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不要怪我是否言不由衷

    【半小时前】

    柏亚川单膝跪下,手里拿着暗红色的做工精致的戒指盒,盒子里的钻戒,比天空中任何一颗明星都要显得动人的多。

    每一个女孩子,在年幼时,相信都曾梦想过,在一个漫天飞舞着洁白雪花的日子里,在一个如梦如幻的场所里,能够看到心爱的男子,单膝跪下,献上钻戒。

    再外加一句“嫁给我好吗?”

    浪漫的求婚,谁又忍心拒绝呢?

    聂七看着柏亚川手里的盒子,盯着里面亮晶晶的钻石,钻石反射的光芒有些刺眼,要她本来就朦胧的视线边等更加的朦胧。

    很想点头,然后和你在一起,再也不分开。

    很想撒娇让你为我戴上这指环,然后躺在你怀里,腻着声音问你:“亲爱的,好不好看?”

    他一定会回答:“当然好看了,你戴什么都好看。”

    很想穿上他设计的洁白婚纱,幸福的像个孩子一样的笑。

    可是……可是……

    眼泪在眼中打转,可是,却强迫着不允许任何眼泪落下。

    柏亚川,为什么,为什么你不明白?

    为什么,你不明白,我们在遇见的那一刻就已经注定,这辈子,再也无缘在一起了……

    五年前我是杀手,你是我的猎物,我们不能在一起。

    五年后,我不再是杀手,可是,却依旧不能在一起……

    v十字的人,聂家的人,都在看着她的一举一动,哪怕聂家消失了,她也永生永世是v十字的人,生老病死都只能听那个白发的命令,不再有任何的自由权……

    哪怕,哪怕她还自由。

    可是,这自由却不到三十岁,不到十年。

    用她十年的自由给他一个永生的地牢……

    她怎么能忍心,怎么能忍心……

    伸手握住他执钻戒的手,将那迷人的钻石关在了盒子里。

    男人明显僵了一下,半跪在地,依旧没有动。

    她笑了,同样跪了下来,与男人四目相视。

    “柏哥哥,你知道的,我是不能嫁给你的。”

    对不起,柏哥哥,原谅我盛装出席,在这典礼,只为放弃你。

    对不起,柏哥哥,原谅我违背了誓言,还要在五年之后,再来伤害你。

    “为什么?”男人的语气里,带了些许的不甘心,这样望着她,眼神里的感情,让她不敢直视。

    为什么?柏哥哥,我也很想知道为什么。

    为什么彼此深爱却无法和你在一起?

    为什么每次离别都连“再见”都无法说起?

    为什么拼尽性命,最后只能故意错过你?

    “因为……”笑容浮现在狐狸绝美的面容上,“你是柏亚川,而我,是聂七啊……”

    因为,你是柏家大少,万人之上,众人景仰。

    而我,是一个弃婴,一人收养,从此万劫不复。

    因为,你是世家公子,除了爱情,还有家业,还有千秋万代,一世辉煌。

    而我,只是一个杀手,除了这条命,再无其他。

    若我嫁给了你,若我嫁给了你。

    我想当于背叛了v十字,那个总是面带笑意的白发男子,定会转身就与聂家签订协议,反过来咬你一口。

    我亲爱的柏哥哥,这些人,不是你对付的了的。

    你永远无法想象,他们会用什么样的手段,什么样的残忍,来对待你爱的人,你的亲人,还有你。

    而我……而我也不敢去想,他们会用怎样的手段,怎样的残忍,来对付,我亲爱的你。

    不仅不敢想,也无法接受,你会出现任何的意外。

    柏哥哥,你为我做的已经够多了。

    真的,此时此刻,我比任何时候都要感激你。

    可是,无法再爱你。

    “如果,你不是柏亚川,我也不是聂七,你不是世家公子,我也不是无情的杀手,我们是两个普通人家的青梅竹马,在十八岁那天,你送我草编的戒指,跪下向我求婚,也许,倒是真的要把我娶回家了。”

    她断断续续的说着,语气里的向往,他怎能听不出。

    他扶住她的肩膀,让她正视着自己:“你还爱我吗?”

