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残忍的隐瞒

    夜色渐渐笼罩了整片大陆,太阳依依不舍落下山头,黑暗袭来,一点一滴,将光明吞嗤。

    柏亚川坐在巨大的长毛沙发上,地面上散发的丝丝寒意,让空气都变得充满了凉意。

    冰冷的触感迎面而来,他却没有心情将近在咫尺的长毛毯子盖到身上。

    至今还记得那个有着一双狐狸眼的女子浑身是血的走进这间屋子,想要带她去看医生她却不允许。

    她要他拿来冰块,放在自己伤口的旁边,然后忍着疼痛,一下一下,将自己的伤口用针自己缝合。

    她说她喜欢微冷的感觉,因为那样就可以钻进他的怀里取暖。

    她说她喜欢长毛的东西,因为他的怀抱如同柔毛那般温暖。

    她说她本来应该回聂家的,但是忽然想起今晚答应了跟他的约会,所以临时拐了过来。

    她说这一身的鲜血,是不是有点搅了你约会的兴趣?

    从那时开始,开始从心底里恐惧。

    恐惧她有一天,会倒在血泊里。

    在他还在空荡荡的家里等着她回来共进晚餐的时候,她已经先行撒手离去。

    从那一天开始不安,害怕她不再回来。

    这房间被精心设计,甚至不惜重金造下地下冰窟,只因她一句我不喜欢空调,但我喜欢冷。

    哪怕到现在,这个屋子都没有过任何的改变。

    依旧是你爱的冷,依旧是你爱的长毛地毯。

    依旧是没有鲜花的绿植,依旧是带刺鲜红的玫瑰园。

    依旧是……你爱的温暖拥抱……

    只是,这怀抱再也拥抱不了你……

    柏亚川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心脏下方的伤口,再次传来丝丝痛意。

    五年了,这伤口早该好了。

    可是,为何他还是会感觉到疼痛?

    痛到心脏麻木,痛到血液寒冷。

    这些,就是你给我的爱……

    也不是不曾怀疑,也不是不曾为她开脱。

    事情不会这般巧,为何以刀工著称的她会一时失了手?

    也不是不曾想过:若是她后悔了,想要回来了,他是否还会张开双臂,拥她入怀?

    可是,再多的怀疑,再多的借口,再多的痴心妄想,都抵不过一个事实——她从未来过。

    他给过她机会。

    那一场场无人前来的舞会,那一次次无人接听的挂诊,无一不在提醒着他,他的可笑,她的绝情。

    可是,你为什么又要回来呢?

    既然一开始便选择了绝情到底,为何还要选择再次回到这个城市里来?

    既然决定不再相见,为何又要选择近在咫尺的距离?

    既然选择最后将那把匕首刺进他的心脏,为何不刺的准一点,为何又要背叛聂家?

    为何这般将他玩弄?!

    寒意一点点的从空气传来,从心底升起,空气与心底,竟比不出,哪里更寒冷。

    时针指到了“七”的位置。

    真是阴魂不散,怎么,也逃不了她的影子。

    距离十二点,还有五个小时。

    场地没有准备,香槟没有购买,嘉宾没有通知,糕点也没去做。

    因为今晚,根本不会有这个舞会。

    以后,也永远不会再有。

    秒针每走动一下,“滴滴答答”,在空荡的房间里显得越加的明显。

    一下,又一下。

    月光倾泻而下,透过窗子,照到他英俊的脸上,那张英俊的脸,冷若寒冰。

    就在这寂静的时刻,突然,一阵蓝光闪过,手机很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传来一首月光曲。

    美丽的钢琴曲,流动的音符,衬着这白月光,使夜晚显得更美。

    狭长的眼睛飘过屏幕,在看到“楚穆寒”三个大字的时候,伸手将手机拿了起来。

    长指微微一滑,按下接听键却没有说任何话。

    习惯性的等对方先开口。

    却难得的等来了一片沉默。

    于是他也跟着沉默,让沉默渗透心底,被寒冷冻结。

    这沉默并不尴尬,却显得有些沉重。

    最后,电话那边的人终于机械投降,开了口。

    “我要开车去接聂七了。”电话那边的人这么说。

    连楚穆寒都被卷进来,他本该感到稍稍意外的,可实际上,他没有。

    好像此刻,没有任何事情,可以再让他感到惊讶了。

    他静静的坐着,既不挂断电话,也不开口说话。

    又是一阵漫长却又熟悉的沉默。

    这沉默比上次漫长,最后以楚穆寒的一声叹息而告终。

    “我知道,你心里还是恨她,纵便你举办舞会,挂诊等她,但是那是因为你知道,她不会出现,所以你办的毫无压力,挂的漫不经心。”

    他倒是从不知晓,楚穆寒竟也是这般会猜人心思的人。

    还是说,他的心思早已如同司马昭之心,人人皆知?

