。

    晚上,虞姬坐在沙发上和席奶奶聊着天。

    格格拉着她的手悄悄问她:“这孩子怎么说掉就掉了呢?你老实告诉我,是不是我二哥逼你打掉了?”

    对于格格的脑洞大开,虞姬着实无语。

    “我就知道,我二哥一定不会好好待你的。”格格愤愤不平地说道:“美人儿,虽然他是我二哥,如果你过的不幸福,我还是支持你跟他离婚的。”

    虞姬看了看格格认真的表情,噗嗤笑出了声。她是很想告诉格格,她压根就没有怀孕的事情,可是格格的嘴巴她也知道,根本就不严实,没准她上午告诉她,下午的时候席家上下就都知道了。

    “你笑什么?我为了你大义灭亲,你怎么奖励我?”席格格笑米米地问道。

    虞姬举着食指就要去弹格格的额头,却被格格躲开了。

    “这这这……给我个香吻快点儿。”席格格指了指自己的脸颊,笑着要求道。

    席奶奶此时也被逗笑了,乐不可支地看着他们两个人胡闹。

    虞姬和格格她们平时也胡闹,所以也没觉得有什么,轻轻地挨了一下格格的脸蛋便离开了。

    结果,这一幕却被走进来的席靖尧给撞见了。

    虞姬一愣,没想到他会来。

    “二哥,你老婆在非礼我!”席格格开玩笑地喊道。

    席靖尧瞥了虞姬一眼,然后挨着她坐了下来,盯着她的红唇瞅了一会儿,讥讽道:“你倒是什么人都亲的下去。”

    “二哥,说什么呢?说的好像我有多脏似的。”席格格不乐意了,埋怨道。

    “好了!”席奶奶满面笑容地看向席靖尧,问道:“靖尧啊,你不是说最近都很忙吗?今天怎么有空回来?”

    “奶奶,这还用问?一定是因为美人在这啊,是不是啊二哥?”席格格故意调侃道。

    席靖尧冷睇了格格一眼,而后冷声回道:“我在附近办案,顺路进来看看。”

    “你啊,也别只顾着工作,等美人儿身体养好后,赶紧再努力努力,给我添个宝贝曾孙。”席奶奶叮嘱道。

    席靖尧爽快应允:“是,奶奶。”

    虞姬红着脸垂眸,席格格则朝两人暧昧的眨着眼。

    吃饭的时候,虞姬才发现,原来桌上真的没有鱼和海鲜,看来她家的席先生还真是霸道的很,他不喜欢的东西难道也不准别人吃吗?

    厨子张嫂给她熬了一碗补血的汤,虞姬发愁地频频叹气,她能不喝吗?她的气血已经够好了,再补可就出问题了。

    “喝啊,怎么不喝?”席奶奶催促道。

    虞姬下意识地瞥了席靖尧一眼,这个罪魁祸首,正以一副事不关己的表情进着餐。

    “你看靖尧做什么?他还能替你喝了不成?”席奶奶好笑地问道:“再说了,这汤应该也不难喝吧,你怎么就喝不下去呢?”

    虞姬苦着一张脸,认命地端起碗。

    “美人儿可能是喝不惯张嫂熬的汤吧!”温岚状似无意地插话道:“奶奶,你是不知道,美人儿的厨艺好着呢,昨儿我去公司,见璟岩正喝汤呢,我也尝了一口,味道还真不错,后来听璟岩说才知道,原来那汤是美人儿煲的。”

    温岚的话不轻不重,却扰的几个人的心不再平静。

    席靖尧夹菜的手一顿,随即恢复如常,像是没听到般继续吃着饭。

    格格那个没心眼地压根就听不出话中的端倪,直喊着:“美人儿,你偏心,你给大哥煲汤都不给我煲。”

    席奶奶也没觉得哪里不妥,笑着说道:“是吗?等身体好些了,你给我也煲个汤,听岚岚说的,我都有些嘴馋了。”

    “嗯。”虞姬尴尬地应了声。

    吃完饭歇了会儿,席靖尧便起身准备离开了。

    见女人坐在沙发上不动,眉头一蹙。

    “奶奶发话了,让美人儿这半个月都住在这里。”格格朝席靖尧做了个鬼脸,得意洋洋地说道。

    席靖尧拧眉看向席奶奶,似乎有些不解。

    “美人儿刚小产,身体得好好养养,留她一个人在公寓,我不放心。”席奶奶说道。

    “公寓有李姐,奶奶有何不放心的?难不成我还虐待她不成?”席靖尧现在的心情总之就是两个字,不爽。

    “更何况,我们这还属于新婚燕尔呢,奶奶把她留在这里,似乎不太好吧!”席靖尧接着说道。

    席奶奶闻言笑了:“新婚燕尔怎么了?美人儿现在身子不适,奶奶就算再着急抱重孙,也不急于这一时。一切等她养好身体再说吧!”

