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6章 真的要离婚?

    第456章真的要离婚?

    “御总,你想说这件事与你无关?!”

    “不是我想说,而是这件事……的确与我无关!”他合上报告,随手仍在了车后座:“首先,自从我竞选议员之后,就只有瑶瑶一个女人!其次,我在一星期前刚刚做过体检,表示我身体完全健康,没有任何传染病。最后……”邪俊的脸庞渐渐变得阴沉:“瑶瑶已经跟我说的很明白了,无论如何她也不会跟你离婚,所以,我已经很久没跟她联系过了!另外,瑶瑶是你的妻子,你为什么不从你身上找找原因呢?”

    风辰逸知道御傲天这最后一句话想暗示的是什么,可问题……“我跟瑶瑶到现在仍旧没有过夫妻之实!”

    “这样啊……那就有意思了,看来瑶瑶能得这个病只有两个原因了。”御傲天诡异的一笑,单手架在了风辰逸的靠背上。

    “哪两个原因?”

    “一个是……瑶瑶背着你跟我以外,还有其他的男人。不过……你应该知道,她没有这个胆子。那另一个呢……就是有人……故意陷害她。这个人是谁……你,比我应该清楚。”说着,御傲天意味深长的拍了拍风辰逸的肩膀,转身就要下车。

    “御总!”

    听到风辰逸在喊自己,御傲天微笑的回过了头:“还有什么事吗?”

    “我……”幽冷的眸子内闪过一抹暗光,他内涵深意的说道:“我……跟瑶瑶是没有结果的!”

    对于风辰逸的这句话暗示了什么,御傲天很清楚。“辰逸,虽然我不知道你到底在预谋着什么,但是……瑶瑶的事情……都已经……与我无关了。”话落,他关上车门,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风辰逸那握在方向盘上的双手越发禁锢,幽冷的眸间霎时充满了不解。

    他与谢芷晴发生这档子事,不是更加应该促进瑶瑶与御傲天之间的关系么?怎么现在反倒……致使他们之间的关系越行越远了?!

    在持续半昏迷了差不多2天左右的时间,瑶瑶终于渐渐苏醒了过来,身上的红疹子也褪的差不多了。

    睁开迷离的眼睛,望着挂在床头的吊瓶,隐约记得似乎……风辰逸来过是吧?

    “风少奶奶,您终于醒了,还有哪里不舒服的么?”这段时间一直替瑶瑶诊治的刘医生好奇的询问着。

    “你们……是?”目光环视了眼房间内的一个医生以及两个护士,外加一个身着西装的男人,瑶瑶觉得很是陌生。

    “风少奶奶,我是风家的私人医生,我姓刘。这位是风少爷新请来的律师。”

    那坐在一旁的西装男向瑶瑶礼貌的点了点头。

    “我丈夫呢?”瑶瑶茫然的看着众人。

    刘医生尴尬的一笑,赶忙回避了这一话题:“风少奶奶,您看看,您还有哪里不舒服的,如果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我已经……没事了。”

    “那就好,那我先走了。”刘医生跟那名男律师对视了下眼神便带着两个护士离开了瑶瑶的家。

    她不是感觉不出,这些人的表情怪怪的,好像在隐瞒着什么似的。难道……辰逸出事了?!

    心,猛地提到了嗓子眼,瑶瑶激动的坐起身:“我丈夫现在在哪里?!”

    那男律师严肃的摇了摇头:“抱歉,请恕我无法奉告。如果风少奶奶您身体无恙的话,就请签署这份离婚协议吧。”

    都这个时候了,风辰逸还不忘离婚吗?!

    她刚就好奇,为什么这里除了有医生在,还会有个律师在,感情风辰逸是等着自己随时醒了,随时签署离婚协议呢?!

    内心,说不出是伤感,还是落寞,毕竟才大病初愈,风辰逸就非要那么马不停蹄的办理离婚么?现在瑶瑶真有些怀疑,自己的坚持到底是……对?还是错了……

    “风先生在把这份离婚协议交给你前,就没跟你说过我是什么职业么?!”

