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章 这就是闺蜜

    第202章这就是闺蜜

    现在这个时候,苏子幽是不愿意去见柏亚川的,甚至可以说,现在她最不想见到的人,就是柏亚川了。

    她想自己静一静,便自己找了家酒吧过去喝了两杯。

    以前来到酒吧里喝酒,总是要有人陪着,她才会来就把这种地方,今日里倒是自己只身一人来了。

    想必,也是来得多了,胆子肥了。

    苏子幽苦笑一声,心想自己其实和大家也没什么不同,一样的为感情烦恼,一样的因自大而变得麻木。

    说白了,她也不过是个倒霉些的普通人。

    叹了口气,要了杯酒,苏子幽坐在位子上,愁眉不展。

    她也晓得这种地方有些乱,所以也没多喝,喝完两杯以后,就这样愣在了哪里。

    她本来也只是想找个地方呆着,想什么不要紧,于是,便任凭自己这样发着楞了。

    正随随便便的瞎想着,手机忽然响起来了。

    苏子幽拿起手机来一看,本来阴沉的脸,忽而带上了几丝笑意来了。

    屏幕上显示这三个令她感到无比心安的大字——“白芷岚”。

    无论什么时候,白芷岚永远都站在自己的身后,从未放弃过自己……这一点,让苏子幽感动不已。

    有时候,苏子幽甚至觉得,自己可以无父无母,可以没有任何的亲人爱人,但是,不能没有白芷岚。

    “白白啊白白,你说,我要是没有了你,可该怎么办啊……”苏子幽笑着自言自语道,慢慢的走出喧闹的酒吧,出去接电话了。

    接通了电话,苏子幽并不说话,而是等着白芷岚开口。

    她现在,是那样迫切的想要听到白芷岚的声音。

    想听到她说话,好像只要听到她的声音,自己就会感到很心安。

    “我去,你这一周到底死哪里去了,电话关机,人也找不到,你是不是放了假就把我给忘了啊?你个负心汉苏子幽,坦白从严抗拒更严,赶快跟我招了这些天去哪儿浪荡了连过来给哀家请安这么大的事儿都能忘?”

    白芷岚上来就是一连串的指责,这么大一嘟噜子话,连口气都不带喘的就给说出来了,委实令人佩服。

    “白白……”苏子幽等待白芷岚说完后,轻声的叫着。

    本来,经过自己这么一大片长篇大论的指责后,苏子幽的一贯反应要么是立刻喊冤,要么是跪地求饶,今日忽然这样柔声的叫她的名字,还是开天辟地头一回。

    “怎么?”白芷岚有些纳闷,不晓得苏子幽又吃错了什么药。

    “没事。”苏子幽笑道。“我就是想要叫叫你的名字而已。”

    说着,又开始叫道:“白白,白白,白白,白白……”

    白芷岚听这电话里传来的这一阵子叫魂儿一般的声音,顿时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喂喂,你打住打住,给我打住,我还没死呢,你别先叫魂儿了。”

    听到白芷岚这么富有活力的声音,其实苏子幽的心情已经好多了,但是还是不住的叫着:“白白,白白,白白……”

    “我说你一个女的,就别跟我上演白痴言情剧里面,那种男主角脑残一般的叫着女主角的名字,然后女主角来一声‘哎’,然后男主角跟打了鸡血一样,继续傻逼一般的叫着女主角的名字,女主角还特么傻逼的回答一声‘哎’,然后周而复始,傻逼的不忍直视的剧情了好不好啊?”白芷岚听这那滔滔不绝的“白白”只感到自己一阵头大。

    可是苏子幽好像是铁定了心,一定要烦死她不成,即便是她这样强烈的表示了自己对于苏子幽“叫魂儿”的不满,苏子幽还是一个劲儿的叫着:“白白。”

    白芷岚觉得自己彻底输了,对着电话无奈道:“好侄女儿,别叫你大伯了,伯伯是姑娘,你还是叫婶婶吧!”

    苏子幽被白芷岚给逗笑了,终于不再像失魂儿一样的叫白芷岚的名字了。

    “到底跑哪儿鬼混去了?不打算跟太后我汇报汇报?”白芷岚悠然问道,以为苏子幽刚刚就是发了阵子疯,完全没当回事儿。

    “跟柏亚川出去旅游了。”苏子幽很诚实的回答。

    “旅游为何不接我电话?”白芷岚对于苏子幽这种重色轻友的行为,感到十分的愤怒。

    “因为是出国,没有办国际漫游,就没收到你打的电话。”这句话也是实话,国内的号也是她今天才开始启用的,还没来得及联系白芷岚呢,白芷岚就先来联系她了。

    所谓闺蜜,大概也就是这样了。

    “好啊,都浪出国了也不跟我说一声!”白芷岚对苏子幽的行为更加的唾弃了。

    苏子幽晓得,白芷岚生气,不过也是口头上的,随便哄一哄,也就没什么大事了。

    想到这里,她心里总觉得暖暖的。

    也罢,也罢,即便柏亚川还没有完全忘记自己的旧情人又如何?毕竟聂七自己也是认识的,那样的一个传奇人物,确实不是想要忘记,就能忘记的。

    兄长也不过是太大题小做了,以偏概全,就非认为柏亚川对聂七的感情是真感情,对自己的感情,难道就不是真感情了吗?

    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若是过不去,就奋斗到底,自己,并不是孤身一人啊!

    好友,恋人,兄长……其实自己拥有的很多,只是自幼缺乏安全感,让自己拼命的想要这些感情纯粹,想要自己成为亲人,恋人,好友最重要的那个人。

    一旦不是,自己就不安罢了。

    这是自己的问题,不是别人的。

    苏子幽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想通后,感觉也轻松了不少,便笑着对白芷岚道:“好好好,这次,是我的错,为了弥补我犯下的滔天大错,接下来这一个月的假期,您白大人让我去哪里,我就去哪里,您白大人有什么吩咐,我就做什么,好不好?”

    “什么白大人!叫哀家太后!”话筒里,传来了白芷岚故意拖长了调子的声音,那一娇嗔,简直风情无限。

    苏子幽被白芷岚逗笑了,也学着拖起了长调子:“渣,太后金安~”

    本書首发于看書罔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