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6章 丑媳妇见公婆(一)

    第326章丑媳妇见公婆

    和柏亚川的母亲见面倒是没有闹出多大的风波来,实际上一直以来苏子幽所担心的廖清会因为上次席墨在医院的大肆放肆而对自己有所成见并没有发生,相反,廖清似乎并不在乎那次的意外,对苏子幽很是客气。

    柏亚川带苏子幽来到廖清所居住的别墅的时候,廖清还特意为苏子幽准备了可口的糕点,苏子幽早就心心念念了许久的巧克力棉花糖曲奇饼这次终于尝到了嘴里。

    这份本该几个月前就该发生的“丑媳妇见婆婆”虽然历经险阻,但是也总算是苦尽甘来,终得善果。

    在廖清哪里用过午饭后,柏亚川和苏子幽便打算告辞了,廖清握着苏子幽的手,笑容很是和善。

    悄悄的将苏子幽拉倒一边,避开了自己的儿子,廖清笑意盈盈的将手上带着的玉镯子交给了苏子幽,笑道:“我也没什么好给你的,这玉镯子是我母亲留给我的,说是会给女儿带来好运。”

    说着,就要给苏子幽带上。

    苏子幽哪里肯要?连忙推脱道:“这……这太贵重了,还是算了吧伯母。”

    廖清故作生气的看了苏子幽一眼,责怪道:“还叫伯母?”

    苏子幽脸上立马又是一红。

    也是,现在她和柏亚川都要订婚了,也许是该要换个称呼了。

    可是“妈妈”二字对她一个孤儿来说实在是太过于陌生了,即便曾经日日夜夜希望能有有朝一日把“妈妈”二字叫出口,可是当这真的能叫出口的一天出现的时候,她反倒有些不好意思来了。

    好在廖清也没真的非要叫她叫一声“妈”才肯罢休,廖清虽然极少外出,但是对于苏子幽的身世还是了解一些的,知道她本是孤儿,所以便也没有太过勉强苏子幽。

    见苏子幽红着脸没有说话,便笑着为苏子幽解围道:“这本就是我要传给我的儿媳妇的,你若是不要,那要我给谁?到大街上随意找一个人给?你看看亚川答不答应!”

    说着,便不由分手的将手中的手镯给苏子幽带上了。

    对方如此坚持,苏子幽若是在唯唯诺诺不肯要,难免显得小家子气,于是便也没有拒绝,默许廖清给她戴上了。

    而后便和柏亚川跟廖清道了个别,上车了。

    上车后,苏子幽摸着手里的玉镯,忽而发现玉镯上的花纹很是精致,便饶有兴趣的观察起来。

    她本就是写小说的,对于玉这样在文学作品上通灵性极其高的东西本就有极大的兴趣,再加之之前廖清跟她说这是祖传的,就更加提起了她的兴趣了。

    玉的材质好不好苏子幽是看不出来的——毕竟她也不是收藏玉的专家,只觉得这颜色翠绿的可爱,想必是极其名贵的吧?

    不过,比起这翠绿色的色泽,更让苏子幽在意的是这玉上的花纹。

    花纹苏子幽总觉得有些眼熟,但是究竟是在哪里见过类似的花纹,她又实在是说不上来。

    正在冥思苦想之际,旁边开车的柏亚川忽然问苏子幽道:“你是打算今晚吃晚饭的时候去拜访下我父亲,还是休息下,过两天再去?”

    苏子幽这才忽然意识到一个严肃的问题:“诶,你父母怎么不住在一起?”

    想来廖清也是长得极其漂亮的贵妇人,有这么漂亮的老婆,为何柏亚川的父亲不和自己老婆住一起呢?苏子幽有些纳闷了,难道有钱人房子太多了,所以一人住一间别墅才显得气派?

    本来苏子幽不过是随口一问,并没有觉得会有什么,但是柏亚川竟半天没有回答她,一时要她心中有些困惑了,便狐疑的望向开车的男人。

    “很为难吗?那就不要说了……”苏子幽害怕自己戳到柏亚川不想提的往事,见他这般犹豫,便示意对方可以不讲。

    若是之前的柏亚川,倒是真的会就这样一言不发的开车回去,不过正在慢慢的被身旁的这个女子所影响的柏亚川,却并没有选择那样做。

    “其实也不是什么为难的事。”柏亚川苦笑一下,“家丑罢了……”

    要讲自己父母各自出轨,大打出手,险些闹出人命这样的家丑出来,确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不过,家丑不可外扬,现在,身边的这个女人似乎也不是什么外人了吧?

    柏亚川叹口气,最后还是开口道:“我父母感情一向不和,当年父亲险些要了母亲的命……不过好在我年轻的时候比较能闹腾,成功的把父亲对我母亲的怨气转移到了我身上,保全了我母亲一命啊。”

    当年针毡见血的往事,现在竟也能被这样简单的说出口,着实的不容易,可是当说出口的那一刻,却忽然又觉得,似乎释然,并不是一件那么难的事情。

    当年柏亚川离家出走后,柏正其虽然对廖清百般折磨,但是也并未再要了她的性命。

    尤其是在柏亚川和聂七逃脱柏正其的“救援”之后,柏正其对廖清也不再像之前那样的仇恨,而是命人给廖清建了个宅子,要廖清搬了出去,此生不再相见。

    夫妻二人,自此形同陌路,虽在同一所城市,但是却又宛若地狱天堂之距。

    苏子幽听着男人漫不经心的讲着以前的事情,甚至还故作幽默的一笑而过,不知为何,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本以为,有父有母,家庭有富裕的人生,定是“春风得意,前途无量”的,可是谁有知道,上帝在给人打开一扇门的时候,往往会关紧了所有的窗。

    这世界上,也许并不存在所谓的完美的人生吧?

    不过,有缺陷,又有何不可呢?

    苏子幽心中一阵笑意,伸手放到了柏亚川的膝盖上。

    正在开车的男人下意识的回过头来,与她四目相望,眼神中带着些许的笑意。

    “我们这就去拜访你的父亲吧。”苏子幽笑意盈盈。

    对面的男子显出几丝诧异来,开口想要说些什么,却被她用指尖挡住了。

    “没关系。”她脸上带着温柔的笑,“我现在越来越想见见我传说中抛弃妻子的未来的公公了。”

    本书源自看书網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