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2章 过家家

    第362章过家家

    好像童话里神奇的魔法,被施了咒语的新娘,只需要适合的钻戒入手,便能苏醒。

    半跪在地上的男人最初好似没有反应过来一般,惊愕的望着床上起身的女子,一时间,竟忘记了说话。

    女子饶有兴趣的看着戴在无名指上的钻戒,俊秀的脸上带着些许的笑意。

    她看了那么一小会儿,忽然发出一声类似于轻叹的尾声词:“咦,这个钻戒,和你求婚的时候用的不一样呢。”

    话说出口后,她似乎才意识到——男人求婚的时候用的那枚钻戒,还在自己这儿呢,又怎会用到订婚典礼上呢?

    还未来得及开口去问,下一刻,她便被拥抱进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男人好似想要将她彻底融进自己的生命中一般用力的抱着她,力气之大,甚至让她觉得有些喘不过气。

    “你终于醒过来了……幽幽……”男人向来冷静的声音此刻染上几分恐惧的色彩,他狠狠的拥抱着她,似乎只要放松一点儿力气,她就跟手术室里的小狐狸一样彻底消失了一般。

    向来他必然是被吓坏了,被爆出是兄妹也就算了,还在中途出了车祸,最后昏迷不醒……

    苏子幽叹了口气,昏迷中的自己是不知道时间的流逝的,因此,自己到底昏迷了多久,她自己也不是很清楚。

    但愿不会太久吧,苏子幽在心里径自想着。

    “幽幽,无论你是谁,什么身份,都不重要,我不在乎什么社会舆论,什么伦理道德,你不要害怕……没有任何人能把我们分开!”紧紧的抱着自己的男人低声在自己的耳边耳语道。

    伦理……舆论……听到这些词,苏子幽忽然豁然开朗——哦,对,昏迷之前,在订婚典礼上,还上演了一场不小的闹剧呢!

    大概是自己当天的反应太过失常,现在男人还担心自己有什么心结吧?

    苏子幽心中一阵暗笑,自己现在怎么可能还有心结呢?失去多年的记忆终于找回,对母亲和自己身份的执念也终于化解,现在的她,唯一想做的事情,就是像母亲所期许的那样,坚强勇敢的活下去。

    男人还在紧紧的抱着她,她微微推了他一下,却没有丝毫的作用,她的那点儿小力气,想跟她的柏哥哥相提并论,门儿都没有!

    心中又是好笑又是好气,搂着男人的腰在男人怀里躺了一会儿,忽然,一个坏点子涌上心头,苏子幽吐吐舌头,微微抬起了头。

    她先是轻轻的抱了男人一下,小脑袋靠到了男人的肩膀上,随后,又顺着男人结实的肩膀向上移去,在男人刀削一般的侧脸上轻轻的啄了一下。

    苏子幽是很少吻柏亚川的,想来都是柏亚川对她各种调戏,最后逼的她上去亲那么一下,但是也很少去侧脸。

    所以,这突如其来的一吻,显然让柏亚川有些失神。

    ——这样的一吻,为什么又显得那么的熟悉呢?

    轻轻的抱一下,再抬头打脸颊上轻轻一啄……

    明明从来没有过的动作,为何他会觉得这般的熟悉?

    借着柏亚川失神思索的这一刻,苏子幽从他的怀里挣脱出来,半跪在床上,向后退了两步,脸红红的,稍稍低下头来,却还却生生的偷偷抬眼去看柏亚川。

    “相公……”低垂着头,满脸的羞涩,咬着下唇,嘴唇红的像是要滴出血来了。

    ——此情此景,似曾相识。

    在很久很久以前的某个时刻,五颜六色的花环,红色的枕巾冒充而成的盖头……

    “我们去比赛赛场吧!”一个小男孩欢呼雀跃的声音,手里似乎还拿着遥控赛车,在地上跑来跑去的。

    “好啊好啊!谁跑的最快算谁赢!”另一个小男孩在一旁附和着,两个人一人手里拿着一个遥控赛车,边喊边跑

    “噢噢噢噢,赛车,赛车!”越喊越激动,小孩子,就是这么容易得到满足,快乐来的也快,去的也快。

    “唔……不要嘛……子璨不想玩儿赛车……”坐在一边的小女孩嘟着嘴巴,手里抱着一个玩具熊,看着脚边的赛车,不高兴的撅起嘴:每一次,都玩不过他们两个……

    “那子璨要玩儿什么呀?”个子矮一点的小男孩儿微微的弯下腰,笑眯眯的看着眼前如同小公主一般可爱的小妹妹,问道。

    “不知道……”小女孩眼神中闪过几丝落寞来。

    “玩儿过家家吧!”年长的哥哥了解一些女孩子喜欢玩的游戏,便兴奋的提议道:“子璨来演新娘子,我扮演牧师!”

    “那我要当新郎!”另一个小男孩儿喊道。

    红盖头,带花环,一拜天地二拜高堂,中西结合,皆笑啼非。

    “子璨,以后你就是我的新娘子了,不许再叫我柏哥哥了,要改叫我相公。”小男孩挺直了胸脯,努力使自己小小的身躯变得高大一些。

    小姑娘乖巧的点点头:相公好像没有柏哥哥好听……

    看到对方这么听话,小男儿有点儿膨胀了,得寸进尺道:“你还要过来亲我一下,抱一下,亲一下。”

    “为什么啊?”抱着玩具熊的小姑娘睁大的眼睛:“不是拜完堂就可以了吗?”

    “还有洞房啊!”小男孩一副“这都不懂”的表情,义正言辞道:“进洞房都是这个样子的,要抱一抱,再亲一口。”

    小女孩儿似懂非懂的点点头,上前来,抱住小男孩儿,而后又抬头轻轻在小男孩儿的脸上啄了一下。

    这样一啄,不知为何,她竟有些害羞了,低下头,红着脸,偷偷的看着小男孩,叫了医一声:“相公……”

    之后,调戏小姑娘上瘾的小柏亚川,每次玩儿过家家都要逼迫着欧子璨做自己的新娘子,抱一抱,亲一亲,低下头来叫相公。

    儿时的记忆,在这一刻全部涌现上来,他略带惊愕的看着眼前低垂着头的女子,眼前美丽的少女似乎与幼时可爱的小萝莉融为一体,全都含笑红着脸偷偷看着他。

    “你是……子璨妹妹?”终于颤抖了双手,红了眼眶。

    十多年前莫名失踪的你,现在,真的回来了吗?

    我的小公主。

    本書源自看書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