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他说我不想失去你

    穿过长长的走廊并不是一件很耗时的事情,可是,如果你是苏子幽的话,却会意外的发觉,这长廊竟是这般的漫长。

    小说里写的和心上人在一起的时间总是眨眼即逝,可惜,苏子幽永远无福消瘦这眨眼即逝的愉快光阴了。

    此刻,她恨不得一眨眼就两腿一蹬的那么过去了,起码一了百了。

    只可惜,这样的想法只会让这原本就漫长的路更加的漫长。

    柏亚川七拐八拐,终于在一个转角停了下来,打开了转角处很难发现的一个房间的门,这才终于回头看向苏子幽,礼貌的为苏子幽将门打开,何时何地绝不会忘记lagy frist(女士优先)。

    若不是对柏亚川的性格早有了解,苏子幽倒真会以为,这男人把自己带到这般隐蔽的地方,定是要做些见不得人的事儿的。

    好在早就知道柏亚川的行踪一向诡异,很难察觉,在公司里有个小偏房倒是也在情理之中,好在总算是走到了,苏子幽便也不再多想,微微一笑便也走了进去。

    里面倒不是想象中的狭小阴暗,恰恰相反,一进去,颇有些豁然开朗的感觉。

    这屋子大概有有一百多平米,就像柏亚川家里客厅的一个缩影一样,装修都是一模一样,只是,比柏亚川家里的客厅要小上许多,东西也少一些,但是,整体风格却是一致的。

    真皮沙发这次倒是没有铺上长毛毯,但是地毯却依旧是夸张的白色长毛,茶色的水晶玻璃茶几,上面放着极其复古的茶具,不像其他客厅都会放电视,这间小屋子正中央竟放着一台游戏机。

    没想到男人居然还爱打游戏,真是让苏子幽大跌眼镜。

    苏子幽的意识里,爱打游戏的人,都是那种大男孩一样开朗阳光的男子,想柏亚川这种类型的,不该爱看书看报吗?

    “坐吧。”正想着呢,柏亚川忽而开口说到,打断了苏子幽的思路。

    苏子幽也便不再多想了,熟练的坐到真皮沙发上,发觉倒真有些想柏亚川家里的长毛毯子了。

    柏亚川也坐下了,请亲手为她沏起了茶。

    何等殊荣,她不胜惶恐。

    装茶,洗茶,倒茶……一系列的工作,柏亚川倒是很熟练。

    对方不开口,苏子幽自然也是不会开口的,就这么忐忑的坐着,忽而觉得简直是要比来的时候走那段长长的走廊,还要折磨人。

    起码来的时候他们是一前一后,再是尴尬也不像现在这般面对着面。

    也不能说是面对着面,但是却是沉默着共处一室。

    每一秒都变得无比的漫长。

    柏亚川终于沏好了茶,示意苏子幽品尝一下,苏子幽便如获大赦般捧起了小巧的茶杯。

    有事情做,哪怕是喝茶,也总比干坐着要好些。

    正宗的茶具其实都很小,小杯子看着跟小人国里小人儿们用的杯子一样,一两口就能喝完。

    苏子幽对饮茶什么的其实是一窍不通的,她甚至不喜欢喝茶,所以显而易见,她也不晓得真正的茶具礼仪里,自己到底该几口把着小到极致的小茶杯里的茶喝完,才算符合规矩。

    虽然不知道,但是,想必对于拘谨的中国妇女来说,越小口的喝,喝得越慢,应该就是越有礼貌的吧?

    于是瓶盖大小的茶杯,她生生喝了好半天,才放下这小茶杯。

    对面的男人笑望着她,见她抬起头来,忽而开口道:“我母亲喜欢喝茶……据说她以前喜欢喝酒,后来身体不好,就戒了酒,开始饮茶了。”

    男人的声音是难得的温和,只是,这温和里,带着些许的无奈在里面。

    “她总是叹息,人也不快乐,她告诉我,饮茶比饮酒要消愁……大抵是因为和父亲的关系不太好的缘故吧……我那时候想,将来我长大了,一定不能让我的女人这般忧愁。”

    他缓缓的开口,声音带着些许的哀伤,大抵是想起了自己忧愁的母亲,心中难免有些心疼了。

    苏子幽是从不知道柏亚川的家事的,也从未见过柏亚川的母亲,但是,想必能将“饮茶要比饮酒消愁”这句话说出口的女人,必然也是相当令人心疼的女人。

    富贵的人家,未必就会快乐。

    人人都懂这句话,但是,却没有一个人愿意相信这句话。

    其实,快乐永远是种心态,而不是金钱。

    贫穷的人大都觉得自己不快乐的原因是因为没有钱,想得到的东西得不到,其实,苏子幽倒认为,他们真正不快乐,是因为心态没有放正。

    若是金钱使你快乐,就拼了命的去赚钱嘛,怨天尤人怪富人太有钱,又有什么用呢?

    人总是太贪心,而且太自怜。

    所以才弱小……

    “不过,似乎,天总是难遂人愿。”停顿了很久,才听他叹息般的开口道。

    天总是难遂人愿……

    苏子幽握紧了双手,竭力的告诉自己什么也不要去想,什么也不要去猜,就这样静坐着便好。

    无知是福。

    “苏子。”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听到过这两个字了,这称谓,不知为何,只有他叫,才能有如此心跳。

    “我知道也许我没什么要求你些什么……”他低沉的嗓音传来,里面饱含的愧疚显而易见。

    不要愧疚,不要愧疚……苏子幽抓紧了自己衬衣的边角,请你千万不要愧疚。

    要说愧疚……其实,我也很愧疚……

    苏子幽闭上了眼睛。

    “但是,请你不要躲着我好吗?”他微微蹙起了剑眉,好看的眼睛也显得分外忧虑,他想说些什么,但是却不又不知从何说起。

    躲……是的,自己最近确实是在躲着他……

    本以为他心系狐狸无心会察觉这些,岂料,男人心如明镜。

    “自然,要求一切回归原点,我知道不可能,只是,你真的是个很棒的姑娘,我从未见过像你这样的女孩……所以,我也不想失去你。”

    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听见男人的声音再次传来。

    声音里带路几丝温柔的笑意,表情也轻松了许多,面上,竟也露出了柔情的笑容来。

    他说,我不想失去你。<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