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8章 该收拾她了!

    第288章该收拾她了!

    柏亚川进来的时候聂七正抱着一个比她自己脑袋还大的柚子啃,廖云轩在一边很嫌弃的想要从她手里抢过柚子替她剥好,可是这小狐狸到嘴里的食物岂能让给别人?死活就是不给廖云轩。

    然后,正在闹腾的二人就看见柏亚川一脸凝重的走了过来。

    “保准是嫂子没原谅他。”廖云轩悄悄的在聂七的耳边嘀咕着,聂七也很赞同的点点头,表示:“我猜也是。”

    若是换成平常,柏亚川定是要好好教训教训这俩缺德货的,但是今天,柏亚川没心情。

    俩人觉出了不对劲儿,于是连忙不再幸灾乐祸了,廖云轩谄媚的笑着:“哥,别气馁,嫂子就是生一会儿气,她不会真的离开你的,这次没把嫂子哄回来,一定是你道歉的方式不对!”

    聂七也小鸡啄米般点头附和着:“就是就是,你道歉的方式肯定不对!我都告诉过你多少次了?道歉不能死摆着一张脸,你要会使用苦肉计啊!”

    说着,两手一拍很有经验的开始教柏亚川这“苦肉计”到底该怎么使:“来来来,我告诉你该怎么办,你过去后见了她立刻跪下,最好带个道具……对!搓衣板!来,我给你拿个搓衣板儿去,你跪上去就说‘苏苏,你不原谅我,我就不起来!’苏子幽肯定马上就原谅你了!”

    说着,这诚实的小破孩儿竟还真的要去洗手间找搓衣板,搞得好像柏少他们家真有搓衣板一样。

    廖云轩看出根本不是这么一回事儿了,拉了把聂七,把她拉回来,狠狠瞪了聂七一眼,示意让她老实点儿。

    聂七便也蔫儿了,继续抱着大柚子去剥厚厚的皮。

    廖云轩刚想问问柏亚川到底是怎么了,只看见柏亚川目光复杂的看着聂七。

    “到底怎么了?”廖云轩心中升起一阵不好的预感。

    柏亚川皱起眉,沉默了一会儿,最终还是将一封黑色的信封拿出来,递给了廖云轩。

    廖云轩是认得这信封的——聂六的标志。

    廖云轩的表情也变得严肃起来,刚想拆了信封看看究竟,信封却被聂七一下子抢走了,聂七把大柚子递给廖云轩,动作利索的拆开信封,边拆开边感叹:“哎呀呀,好久不见我六姐姐的信封了,真是好怀念啊,姐姐又给我写信了……啊,有个姐姐可真好。”

    聂七和聂六不和已经是人尽皆知的事儿了,这世界上绝对不会有任何人比聂六更加盼望着聂七能死去,聂七竟还把二人之间的感情说的这么的姐妹情深,也是够讽刺的。

    这信并不长,大概就是讲了讲苏子幽在她聂六的手上,若想要苏子幽安然无恙,就在十一月十一日晚上七点,绑着聂七去换苏子幽,除了他们二人以外,不许带任何其他不相关的人,否则撕票。

    聂七看的时候廖云轩也在一边看着,越看越愤慨:“这个秦灀,活腻了是不是?”

    聂七闻言乐了:“嘿,你才知道我这六姐姐活腻了啊?”

    想来聂六对自己也真是够执着的,都特么脱离聂家这么久了,竟还恨着她聂七,啧啧啧,到底是跟自己有多大仇多大怨啊?聂七心中暗想。

    虽然聂七表情还是不痛不痒的,但是柏亚川始终冷静不下来,虽然聂六并没有什么本事,但是毕竟苏子幽在她的手上。

    要知道,聂六那家伙,一旦扯上聂七,这家伙就会变得异常的偏执疯狂,若是不按着她的意思去做,真的难以想象她会对苏子幽做出什么来……

    可是,若是按照她说的去做,谁有知道她到底在打着什么算盘?

    而且,这一看就是奔着聂七来的。

    而他,欠聂七的实在太多……

    所以柏亚川感到为难,一边是自己的爱人,不能不救,一边是聂七,实在不忍心再让她受到任何牵连……

    聂七似乎看出柏亚川的犹豫,没事儿人一样的笑了,将那封黑色的信封对折一下,笑着跟廖云轩道:“你知道她搞这玫瑰信封是为什么吗?”

    廖云轩显然没心思去管聂六搞什么信封的事儿,但是还是摇摇头以作回答。

    聂七便回答道:“我小时候杀人,喜欢在被杀者尸体旁边放株红玫瑰——其实没什么大意思,也不是别人猜测的什么为了告诉大家这个人是聂七杀的什么,只是之前听几个哥哥提起过什么,玫瑰可以为死者指引道路,去往冥河。”

    “而后她便学去了,但是又不愿意完全和我一样,就换成了信封和干玫瑰花瓣……说来六姐姐是真爱我啊。”聂七感叹着。

    这个世界上,有一种恨,叫做:我想变成你。

    这种恨无关恩仇,没有对错,而是源于人类内心深处最为原始的情感,那情感叫做:嫉妒。

    你并没有做错任何事,但是我就是讨厌你,憎恨你,因为你的存在,使得我变得渺小无比。我无论做什么,都比不上你,无论我如何努力,都无法超越你,所以,我恨你!

    “七七……”廖云轩神色略带忧愁的看着聂七,目光中有些不忍,有些犹豫,但是还是开口道:“你……打算怎么办?”

    这句话显然是替柏亚川问的,一句“你打算怎么办”柏亚川在唇边绕来绕去,始终说不出口,现在,廖云轩替他说出口了,他抬起头,目光中掺杂着愧疚和期许,看向聂七。

    尽管真的很不愿她身陷险境,也知道自己实在没有任何资格再请求她为了自己深陷险境,但是,那毕竟是苏子幽,他怎能坐视不理,怎能让苏子幽再次因为他的失误,陷入险境?

    “还能怎么办?”聂七将对折的黑色信封一下一下的撕毁,狐狸般的笑脸再次出现,眯起眼,嘴角上扬,小鼻子白净精致,竟有种湿漉漉的感觉。

    “容忍她这么多年了,也是时候,该收拾收拾她了啊……”

    笑眯眯的狐狸,悠悠然的开口说道,声音飘起,在空气中被微风打散。

    本部小说来自看書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