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终于见到柏少了

    苏子幽扶着白芷岚坐到沙发上,伸手抱住了她,不断的拍着她的后背,企图给自己怀里还处在恐怖中没有回过神来的白芷岚一点安慰。

    柏家的人正在清理场地,人来人往,进进出出的,咋一看上去,甚是繁忙。

    柏亚川站在门口,看着倒在地上的两具死尸,剑眉微微皱起。

    他来的时候,这两个刺客已经死了。

    那么,是谁杀死他们的呢?

    柏亚川的眸色,深了几分,他扭过头来,看向正坐在沙发上,还未回过神来的两个女孩,剑眉所得更深了。

    ——总不可能是这两个女人吧?

    想到这里,柏亚川微微弯下身子来,检查着两具尸体,想查看下两人的死因。

    两人周身都没什么大伤,都是在脖子处,被人划破了喉管,一刀致命而死。

    这么干净利落又准确的一刀,寻常人是绝对做不到的。

    “苏……苏子?”柏亚川见苏子幽恢复的差不多了,便走了过来,试探性的开口叫苏子幽道。

    苏子幽抬头,对上柏亚川那双漆黑幽深的眸子,不知为何,竟觉得脸有些发烫。

    ——该死,她这是怎么了?

    好在柏亚川现在一心关心门外的死尸是怎么回事,没有留意到苏子幽微微发红的脸颊,见苏子幽抬头,便低声问道:“我来之前究竟发生什么事了?”

    说完,他可以瞟了眼门口的两句死尸,示意苏子幽重点介绍下门口两个刺客的死因。

    其实苏子幽也一直很纳闷,有些摸不着头脑,记忆里好像在那两个刺客拿枪瞄准自己的时候,自己被一个人拉开了,正是因为这救命的一拉,她才算得以保命。

    但是这段记忆真的很模糊,她也没看清那个拉自己的人是谁,反应过来的时候,四周已经变成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她自然就更不知道这期间发生什么事情了。

    看见柏亚川过来的时候,她还以为那是柏亚川手下救了自己呢,可是现在听柏亚川这么一问,才意识到:竟然不是!

    “我也不是很清楚。”苏子幽犹豫着开口道,“本来,我是来跟您解释的,见这里有灯光,门口又停着您的车,便进来了,结果在里面没呆多久,灯突然灭了。”

    灭灯这一段柏亚川是知道的,关掉电源也是他下的命令,毕竟门外隐藏着那么多的阻击手,要是在开灯的情况下,他根本无法来救下这两个女孩。

    只是,他没料到,对方居然灯一灭,在他还没来得及赶来的时候,就提前下手了。

    “灯灭了以后,这两个黑衣人就闯进来了,拿枪指着我,我一时惊慌,连躲都忘记躲了。”苏子幽努力的回忆着当时的场景。

    “后来,有个人拉了我一下,把我推到了沙发后面。”苏子幽说到这里,微微停顿了下,似乎在想剩下的情景要怎么样来表达。

    “谁?”柏亚川闻言,第一次先露出略微有些紧张的神情来,眼神中的迫切,甚至要从眼中溢出来了。

    苏子幽从未见过冷漠的柏亚川除了冷峻以外的其余表情,一时间,竟有些惊讶,鬼使神差的开口道:“我……我也不是很清楚,我,我没看见……我反应过来的时候,们都已经关上了,屋里伸手不见五指,什么也看不见。”

    柏亚川漆黑的眸子里闪过几丝失望来,虽然那失望不是那么的明显,依旧让苏子幽心中一阵伤神。

    “是个女人……”就在柏亚川想转身离去的时候,被苏子幽抱着的白芷岚,突然开口道。

    柏亚川的身影明显僵硬了一下,但是他还是不动声色,站在苏子幽和白芷岚的对面,等着对方继续说下去。

    “那两个人进来的时候,我正要往卧室走,他们先看见了幽幽,直接想要那枪杀掉幽幽……”说这句话的时候,白芷岚话音刚落,眼泪也便跟着下来了。

    不像苏子幽,白芷岚把整个过程看在了眼里,所以受到的惊吓,自然也要比苏子幽大很多。

    苏子幽继续抚着白芷岚的后背,给她顺气。

    白芷岚深呼吸了几下,才勉强继续开口道:“一个长发的女人……样子我没有太看清,动作极快,拉了苏苏一把,把苏苏推沙发后面了,然后也不知道她做了些什么,把门关上了……”

    长发的女人……柏亚川瞳孔猛然放大。

    难道,是她?

