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2章 往事,客船遭袭

    第342章往事,客船遭袭

    这是一个没有月亮的夜晚,天空灰蒙蒙的,好似在人的眼前蒙上了一层纱。

    海中传来潮湿的海风,偶尔似乎听见有鸟的叫声,但是这灰沉沉起雾的天空,让一向夜视力很好的聂七,都看不到鸟的踪影。

    起雾了呢……坐在一叶极小的船上的聂七抬头望着雾蒙蒙的天,微微的笑了笑。

    远方,有两艘大船,最大的那艘是一艘客轮,另一艘稍微小一点,不知该怎么叫这艘船——也许,叫成“载满恶人的死亡之船”要形容贴切一些。

    起雾了很好,起雾了说明这艘载满恶人的船就有了攻击的掩护,相信很快,恶人就会出手了。

    不过,如果对方是恶人的话,那她是什么呢?

    杀死恶人的恶人吗?听上去似乎很不错的样子,小女孩的嘴角染上几丝笑意。

    “七七,‘天使之泪’在阿波罗号上的消息,现在各大帮会都已经知道了,那是一颗价值上亿的宝石,相信不少恶徒会为了它想尽办法去袭击那艘客船。”在自己上这艘小船的时候,那个被自己称之为“爸爸”的阴柔男人,这样跟自己说过。

    “你要在他们所有人之前,拿到爸爸的小石头,交给爸爸。”把一颗价值上亿的宝石说成一颗“小石头”,她的“爸爸”倒真是意外的有趣。

    不过,也许在他眼里那真的只是一颗“小石头”。

    不然的话,为什么像玩儿一样的把消息散了出去,给她增加了这么多的敌人呢?

    也许是为了让她得以趁乱混进去?又或者只是为了增加这场游戏的可看度?这些,聂七就不得而知了。

    她只知道,那艘看上去稍小点儿的轮船,已经开始发起进攻了。

    “把船开过去吧。”聂七对着正在开船的男人说道,那是聂正源派来送她过去的手下,并不会随她一起登上“阿波罗号”,但是会把她送到船上,并在这大海中紧跟着“阿波罗号”直到明日清晨,若是聂七明日清晨还没有回来,他就会开船离开,回去禀报聂七的死亡。

    那男人听见聂七说话后,便默不作声的把船开过去了,一个大男人却要听命于一个小姑娘,这让他多少有些不爽,但是他知道这小姑娘是谁,再多的不爽也得压下去。

    远方两艘轮船已经开战了,吵闹声,喧哗声打破了沉寂着的夜色。

    雾越来越浓,也许是上天在故意的帮她吧,聂七眯起眼睛来笑,看着两艘轮船越来越靠近。

    欧子璨是被“轰隆”一声巨响吵醒的,她猛的缩进了母亲的怀里,带着些许的哭腔:“妈妈,呜呜呜。”

    那巨响显然也吵醒了宁香兰,宁香兰下意识的抱紧了怀里的女儿,小声的安慰着:“子璨乖,子璨乖,没事儿的,没事儿的,妈妈在呢。”

    外面吵吵嚷嚷的,到底发生什么事宁香兰也是一头的雾水,心里暗自思量着:莫不是撞到了海底的冰山?

    正困惑的想着,忽然听见外面有人喊着:“客船遭袭击了,客船遭袭击了!大家快跑啊!”

    宁香兰心中一惊,下意识的抱紧了怀里的女儿,女儿还在睡眼朦胧的啜泣着,眼睛半睁半闭,显然还是一副没有彻底醒清楚的样子。

    宁香兰的第一个反应就是带着女儿赶紧跑,可是细细一想——这在大海中,能往哪里跑去呢?

    不知为何,忽然想起来了昨天中午遇到的那刀疤男,一股对于暴徒的恐惧在宁香兰的心中升起,让她不自觉的发起抖来。

    越是这个时候,越是坐不住的,宁香兰抱紧欧子璨,蹑手蹑脚的来到门前,把着门缝往外看,只见外面已经乱成一团了,喊叫声,摔碎东西的声音,以及推挤的声音掺杂在一起,使得本来就极其凌乱的场面更加杂乱不堪。

    这种情况下,她带着孩子如何跑出去?

    即便出去,怕也是被人四处推揉,她一个成年人还好,怀里的孩子才三岁半,哪里忍受的了?

    心中这样想着,便越来越不敢出去了,宁香兰心中越来越害怕,拿出手机想要给自己相公打个电话,可是又怕相公担心,再三思量,忽然想到要报警。

    可是大海之中信号是很差的,又是跨国的油轮,定是打不出去的,按了好几次,硬是一点儿信号也没有。

    “妈妈……外面这是怎么了?”一直迷迷糊糊的欧子璨在这么嘈杂的环境中也终于彻底清醒了,揉着眼,问宁香兰道。

    “没事的,宝宝,你乖乖的,没事儿的。”宁香兰语无伦次的安慰着自己的女儿,抱着女儿回到床上,心中却总也不安心,门外继而连三的传来惨叫声,让她的心一直提着。

    最后,她把房间里的门锁上,抱着欧子璨躲进了柜子里。

    “妈妈,是不是坏叔叔又来了?”欧子璨搂着宁香兰的脖子,仰着小脸儿问道。

    宁香兰现在也没有办法跟自己女儿解释现在的情况——实际上,她自己都不是很能搞清楚状况,只好点点头,道:“没错,所以子璨要安安静静的和妈妈躲在这里,坏叔叔找不到我们就走了,所以子璨一定不可以发出声音哦。”

    欧子璨似懂非懂的点点头,躺在宁香兰的怀里,搂着母亲的脖子,一双大眼在漆黑的柜子里睁的很大很大。

    而欧子璨和宁香兰口中的“坏叔叔”们,此刻,正在肆意发泄着心中的破坏欲和施虐欲。

    枪声不断的响起,暴徒们张狂的笑着,露出一口恶心的大黄牙,他们肆意的施暴,展现着人性中最丑恶的一面。

    “眼睛,你和刀疤把船上的人都纠集到一起,看好他们,不要让他们乱动!地痞蛇,跟我杀到船长室!”此时,那艘袭击客船的小船的船长已经登陆上了客船,吩咐着眼镜男道。

    眼镜男当即答应了下来,正欲叫上刀疤一起把人质们绑到一起呢,一扭头,却发现刀疤男不见了。

    “操!死刀疤,这时候跑哪儿去了?”眼镜男唾了一口唾沫,骂道。

    眼镜男旁边一个光头的小弟,闻言连忙向眼镜男解释道:“刀疤哥说有个小娘子他惦记很久了,他去找那小娘子了。”

    闻言,眼镜男想起了昨天中午那一幕,心里狠狠的骂了刀疤男一顿,怒道:“都他妈什么时候了,还想着玩儿女人,这混球!”

    但是人已经走了,再去找是没那功夫了,只好挥挥手招呼其他小弟一起去捆了人质了。

    本書源自看書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