    “呵呵,风少奶奶,现在律师界基本无人不知您的名字。我自然也清楚。以您的身份,风先生是无权与您提出离婚的。可是……您同样也应该知道,被世界所保护的婚姻是指,其中一方在无任何过错的情况下,这段婚姻才会被保护。”

    “这点不用你说。”瑶瑶把身上的合同仍在了一旁:“我现在没有任何过错,所以,我的婚姻仍旧在法律保护之中。风辰逸无权与我离婚。”

    “不……风太太,就在2天前,您的身体被检查出了……x病;而风先生体内并没有携带任何病菌,足以证明……您背着风先生与其他男子保持着……不正当的男女关系。就凭这点,您的婚姻已经在被保护的范围之外了。”

    x病?

    x病?!

    瑶瑶真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听错了什么,她竟然得了?!

    ‘嗡’的一瞬间,大脑顿时陷入了一片空白之中,她身体无力的瘫软在了床上……

    “风太太?风太太?”律师紧张的喊着瑶瑶。

    “出去!”无力的吐出两个字,见律师还站在那里,瑶瑶紧握了下拳头,拿起手旁的东西用力的扔了出去:“我叫你出去!出去啊!”

    “那风太太,那份离婚协议?”

    小手死死的抓着被角,瑶瑶隐忍的含着眼眶内的泪水,低吼道:“我会签署,你出去!出去!”

    “知……知道了,那我先走了。”见瑶瑶的情绪越发失控,那律师提着手提包就紧张的离开了。

    房间内一下子陷入了幽静之中。

    瑶瑶终于明白为什么那些医生跟护士会露出那样尴尬的表情了,这是一种多么叫人嘲笑的病种啊。

    “呵……呵……x病?!”含在眼眶内那委屈的泪水,缓缓的滴落着。“真是一个合理的离婚借口。”

    她与御傲天已经很久没有联系过了,况且以御傲天对女人的那‘特殊’的选择,又怎么会……患上这种病的呢?!

    辰逸,这一切都是你计划的?还是……谢芷晴计划的呢?!

    以谢芷晴对律师专业的了解,她随随便便使出一个阴谋诡计就可以破解世界级高级律师婚姻受到法律保护这一铜墙铁壁。

    只是……

    瑶瑶此刻很想知道,这一切风辰逸到底知道,还是……不知道的?!

    ‘铃……铃铃……’忽地,电话的铃声打断了瑶瑶的思绪。

    她看了眼来电显示,赶忙强压下了心头那委屈的情绪,故作没事的接起:“呵呵,小曼,有什么事吗?”

    “瑶瑶,你现在在哪?”电话内,传来宫小曼极其冷的声音。

    这与以往是不同的。

    ###第598章:到头来,这样的结果

    每次宫小曼给她打电话的语气永远都是活泼的,富有活力的,向这种陌生的口气还是第一次。看来,小曼还是没有原谅她。

    “在家呢。”瑶瑶尽量保持着以前的语调。

    “嗯。在家就行了,你打开电视,拨到娱乐频道。”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瑶瑶起身,踉跄的跑到客厅内,打开了电视机……

    ‘各位观众,不知道大家是否还记得多日前,媒体爆出的风氏集团总裁出轨事件。可在昨日,多家媒体收到知情人士爆料,风氏集团总裁与其夫人洛瑶瑶正在低调处理离婚事宜。’

    ‘据爆料者透露,本次离婚的原因并非因风氏集团总裁出轨,实则是其夫人与其他男子保持着不正当的关系被风氏集团总裁,风辰逸发现。风总一直意图低调处理此事,才避居美国消失半个多月之久的,可其夫人一直不知收敛,最终风总忍无可忍才采取的离婚措施。’

    ‘一下子,风氏集团总裁与其夫人的陷入在无形之中陷入了一场罗生门,不知到底是风辰逸有错,还是真如爆料者所提供的证据所说,是其夫人洛瑶瑶不洁呢?’

    望着电视机画面的视线渐渐变得模糊,瑶瑶的脸色也变得煞白、煞白的。

    变……天了!

    才昏迷了两天而已,世界都仿佛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只是眨眼间,她就从一个无辜的受害者,变成了一个人尽可夫的贱*人?!

    “洛瑶瑶,你应该看到报道了吧?”

    “呵,你一个劲的维护这段婚姻,保护着风辰逸,可到头来呢?”

