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他说她无权过问他的感情

    苏子幽马上就要面临期末考试,然后考完放假大吉,本该是临阵磨枪,临时抱佛脚复习的紧张时光,结果一分钟的书也没看就又被柏亚川召唤了过去。

    这次期末考试若是挂科,柏亚川这家伙肯定得负全责!

    苏子幽一边在心里吐槽着柏亚川,一边跟着柏亚川派来接她的手下进了柏家大院。

    那里曾想,刚进去没说两句话,便被柏亚川黑着一张俊脸怒问道:“你过去找聂七了?”

    不得不说我们的柏少实在是料事如神,一个电话就猜出了苏子幽一晚上的行踪,不去当侦探,还真是有点儿屈才。

    苏子幽老老实实的点头:“恩。”

    表情分外的无辜,分外的乖巧。

    本以为柏少会本着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原则,看在她如此乖巧的份儿上,能大发慈悲饶她一次,哪里料想,这一坦白,柏大少的脸色又难看了几分。

    得,苏子幽这下成千夫指了。

    苏子幽摸摸自己的鼻子,心想这使命可真难完成。

    柏亚川脸上的怒气显而易见,苏子幽甚至怀疑对方会冲过来甩她一巴掌。

    她甚至看见了男人紧紧握住的拳头。

    不过,好在我们的柏少修养还是很高的,虽然苏子幽做的事确实欠揍,但是揍一个女人,实在不是柏大少的性格。

    最后,柏亚川强压下心头的怒火,伸手指着门外,给了苏子幽一个字:“滚!”

    苏子幽眨巴眨巴大眼,心想,柏少不亏是柏少,都被气成这样了,也不打她也不骂她,只是让她滚,修养真好。

    不过,她若是这么一滚,怕是再也没有滚回来的可能了吧?

    苏子幽叹口气。

    “我知道你很生气,但是,给我五分钟的时间让我解释一下好吗——别说你不想听,这狗血的对话我小说里写无数遍了,所以哪怕你不想听,也得耐着性子给我听完。”

    苏子幽面带笑意,眼眉弯弯,与阴沉着一张俊脸的柏亚川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言罢,苏子幽也不待柏亚川回答,就自顾自的开始解释:“我知道,你会觉得我多管闲事,但是,也许这么久了,你们两个就需要一个多管闲事如我这般厚脸皮的‘第三者’出现。”

    都把自己比喻成“第三者”了,苏小姐也是够拼命了。

    可惜,面前的男子的脸色依旧没有丝毫回转。

    “所以我去找了聂七,无论你们两个五年超跑最后是在一起还是分开,起码需要个结果出来吧?”苏子幽晓之以情,动之以理。

    哪里料到,这“理”却把另一个人给惹怒了。

    不听解释还好,听完苏子幽的解释,只见柏亚川眼中的阴霾越来越明显了,他压抑着内心升起的沸腾的愤怒,瞪着苏子幽,压低声音怒道:“谁给你的权利,要你给我的感情一个结果?”

    闻言,苏子幽再多道理,也讲不出来了。

    她晓得柏亚川会生气,但是,没料到,对方会说这般话。

    可是,对方这么说,也在情理之中吧?谁要她多管闲事了?有人求她出手吗?这关她的事吗?

    纵便再多借口,再多理由,都抵不过一句“谁给你的权利?”

    在对方眼里,自己根本没权利去做任何事。

    这是他的感情,她根本无权插手。

    苏子幽拼命的在内心告诫自己,男人说的对。

    也在心里拼命的告诫自己,是自己逾越了。

    可是,心底升起的愤怒,确不会因为这告诫而熄灭。

    已到嘴边的话语,也不会因为这告诫而吞下。

    “我没有权利?是,我没有权利,柏亚川,你没给我这个权利,聂七也没给,这始终是你们的感情,跟我没有一点儿关系!”

    恶魔在叫嚣,疯狂在增长。

    在面对聂七的时候,也曾被对方百般为难,可是她都不曾这般愤怒过。

    可是现在,她无法再控制自己的情绪。

    这世上,有些人视你如粪土你可以毫不在意,可是有些人,你却受不了他对你的一丁点儿不好。

    因为太在乎。

    男人皱着眉,似乎想说些什么,苏子幽却不给他这个机会。

    “可我他妈就是管了,怎么着?今晚十二点,爱去不去!你要想一辈子就这么守着你空荡荡的屋子,没有主角的舞会,一辈子被蒙在鼓里,一辈子伤心痛苦,那你就不要去,继续住你的豪宅,扔你的人民币,跟我没关系!”

    苏子幽气愤到浑身开始颤抖,也不再讲究什么礼节,也不在乎柏亚川是否会因此生气,不再理她。

    而后,不待柏亚川赶人,她自己先扭头走了。

    比起苏子幽这边被骂的悲惨遭遇,那边通知聂七今晚去参加舞会的楚穆寒也好不到哪里去。

    先是被虞檬已“任何靠近我妹妹的男人都是大尾巴狼”为借口,关在门外不让进去关了两个多小时。

    两个小时后终于等来了睡完午觉起来遛弯儿的虞烟虞医生,虞医生意见楚穆寒整个人都散发着一种想要戏弄楚穆寒的气场。

    楚穆寒为了完成光明的使命——忍了!

    被虞医生虐了半天后,虞医生心情终于变得更畅爽了,于是赏给天王一个说话的机会。

    天王将来意说清,虞医生立刻表示自己没有礼服,不能去参加这么盛大的舞会,天王为了完成光明的使命,豪气冲天:“没事!我给你买!”

    于是虞烟医生又表示:“哎呀,人家也没有合适的珠宝戴去参加这么盛大的舞会……还是不要去了吧……”

    天王再次咬牙:“我买。”

    于是虞烟医生更加变本加厉了:“哎呀,人家也没车,难道要盛装坐公交去那么远的地方吗?还是不要去了吧……”

    天王满脸黑线:“我不会给你买车的,死心吧。”

    虞烟医生美目上挑,十分不满:“小气鬼。”

    天王忍了忍,最后还是保持微笑:“不过我可以勉强充当下你的司机,过来接你过去。”

    话已至此,虞烟医生再说不去,也显得太不懂事了。

    可是,谁又说虞烟是个懂事儿的医生了?

    所以她丝毫不觉得愧疚的回了天王一句话:“不去!”

    然后潇洒的扭过头回了屋,顺便把大门给关上了。

    门外隐约可以听见天王的嘶喊:“今晚十二点之前,我来接你,我就在你家门口等着你!不见不散!”<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