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二章 归来

    辛涯说不清现在心里是怎么一种情绪,坐在李泽凡的对面他忽然有些迷茫,自己来这里真的有希望吗?真的对吗?

    李泽凡脸上带着应有的笑容,客气的没有任何温度,看着明显心不在焉的辛涯关心的道:“辛叔。若沅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

    辛涯看着李泽凡一时之间摸不透他的心思,不知道他看似平静的表面下是怎样的情况,只好回答道:“说起来这件事我还要替若沅道歉,这孩子太年轻了,加上太过喜欢你,所以才会一时迷了心窍,希望你和左小姐不要介意。”

    李泽凡笑得大方:“辛叔说的哪里话,我和若沅一起长大,她什么性格我心里有数。”

    听李泽凡这么说辛涯心里越是没有底,这个孩子他虽然从小看着长大,可却从来没有真正了解过,不过这并不阻挡他对李泽凡的赞赏,反而因为这种看不透更加的欣赏。不过因此,此时他的心里迷惑不解,按照他对李泽凡仅有的了解,现在来寻求帮助,应该没有那么简单。

    李泽凡并不在意辛涯此时的想法,人已经自己送到他面前了,这一次还能跑得掉吗?他现在并不急于一时把猎物吞下,因为有的是时间。

    “辛叔放心若沅的事情我会尽力的。”李泽凡说的倒是诚恳,的确他会尽力的,尽力让敢伤害他身边的人得到应有的惩罚。

    左昕柔最近总觉的哪里不对,可又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自从前两天出医院泽凡就找了个月嫂伺候她坐月子,不但如此,还收了她的手机和一切电子产品,说是这样对坐月子有好处。

    现在她除了吃就是睡,好在有女儿在身边,不然她非疯了不可。

    “少奶奶,该吃饭了。”月嫂将搭配好的午餐端到左昕柔面前。

    拿起筷子看了看又随手放下,看着月嫂问道:“杜阿姨,泽凡有没有说什么时候回来。”

    月嫂笑着回答:“说是夫人的飞机晚点了,可能回来的会比较晚。”

    左昕柔点点头,前几天李泽凡和她商量让身在美国的左母回来,一开始左昕柔还担心左母回来,没人照顾大哥左一鸣和左父,李泽凡倒是考虑的周全,派了私人飞机去,让左家人都回来,毕竟李家还是有实力照顾好昏迷不醒的左一鸣。

    不过左昕柔不免有些担心,李震到现在还没有接受她这个孙媳妇,这个时候再让家人麻烦李泽凡真的好吗?虽然李泽凡让她不要担心,可她总是安心不下。

    现在的她觉得一切像乱麻一样缠的她喘不过气来,孩子总归是无辜的,让她放弃孩子是不可能的,左昕柔叹了口气,思绪越来越不受控制。

    月嫂杜阿姨见左昕柔面上的神情有些凝重,心里想到李泽凡对她说过的话,不得不谨慎的看好左昕柔。

    而此时李泽凡安排好了刚下飞机的左父左母,又让医生将左一鸣安置好,这才带着左父左母回到家里。

    杜阿姨见李泽凡回来这才松了口气。左昕柔几个月不见父母高兴不已左父见着自己的外孙女高兴的合不拢嘴,抱着就不松手,看的左母直叫他抱松些,别勒着孩子。

    李泽凡见杜阿姨欲言又止,带着她走出了卧室问道:“杜阿姨,我出去这一段时间有什么事吗?”

    杜阿姨就自己的发现一五一十的说了:“少奶奶最近老是魂不守舍的样子,您一不在就愁眉苦脸的,有时候一发呆就是半天,根据我做这一行几十年的经验,少奶奶有可能得了产后抑郁症。”

    李泽凡点点头:“我知道了,这一段时间还要麻烦你多注意一些。后面我会处理。”

    杜阿姨笑着回道:“不过少爷你也不用担心,夫人这不是来了吗,有夫人在少奶奶的情绪会缓解很多。”

    如杜阿姨所说,因为左父左母的到来左昕柔的情绪好了很多,没有太多空闲的日子让她独自一人胡思乱想,这一段时间发生了许多事情,据她所知的苏南的病情有了好转,李泽琦和唐谨似乎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不过听这一次李家老爷子并没有出面阻止,而黎研素好像遇见了一个并不对付的人,偶尔会来她这里发牢骚,说说最近发生在他们身上一系列的有趣事情,当然这是左昕柔的说法,用黎研素的话就是冤家路窄。

    一切像是迈上正轨,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每个人活的都有自己的轨迹,而这个时候左昕柔没有想到他会出现。

    眼见着已经出了月子,左昕柔约上李泽琦和黎研素准备好好疯狂购物一把,三个女人一台戏,更何况还有两个陷入热恋中的女人。

    “唐谨就是个木头,嫂子,你以前是怎么和他相处的。”一见面李泽琦就发起牢骚来。

    左昕柔脑海里浮现唐谨那张有些木纳的脸,再想想李泽琦活泼的性格,不得不说这两个人还真是互补的很,在一起真是太合适不过了。

    黎研素冷哼一声不满的道:“你就满足吧,你不知道那个陈末快把我气死了,叫什么陈末,我看他就应该叫黄莺,整天叽叽喳喳的停不下来。一天不跟我叫板嘴皮子就痒痒似得。”

    “沉默?”左昕柔有些疑惑,竟然有人叫这个名字。

    “不是,耳东陈,末日的末。”李泽琦帮着解释还不忘加一句:“就是她那个欢喜冤家。”

    黎研素一听不乐意了,指着李泽琦的脑门:“谁跟你说我们俩是欢喜冤家了,我和他你只说对了一半,是冤家!”

    左昕柔和李泽琦对视了一眼心照不宣的笑了笑,黎研素被她们弄得来了脾气张牙舞爪的要解释。

    这时李泽琦却看着窗外出神,左昕柔和她坐在一个沙发上顺着她的视线就看到一个斯文的男人,那男人身边依偎着一个身材玲珑的女人,不知道再说什么,两个人笑得很开心。

    左昕柔皱着眉头实在想不起这个男人是谁,这时坐在对面的黎研素被她们两带的也忍不住的回了头:“看什么呢?我、、、、、、、”

    我字没说完忽然起身,神情变得异常烦躁,拿起宝宝转身就走,一句话都舍不得留。

    左昕柔云里雾里的看着李泽琦满脸的不解,后者耸耸肩一副看戏的不嫌事大的表情和语气:“那就是陈末,呵,这下有意思了。”

    左昕柔一听焕然大悟,原来如此,的确有好戏看了,刚刚还在她们面前死不承认,现在就原形毕露了,不过、、、、、、、左昕柔不免担心:“这个叫陈末的是个什么样的人,不会脚踩两只船吧?”

    李泽琦优雅的喝了口茶,摇摇头:“大嫂,真是一孕傻三年啊,人家黎研素承认和陈末是恋人关系了吗?哪来的脚踩两只船,更何况也许事情的真相比这个更有意思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