    想见她,也不想见她。

    所以才会在每个舞会都会悄悄出场,以最不引人注目的方式。

    所以每次挂诊都会喝醉,醉了,就不再痛了。

    哪怕相见,醉了也比清醒了好。

    毕竟,醉了他就能忘了,意识被模糊,情绪开始宣泄。

    他可以抱她吻她不再恨她,也可以骂她打她不再爱她。

    “有件事,我一直犹豫着,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你……我答应过聂七,绝不会说,她也威胁我,若是我开口,她一定要拿刀隔断我的脖子。”

    楚穆寒的声音在最后染上了笑意。

    他等待多年的隐情,今日,终于要浮出水面了吗?

    为何他没有惊讶,没有紧张,平静的像是事外人一样?

    依旧是沉默,等着对方开口。

    楚穆寒像是终于习惯了他的沉默了,也不指望他的回应,便自顾自的开了口。

    “但是,昨晚跟苏子幽谈过以后,我突然觉得,我不应该再隐瞒你了,你有知情权。”

    他叹息着,像是鼓足了勇气,终于将秘密托盘而出。

    “你之前不是一直很疑惑,为何一向不干预亚洲事宜的欧洲秘密组织‘v十字团’会突然愿意与你联手对付聂家吗?”

    对方的声音一点一点的传来,他以为自己会不惊讶,他以为自己冰冻的心不会再有任何的感触,可是,却还是在最后这一刻,冰封土崩瓦解。

    “我现在来告诉你为什么,是因为聂七。”

    秘密浮出水面,叫嚣着耀武扬威。

    有时比欺骗更残忍的,是隐瞒。

    “她在五年前,刺杀你的前一个月,向聂正源提出要脱离聂家,被聂正源的人追杀之下,跑到欧洲,寻得‘v十字团’,企图说服‘v十字团’的人和你联合,对付聂家。”

    真相远比想象中的残忍。

    你以为你受伤了,但是,有人比你伤的更严重。

    你以为你被骗了,但是,你远远不是这谎言的唯一受害者。

    “我不知道她用了什么办法说服了‘v十字团’的首领,让他答应与你联合,但是我知道‘v十字团’的首领怕聂七是你派来的,立场并不中立,会损害‘v十字团’的利益,所以,他当时提出一个条件来。”

    心脏下方的伤口再次传来钻心的痛。

    你明明不曾生长在心脏上,为何每次疼痛,都要牵扯着心脏?

    “他们要聂七证明,证明聂七根本不爱你,证明聂七加入‘v十字团’是为了保命,为了自己……所以,就有了你成人礼上的那一幕。”

    你以为自己的爱错付了,其实,真相远远不止这些。

    你宁愿自己的爱错付了,那样,你的心痛也许会比现在少一些。

    你曾经那么拼命的想要证明她曾经爱过你。

    你最后发现原来你不及她爱你。

    “为什么……为什么你现在才告诉我……”

    你终于肯施舍你的声音,以为再也不会落下的眼泪打湿了面容。

    为什么现在才告诉我?在她承受了这所有的一切之后?

    为什么现在要告诉我?在我爱了恨了这么久以后。

    沉默再次出现,对方哑口无言。

    “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们从小一起长大……”

    可你怎忍心,要我的挚爱独自承受这灭顶之灾?

    “我早点告诉你有用吗?你以为你就能救得了她?这么些年了,若是没有‘v十字团’,你以为柏家能抑制聂家?你以为柏家能干涉军权?柏亚川,你清醒一点好吗?无论你知道与否,在聂家消失以前,你都只能与她形如陌路。”

    这爱情,道路太崎岖,走得太艰难。

    一路坎坎坷坷,总是聚少离多。

    你欠我一句“我爱你”,我少你一句“对不起”。

    今日,我们是否该终止这折磨?

    “来人!我给你们四个小时的时间,立刻,要银星灯火通明,糕点,酒水,奏乐全都不能少!在十二点之前,给我一个最为盛大的舞会!”<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