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 看故事的人

    苏子幽换好衣服出来的时候,楚沐浔其实早就换好衣服了,却还一直在那里照镜子,各种佯装补妆。

    见苏子幽出来,也只是对苏子幽微微笑了笑,又继续假装很忙的在收拾自己明明已经很完美了的脸。

    想必,她是想要苏子幽先出去,自己再姗姗来迟的吧?

    美女们不都有个毛病吗?等大家都到了,故意迟到那么两分钟,好让所有人的目光全聚集在自己身上。

    如今,定是想要苏子幽先出去,大家惊艳一番,然后她再出现,把苏子幽的惊艳全抢过去。

    苏子幽倒是觉得无所谓——反正自己也不如人家美,先出去给人家大美女热场,那就出去给美女热场呗。

    于是也没想太多,就直接出去了。

    她一推开试演室的门,三位顶级帅哥都礼貌的送过来目光,苏子幽向来不是什么高调的人,脸微微红了下,吐吐舌头,笑着:“还好吧?”

    三位美男子却都不给她答案,这诡异的沉默让她一时有些心慌了:刚刚瞥了一眼镜子,觉得也还行呀,怎么都不说话了?

    他们这么一沉默,苏子幽心里更是慌了,微微低下了下头,声音有些不确定:“怎么都安静了……穿这身很怪吗?”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莫子睿,他轻咳了一声,将手放到嘴边,低垂下眼帘,长长的睫毛在眉宇间投下几丝阴影来:“挺……挺好看的。”

    这货一向爱损她,如今竟然会夸奖她,倒是百年难得一遇了。

    下意识看了柏亚川一眼,对方好像没什么大变化,虽然也是在抬眼看她,两人目光短暂的交接,她先受不了逃走了。

    所以她没有看见,在她别过头去的那一瞬间,柏亚川微微皱起的剑眉,和复杂的神情。

    正胡乱的想着,忽而,门再次被打开了,姗姗来迟的美人儿终于出现,她这个热场的可以先行告退了。

    回眸望这个美丽的女子,一身白衣,如梦如幻,个子高挑的楚沐浔,撑起这一身古装毫不费力。

    本来楚沐浔的眼睛,是大而灵动的,不是太符合女主虞希的人物形象,为了添加狐狸的妖媚,可以化长了眼线,眼角加了红妆。

    这样一看,到这有几分妖异的感觉在里面了。

    红唇微微上挑,显出绝代风骚。

    若是演技可以,她倒真能去扮扮这美貌惊人的狐妖。

    苏子幽在心里暗自思忖,思忖的功夫里,楚沐浔已经跑去了她亲爱的“亚川哥哥”那里了,拉着柏亚川的胳膊,撒娇道:“哥哥,我好不好看?”

    柏亚川依旧柔情的一笑:“好看。”

    楚沐浔的小脸红扑扑的,兴奋溢于言表。

    “唉,这妹妹,简直就是给他家养的……”见此情此状,楚穆寒不禁小声的吐槽着。

    “行了行了,既然换装完毕了,那我们就开始实验吧,来来来,去找个笼子,把楚穆寒关进去,咱们就上演劫天牢!”莫子睿在一边吆喝着,重点在“找个笼子把楚穆寒关进去”。

    楚穆寒就不爽了:“你特么才需要笼子关!”

    莫子睿表示自己很无辜:“劫天牢劫天牢,你当然要在牢里了!不找笼子关你,那找笼子关谁啊?”

    两人一看又要斗嘴了,苏子幽连忙上去劝解:“好了好了,不闹不闹,楚小姐还等着试演,你俩能不能严肃点?画个线,就当天牢了。”

    莫子睿本来还不服气,还想反驳,但是话还没开口,就被柏亚川瞪了一眼,只得乖乖闭了嘴。

    这一场戏大概是讲女主狐妖虞希从堕魔崖出来,发现,当初的义兄无情代替自己,顶下了自己斩天神,毁京城的大罪,被暂押大牢。

    于是,狐妖虞希直接打上了神界,去劫天牢。

    中途雪妖白烟出面相劝未果,被狐妖虞希施下结界囚禁。

    “就从雪妖白烟出面相劝哪里开始吧。”莫子睿莫大导演下命令道。

    上来就是自己跟楚沐浔的对手戏……苏子幽表示自己亚历山大。

    “好,那就开始吧。”楚沐浔这个被试镜者,心态倒是很好,一脸笑意的超苏子幽走来,微微一个鞠躬:“赐教了,苏姐姐。”

    苏子幽还以鞠躬。

    俩人便开始对戏了。

    “你明明知道,他是代我入狱,可是整整一千年来,你竟连提都未曾跟我提过一下!”瞬间,楚沐浔的气场突变,刚刚笑容满面,温柔可爱的样子煞那间化为乌有,取而代之的,是前所未有的凌厉!

    他们楚家,演戏细胞简直各个爆棚啊!

    “你知道又如何……你以为,你能救得了他?”苏子幽面不改色,心中思量着雪妖的性格。

    平静,理智,孤寂,总是一眼能把所有的结果看破。

    却总是沉溺于人世间种种悲伤的结果中。

    看破却无法参破,所以她修为万年,却依旧是妖。

    这七情六欲,终还是剪不断。

    “你又怎么知道,我救不了?”狐妖虞希冷哼一声,语气里的不屑,明显到不忍听闻。

    这不屑与高傲,也被楚沐浔表现的活灵活现,此刻,你很难再从这个美艳不可方物的女子身上,再找到任何楚沐浔的影子。

    相反,这一刻,她就是狐妖虞希。

    那个孤傲的,满怀恨意的,妖艳的,狂妄的狐狸。

    入木三分。

    “你是可以救他出天牢,我知道,你有这个本事。”雪妖白烟轻轻的笑,眼角带上几丝柔情,她目光悲哀的看着狐妖,再次一眼万年,看透这美艳女子的悲剧。

    却只能心疼,只能悲伤,不能拯救。

    “但是,之后呢?虞希,无情现在在天牢,起码万年之后,还有重生的可能,他和茯苓就还有未来……可是你若执意救下他,真的是救下了他吗?”

    即便知道自己不能说服狐妖,可是她还是要拼命一搏。

    即便知道自己无法改变命运,可是她还是忍不住介入……

    忍不住介入……天啊……苏子幽忽而往后退了两步,满眼的惶恐。

    心脏越跳越快,眼睛中烟雾朦胧,浸上来的泪水,几乎就要溢出来了……

    人们都说,作者写作的时候,总是会无意识的代入自己,将自己的部分性格代入进去,不知不觉,塑造出另一个自己……

    如果,这是真的的话,那么,她写这本书的时候,代入自己的,不是主角,而是白烟?

    明明知道改变不了什么,却还是执意想去改变。

    明明不该由自己介入,却因为不忍而多次介入。

    最后却什么也改变不了,只剩下满眼的创伤,伤心离去……

    苍天啊……

    原来,从一开始,我就不是故事的主角,而是那个看故事的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