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6章 手术室外

    第356章手术室外

    苏子幽还在昏迷当中,云阳取了苏子幽的血和廖清的血和医生去做了第一批亲子鉴定,聂七的手术已经进行了整整三个小时了,却依旧没有任何音讯传来。

    廖云轩在门外焦急的踱着步子,戒烟已久的柏亚川去外面买了一包香烟。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着,两人就这样在外面守着,医院外围满了记者,短短几个小时的时间,“柏大少订婚典礼惊现意外:未婚妻竟为自己同母异父的妹妹!”“豪门感情纠葛:为争夺柏少楚家大小姐楚沐浔开车撞柏少未婚妻,事后称并不后悔。”“勇敢路人舍生取义拯救柏家少奶奶,事后竟为廖大少的未婚妻!”

    仅仅一天的时间,同时爆出三大家族的丑闻,新闻界可算是闹开花了,纷纷跟打了鸡血一样,将医院里三层外三层的为了个遍!

    然而,无论记者们多么的兴奋,现在无论是楚家还是柏家还是廖家,都没有任何的心情去搭理记者了。

    四大家族,好似只有聂家置身事外了,但是其实若是真的只要虞烟医生的真实身份,记者朋友们也许会更加激动——沉寂新闻界很多年的聂家,其实也早搀和进来了。

    自从五年前聂正源失去了聂七这枚棋子以后,聂家在外处处受到柏家的压制,不再像五年前那般的独霸一方,聂家家主聂正源似乎选择了一种更低调的方式,默默的在暗中做事,明面儿上,从来不争不闹。

    比如现在。

    在偌大的市医院的地下室里,漆黑的悠长的走廊里传来一阵明显的脚步声,那脚步声很缓慢,很有节奏的响起,也许在地下室上面的喧闹的楼层并不能听到这细微的脚步声,可是在安静的地底下,这脚步声可是尤其的明显的。

    一位穿着长旗袍,长得分外有东方男子阴柔特色的男子在两个手下的陪同下,正穿过这黑暗的走廊,往上走。

    那两个手下,一个西装革履,戴着墨镜,面无表情,看上去就像那些有钱的大少爷请的保镖一样,强壮,又不苟言笑。

    另外一个,倒是显得瘦弱了许多,他穿着一件白大褂,看上去好像是医院里的一名医生似的,但是其实,他并不是。

    三人就这样走出了地下室,在特定的出口里,有特定的医生正在迎接他们。

    “聂少。”在出口迎接的医生见了那穿旗袍的俊秀男子后,微微弯腰向这位秀丽的男子行礼,态度很是恭谨。

    “不必多礼。”俊秀的男子微微一笑,挥挥手,示意那医生起身。

    医生便听话的起身了,又跟聂少身边的那个手下打了个招呼:“林博士。”

    这显然是在跟那个白大褂打招呼,由此也可以显现出来,这位看上去弱不禁风的白大褂,也许要比身强体壮的“保镖先生”地位要高得多。

    林博士对那医生点头示意他不必多礼,脸上一直带着笑意。

    “带路吧。”聂家家主对那医生笑意盈盈道,一双凤眼,终于显露出了几丝久违的笑意来了。

    他本身就长得极其阴柔,这样一笑,又显出几分妖艳的感觉了。

    不过,再妖异,也没有他今日要去拜访的那位妖异。

    想到这里,这位年过三十的聂家正主,眼中的笑意便更深了。

    时隔多年之后,他亲爱的小狐狸,现在,还好吗?

    脚步声蔓延在空旷的长廊。

    在柏亚川抽完了第五根烟的时候,云阳回来了。

    柏亚川倒是没有料到亲子鉴定会这么快,惊愕的抬头,湛黑的眸子中闪过几丝复杂的神情,最终还是捏了捏拳头:“怎……怎么样?”

    “欧老爷子的血液已经取到了。”云阳说着拿出一个小试管来,展示一般的给柏亚川看了一下。

    柏亚川本以为云阳来找自己是因为亲子鉴定的结果出来了呢,被自己吓出一身冷汗之后,竟只是取到了欧老爷子的血液。

    这才想起,自己之前命令云阳去取欧老爷子的血去了。

    “很好。”柏亚川伸手揉了揉太阳穴,意识到自己今日神经绷的太过紧张了,他强迫自己放松下来,挥手吩咐云阳拿着欧老爷子的血一并去验了。

    即便是他心里认定了自己和苏子幽不是兄妹,但是当结果真的出来那一刻,还是会有种莫名的紧张。

    因为总是有个可怕的想法在他的脑海里浮现:万一是呢?

    万一自己的预感是错误的,苏子幽就是自己同母异父的兄妹呢?

    若是这样,自己怎么办?苏子幽要怎么办?他们的孩子,又要怎么办?

    仅仅是这样想想,他握着香烟的手就止不住的想要颤抖,握着打火机,打了好几遍才将新的香烟点上。

    深深的吸了一口,口腔里满是这熟悉的味道,整个已经被压得透不过气,唯有这要命的尼古丁,能给狂躁的心带去哪怕是一丁点儿的安抚。

    将烟盒放回了窗台上,刚刚放下,旁边的廖云轩便过来拿走了,从里面抽了一根,叼到嘴上,伸手在身上摸索了半天,也没找到打火机。

    是啊,好像在知道那只小狐狸身体很差之后,为了给那只不要命的死烟鬼狐狸做个表率,自己已经把烟给戒了呢。

    柏亚川似乎也发现了自己的表弟寻不到打火机,薄唇抿起,谈谈的笑了一下,将自己的打火机递给了廖云轩。

    但是那个男人却没有伸手去接,而是将已经叼到嘴里的烟,又拿了出来,扔到了垃圾桶里去。

    他落寞的望着还紧闭着的急救室的大门,漆黑如墨的眸子里,有着显而易见的哀伤。

    “我答应过她了,不会再抽烟了。”他哀伤的眼眸中,闪过了几丝柔情,好似现在在他眼前的,不再是冷冰冰的紧闭着的大门,而是那只躺在雪地里,对他眯眼笑的狐狸。

    如果,他知道在接下来的几个小时里,在那紧闭着的急救室里,他心爱的小狐狸发生了什么。

    他一定,不会再在门外这般仿徨无助的等着,也绝不会让任何人,再用任何的借口,将那只小狐狸从他身边带走!

    本書首发于看書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