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英雄救美

    那黑衣人用枪指着苏子幽,苏子幽却连动也无法动,本能反应,只能让她傻瓜般的站在那里。

    恍惚之间,她好想看到了那黑衣人按动扣扳机,瞬间,时间好像放慢了步伐——也可能是她的思绪被无限的拉长了吧,总之,本来应该是一瞬间就过去的事情,现在,却开始变得无限放慢……

    她清晰的看见,那黑衣人指尖微微颤动的瞬间。

    我就要死了吗?她脑子里第一个闪过的想法竟不是躲开,也不是呼救,而是在想自己会不会是在做梦?

    前一秒她还在想着要找到住在这个神秘城堡里的英俊王子,像一个可怜的青蛙,祈求高贵王子大发善心,将自己恢复人形。

    现在,她居然被人拿枪指着,生死一念之间……

    这一定不是真的。

    她想。

    在她失神的片刻,突然,她感觉有人拉了她一下,在那个黑衣人扣下扣扳机的前一秒,将她拉开了,她就势摔倒了沙发后面。

    黑衣人还是按下了扣扳机,子弹脱离了手枪。

    但是没有打到她的身上,而是打碎了墙上的壁画。

    她感到自己撞到了墙上,后背一阵酥麻的疼痛感,但是,她却不敢喊痛,也不敢动,只是缩在沙发后面,祈求这场噩梦赶快过去。

    这时,大门不知被谁给关住了,漆黑瞬间笼罩了整个屋子。

    眼睛一时适应不了这黑暗,什么也看不见了。

    苏子幽依旧不敢出声,生怕那群黑衣人会依靠她的声音找出她的位置来。

    过了许久,一点动静也没,苏子幽突然想起白芷岚来了,心中不免的充满了担忧。

    此刻,苏子幽的眼睛恢复了一些视力,虽然由于漆黑,还是什么也看不清,但是好歹能分出物体的轮廓来了,她努力的寻找着白芷岚的身影。

    就在她小心翼翼的四下张望的时候,门突然开了一条小缝,苏子以为是新的刺客,浑身一阵激灵,连忙又躲回了沙发后面,万分警惕的看着门口。

    现在,门已经被彻底的打开了,只见门口站着一个俊朗的身影,月光随着打开的门映了进来,照在那男子俊美的侧脸上。

    男子身材挺拔,面容俊朗,月光的照耀下,宛若天神。

    ——竟是柏亚川!

    柏亚川就这样站在门口,距离过远,苏子幽也看不清他在门口做什么。

    由于实在搞不清楚现在的状况,苏子幽也不敢从沙发后面出来,生怕这些黑衣人是柏亚川派来的。

    但是转念一想,又觉得似乎不太对——她与柏家大少似乎没什么瓜葛,顶多就是签约的时候有一些小小的不愉快罢了,柏少没必要因为这个杀她灭口吧?

    正想着,突然看见柏亚川身后有个黑影闪过,苏子幽心中一惊,来不及多想,连忙站起身来喊道:“柏少,小心身后!”

    柏亚川闻言,微微移动身影,躲开了那黑影的一击,三两下将那黑影解决了,便向苏子幽的方向走过来。

    “另外一个女人呢?”柏亚川抓住苏子幽的胳膊,紧锁着剑眉冷声问道。

    “我……我在这里……”不待苏子幽回答,只听见角落里传来白芷岚哆哆嗦嗦,带着哭腔的声音。

    ——原来,白芷岚躲在电视机的后面。

    苏子幽连忙向白芷岚走过去,边走边万分担忧的问道:“白白,你没事吧……”

    然而,她话还没有说完,人也没走多远呢,突然被柏亚川用力一拉,下一刻,她就跌进一个结实的怀抱里。

    男人的身上,有一股好闻的味道,虽然说不上是什么味道来,但是意外的,却让她感到很安心。

    这感觉并不让人讨厌,相反,那怀抱,甚至让她感到万分留恋。

    “唔……”男人忍痛的一声低吟,扯回了苏子幽的思路,想到自己居然在这种情况下犯起了花痴,苏子幽的脸一下子红了起来。

    此刻,柏亚川放开了她,她这才发现,柏亚川手臂上插着一支匕首,现在,正在潸潸的流着血。

    想来刚刚那匕首定是冲着她来的,柏亚川为了救下她,拉了她一把,自己却来不及躲闪,只好硬生生的挨了这一刀。

    想到这里,苏子幽心中一阵惭愧,本想上去为柏亚川包扎一下,柏亚川却不给她这个机会,神色凝重的看着窗外。

    匕首是从窗外飞进来的,速度极快,从外面打破了窗户,生生投了进来!