    “到头来,就是你出轨!就是你做了对不起人家风辰逸的事情!”

    “现在,全城的人都觉得你是一个不洁的女人!而风辰逸却可以带着小三逍遥快活,还落得一个无辜者的名声。”

    “知情人爆料?呵……我怎么都觉得那个知情人就是风辰逸自己呢?!他特么的自导自演了一场老婆出轨的戏码,就为了与你离婚。”

    “洛瑶瑶,你醒醒吧,人家风辰逸的目的就是想跟你离婚,是你自己死缠烂打的非要缠着人家,叫人家不得不使出这种手段。现在你终于满意了吗?!”

    宫小曼越说越激动,越说越气愤,她虽然骂在嘴上,实则却痛在心里。

    在看到这个报道的第一时间,天知道她哭的有多凄惨。

    设身处地的去想,如果是寒离殇出轨,她一个劲的维护、维护,到头来却反被诬陷不忠,那种感觉就好像哑巴吃了黄连一样有苦又难言。

    可她无法去安慰瑶瑶,只想骂醒瑶瑶,只希望通过这件事之后,瑶瑶可以自己醒悟过来!

    但……

    “小曼……”瑶瑶哽咽的擦抹了下眼角的泪:“我知道,你有多么、多么的关心我。但是……这件事……我还是想自己……来处理,可以……”

    ‘咔嚓’不等瑶瑶把话说完,宫小曼失望的挂断了电话。

    呵,呵呵呵……

    瑶瑶知道这一次自己是彻底伤了小曼的心了。

    难掩的苦涩挂在脸上:“呼……”仰起头,那流落的泪水全部又吸回了眼眶内。

    到这个时候,哭,已经解决不了任何问题了;眼泪,也不是解决问题的根源。

    事情已经发展到这个地步,还是那句话,她……没有任何后悔。

    就算最后真的证明,这一切都是风辰逸的所作所为,他是真的因为爱上谢芷晴,才想要离婚的。她……也没有任何怨恨,就当是……还债了吧……

    清幽的别墅内,随着一声开门声传来。

    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谢芷晴高兴的跑到了门口:“辰逸!我就知道是你。”水汪汪的大眼睛望着风辰逸那张近乎阴沉的脸,她不解的皱起了眉:“怎么了……你?”

    这时,只见风辰逸一个箭步冲上前,扬起手‘啪’的一个重重的巴掌就打在了谢芷晴的脸上。

    这突如其来的一巴掌把谢芷晴打懵了,她手捂着脸颊,不可思议的凝视着风辰逸那冷峻的脸:“辰逸!你这是干什么?!”

    “是你向媒体爆的料,对不对?!”阴森的几个字吐出。

    谢芷晴一下子就明白过来了,感情……风辰逸打自己这巴掌是因为……这件事?!“对,那又怎么样?”

    “那又怎么样?!”风辰逸一把掐住了她的脖子:“你害得瑶瑶得了x病的事情,我已经没跟你追究了!你竟然还敢在背地里做伤害她的事情?!”

    小脸被风辰逸掐的泛起了白,谢芷晴缓缓握起拳头。

    这是她跟风辰逸在一起以来,他第一次发火。

    还以为这个男人已经从心眼里彻底把瑶瑶抹除了,但事实证明……

    他还是对洛瑶瑶余情未了么?!

    “辰……逸……你,难道……不想跟……洛小姐离婚么?”

    “对,我想跟瑶瑶离婚,可是!前提是在不伤害她的情况下!”风辰逸猛地一把将谢芷晴甩了出去。

    她大口大口的喘息着粗气,扭头,愤怒的瞪向了风辰逸:“没有离婚会不伤害人的,风辰逸,你觉得你说的话行得通么?你不可能不知道以洛瑶瑶的身份,你是没办法跟她离婚的!”

    “谢芷晴,按照你的意思,叫全世界人都指责瑶瑶的不是,就可以离婚了?呵……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想的是什么,这段时间我一直睁一眼闭一眼装作什么也不知道。你最好别得寸进尺,要是在敢做伤害瑶瑶的事情,我就杀了你!”话落,风辰逸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凝视着他离去的背影,谢芷晴死死的握起个拳头。

    她不甘心!不甘心这个男人心里还记挂着洛瑶瑶!她一定要叫他们离婚!

