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2

    三十岁那年人生第二次遇见她,至此我觉得人生永远停留在了三十岁相遇的那一天。

    若是对的人,不管如何错过,老天终会让他们相遇。

    三十岁,在那之前我整整睡了三年,我以为是错过,却原来是在等待,等待相遇的那一天到来。

    “你说你是不是早有预谋。”躺在怀里的女人笑脸如花,似无意的一问。

    笑笑点点她的额头:“要说预谋应该也是你吧。”

    怀里的人恼羞成怒,跳了起来:“呀,谁早有预谋了,你也太会给自己脸上贴金了。”

    看着炸毛的女人,我忍不住的笑出声:“都多大的人了,难道记性就这么差,我可还记得某人初次见面就是拿着五千万来威胁,难道这还不叫早有预谋。”

    她皱起眉头,抬手就招呼上来:“你记性好?我可是记得那五千万和你没有任何的关系,你少自作多情,你最多就值一毛,多一分都没有。”

    伸手握住她随意挥打的手,将她揽进怀里:“伶牙俐齿的很。”

    “怎么你不喜欢了?”

    “喜欢。”最过真心的回答,就是这样,喜欢便是喜欢,也许不是一见钟情,也不是日久生情,喜欢就是喜欢了。

    她似乎对这个答案很满意,有些得意的追问:“什么时候的事情?”

    什么时候的事情?似乎连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以什么方式爱上她,不过女人似乎都不喜欢这种回答,总归觉得这样太不走心,可爱情哪里来的那么多为什吗,因为什么。

    “从什么时候呢,也许是你第一次像小猫一样依偎在我怀里的时,那时候我才发现原来你并不是我印象中那么强势,那么不可一世。”回想起当初的场景,连空气都觉得是甜蜜的。

    “呵呵,原来是你先爱上我的。”得胜的语气,嘴角上扬的让人觉得温暖。

    这样就够了,可以守在她身边,“那有什么关系。”

    没关系,我爱你就足够了,我知道你也是同样深爱我,即使你不爱我,也没关系。

    那年冬天是我这三十年来觉得最温暖的冬季,以至那温暖延续了我的余生。

    初遇那年我27岁,她强势的拿着五千万,威逼利诱我将妹妹嫁给她的弟弟。

    再相遇那年我三十岁,刚从昏迷中醒来,错过了这世间整整三个春秋,我以为是错过,却原来是在等待,等待。

    还是那个季节,雪花飘落,她像是有一只失去主人的猫咪,独自蜷缩在阴暗的角落,孤独、无助、失落。

    为什么会收留她?三十岁了,已经过了会冲动做事的年纪,那么为什么会毫不犹豫的收留她,或许是初遇那年她居高临下的印象太过深刻,让他虽然只见了一面却记得清楚,那时她已经是妹夫的姐姐,没有道理见死不救。

    想到这里不由自主的笑出声来,原来是这样啊,那个被自己收留回来的猫咪后来怎么赶都赶不走,所以被迫只好一直收留下去。

    “笑什么?”她不解的抬头问。

    她的个子很高,刚刚好到自己的距离,伸手揉乱她的发:“想到一只被迫收留下来的猫咪。”

    听出了弦外之音,她笑得像只狐狸:“那如果你不仔细看好,猫咪可是会消失的哦。”

    “不会的,永远不会。”

    “为什么不会,这世界没有不可能的事情。”她像是较劲,是了,她向来喜欢和自己较劲。

    “因为我会让她舍不得离开。”

    “左一鸣,有没有人说过你活像只狐狸。”

    “谢谢夸奖,猫咪小姐。”

    那年我三十一岁,她三十五岁,神父的声音庄重、神圣带着丝丝笑意:“李泽惠小姐你愿意嫁给左一鸣先生为妻,不管贫穷还是富有,不管是健康还是疾病,都爱他、尊重他,直到死亡将你们分离,你愿意吗?”

    “我愿意。”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