    心脏骤然收缩,胸口心脏下方那个长约五厘米的伤口处,有隐隐的传来剧痛,痛的他无法呼吸,痛的他咬牙切齿。

    ——为什么,那个女人,即便是想一想,都会让自己如此心痛!

    柏亚川咬牙。

    这时,柏亚川的手下,云阳在外面清理完了残党,走了进来,刚进来,就看见自家大哥手上正潸潸的流着血,顿时心下一惊。

    “大哥。”云阳走上前来,面上带着些担忧,看着柏亚川右臂的伤口,面露难色。

    “大哥,对不起……“云阳低下头来,他一个一米八七的汉子,现在一副惭愧的样子,低着头,好像在等待惩罚的小孩子一般,极大的反差感,让人忍俊不禁。

    “不怪你。”柏亚川淡淡的说道,瞥了一眼自己的伤口,脸上依旧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只是随便说道:“叫威尔森过来给我包扎下。”

    “柏少……”这时,坐在沙发上的苏子幽终于忍不住开口了,“我可以给您包扎的。”

    她睁着自己无辜而又水灵的大眼,看着柏亚川,一脸的诚恳:“我真的是市医院的实习生,那天您挂的私诊,挂名是我的导师虞烟医生,但是不巧,虞烟老师有事,来不了,才派我来的。”

    苏子幽自然不能说“因为我家任性的导师不愿意来,所以才派我来的”,便改口虞烟医生有事了。

    在听到“虞烟”这两个字的时候,柏亚川的表情明显变了一变,但是也不过是一霎那间罢了,片刻后,又恢复了一贯的冷漠。

    苏子幽不敢再妄自猜测他的心情,站在沙发前,心里七上八下的,小鹿一般睁着毛茸茸的大眼看着柏亚川。

    ——那样子,简直比等在死刑执行还要难受。

    柏亚川没有说话,只是冷漠的盯着苏子幽看了一会儿,微微一挥手,旁边的手下立刻送上药箱来。

    苏子幽立刻会意了,上前去,十分熟练的消毒,上药,包扎,动作一气呵成,流利无比。

    “近一个月不要沾水,定期换药,没什么大碍的。”包扎好后,苏子幽按照惯例嘱咐道,“不过伤口过深,为了以防万一,还是去药店打一针破伤风吧。”

    柏亚川依旧没有说话,漆黑的眸子,又暗了几分,好似在想些什么的样子。

    “柏少,那天舞会的事真的是个意外,我在柏艺见到您之前,从来不知道您就是柏亚川。”苏子幽尽量使自己的语气显得平缓,语言显得得体,生怕一不小心,又惹眼前的这尊活菩萨生气了。

    “莫导的剧组不要我我能理解的,我知道自己资历浅,那天也只是想争取下,免得日后后悔……”苏子幽咬咬嘴唇,再次想起那天在柏艺的场景,小脸儿更红了。

    “您要是觉得我失礼,《妖孽横生》给作者的版权费我可以全放弃,但是天阅跟这件事真的一点关系也没有,还望柏少不要终止柏艺和天阅的合作。”柏亚川一直不开口,苏子幽没办法,只好一咬牙,把过错全承担了。

    现在,已经不是她收不收得到稿费的问题了,若是柏亚川不松口,真终止了柏艺跟天阅的合作,她就真的是倾家荡产,卖肾卖身也赔偿不起了!

    说完后,苏子幽小心翼翼的站在一边,大气也不敢喘一声,等着柏亚川发话。

    许久后,柏亚川眉头微微向上一挑,看着苏子幽,看不出是什么表情,问苏子幽道:“你是,虞烟的实习生?”

    苏子幽没想到柏亚川张口的第一句话会是这个,心想可能柏亚川还是不太相信自己的话,连忙道:“恩,我是在虞烟医生手下做实习生的,不信,您可以打电话问她。”

    “很好。”这次,柏亚川回答的倒是很快,他盯着苏子幽水汪汪的眸子,嘴角微微向上扬起,形成一个好看的弧度。

    “叫你导师亲自过来找我,给我解释。”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