    一定要叫他们离婚!

    ‘叩叩叩’宫小曼刚挂断电话不久,敲门声就响了起来。

    瑶瑶沉淀了下自己悲伤的情绪,深吸了一口气,缓步打开了房门……

    “洛小姐。”

    看着站在门外的谢芷晴,瑶瑶的目光渐渐冷了下来,她强忍着心中的痛,缓缓的勾起一抹浅笑:“谢小姐这个时候出现,有什么事么?”

    “哦,没什么,就是替辰逸来取离婚协议的。”

    “呵,离婚协议?”瑶瑶转身回到了客厅,大摇大摆的坐在了沙发上:“哪来的什么离婚协议?!”

    “洛小姐,事情都闹成这样了,现在所有人都知道你红杏出墙了,这段婚姻继续下去,还有意思么?”

    “我是不是红杏出墙,谢小姐你……还不知道么?”诡异的眸光投向了面前的谢芷晴。

    ###第599章:真的要离婚?!

    “洛小姐,你在说什么呢?”

    “那天……那根别针……”

    ‘嘶……’

    ‘抱歉,抱歉,洛小姐,我刚买了衣服,应该是从衣服上掉下来的吧。真对不起。’

    ‘呵呵,谢小姐你也太不小心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故意的呢。’

    ‘汗,就算我是故意的,也不会用别针伤害你了,这种伎俩……太小儿科了,不是么?’

    就是那天见完谢芷晴当晚,瑶瑶的身上就出现了红疹以及高烧现象。想都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了?!

    不得不说,谢芷晴这一招,完全就是在钻法律的空子!

    她得了这种病,风辰逸身上又没有病菌,任谁都会联想到是她做出了红杏出墙的事情了!

    “谢小姐,用别针扎人来报复的确很小儿科呢,如果在别针上涂抹x病菌,似乎……就不同了呢!”嘴角隐隐的挑起一抹阴森的笑,瑶瑶起身走到了谢芷晴的面前。

    “呵,洛小姐的敏锐度到还真是高呢,可……就算被你知道又如何呢?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是我做的么?”

    望着谢芷晴挂在脸上那抹挑衅的笑容,瑶瑶微微的耸了耸肩膀:“我压根也没打算找证据证明是你陷害我的。只是……”水灵的眸子一转:“不知道谢小姐是否知道,我在上高中的时候副修的课程还有一门医学。x病菌除了男女互相传播以外,另外一种传播的手段就是血液传播,我只要证明自己不是那方面传播的,就可以不用背上红杏出墙的罪名了,也就是说……”

    “辰逸还是无法跟你离婚是吧?”谢芷晴冷笑的看着眼前的瑶瑶。

    她沉默不语的点了点头。

    “哈,呵呵呵。”猛地,谢芷晴发出了一声鄙夷的笑声:“洛小姐,我就想不明白了,你死缠烂打的坚持这段婚姻有什么意义么?实话告诉你,向媒体爆料的人也是我!”

    就知道这件事会是谢芷晴干的!她无非就是想靠舆论的压力破坏掉自己跟辰逸的这桩婚姻么?!一并令自己身败名裂?!呵,小手缓缓地握成个拳头。

    谢芷晴上前一步,清秀的小脸向她渐渐逼去:“洛瑶瑶,我之所以跟你说这些,是因为……你有没有想过,我的所作所为,辰逸……可能不知道么?!可他还是默认了我的一切举动,不是么?这代表了什么,你,心里应该知道吧?!”

    刹那间,瑶瑶的面色一紧。

    是啊,谢芷晴向媒体爆料,包括自己得了x病的这件事,风辰逸要是想查出怎么回事,还是能查的出来的。

    可他不止没有制止这件事的发生,反而利用这件事提出了……离婚?

    ‘知情人爆料?呵……我怎么都觉得那个知情人就是风辰逸自己呢?!他他妈的自导自演了一场老婆出轨的戏码,就为了与你离婚。’

    ‘洛瑶瑶,你醒醒吧,人家风辰逸的目的就是想跟你离婚,是你自己死缠烂打的非要缠着人家,叫人家不得不使出这种手段。现在你终于满意了吗?!’