    席靖尧将视线移向了虞姬。

    虞姬故意躲开男人的视线,装作没听见没看见。

    席靖尧没好气的一哼:“那你就留在这吧,记得,别惹奶奶生气。”

    虞姬立刻点头如捣蒜。为什么这般雀跃呢?因为她知道,一旦跟随男人回到公寓,就没她好果子吃,单就今晚温岚说的那几句话,她想这个男人一定会找她算账,她现在是能拖一时是一时。

    而对于女人的反应,席靖尧见后,脸色又阴沉了几分。

    “二哥慢走,不送。”格格朝席靖尧摆摆手,送客道。

    虞姬也抿着嘴偷笑,看男人吃瘪的表情简直太过瘾了。

    席靖尧临走时朝虞姬冷睇一眼,好像在说,你给我等着。

    接下来的半个月里,席靖尧总是隔三差五地来席宅转一圈,为此,还被格格调侃说,老婆在哪儿心在哪儿。

    其实只有虞姬心里清楚,这个男人是来给她倒计时了,虽然什么话也没说,可是眼神和态度就能表明,她是躲得了初一却躲不过十五。

    至于张导那边,因为还没有正式开拍,所以虞姬的休息并没有影响到进程,只是把这半个月内的通告往后推了推。

    “奶奶,二哥这些天明显来宅子勤了些呢!”格格笑得那叫一个狡黠。

    “勤一些不好吗?”席奶奶反问,也同样乐得开怀。

    “奶奶,要不,就让美人儿一直住在这里吧,这样二哥还能经常回来看看你。”席格格笑着提议道。

    席靖尧闻声挑眉,说得好像他有多不孝似的。

    “算了,他们小两口过日子,想要清静一些,我也不去当这电灯泡。”席奶奶叹口气,回道。

    吃过饭后,席靖尧则陪着席老爷子下起了棋。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当时针指向十点的时候,席靖尧却依旧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席老爷子打了个哈欠,说道:“有些乏了,改天再下。”

    “时候也不早了,你也早些回去吧!”席奶奶嘱咐道:“路上开车小心点儿。”

    席靖尧淡漠地回了句:“我今晚不走了。”说完便直接朝楼上走去。

    席奶奶略显惊讶,随即便笑颜逐开,提醒道:“美人儿现在身体还没完全好,你可别欺负她!”

    席靖尧没理会,直接上楼左转,回了自己的卧室。

    虞姬正窝在格格床上,看着漫画书。最近受格格传染,她竟然迷上了看漫画。

    格格洗了洗也钻进了被窝,这些天,她们都是在一起睡的,有时候聊天聊到半夜,却依旧精神抖擞。

    席靖尧在卧室左等右等,还是不见女人回来,便直接去格格房间拎人了。

    格格在见到席靖尧的时候吓了一跳:“二哥,你……没走啊?”

    “她呢?”席靖尧直接开门见山。

    虞姬听到了动静,也走了出来,见到席靖尧,竟傻傻地忘了反应。

    席靖尧黑眸一凛,冷声命令道:“你给我出来。”

    虞姬下意识地跟着男人回了卧室。

    “你今晚怎么不回去?”虞姬问完之后就后悔了,因为她看见男人突然回身,黑眸已经危险地眯了起来。

    “这里也是我家,我爱住哪里住哪里,怎么?你不希望我住这里?”席靖尧反问。

    “我不是那个意思。”虞姬的声音逐渐变小,也变得没有底气:“只是,你前些天一直都回去呢,今天突然……我有些不太适应。”

    “不适应那就尽快给我适应起来。”席靖尧冷声哼道。

    虞姬小手开始勾勾缠了,垂首不语。

    “这些天,天天歇着很无聊吧!有没有给大哥煲汤喝啊?”席靖尧突然阴阳怪气地问道。

    虞姬一听暗叫完了。

    “那个,我和格格的话还没说完呢,你等会儿,我说完就回来。”虞姬立刻转移了话题,转身就准备朝外走去。

    “站住!”