    这力度与准确度,定不是常人能做到的!

    肯定是她!柏亚川一咬牙,不顾自己手臂上的伤势,追了出去。

    然而到外面后,确是空空如也——人,早就已经跑了。

    该死!柏亚川咬了咬牙。

    不一会儿,柏亚川的手下云阳便赶来了,看见站在门口的柏亚川,十分愧疚的开口道:“大哥,对不起……又……又让她给跑了!”

    其实本来他们是布下了天罗地的,本应万无一失,可是柏亚川在敌人还未完全上当的时候突然让他行动,打草惊蛇,最后还是让人给跑了!

    “算了,这次不怨你。”柏亚川望着幽深的夜色,目光有些暗沉。

    “召集所有人马,把附近好好搜查一遍,不要落下什么残党!”柏亚川冷声命令道。

    “是!”回答他的,是整齐统一的喊声。

    而另一边,在距离这别墅不远处,一条宽敞的马路上,两个身子妙曼的美丽女子正在交着手。

    “啊呀呀,六姐现在不愧是聂家的顶梁柱啊,招招都出的这么狠,是真要取下妹妹的命吗?”只见一个穿着普通黑色休闲装的绝世美女,一边躲闪着黑衣女子的进攻,一边调笑着开口道。

    那黑衣女子闻言却更加愤怒,甩手甩出几个飞刀,刀刀攻向要害,却全被对方给躲过去了。

    黑衣女子更是愤怒,一刀冲着休闲装美女的脖子便捅了过去:“你少***在这里拐弯儿抹角的自吹自擂了!聂七!”

    ——再厉害,再努力,不一样被你压在底下吗?黑衣女子咬牙想着,这么一想,心中更是怒气难消。

    自己对聂家忠心耿耿,可是如今在父亲的心里,仍然比不上五年前的一个叛徒!

    这要她如何甘心?

    被称作聂七的女子,长相甚是美丽,一双漂亮的狐狸眼,笑起来甚像一只活狐狸。

    也因为这双狐狸眼,聂家的家主,她的养父,赐名给她“花狐狸”。

    “为什么你会在这里?”黑衣女子知道再攻击也是徒劳,便收了手,怒视着聂七绝美的脸蛋,脸上的愤怒更明显了,“五年前你已经脱离了聂家,也答应了不会再插手跟聂家相关的事宜。”

    “为什么你会出现在这里,还要阻止我完成我的任务?”黑衣女子咬牙切齿道。

    ——她本来再多扔下一刀,定能射中柏亚川的心脏!

    可是,却全被这个死狐狸给搅和了!

    相对于黑衣女子的咬牙切齿,聂七倒是显得平静多了,只见她浅浅一笑,扭头望向那片恢复了电力,变得明亮起来了的豪华区,眼神中带着几丝温柔的眷恋。

    忽而,她转过头来,温柔的神情消失尽殆,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凌厉:“我是不会再插手聂家的任何事,但是也请你回去告诉父亲,若是任何人想要动柏亚川一根寒毛,我聂七定取他项上人头!”

    “就凭你!”黑衣女子神色一变,刚想要出手打算好好教训教训这个背叛聂家的叛徒的时候,突然听到不远处有声响传来。

    “啊呀呀,六姐,看来咱们聊不成天了,柏家的‘支援部队’要来了啊。”聂七看着不远处黑漆漆的一堆人,笑得甚是好看。

    黑衣女子冷哼一声:“谁是你的六姐!”

    而后,不待聂七反应,便纵身一跃,消失了。

    另一边正在满世界的搜查刺客余党的聂家人群里,也洋洋洒洒的传来几声对话声:

    “那边好像有两个人影啊!”

    “哪里哪里?什么人影啊?鬼影都没一个好吗?”

    “可是……可是我刚刚明明看见有两个人影啊……”

    “少***在哪里吹牛了,你看见鬼了吧!哈哈哈哈!”<b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