    不,不,她没有死缠烂打的想要继续这段婚姻的意思。

    如果风辰逸真的爱谢芷晴的话,她会退出的,会退出的。可他难道不是因为……才要与自己离婚的?!

    不对!不对!

    ‘那个’离婚的原因只不过是自己猜测的罢了,风辰逸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自己根本就不知道,不是么?

    或许……他……是发自心底的想要离婚呢?

    站在一旁的谢芷晴明显看出瑶瑶的意志出现了动摇,她拿出离婚协议书,放在了瑶瑶的面前:“签了吧。这样,对谁都好……”

    签了……

    对谁都好?

    签了……

    对谁都好?!

    对,签了,这样大家似乎都解脱了。

    拿起了钢笔,瑶瑶快速在那份离婚协议书上签署了自己的名字。

    一旁的谢芷晴见此,嘴角缓缓的勾起一丝胜利般的笑容。

    可是……

    下一秒!

    “不行!”

    在谢芷晴刚要取走那份离婚协议的时候,瑶瑶牢牢的按在了手上!

    坚持了那么久,坚持了那么长的时间,一直都只是谢芷晴一个人在自说自话,到现在为止自己都没有跟辰逸有过沟通。

    是辰逸爱上了谢芷晴要离婚也罢;是因为什么其他的原因要离婚也罢,不论如何,自己都已经坚持了那么久了,必须要找到一个真正的答案才行,这样,就算放手,也值得!

    “洛小姐?”

    猛地抬起头,对上谢芷晴疑惑的双眸,她冷冷道:“离婚的事情……我决定找风辰逸当面去谈!”

    刹那间,谢芷晴的脸色一沉:“你要找辰逸谈,那是你的事情,离婚协议,得给我!”说着,她就要去抢夺那份已经签署了瑶瑶名字的离婚协议。

    瑶瑶死死的握在手中。

    见此,谢芷晴冷眯了眯眼睛,一个反擒拿,动作灵敏将她按在了茶几上。

    “你?”瑶瑶愣住了神,似乎隐隐察觉到了什么。

    谢芷晴微微一笑,轻而易举的就把那份离婚协议拿在了手中:“洛小姐,先走了。”

    “不可以走!”瑶瑶依旧不肯罢休,快步追上前想再度抢夺回来。

    “呵……”谢芷晴勾唇一笑,一个漂亮的回旋踢,一脚就揣在了瑶瑶的肚子上。

    小身体重重的摔倒在了地上,她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睛:“你……你会功夫?”从刚才谢芷晴使用出反擒拿那招的时候,她就察觉到了不对劲了。

    “哼?要不是我想将计就计,你以为……你那个朋友……伤害的了我么?!只不过……哼,也不知道是谁把御傲天给喊来的!真是碍事!”

    望着谢芷晴挂在脸上那奸险的笑,这一刻,瑶瑶越发觉得她的深不可测。

    原来,她是故意叫小曼绑架她的?目的,就是想铲除自己身边所有的朋友么?

    第一个遇难着是黑炎龙,小曼也险些遭到毒手。

    不……不……

    或许……

    第一个真正的‘遇难者’是……风辰逸!

    谢芷晴的‘真正’目标……“你,恨我?”

    “呵,呵呵呵,你猜呢?”谢芷晴缓步走到了瑶瑶的面前,小脸一冷,猛地揪着她的衣领将她从地上提了起来。水灵的眼睛划过一抹厉光,挥起拳头就是重重的一拳。

    “唔……“瑶瑶痛苦的吐出了一口鲜血。

    但这还没完,谢芷晴又是一拳上去……

    她全然没有任何还手的能力!

    “洛瑶瑶,我真想马上杀了你。可惜,要你死太没意思了,看着你生不如死,才更加有趣不是么?!”小手用力一挥。

    瑶瑶惯性般的撞击在了墙壁上,这口气还没缓解过来。

    谢芷晴的脚步紧逼上前,起脚就踹了下去……

    瑶瑶下意识的用双手护住了头,但良久……谢芷晴似乎都没有任何行动。

    试探性的放下了护在头上的双手……

    只见!

    一把明晃晃的匕首架在了谢芷晴的脖子上,而手持那把匕首的人……

    本文来自看書網小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