    虞姬见躲不过了,只能硬着头皮解释:“大哥帮了我一个忙……”

    “所以,你就煲汤给他喝?”席靖尧哼道。

    “我……我只是不想欠他人情。”虞姬解释。

    “你欠他的人情,你觉得区区一桶汤就能还完了?”席靖尧冷嗤一声,感觉很可笑。

    “我只是……”

    “你只是什么?”席靖尧咄咄逼人地追问:“只是经常把我的警告当作耳旁风而已!你的存在已经威胁到温岚的幸福了,我以为给了你婚姻,让你成了席太太,你就可以收敛一些,看来,你是仍旧不满足啊!要知道,不知足的女人往往到最后都会一无所有。”

    “我只不过是给老师煲汤了而已,至于吗?你想的有些太多了吧!”虞姬没好气地为自己辩解:“要照你这么说,你受伤住院的时候,大嫂还去看过你了呢!我能把她理解成……大嫂脚踏两条船吗?”

    “虞姬!温岚的为人我最清楚,你以后少侮辱她,你也不配,更没有资格侮辱她。”席靖尧怒气陡增,气愤地警告道。

    “怎么?我还没说什么呢,你就气成这样了?”虞姬抬起下巴,愤愤不平地呛声:“我们虽然结婚了,可我也不是你的奴隶,就允许你对你的大嫂有非分之想,就不允许我喜欢别人了吗?”

    “你!”席靖尧气得脸色铁青,拽着女人的手腕用力一甩,将她甩在了墙上,紧接着欺身上前,咬牙切齿地说道:“女人,你总是在挑衅我的底限,别以为我对付不了你,我席靖尧想要弄死一个人就如同捏死一只蚂蚁。”

    虞姬被男人愤怒的表情给震慑住了,吓的口吃道:“你……你别吓唬我!杀人可是犯法的,你不能知法犯法。”

    席靖尧毕竟在部队待了很长时间,秘密作战的时候,例行公务的时候,他手上沾的鲜血不在少数。

    虽然他现在的职位让他有所拘束,可是他身上的那股痞性和野性还是很难被压制住。

    且不论他的家世足以够他炫耀,更别说他之前部队上的战友,那也个个都家世显赫,有些事情,只有他不愿意去做,却没有他做不成的事儿。

    “二哥!美人儿!”格格因为不放心,一直在外偷偷听着动静,当听到从里面传出来的争吵声和怒吼声时,她有些紧张和担忧。

    门被反锁了,格格急坏了,于是去搬救兵。

    “奶奶,不好了不好了,二哥和美人儿打起来了。”格格唯恐天下不乱的嚷嚷道,话中难免有夸大的成分。

    席奶奶一听也跟着担忧起来,立刻朝席靖尧的卧室走去。

    “砰砰砰!”席奶奶用力地敲着门,喊道:“开门!”

    十秒钟过后,门被打开。

    “奶奶,你怎么上来了?”席靖尧挑眉,眼神朝格格冷冷一射。

    “听格格说,你们在打架!为什么呀?有什么事情不能解决还动武力?都说小别胜新婚,你们这倒好,还打起来了!”席奶奶非常生气。

    “奶奶,你别听格格胡说,我们没有吵架。”席靖尧回头朝虞姬看了一眼,示意她上前解释。

    虞姬长舒一口气,唇角挂着笑意上前:“奶奶,格格是听错了,我们没有吵架。”

    “可是,我明明听到了二哥的吼声。”席格格还是有丝疑惑,拉着虞姬说道:“美人儿,你别惧于二哥的淫威,你老实跟奶奶说,奶奶会为你做主的。”

    “你告诉奶奶,我欺负你了吗?”席靖尧侧眸看向虞姬,声音虽轻,却无形地透着一丝威胁。

    虞姬唇角一抽,解释道:“我们真的没有吵架,刚才……刚才他只不过是在陪我练台词呢!”

    “练台词?”

    “我还没看见过别人练台词呢,正好让我也看看。”席奶奶听后松了口气,立刻变得很感兴趣,举步朝里走去。

    格格瞄了两人一眼,也跟了进去:“我也想看。”

    席靖尧瞪了虞姬一眼,压低声音道:“没事你多那句嘴做什么?”