    他问着,语气是那么的急迫。

    她要被他气笑了,五年了啊五年了,我亲爱的柏哥哥,你怎么依旧这般的可爱?

    “这跟爱情无关,无论我爱不爱你,我都不会嫁给你。”

    “我只问你你还爱我吗?你也只需要回答我这个问题。”

    她含糊其辞,可他却不依不挠。

    张张口,却什么也说不出来,盯着他深情的目光,要她怎么才能把话回答出口?

    他却穷追不舍。

    “回答我,七七,你爱我吗?”他强硬的掰过她的脸,强迫她正视着自己,“告诉我,七七。”

    只要你说爱我,我纵便赴汤蹈火,依万死不辞。

    只要你,只要你开口。

    再难的路,我们一起走!

    聂七望着目光坚定的柏亚川,怎么会不知道他心中所想。

    他就是这样一个男子,喜欢上了,就拼尽一切去喜欢,想做的事,就拼尽一切去做。

    只要有一丁点儿的可能性,都不会轻言放弃。

    可惜,可惜,柏哥哥,你敢赌,可是,我不敢。

    我聂七撑死被人要去一条命,我输得起。

    可是,我输不起你。

    “我……”

    话到了嘴边,说出口就是万丈的深渊。

    “我……”

    犹犹豫豫的音节,还在做着垂死的挣扎。

    “我不爱你了。”

    不要问我是否再相逢,不要怪我是否言不由衷。

    “柏亚川,我不爱你了。”

    原谅我满嘴谎言,将你欺骗。

    也原谅我不辞而别,痛了你整整五年。

    这个世界上有那么多悲伤的事情,现在我才知道,原来这个世界上最悲伤的事,不是我爱你,你却不知道。

    而是,你是柏亚川,可我,却是聂七。

    “我不信!”柏亚川抓着聂七的肩膀,是那般的用力,甚至恨不得将她的肩膀抓出血痕来。

    “你说谎……你说谎!”他几乎喊出了声,面目狰狞的可怕。

    对不起,柏哥哥,你注定是要同上这么一回。

    但是,好在你只需要痛这么一回了,以后,七七保证,再也不会让你痛了。

    “我没有。”平静的将话说出口,甚至连她自己,都难以分辨,自己究竟是不是在说谎了。

    “看着我的眼睛。”他捧着她的脸,让她正视着自己,“看着我的眼睛,再说一遍。”

    “说,柏哥哥,我不爱你了。”他一字一顿的说着。

    柏哥哥,求求你,不要这样折磨我。

    她苦苦的笑着,不要这样折磨我。

    你明知道,你明知道,无论如何,我会把这句话说出口。

    你明知道,明知道,我们已经没了机会。

    “看着我。”他又说了一遍,漆黑幽深的眸子,一望无底。

    多想,就这样沉沦在你的目光里。

    深深的陷下去,哪怕万劫不复,哪怕就此死去……

    “我……”

    其实,第一次那句话说出口,第二次,应该不会太难。

    “我……”

    她本来生性就爱骗人,撒起慌来任是谁都无法猜破。

    “我……”

    可是,最后的那些话,却无论如何,也无法说出口来。

    “怎么,说不出来了吗?”男人低声笑着,“七七……”

    他的眼神又变回了以往的柔情似水。

    不要看,不要看,聂七,不要看……

    她在心里疯狂的警告着自己。

    不可以,不可以再这样下去,再多看一眼,她就会再也伪装不下去,她会真的相信他的哪些鬼话。

    真的相信,他们可以打败v十字团,打败聂家,也相信她会活过三十岁。

    会真的相信,即便不是童话,王子和公主也会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会真的相信,即便不是小说,真爱也会战胜一切……

    她想要逃,他却不给她任何的机会。

    将她拥入坏中。

    “七七,嫁给我,不管什么v十字,还是什么聂正源,我们一起面对,好不好?”

    你看,你看,她就知道他会这么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