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 只能想到你

    吃完早餐后,苏子幽等人便又回到了医院里。

    到医院后,苏子幽和席墨,柏亚川去看苏子幽的养母,而虞烟医生则蹦跶着跑去院长跟前晃悠,好让院长知道自个儿没有旷工,自个儿虽然迟到了但是还是来上班了……

    看那欢快的样子……怕是,真的已经和柏亚川和好了吧?

    苏子幽心中一阵刺痛。

    到病房的时候苏子幽的养母还没有醒,主治医生过来交代了几件注意事项后便离去了,只剩下了苏子幽席墨等人。

    苏子幽不好意思再让柏亚川多做停留,便示意柏亚川这里有他们几个就可以了,柏亚川有事的话就先走吧。

    柏亚川点点头,告诉苏子幽如果有事随时联系他,而后想了想还是不太放心,又吩咐云阳留了下来,这才离去。

    苏子幽其实看了看云阳,忽然想起一件极其重要的事情,于是拉着云阳走到了外面。

    “云阳大哥,我想问你一件事儿。”苏子幽忧心忡忡,看向云阳的眼睛里都带满了疑虑。

    “苏姑娘请讲。”云阳虽也猜到苏子幽想要问些什么,却还是礼貌的这般回答。

    “昨夜里,云大哥是在哪里找到我哥哥的?我哥哥到底在做什么?”苏子幽四下看了看,发现没有什么人,这才放心的将心中的疑虑问出口。

    云阳叹了口气,心想:果然是要问这个。

    毕竟苏子幽是席墨的哥哥,席墨的事情,苏子幽也有知情权,而且,柏亚川也没有命令规定,云阳不可以告诉苏子幽席墨在做什么。

    于是,云阳微微考虑了下,还是打算将实情说出口来。

    “其实并非什么大事,但是,能不要去做,还是不要再去碰了。”云阳犹豫了一会儿后,终于开口回答道。

    苏子幽也晓得不会是什么好事儿,但是听闻不是什么大事,心中也算小小的舒下一口气来:“那到底是?”

    云阳微微皱起了浓厚的眉,本来就阳刚的他很少露出为难的神情,这下,竟因为一个男人显出这般为难的样子,甚是难得了。

    “卖酒。”云阳皱着眉,斟酌着语句,考虑了半天,这才终于找到了个适当的词儿来形容席墨昨晚在做什么。

    苏子幽自然是知道云阳口中的“卖酒”,和寻常的卖酒是有所不同的。

    像是在便利店,或者烟酒店卖酒,席墨定是不屑的做的。

    想必,云阳口中说起的卖酒,是去夜总会卖洋酒,极有可能往洋酒里掺水,以谋取高利。

    一般情况下去夜总会里买酒喝的暴发户们,大都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与其说是去买酒,倒不如说是去买美女去了。

    所以一般情况下掺没掺水,是偿不出来的。

    但是怕就怕在人家有行家过去了,唱出来你这酒里做了手脚,那你可就完了。

    要知道,去那种地方挥霍的,大都是有一定势力的人,再加上为了息事宁人,夜总会的人也不会放过你这些往酒里掺水的人。

    所以,要说这活儿不危险,也不是那回事儿!

    “谢谢你了云大哥。”苏子幽面色沉重的向云阳道谢,心情,一下子沉到了极点。

    这般知道了席墨再做什么,反倒不如不知道的好。

    知道了,就一定要去阻止他,可是,要怎么阻止呢?

    若是明面儿上劝说,怕是依席墨的脾气,面子拉不下来,会恼羞成怒,更加不听劝告。

    那暗中来……苏子幽一时之间也实在是想不出什么暗中的好办法了。

    也许,只是因为为了给母亲治病,所以大哥才挺身走险,交齐了住院费和手术费,大哥也许就不会再去了……苏子幽在心里这样安慰着自己。

    想到手术费,苏子幽忽然想起了早上席墨跟自己说的,有人替自己交齐了住院费和手术费了,想必一定是柏亚川吧。

    “云大哥,是不是柏少帮我垫上了手术费和住院费了?”苏子幽问云阳道。

    云阳点点头,对苏子幽道:“苏小姐不必有压力,您是柏少的朋友,柏少很在乎您,您只管着帮母亲养好病就好,钱的事,不要烦恼。”

    苏子幽听到这话,却一丝的宽慰之心都没有。

    柏少很在乎您……

    想必,是因为自己帮助他和聂七和好,让跨越五年的恋爱,终于以抱得美人归的幸福作为结局,他才会对自己这般好的吧?

    因为感激,感激自己帮他和聂七和好,是吗?

    什么在乎,什么朋友……

    苏子幽只觉得自己心里堵堵的,有些喘不过气来。

    可是,却还要对着云阳笑笑,乖巧的点头道:“我知道了。”

    说完后便再也装不下去了,转身想要离去,也不敢回病房,免得让席墨看见自己微微发红的眼眶。

    依照哥哥的脾气,看见自个儿红了眼眶,必是要大发雷霆,问出是谁欺负了自个儿,然后过去把那家伙打的满地找牙。

    可是,谁欺负自己了呢?难道是柏亚川?难道要哥哥过去把柏亚川打个满地找牙自己就开心了?

    不,不开心,这样,自会更不开心。

    现在,已经发展到了,无论故事如何发展,她都无法开心的地步。

    自己是好人,聂七是好人,柏亚川也是好人。

    但是三个好人,必须有一个要没有理由,没有缘故,没有任何收获的受伤!

    而且,很不幸的是,她就是那个倒霉蛋的要去受伤的可怜货。

    还是那种有苦说不出,有泪不能流,必须要微笑出来祝福自己的心上人跟别的女人在一起了的可怜鬼!

    走在大马路上,跟席墨发了条短信说自己去公司处理下资金的问题,免得席墨来找自己。

    然后,就如同一个无家可归的丧家之犬一般,在马路上漫无目的的走着。

    电话一会儿响了一下,是席墨回过来的短信。

    席墨只回答了一个字:“好。”

    苏子幽也懒得去看,就把守旧放进了口袋里,继续往前走。

    去哪儿呢?去哪儿才能痛痛快快的发泄一番,去哪儿才能化解心中的苦闷,去哪儿才能让心底的悲伤,随风而去?

    绕着马路徘徊了很久,苏子幽叫了一辆出租车,坐了上去。

    是的,早就应该想到,这个世界上,唯独有一个人,一个地方,在这种情况下,能够帮得了自己。<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