    虞姬撇撇唇,是他让她想办法消除奶奶的疑虑的,现在又来怪她!

    回到卧室,虞姬拿出剧本,其实她的台词并不是很多,表情也不是很多,哪里用得着练习,只要找到感觉就行。

    虞姬将剧本递给席靖尧,翻了一页她准备跳楼,男主抓狂的戏。剧本里,男主很疼爱她这个妹妹。

    席靖尧皱眉,没有接过来,而是直接朝席奶奶看去:“奶奶,你就不能让我们独处一会儿吗?”

    “好好好。”席奶奶见她的宝贝孙子真的生气了,索性起身,不当电灯泡了。

    路过席靖尧的时候,席奶奶说了一句:“美人儿的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你悠着点,性子再急也得有个度。”

    虞姬闻言红了脸,奶奶说话未免也太露骨了吧。

    席靖尧不自然地咳了声,应道:“知道了奶奶。”

    席格格眼珠子滴溜溜的乱转,总觉得美人儿和二哥是在演戏,可是她却找不出证据来,郁闷之极。

    “不准欺负美人儿。”席格格临走时朝席靖尧哼了声,警告道。

    待卧室又恢复了原本的寂静,虞姬才吐了口气,似乎放松了不少。

    席靖尧回身看向虞姬,幽不见底的潭眸中折射出一束冰冷的寒光。

    “我不想和你吵架。”虞姬耸耸肩,直接坐在了沙发上:“今晚我睡沙发。”

    “是你心虚吧!”席靖尧的视线追随着女人去到了沙发上。

    “随你怎么想!”虞姬拿起一个抱枕,抱在怀里,盘腿坐着:“你若是还想把奶奶引来,就尽管和我吵架,我奉陪到底。”

    席靖尧薄唇紧抿,黑眸危险地眯起:“你少拿奶奶来威胁我!大哥既有本事让虞氏解除危机,那我就有本事让它彻底破产。”

    虞姬瞬间瞪大双眸,朝男人看去:“你有本事就直接冲我来,别把我家人扯进来!他们与此事无关!”

    “无关?若非你爸的公司出现了问题,又岂会那么着急地把你送进席家?你确定,他们没有推波助澜的份?”席靖尧眯眸反问,语气中满是不屑。

    虞姬无言以对,她很清楚,她到底是为何才嫁进席家。

    “无话可说了?”男人哼道。

    虞姬重新抱了抱靠背垫,抿唇说道:“不管你信不信,我还是那句话,我和老……大哥之间清清白白的,才没有你所想的那么龌龊呢!”

    “清清白白?你这句话说出去,怕是街边的流浪狗都不会信!”席靖尧讥讽的冷哼。

    “我能解释的都解释了,你爱信不信!你若还是怀疑我,我也没办法。”虞姬无力地回道。

    “做人贵在有自知之明,威胁之类的话我不想再说第二遍。你好自为之吧!别逼我对你出手。”席靖尧冷漠地扫了女人一眼,然后转身大步离开了。

    男人走后,虞姬仰躺在沙发上,抬手揉了揉眉心,好烦啊!他们之间的误会,怕是永远都解不开了。

    人总是会相信他的第一感觉。或许从她被设计爬上他床的那一刻起,他就已经认定了她是一个坏女人吧!所以,即使她再怎么解释,都于事无补。

    ……

    半个月眨眼便过去了,席靖尧见女人还没有回公寓便又去了席宅,结果却被告知,女人去外地拍戏了。

    本来两人之间也没什么,只要女人向他说一句软话,表现的乖一点儿,他也不至于这般生气。他虽然多次警告她,可是他比谁都清楚,若非大哥对她有企念,任她再兴风作浪也酿不成大祸。

    可这个女人偏偏就是不乖,所以只能激得他想要折磨她,毁掉她。

    煲汤事件还没有将席靖尧心中的怒火熄灭,就又出现了一件火上浇油的事情。

    虞姬在i市拍戏,席璟岩中间有去探望过,刚好两人穿的衣服颜色又相近,便被狗仔拍了去。

    新生小歌后虞姬被公司老总包养,拍戏期间,席总探班,穿情侣装秀恩爱。这则醒目的标题出现在了各大新闻板块的头条。

    席璟岩,席靖尧被紧急叫回了家。虞姬因为在外地,一时半会儿也回不来。

    温岚坐在沙发上,眼睛有些红肿,似乎刚哭过。

    一家人除了虞姬和席君凡,其余的人都到齐了。

    客厅的氛围有些压抑,让格格喘的都透不过气来了。

    “哎呀,大哥现在也回来了,有什么疑问就赶紧问啊!反正我是绝对相信大哥和美人儿的,那些捕风捉影的事情我见的多了。绯闻懂吗?故意造势为了宣传新电影或者新唱片。”席格格忍不住了,开口道。她的立场很坚定,那就是挺美人儿到底。

