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4章 你谁也救不了

    第394章你谁也救不了

    眼前的这个中年男子,在柏亚川童年时期,一直是柏亚川的视之为父亲的男人。

    多年来,自己的父亲柏正其对自己可以说并未有多少感情,与自己理想中的父亲相差甚远,父子感情淡薄到见面都不知要说什么。

    但是柏正泽不同,这个爽朗潇洒又硬朗的男人,是他这么多年来一直视之为榜样的男人,甚至可以说,在某种程度上,代替了柏正其,做了所有父亲应该做的事情。

    可是今日,他忽然发现,眼前的叔父,竟是那样的陌生。

    柏亚川低垂下眼眸,狠狠的握着拳头,尽量不让自己去看叔父的眼睛,低声道:“多谢叔父了,不过,不晓得叔父是否能再行个方便,告诉侄儿,侄儿的生母现在在哪里?”

    语言自是比之前要有礼貌的多,可是语气也比刚才要冰冷许多。

    这种冰冷的,带着愤怒的,却又将满腔怒火强行压下的语气,只有在和聂正源说话的时候,他才会用起。

    今日,却是在对自己最为亲近的长辈……

    也许真的像是聂七所说的:他们都老了,都已经过了那种遇到自己想不通,不愿意接受的事情的时候,大喊大叫着非要拉着对方给自己一个解释的年纪。

    给出一个解释又如何呢?解释能改变什么呢?一切已经成为了定局,与其歇斯底里的大喊,不如暗自心痛的接受。

    ——起码接受了,才能想出办法来阻止事情的进一步恶化。

    看到柏亚川居然在这么快的时间里调整了自己的情绪,开始用他所“能听得懂”的话与他交谈了,柏正泽眼神中闪过几丝赞许。

    ——有时候,装是一种本领,一种不得不练的世界强功。

    在柏亚川的眼中,柏正泽是个坦率的人,实际上,他确实坦率,起码他能做到:自己侄子所问的问题,只要他知道的,他就如实回答。

    “廖清啊……”悠然的听着戏曲,眯着眼睛,嗓子里似乎也在跟着那曲子哼哼着,他缓缓的摇了摇头,表情极致的享受:“她被你父亲带走了。”

    这是实话,他便实话实说,毫不隐瞒。

    柏亚川知道,只要自己去问,他都会说实话,他咬咬牙,攥紧了拳头,有一肚子的问题想要问他,但是最后,却始终没有问出口。

    “多谢叔父。”他微微的弯下了腰,像柏正泽鞠躬行礼道,态度恭敬,像是对待所有压在自己身上的长辈们一样。

    五年前,他作为柏家的嫡子,却是一个手无实权的嫡子,虽然表面占尽风光,但是其实柏家正统主子柏正其不宠爱他这个唯一的儿子,他的母亲廖清自那次私奔回来后在柏家彻底失了权,自然也没母家为他所仰仗。

    五年前,他被聂七所伤,拼了命的想要成为一个强者,一头扎进柏家这头大染缸里,这才知道,原来自己的家族,里面的内幕竟是有这样的多。

    那个时候他什么也不懂,若不是一直以来有柏正泽的教导,怕是到现在都难以成为柏家的正主。

    那个时候柏亚川对柏正泽很是感激,柏正泽作为柏家最有能力的一个男人,居然不去跟自己的大哥柏正其抢夺正主之位,更有甚者,他自己也有儿子柏亚林,柏亚林也确实是个可塑之才,可是他却直接将儿子送到了军队里去,不教自己儿子夺权,反倒来教他这个大侄子。

    而柏正泽教他的第一件事,就是装。

    对于那些自己越恨,越像杀了他的人,越要装,装作跟他亲近的样子,装作很喜欢他的样子,慢慢靠近,然后在他不经意间,狠狠的给他一刀。

    所有的隐忍,全都是为了这最后的一刀。

    如今,柏亚川似乎有些懂了。

    他忽然笑得凄凉:这些年来的亲近,原来也是为了将来的这一天的这一刀吗?

    真疼啊……叔父果然是叔父,说了要教自己最强最狠最厉害的一招,果然就教给了自己最强最狠最厉害的一招。

    如今,连修炼了这么多年的自己,已经知道这招精髓的自己,在承受了这一招后,依旧毫无招架之力。

    柏亚川扭过头去,这个地方,他一分钟也不想再呆了。

    可是,他刚刚转过头要走,身后便传来了柏正泽威严的声音来:“你要去哪里?”

    声音不怒而威。

    说实话,当年柏老爷子真是选错了继承人,你瞧瞧柏正泽,再瞧瞧柏正其,柏家那些年落败成这样,不是因为别的,只怕是因为继承人没选对吧?

    “我去寻找我母亲。”既然对方对自己已经毫无保留的坦率了,柏亚川也选择实话实说。

    反正即便是说了谎,他最后也能猜出来自己要去做什么,何必费此时间,费此精力呢?

