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柏哥哥,我不爱你了

    很多年后,聂七还是会时常想起,若是那个时候,那个总是摆着一张脸,被自己唤作“哑巴”也不开口的男人没有走过来,自己,会不会已经嫁给柏亚川了?

    如果是那样,自己,柏亚川,还是那个可爱的小哑巴的结局,会是与今日不同?

    是会更凄惨,还是会更美满?

    想象不曾停止过,只可惜,这个世界上没有如果。

    柏亚川在那一刻将她拥入怀中,她下意识的,不由自主的伸手环住了男人的腰。

    ——紧紧拥抱的姿势。

    这怀抱像是漩涡,像是沼泽,一旦陷入,再也难以挣脱。

    她在他怀里享受这片刻的温存,甚至想要这时间永远的停下来,留在这一刻,留在这一秒。

    但是很快,温存便被打扰。

    她发觉了逐渐靠近的脚步声。

    杀手的敏感,让她很快绷紧了神经,余光一扫,便发现了那双修长的长腿。

    他,终归还是来了吗?

    在这最不适宜的时刻,在这最不适宜却最需要他的时刻。

    姗姗来迟,万众瞩目。

    脚步声越来越近,饶是柏亚川再不愿意发现,也是要发现了这位不速之客的。

    心中带了几丝怒气,他以为是那个没有调教好的下人,这般不懂适宜,出场捣乱,心中满是怒气。

    怒气在抬眼的那一刻更是旺盛。

    竟不是下人,而是廖云轩!

    柏亚川的心中,甚至起了杀意。

    又是廖云轩!

    而不紧不慢的走过来的廖云寂,在相互拥抱着的这对恋人的身前停下了身,冷眼看着柏亚川怀里的聂七,轻声道:“很抱歉,打扰了,但是,虞烟,你要跟我走一趟。”

    聂七这才抬眼看向廖云寂,慢慢从柏亚川的怀里起身,还未开口,柏亚川又将她拉回了怀里,对着廖云寂冷道:“廖云轩,这里不欢迎你,请你立刻离开!”

    难怪他会把廖云寂当成了廖云轩,毕竟,这两兄弟长得实在是太过相像了。

    这错认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廖云寂似乎没有开口解释的打算,只是冷眼看着聂七。

    “他不是廖云轩,他是花无夕。”聂七低声解释道,转念一想,又补充道:“廖云轩的双胞胎弟弟,你也可以叫他廖云寂……虽然他现在不叫这个名字了。”

    说着,她走上前去,挽住了花无夕的胳膊,等听再一次转过身来的时候,脸上,已满是笑脸:“也是,我现在的恋人。”

    在看见花无夕的那一刻,她已经下了所有的决心,过了今晚,必须要柏亚川彻底的对她死心。

    所以,在来之前,她给刚认识没多久的花无夕通了电话。

    要他深夜前来,要他做为击溃柏亚川的最后的秘密武器。

    她向来擅长演戏,而且表演起来浑然天成,真假难辨。

    现在,她要亲自为她心爱的柏哥哥上演一出好戏,一出闻者心碎,见着落泪的狗血剧。

    她握住了花无夕的胳膊,像是深陷沼泽里的人,终于握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一般。

    无论这稻草坚韧与否,只要拉住,就有翻身跃起的可能,只要抓住,就再也不会深陷其中。

    “我爱上别人了,柏亚川。”她开始对他直呼其名,那句温柔的“柏哥哥”似乎再也不会回来。

    “你骗我。”柏亚川握紧了拳头,一字一顿道。

    她爱上了别人?这怎么可能?

    纵便已经五年不见,他也不信她会爱上别人!

    明明刚刚在他怀里,她明明说不出口那句“我不爱你。”

    明明刚刚温柔相拥,她也曾回应他的拥抱。

    明明……明明当初说好了,不会分开的!

    “我没有骗你。”她平静的开口,打断了他的思绪。

    她踮起脚尖,在花无夕的侧脸上留下一吻,再次给他致命的一击:“他在五年前救了我,虽然话少,但是却一直守护着我……柏哥哥,对不起……我爱上他了……”

    她抬起眼来笑,就如同他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那样,双眼微微的眯起,笑容洋溢在脸上,活像一只狐狸。

    恍惚间,他甚至要以为,时光穿梭,斗转星移,一瞬间,他们又回到了过去。

    回到了遥远的五年前,回到了那场疯狂的生日派对上,回到了东红酒绿,吵闹的人群里。

    他从人群里脱了身,跌跌撞撞,走回旅馆早已定好的房间里。

    她早已在房内等他,准备好的,是一把匕首,迎接来的,确实一场刻骨铭心的爱恋。

    他推开了们,这次,迎接他的不再是漆黑的屋子和冰冷的匕首。

    门后,万丈光芒,她站在门后,站在光芒之中,微微的对他笑着,小狐狸一般美丽的容颜,在这满是圣光的房间里,笑颜如花。

    “柏哥哥,我不爱你了。”

    圣光里的少女缓缓的将话说出来口,光芒越是耀眼,衬托着他站着的屋外,越是黑暗。

    在这满目圣光里,他心爱的小狐狸,终于将这句话说出来口。

    “我不爱你了。”

    看着他的眼睛,挽着另一个男人的臂弯,不再带有任何的犹豫,微笑着开了口。

    这一句话,竟比当年那把刀还要冰冷,还要刺骨。

    直入心脏,毫不留情,将他打入地狱。

    他像是站不稳一般,向后踉跄着退了一步。

    圣光消逝,终于回归现实,有谁能告诉他,这不是真的?

    那只狐狸,那只他深爱着也曾深爱着他的狐狸,盯着他的眼睛,笑颜如花,开口说她不爱他了。

    她有了新的恋人,有了新的生活,她不爱他了……

    这……怎么可能是真的?

    要如何相信,要如何接受,这是事实?

    他已无力再无思考……

    不忍心再无看男人满眼的创伤,聂七挽住花无夕的胳膊,转过身去。

    在转身的那一霎那,笑容终于消失不见,满目的眼泪,终于可以尽情的流下。

    柏哥哥,原谅我,原谅我。

    柏哥哥,对不起,对不起……

    不要为我伤感,也别被绝望打断。

    不能一起白头,也别让风血染。

    再一个明天,下一世人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