    “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席老爷子的眉宇间夹藏着一股怒气。

    “那天我去i市出差,刚好路过那里,就进去看了看,结果……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席璟岩的解释带着抹不情愿,若非事关虞姬的名声,他也不会幼稚地在这里解释。

    “你们看,我就说了嘛!大哥和美人儿怎么可能会做出对不起二哥和大嫂的事情。”席格格看似在往火上浇水,实则是在浇油。

    “就这么简单?”席老爷子似乎有些不太相信。本来就对美人儿没什么好感,正好抓住了这件事情,不泄泄心中的怒气怎么对得起自己。

    “外人捕风捉影也就算了,怎么连你们也跟着起疑?”席璟岩面色冷沉,显然很不高兴:“且不论她是靖尧的老婆,单就她是我学生这一点儿,我也不会对她有任何非分之想。”

    “可是,大嫂不也是你的学生?”席格格只不过是就事论事,压根就没有考虑此话说出去的后果会是什么样。

    席璟岩拧眉看向温岚,只见温岚不自然地垂首。

    她是璟岩的学生,可是若非她趁他醉酒之际行了夫妻之实,怕是他也压根就不会考虑自己吧!

    席靖尧突然起身,走至席璟岩身边,停下。

    “你跟我出来一下。”席靖尧冷声说了一句,便径自朝外走去。

    席璟岩眉峰动了动,黑眸一沉,像是在思考什么,不过最后还是转身跟了出去。

    “他们该不会是要打架吧!”席格格添乱道。

    “快跟出去看看,靖尧毕竟是从军队里出来的,一拳璟岩也受不住啊!”席母担忧地站起身。

    众人见状纷纷起身,追了出去。

    席璟岩刚来到院里,就被席靖尧突然回身,勾了一拳。

    “靖尧,你疯了!”席璟岩捂着被打疼的嘴角,喊道。

    “大哥,我以前从来都不知道,你竟然也会说谎!”席靖尧怒视着席璟岩,克制着想要继续揍上去的冲动。

    “你说什么呢,我听不懂。”席璟岩冷漠地回道。

    “男子汉大丈夫,既然敢做就敢承认!你口口声声说你对虞姬没有非分的念头,可是你的一举一动所表达出来的可不是这个意思!”席靖尧咬牙切齿地质问道。

    “席靖尧,你想多了吧!我,你可以误会,可是虞姬可是你的老婆,怎么?你该不会连她也不相信吧?”席璟岩反问道。

    席靖尧眯眸:“她值得我相信吗?”

    席璟岩猛地上前,一把揪住了席靖尧的衣领,一字一句地说道:“你既然不相信她,干嘛还要娶她?你知不知道她有多善良,多单纯,嫁给你算是把她给毁了!”

    席靖尧一把拨开了席璟岩的手,刚好屋里的人也都走了出来,看到了这一幕。

    “大哥干嘛这么激动?你一向最沉稳了,竟然会为了一个不相干的人跟我急!”席靖尧的话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充满了嘲讽。

    “不相干的人?她现在可是你老婆!”席璟岩失控地喊道。

    “够了!”席老爷子突然怒吼一声。

    “为了一个女人,你们还想把屋顶给掀了不成?”席老爷子怒不可遏地质问:“当初,我就说了,不应该让那个女人进门,现在好了,老三老三不回来了,你们两个现在又开始闹腾了。”

    “这都嫁作人妇了,竟然还不知道安分一点儿。”席母也是满腹怒气。

    “这怎么能怪美人儿呢!美人儿的为人我最清楚了,她绝对不是那种吃着碗里看着锅里的人。”席格格的立场很坚定,打算相信美人儿到底。

    “你才和她相处了几年?你能看透什么?知人知面不知心,她妈就是个狐狸精,她能好到哪儿去!”席母没好气地说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