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6章 柏家的继承人

    第396章柏家的继承人

    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东西,是你可以不付出任何代价而轻轻松松得到的,如果有,那是因为,有人替你付出了这个代价。

    在廖清看到柏正泽拿着匕首朝自己的儿子席墨走过去的时候,她本能反应的冲了过去。

    那把杀人之刀已经被高高的举起,离席墨只有不到一米的距离,若是狠狠刺下,席墨怕是不死也要重伤。

    廖清应该感到庆幸,自己在被绑的时候,只被绑住了手,双脚还是自由的,虽然一直蹲在地上,已经有些麻木了,但是,挣扎着站起来,冲过来,还是能做得到的。

    她几乎是毫不犹豫的挡在了席墨的身前,替席墨挡住了那一刀。

    鲜红的血刹那间洒满了肮脏的地板,这一次,她终于像一个合格的母亲一样,守护住了自己的孩子。

    “啊啊啊啊啊——”凄厉悲惨的叫声瞬间在整个地下室回荡着,一声来自柏正泽,一声来自席墨。

    “啊啊啊啊——”随后伴随而来的,是苏晴凄厉的喊叫声,女人尖细的声音,痛苦的哀鸣,是那么的明显。

    “为什么……为什么!”眼泪从席墨的眼中滑落,一向不爱哭泣的他,这次选择了让眼泪尽情落下。

    他抿着薄唇,狠狠的咬着牙:“当初你都决定丢下我们了……为什么还要来救我……”

    既然,当初你已经选择了抛弃,那就抛弃到底,好让我也可以就这样恨你,带着对你的恨活下去,而不是对你的满腔愧疚。

    那一刀不偏不倚,插重了廖清的心脏,怕是华佗在世,也无力回天,更何况,他们今日,估计也走不出这地下室了。

    “对……对不……”廖清颤抖着伸出手来,想要抚摸一下自己儿子的脸庞,可是,她太过于虚弱,连说完一整句“对不起”都已经做不到了。

    “啊啊啊……廖清!”一边崩溃大喊着的柏正其忽然上前,从席墨怀里抢过廖清,将廖清抱到了自己的怀里,悲痛欲绝的喊着:“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直到死,你还是要护着那个姓江的!”

    廖清口中鲜血潸潸流出,她带着些许怜悯的望着柏正其,心中一阵的苦笑:都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还是像个孩子一样呢?

    这么久了,她早已忘记了江墨辛了,至于那懵懂的爱意,也早就在无数个寂寞的寒夜里,消磨殆尽。

    现在,她只是想要做一个母亲应该做的,为自己两个可怜的孩子,做最后一点她所能做的,好弥补抛下他们这么多年的罪责。

    她这道,这一命,根本无法与这些年这两个孩子这些年所受的苦相提并论,但是,这是她唯一能做的了。

    “正其……放过……”挣扎着最后一丝力气,廖清还在哀求着柏正其能饶过两个孩子。

    可是,此刻的柏正其,已经完全被愤怒所包围,廖清的求情只能火上浇油,让他觉得廖清还是在为了江墨辛。

    所以,柏正其咬着牙,怒视着席墨,吼道:“都是你……都是你!若是不是你,我们根本不会是这样的!”

    如果没有江墨辛的话,他们是否可以做一对幸福快乐的夫妻呢?也可以给小小的柏亚川一个幸福快乐的家庭,不至于现在,那个孩子见到自己后,一句话也不愿多说。

    “你这个疯子!”席墨咬着牙,恶狠狠的盯着柏正其:“你不配抱着我母亲!”

    已经几近失去意识的廖清,忽然眼中闪过几丝诧异来:母亲?

    在他的眼里,自己还配称得上是他的母亲?眼泪顺着廖清苍白消瘦的脸颊落下,她含笑闭上了眼睛。

    她很感激,在人生的最后一刻,还能得到儿子的认可。

    “我杀了你!”柏正其说着持刀再次向席墨冲过来,因为席墨和苏晴是绑在一起的,所以并不能像廖清那样站起来跑,但是就在那把刀即将落下的那一瞬间,席墨整个身体一转,将面对着柏正其的位置,微微挪了一下,将两个被绑住的胳膊,移到了刀口下。

    锋利的刀顺势而下,刚好切开了绑着他和苏晴的绳子。

    绳子被打开的那一瞬间,席墨猛的将自己的妹妹苏晴推开,然后翻转了两下,站起身来。

    ——很好,终于恢复了自由之身!

    席墨眯起了眼睛。

    但是,纵便席墨恢复了自由之身,相比起来,也是处在劣势的——柏正其在场的手下起码有十几号人,个个都是大家能手,仅凭席墨一个人,再厉害,怕是也无力回天。

    起码……席墨扭头瞥了眼苏晴,咬着牙:起码要把自己妹妹救出去啊!

