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你吻一下就愈合

    “把所有冷气全打开,但是等她来的时候一定要全部关上,把所有香槟收了,换成葡萄酒,干红。”柏亚川一边匆匆的穿过准备了一半的宴会典礼,一边指挥着忙忙碌碌的佣人们。

    不够,不够,还是不够完美。

    还要更好,还要再好。

    “马上派人去在路边摆满红玫瑰……我不管花店现在开不开门,玫瑰有没有卖完,在十二点之前,路边必须全是红玫瑰!”

    要求开始越来越苛刻。

    命令开始变得没道理。

    从未像现在这般惶恐。

    从未像现在这般期待。

    越来越不安,越来越心慌意乱。

    这本该是个完美的舞会,对,完美,一定要完美。

    五年了,整整五年了,欠下这华丽一舞整整五年,他们该有场完美的舞会。

    闭上眼睛,往事历历在目。

    幸福与不幸福,彼此错综交缠,形成密密麻麻的。

    慢慢延伸,延伸到他的心里,将他心脏严严实实包裹,也许,这一刻,心脏上的缺口,终于就要愈合。

    “所有餐具全部换成水晶和银质,音乐放莫扎特的g调……不不,还是放献给爱丽丝吧。”

    回忆着她爱听的音乐。

    记得在某时某刻的某个时间里,她曾说过:“我本来不想理你的,可是走在路边突然听见了一首曲子——献给爱丽丝,那曲子好温柔,我听到这曲子,突然像要你的拥抱,所以我就回来了。”

    你可曾知道,我的拥抱,此时此刻,也无比的怀恋着你?

    只是时隔五年后的今天,我是否还有资格拥抱你?

    “哥,这里交给我吧,您还是先进去换身礼服吧。”云阳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路,他这才意识到,自己还未曾选好西服。

    “对,对,我得先去换衣服……可是这里……”慌慌张张的开口,想要去换身衣服却又担心着这里。

    这里,还不够完美。

    还想要再添加些什么。

    为什么不早早的开始准备呢?

    为什么,每次都要等到几近来不及才恍然醒悟?

    云阳却显露出了然的神色,拍拍他的肩膀笑道:“哥,放心吧,聂小姐的喜好,这么些年来,我也是有所了解的……就算你不信我,这不是还有子睿吗?这里,就交给我们吧。”

    听他这般说,柏亚川才终于松下了口,先行上去换衣服去了。

    只是他不知道,他走后,一个熟悉的靓丽女子慢慢的从院子里走了进来。

    云阳和莫子睿见了她,对她会心一笑:“苏小姐。”

    苏子幽站在这偌大的大殿之中,听着献给爱丽丝欢快温柔的曲调,她以前从未听过钢琴曲,这倒是第一首了。

    本来说好了不再过问这个男人的事了,本来想好了不再来看他对另一个女人诉说爱意了。

    可是,临了还是过来了。

    他终于还是出现在了这大殿之中。

    她该是喜是悲?

    看他忙忙碌碌,连礼服都忘记去换,她却不敢上前来提醒。

    还是寻了云阳来,将他赶走,好让这满殿的惊喜交由他们这些“旁观者”。

    是啊,交由他们这些旁观者,不要去想,这旁观者究竟是已怎样的心态去为你完成这般庆典。

    也不要去为此感到烦心抱歉。

    因为着这个时刻,在这个月光笼罩大地的时候,这个旁观者,突然明白:原来,爱,又是也是一种成全。

    哪怕这成全会伤的这旁观者体无完肤。

    但是没关系,亲爱的,这伤口只要你吻一下,就能愈合……

    而皎洁的月光所照射的另一个地方,英俊挺拔的男子站在紧闭着的大门外,靠在自己黑色的跑车门前。

    男子手里还拿着一大把蓝色妖姬,可是这美丽昂贵的鲜花,此刻他却再也没有力气将其怀抱怀中,反而是低垂着,显得有几分残败。

    他低头看看表,现在已经是北京时间十点五十了。

    很快就要满十一点了。

    可是,他竟连女主角都没有见到。

    从七点到现在,瞪了整整三个小时零五十分钟。

    那个女人就在这屋子里,明明近在咫尺,却也远在天边。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大门却依旧紧闭着。

    他依稀能听到门里有人窃窃私语着:“那人都在门口站了好半天了,是不是来找姐姐的啊?要不要去吧姐姐叫出来?”

    “小祖宗,你姐姐要是想出来还用你通知?你今儿个就不要去招惹你姐姐了,没见你哥哥今儿个都不敢跟她说话吗?”

    这是一个小孩子和一个男人的声音,小孩子似乎是那个女人的弟弟吧?准确来说,应该是虞檬的弟弟才对,至于聂七……

    聂七……

    握着蓝色妖姬的手又紧了几分。

    他与柏亚川从小一起长大,他们两个甚至要比亲兄弟还要亲上几分。

    初闻柏亚川想要跟来杀自己的人来谈恋爱,他差点想给柏亚川几拳,好把他给打醒不成。

    可是,那个男人什么时候又听过他的劝告了呢?

    那个男人爱上了,爱狠了,爱惨了,最后落得满身伤。

    可是,明知一切真相的他,却什么也不能说。

    他一直以为,他保持沉默是为了他们好,可是,遇见那个倔强的少女的时候,看着她哪怕被所有人误解,被所有人骂“多管闲事”,也要揭开这五年的伤痛。

    他突然想:这一切,会不会,是他做错了?

    这个念头一旦闪起,就再也不肯消失了。

    尤其是在柏亚川颤抖着声音质问自己“为什么……为什么你现在才告诉我”的时候。

    那一瞬间,他甚至不敢再面对柏亚川……

    他甚至觉得,今日两人都不快乐的局面,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他导致的了。

    如果,如果一开始,他在聂七满身是伤的过来找他帮忙的时候,就把所有的一切全部告诉了柏亚川,结局是不是会不一样?

    可是,这世界上,没有如果……

    楚穆寒咬咬牙,握着鲜花的手,又紧了几分。

    “聂七,出来……求你了,一定要出来。”他小声的自语着。

    “若是你不出来……我一定,这辈子都不会原谅我自己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