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4章 重回杀人机器

    第364章重回杀人机器

    眼前一片的漆黑,黑暗到无论什么都看不分明。

    她本是一个习惯于黑暗的孩子,自由被养在黑暗中,做着最见不得人的勾当,可是,此刻竟也觉得,没有什么地方,比眼前这漆黑更黑暗了。

    不过,这样也好,她本就生于黑暗,养于黑暗,比起虚伪的光明,这赤裸裸的黑暗,更能让她安心。

    发生了什么事呢?周身一点儿力气也没有……浑身疼痛,好像被火车来来回回的压过一样。

    这样说也许有些不公平——毕竟,自己有没有真的被火车来来回回的压过。

    不过,被车撞,倒是真的了。

    试探性的动了动右手——奇怪的感觉,好像,被什么东西绑住了。

    记忆的最后一刻,明明是推开了苏子幽,被楚沐浔那个疯女人开车撞了一番,虽然已经尽力的把伤害化到了最小,可毕竟是马力十足的一撞,到底不是年轻的时候了,骨头都被这狠命的一撞要撞散了。

    还能不死,真是福气。

    自嘲般的咧嘴笑了笑,再次试探性的想要动动腿,看看自己有没有被截肢什么的,意外的发现,腿似乎也被什么东西绑住了。

    啊哦,感觉似乎不太妙哦……

    “你醒了?”似乎是看到她那自嘲的一笑了,旁边传来一阵熟悉又陌生的声音。

    那声音是阵男声,声音很轻,细听甚至还会意外的觉出几丝温柔来。

    这看似柔情似水的声音,想必若是旁人听到这阴柔又俊美高贵的男子开口说出,一定会羞红了脸,又或者会天真的以为,这个男人,真的会对自己饱含着几分情意。

    但是她知道,这个人,并没有。

    他语音里的温柔,不过是因为他说话本来就是这样,这位贵少爷自小接受的教育,就是对人温文尔雅,彬彬有礼。

    你若是真把这当成他对你的情谊,那就要输大发了。

    聂七依旧闭着眼睛,不想睁开,她不想再看到那张脸了,那张童年噩梦一般的脸,每每想起,心中总是腰如腊月寒冬一般,真真切切的痛上一回,冷上一次。

    对于她的不回答,男人果然动怒了,虽然面上还是含笑的,但是,却伸手拿出一盏古油灯来,笑着点燃了。

    固体的蜡烛慢慢的被融化,形成滚烫的油,男人对准了床上被五花大绑的女子的锁骨,轻轻的滴了一滴。

    这并不是一些情趣商店里买的为了夫妻之间或者爱侣只见调节气氛所用的低温蜡烛,这蜡油,温度高的可怕。

    强忍着痛,没有呼出声,嘴角反倒带上了几丝嗤笑来。

    “你还是老样子啊,爸爸。”那笑容很美,却饱含嘲讽,她知道,马上,她就要为她自己这包含嘲讽的一笑再次忍受一滴或者多滴滚烫的蜡油了,不过,她还是这么饱含嘲讽的笑了。

    在有些人面前,可以装孙子,但是在另一些人面前,绝对不能。

    果不其然,滚烫的蜡油再次滴落下来,冲着心口,这男人倒也真是够狠,也不怕就这么把她这病怏怏的身子给搞死了。

    “你也还是这副脾气,就是不肯服个软。”男人似乎叹了口气,将手里的油灯移走了。

    黑暗里,似乎感觉到有什么湿润的东西在自己的手腕上轻轻的擦拭着,一种不祥的预感在心底升起,微微蹙眉,未来得及多想,下一刻,果不其然,一根针进入到了自己的手腕当中。

    惊愕的睁开了眼睛,黑暗中,隐隐约约,似乎看到一个穿着白大褂的男人,正俯身给自己注射着什么。

    液体注入身体的感觉并没那么好受,可是,更不好受的是,给自己注射这东西的,是聂正源的人。

    “你给我注射了什么?”有气无力的开口问道,眼睛却并不看向聂正源,而是再次轻轻的闭上了。

    毒品?药物?龙之子?管它什么呢,其实都无所谓。

    因为,她已经不在乎这些了。

    然而,当你以为这已经是最糟糕的情况的时候,上帝往往会告诉你:不,亲爱的,这一切,才刚刚开始。

    现在,传话者和施暴者聂正源开始做了这传达恶意的工作:“这,是一种能让你重新回到爸爸身边的神奇的魔法。”

    他的话音来,带着病态的笑,近似于痴狂的语气,猛然听去,还真有些恐怖。

    聂七心中一愣:回到,聂正源的身边?

    这,怎么可能呢?就算回来,那也是要回来取他性命的,她来,他敢收吗?

    一阵沉寂之后,聂正源平静柔和的声音再次响起,却不是再对病床上的聂七说的了。

    他转过身来,看着刚刚为聂七注射过药物的林博士,笑着问道:“药要多久才能起作用?”

    “大概半个小时候。”林医生的语气也很愉快,也是,他研究多年的药物现在终于派上用场了,就好像看见自己费尽心血养育的孩子终于长大成人了一样。

    半个小时,不算太长,聂正源对这个时间,似乎很满意。

    “既然还有时间……”拖着长腔的男音再次响起,他瞥了病床上的聂七一眼,似乎对于她这样平静的面容感到十分的不满意,于是,便笑意盈盈的对林博士道:“那,你就跟我们的小传奇讲一讲,这药有什么作用吧。”

    闻言,林博士倒是也很爽快的答应下来,清冽的男音便在这空荡的黑暗中响起:“这药物是我新研制的生化药物,服用后,可以短期治疗身体的损伤——当然,这不是这药物最主要的功效。”

    说到这里,他顿了一顿,像是所有说书人在讲到高潮的时候要停顿一下吸引观众注意一样,留下足够的空白后,才继而开口:“这药物最主要的功效是,服用后,会忘记之前的一切,也就是达到了人们口中所言的——失忆,是的,服用者服用药物之前的所有记忆都会消失。”

    林博士的高潮讲完了,聂正源随着林博士落下的话音开始放声大笑:“哈哈哈哈哈……七七,听到了吗?你会再次回到爸爸身边来,成为爸爸手上,最完美的一颗棋子,替爸爸,去干掉柏亚川,廖云轩!干掉一切与爸爸作对的人!”

    病态的笑声,在黑暗里越传越远。

    本書首发于看書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