    “你要去救廖清和她的野种?”柏正泽这句话虽然是个疑问句,但是句尾的音调,却更像是在惊讶,而不是在提问。

    “没错。”柏亚川转过身来,正视着柏正泽的眼睛,一字一顿坚定的说。

    当年手无寸铁的他尚可护住母亲性命,今日大权在握的他,他就不信互不得那三人的周全!

    “哦。”意料之外的,柏正泽的反应却是相当的平静。

    他向后靠了靠,躺在了沙发靠椅上,刚刚躺下,忽然又大笑着起身,盯着柏亚川,笑得越加激烈:“你以为你救得了他们?”

    这么明显的轻视,让柏亚川心中有些动怒,但是表面上他还是很平静,面上也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

    他抬起头,不卑不亢的与柏正泽对视,声音掷地有声:“不试试,怎么知道?”

    听完了柏亚川的这句话,柏正泽的笑意更深了,他几乎无可奈何的摇着头大笑,笑得似乎眼泪都要出来了。

    柏正泽伸出手来,一边站着的莫雪儿便恭恭敬敬的递上来一块儿白色的毛巾,柏正泽擦擦脸,这才止住了笑。

    柏亚川不愿再与他过多的纠缠,扭过头去打算直接去找柏正其。

    “你给我回来!”可是,柏正泽却又一次的叫住了他,只是这一次,他的声音里带上了怒气。

    听到这声,柏亚川并没有转过头去,但是却止住了脚步:“为什么?”

    “为什么!”柏正泽的声音更加的愤怒,他的话几乎是喊出来的,只见他狠狠的拍了一下桌子,怒道:“廖清当年做出那样的事情,如今若是不除她,柏家颜面何在!”

    颜面……又是为了这等子虚乌有的东西。

    难道,一个所谓的面子,真的比三条活生生的人命更重要吗?

    ——但是对于某些人来说,是的。

    “所以……”柏亚川闭上了眼睛,声音里带着无比的苍凉:“十几年前派人去杀席墨和苏晴的人,也是你?”

    闻言,柏正泽稍微愣了一下,似乎有些惊讶柏亚川会突然提到这件事,但是他回答的还是很爽快的:“没错,是我。”

    柏正泽的脸彻底的阴了下来,阴冷的声音随即传来:“若是那两个野种在十几年前可以乖乖的死去,今日,廖清也无需付出生命。”

    若是席墨和苏晴在十几年前就死去的话,十几年前廖清与人私奔的丑事也就不会再被曝光,柏家还可以容她。

    当年廖清回来的时候,虽说有些不好的传言,但是大部分还是被廖老爷子和柏正其给掩盖下来了,虽然圈子里的人都知道这件事儿,但是起码媒体没有往外报,圈儿外面的人,还是一头雾水的。

    但是如今,在柏家嫡长子的订婚宴上,当年的丑闻再次被挖出,甚至还曝光了柏家嫡长子的媳妇儿可能是他同母异父的妹妹!这是何等爆炸的一条消息?任是柏家有再强的实力,也是不可能将这火包在纸里了!

    现如今,只能弃车保帅,解释清楚苏子幽绝不是柏亚川的妹妹,而廖清的丑闻再次被掀起已是无力挽回,唯有除掉她,再次给柏家震一震威,才能保住柏家的名声。

    只有血液,能震慑谣言,只有杀戮,能堵住所有人的嘴。

    所以,廖清和她的那三个孽种,必须死!

    这些道理,不用柏正泽告诉他,柏亚川也懂,但是他做不到——那可是他的生母啊!而且席墨,席墨可是从小照顾苏子幽长大的哥哥啊!

    “那都是陈年往事了。”柏亚川淡漠的开口道:“而且,柏家不需要用杀戮来正名。”

    杀戮从来不会为任何人正名,只会让这个人,这个家族,背上过多的黑暗罢了。

    见柏亚川心意已决,柏正泽面上显出几丝愤怒来,他再一次用力的拍了一声桌子,力度之大,甚至让整个白玉砌成的桌子显出了几丝裂纹来。

    “你以为你拯救的了所有人吗?”愤怒的促使下,柏正泽从沙发上站起身来,指着背对着他的柏亚川,怒吼道:“你以为凭你一己之力,能够力挽狂澜,完成不可能完成之事吗?”

    他这样喊着,又冷哼了一声,见到背对着自己的柏亚川没有回声,便再次嗤笑了一声,声音里带着些许鄙夷道:“无论是廖清,廖清的孽种,你都救不了,就好像,你没有拯救的了聂七和廖云轩一样。”

    与柏正泽相背而站的柏亚川懵然转身,睁大了眼眸望着柏正泽。

    聂七和云轩……他们怎么了?!

    回头的瞬间,看到了柏亚林蹙眉别过去满面阴沉的脸……

    看书王小说首发本书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