    苏晴还处在恐吓当中,眼泪满面都是,她畏缩着抱起了自己的腿,看着不远处倒在鲜血中的女人。

    她好恨,好恨这个女人,自己小时候受了那么多的苦,那么期盼着她能过来接走自己,可是,她却没有一次出现过。

    她给的爱,就好像那枚古铜钱一样,连观赏的价值,在她这里都没有……

    可是,她就这么死了,还未感受到她的愤怒,她的委屈,还未得到她的原谅,她就这么死了……

    你怎么可以去死呢……我不允许……苏晴的眼泪潸然而下,抱着膝盖,痛哭起来。

    看到几近崩溃的苏晴,席墨的脑子更大了:本来在这种情况下救出苏晴就已经很难了,苏晴居然还几近崩溃,更加加大了难度系数。

    柏正其狞笑着看着这两个狼狈的孩子,咧嘴笑了:“乖,不哭,叔叔这就送你们去见你们妈妈!”

    说着,冷漠的挥了挥手,示意手下过去将席墨和苏晴拿下。

    席墨挡在了苏晴的前面,像是小时候一样,只要有人赶来欺负苏晴,他总是将她护在身后。

    一个有一个的身强体壮的保镖冲上来,一个打下去,又有一个上来,一场单人对战群殴的过程,一场必输无疑的悲壮的打斗。

    头被打破了,血流在脸上,可是脸早已没有了任何的知觉,拳头打麻木了,身上到处都是伤,最后,连疼痛,都再也感觉不到了。

    “不要打了……不要……”苏晴捂着自己的闹到,痛哭道:“求求你们了,不要打了……”

    再这样打下去,哥哥会死掉的……

    那可是这辈子唯一将她护在身后的哥哥了啊!

    “你们还不如……还不如就这样杀死我们好了……”苏晴抱着双腿,浑身颤抖着。

    就这样死掉好了,死掉好了,反正,活着也没有什么意义了,欧子辰现在一定恨透了她,生母也已经死去了,一直以来寻找的父母,现在都已经是个死人了啊……

    她的人生,已经够悲惨的了,不需要再悲惨了,就这么死去了,求求你们了,赶快挥舞着刀子,了结了他们的性命,别再让这残忍的世界,去折磨他们疲惫不堪的灵魂了……

    席墨终于也倒下了,人群向她围了过来,她抱住了自己伤痕累累的兄长,万分平静的望着向他们靠拢的恶徒。

    也许,一个人经历的过多以后,真的会变得无所畏惧,如今的苏晴,面对敌人手上的屠刀,眉毛都不曾动一下。

    ——来吧,死神……

    她闭上了眼睛。

    可是,就在她闭眼的那一瞬间,地下室的门被狠狠的踹开,无限的光明瞬间充盈了这阴暗漆黑的地下室。

    很快,恶徒们被绳之以法,喧闹中,苏晴睁开了眼睛。

    只见,门口站着一位俊美如天神的男子,那男子身材修长,五官俊朗,剑眉星目,冷若冰霜。

    苏晴望着门口的男子,忽然有些凄凉的笑了:柏亚川,现在,我该叫你一声哥哥呢,还是柏少呢?

    亲爱的哥哥,你是来送我们去见母亲的吗?何须费力呢?您的父亲,已经要这么做了呀……

    门口的柏亚川,冷冷的瞥了眼被打得体无完肤的席墨,还有抱着席墨几近崩溃的苏晴,微微蹙了下眉。

    他身后,款款进来的,是穿着黑色风衣的柏正泽。

    柏正泽点燃一根烟,看着很快将地下室攻下的手下们,面上带着几丝笑。

    “正泽?亚川?你们要做什么?”柏正其惊讶的看着闯进来的人,意外的发现,竟是自己的弟弟和儿子。

    儿子也就罢了,他定是来寻找廖清的,可是……柏正泽过来做什么?

    此刻,柏正其也已经被柏亚川带来的人压下了,一时之间,怒上心头,大吼道:“你们想造反是不是!”

    柏亚川冷冷的瞥了眼正发怒大吼的柏正其,那一瞥,刚好又瞥到了廖清的尸体。

    心,莫名的痛了一下,可是脸上,却没有任何的表情。

    现在,像极了五年前的那一夜,明明至痛至恨,可是,却只能维持着面上的冷若冰霜。

    柏亚川闭上了眼睛。

    “发命令吧,柏少。”柏正泽深深的吸了一口烟气,笑着对自己的侄子开口道。

    发命令……唯独有掌实权的人,才有发号施令的权利,如今,柏正泽还在,却已到了他发命令的时刻。

    “我终归是老了……可是柏家,还得有个接班人不是?”柏正泽的话再次在耳边响起。

    接班人……他要成为柏家真正的接班人了……

    本部小说来自看書網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